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九十五章 大家一起演!

阴冷潮湿,伴随着恶臭的下水道理,变为了幽魂的霍夫克罗漂浮在半空中,瞪大了双眼看着下面的情形。

哪怕是成为了幽魂,也能够看得出,这个时候霍夫克罗的惊讶。

因为,那些本该在啃食它尸体的老鼠,其中的一部分在这个时候停下了动作。

然后,以身躯在地上开始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文字——

想真正的活着吗?

机会只有一次!

快速的组成后,这些老鼠继续啃食着它的尸体。

霍夫克罗则是愣住了。

谁?

是谁?

脑海中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冒出。

霍夫克罗最终神情一凝。

就如同对方说的,机会只有一次。

而现在?

它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想到这,霍夫克罗极速后退,远离着这里。

仿佛要返回地面。

但是,那自爆来得太快了。

快到了,远超它想象的程度。

轰!

一声爆炸,霍夫克罗的幽魂直接粉碎。

不过……

霍夫克罗并没有死亡。

或者说,它再一次的拖延了死亡。

一个比之前淡了无数倍的幽魂,从那残缺不全的尸体上飘浮而起。

这是它的底牌。

不是底牌的底牌。

一个献祭自己全部的力量,让变为普通幽魂的秘术——这是它无意中得到的,但是霍夫克罗当时就肯定,自己一定不会用这个秘术。

因为,失去了力量,变为普通的幽魂,还不如死。

普通的幽魂,无法见光。

一阵风吹来,就会消散。

甚至,变为幽魂后,即使是小心翼翼,十分钟后也会消散无踪。

完全就是给人交代遗言的秘术。

所以,霍夫克罗在最初的时候,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因为,在他的旁边,连个可以交代遗言的人都没有,但是当地面上的‘老鼠文字’出现后,一切就不同了。

哪怕对方说得是假的,也无所谓。

至少,有人在这里!

那他就可以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告知对方。

告知对方,这一切都是吉斯塔的阴谋。

霍夫克罗四处张望。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

当它看到走出来的杰森时,先是愕然,接着是释然。

这位曾经的西沃克七世的顾问,叹息着问道。

“果然,在这里面,只有我是傻子吗?”

杰森思考了一下,这样回答道。

“不。”

“你只是不够谨慎。”

说完,杰森一抬手。

【尸语契约】!

面对着这样的契约,霍夫克罗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选择了签订。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它是绝对不会签订的,但是现在?

它还有的选吗?

“大人,您是什么时候发现异常的?”

霍夫克罗签订了契约后,径直改口。

它自认为表演得相当好。

‘牧羊人’也没有问题。

在这样的前提下,杰森是怎么发现的。

“最初的时候。”

杰森随口回答道。

他当然不会说他在霍夫克罗和‘牧羊人’的身上都闻到了曲奇饼干、泡芙、蛋挞和草莓、芒果、蓝莓蛋糕的味道,因此,起了疑心。

任何人身上沾染其中一样甜食,都是没有问题。

人嘛,吃一两口甜食,有毛病吗?

没毛病!

没有甜食,怎么活!

但是,这么多种甜食,都出现在两个人身上那就奇怪了。

不可能两个人的口味一模一样吧?

行!

就算是一样。

可为什么‘牧羊人’的胃袋中没有上诉的任何甜食?

霍夫克罗胃袋里也没有?

没错,杰森打爆‘牧羊人’,利用彼得斯的力量控制老鼠去啃食霍夫克罗的尸体,都是为了证实这一点。

杰森又不是什么变态。

怎么可能那么血腥?

即使是有,也是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

没有吃下相同的食物,却又有着相同的味道。

两人必然是在一个地方见面。

那个地方有着上诉的食物。

但,绝对不可能是糕点店!

因为,没有任何一家糕点店可以将曲奇饼干、泡芙、蛋挞和草莓、芒果、蓝莓蛋糕做到那种远超普通的水准。

如果有这样的店在,一定会声名远播的。

在之前帕斯尚讲述特尔特有名餐厅的时候,一定会提及。

他一定会知道的。

所以,只可能是两个人在私密的地方见面。

在那个地方有着优秀的厨师。

而且,在场的第三人很喜欢甜食。

是对方在吃。

霍夫克罗、‘牧羊人’身上才会沾染上这些味道。

这些,杰森自然不会告知霍夫克罗。

哪怕有着【尸语契约】也一样。

但是,霍夫克罗不知道这些。

在听到杰森说是最初的时候,这位曾经的西沃克七世的顾问立刻苦笑起来。

“果然,只有我是傻子。”

这位曾经的顾问,将一切都归结到自己太笨的原因上。

对此,杰森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对方认定了,那就由对方去吧。

不要纠正。

更不要说明。

就如同看到了野狗去吃屎时,不要去阻止一样。

因为,野狗会认为你要抢它的屎吃。

“那么……”

“眼前的局面,您应该也猜到了大概吧?”

霍夫克罗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不是试探。

当杰森出现在它面的时候,霍夫克罗已经把杰森认定成为是吉斯塔那样的老狐狸了。

面对这样的人,自己生死都被掌握在对方手中,霍夫克罗怎么敢试探?

它这么问,只是想要恭维。

因此,不等杰森开口,霍夫克罗就继续说道。

“以您的聪明,一定明白了,这是吉斯塔的布局。”

“他利用‘牧羊人’为饵,布置了‘洛德’的一切,搅动着整个特尔特。”

“甚至……”

“陛下的死,也是他故意安排的。”

对于西沃克七世,霍夫克罗带着尊称。

倒不是真的有什么敬意,在霍夫克罗看来,西沃克七世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孩子,不过,还算是听话,对于它的教导,一直是深信不疑的。

所以,它习惯了称其为陛下。

嗯,没有任何的感情。

就是习惯。

霍夫克罗在心底这样的强调着。

然后,它继续说道。

“吉斯塔想要的是西沃克动乱,然后,他趁乱而起。”

“建立新的秩序。”

“一个属于‘守墓人’的秩序。”

霍夫克罗没有隐瞒,将自己的猜测,全都告知了杰森。

杰森一边听着,一边向前走去。

吉斯塔?

那是谁?

杰森心底疑惑,但是表面不露声色。

看着杰森淡然,一副不出我所料的模样,霍夫克罗立刻继续说道。

“吉斯塔就是我们新组织的元老之一。”

“他之前和我说过……”

“我们这个组织还有其他几个元老……”

霍夫克罗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开始滔滔不绝地告知着杰森。

杰森默默记着。

相较于初次见面时的话语。

这一次,有着契约的约束,无疑更加的真实。

尤其是一些隐秘的消息,正是他需要的。

一边返回着正梨树街112号,杰森一边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

在这次事件中,瑞泰亲王是什么角色。

要知道,对方可是给了他一个‘牧羊人’本体所在位置的消息。

这个消息现在看来自然是假的。

是一个陷阱。

只是……

对方想要干什么?

……

“你的计划失败了。”

瑞泰亲王皱起了眉头。

光辉闪烁,庞大的虚影中,巨龙都伊尔显现着身影。

“看起来,这位‘守夜人’对‘牧羊人’的仇恨,远不如看起来的那么强烈——不过,不要紧,他并不是我们的关键,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够将其余在特尔特的‘守夜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罢了。”

“既然在这里失败了,那么,我们就启用后备计划。”

红色巨龙都伊尔的声音仿佛雷鸣般,在瑞泰亲王的书房中回荡着,但是书房外的随从们却是充耳不闻。

静音结界早已笼罩了这里。

“会不会太冒险了?”

瑞泰亲王问道。

“冒险?”

“任何计划都不是百分之百的!”

“都需要冒险!”

“我们之前也是这样!”

“这一次,自然不例外!”

巨龙都伊尔说着,不满的喷出了烈焰。

巨大的火星子一离开巨龙的鼻腔,就变为了滔天烈焰,照亮了那巨龙庞大的身姿,尤其是金色的竖瞳,更是浮现着狡猾、残忍与邪恶。

它的声音继续响起。

“瑞泰,你实在是太小心了。”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会让你在一些小事上不断成功。”

“糟糕的是,它会让你失去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机会。”

“例如……这次!”

瑞泰亲王皱起的眉头没有舒展开来,但是身躯却是坐直了。

“这次机会,我不会放弃!”

瑞泰亲王掷地有声地说道。

“当然!”

“那是当然的!”

“一切都交给我吧!”

“那些碍眼的‘守夜人’我会让他们暂时消失的。”

“你会成为西沃克的皇帝!”

“而我?”

“西沃克所有的黄金都是我的!”

红龙的声音随着一声高亢的咆哮,消失不见。

瑞泰亲王依旧皱着眉头。

他端坐在书桌后。

足足十几秒后,当那股窥视的感觉消失后,瑞泰亲王依旧保持着这样的坐姿。

小心?

他怎么能够不小心。

一旦露出任何破绽。

他就会前功尽弃了。

足足五分钟后,瑞泰亲王这才站了起来。

没有去密室。

他虽然很想去看看西沃克七世,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他,必须忍耐。

必须要忍耐。

“快了!快了!”

“一切都要结束了!”

瑞泰亲王心底默默想着,然后,加快了脚步,推门而出。

“殿下?”

随从们看着走出来的瑞泰亲王,纷纷行礼。

“备车,我要去‘骑士营地’!”

瑞泰亲王说道。

“是,殿下!”

随从们马上应是。

大约两分钟后,一辆带着皇室印记,但是个人印记在前的私人马车,驶向了特尔特的‘骑士营地’。

不是名誉上的骑士。

是,真正的‘骑士’们聚集的地方。

……

早晨,一夜未睡的塔尼尔晕乎乎地走出了房间,走下了楼梯。

“有咖啡吗?”

“给我来杯咖啡!”

“多加糖。”

看着正在做早饭的马修后,直接呻吟出声。

“你一夜没睡?”

马修递过咖啡后问道。

“嗯,一些东西需要准备好。”

塔尼尔点头道。

“其实,事情没有我们一开始想象中的那么糟。”

马修说着,就将昨天发生的西沃克皇室和瑞泰亲王给杰森送礼的事情,讲了出来。

塔尼尔眨了眨眼,却没有马修想象中的惊讶。

“你不惊讶?”

马修问道。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任何事情发生在杰森身上,都是正常的——当你经历了他一周时间,跨越五阶职业的事实后,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平常心。”

塔尼尔说着,拿起了盘子里的松饼。

一半抹了果酱,一半抹了蜂蜜。

“要来点培根吗?”

马修问道。

“谢谢。”

塔尼尔马上道谢,然后,扭头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那胖硕的身影。

“罗德尼呢?”

“打探消息去了。”

“他认为事情还有猫腻。”

“安安稳稳待着不好吗?”

马修叹了口气道。

“谁也想安安稳稳地待着,但是结果呢?”

“总是那么的不如意。”

“所以,我们要多做准备!”

随着房门的开合声,罗德尼胖硕的声音立刻响起。

这位胖硕的情报贩子拉开椅子坐到了餐桌边上,对着塔尼尔和马修神神秘地说道:“猜猜我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这副故作神秘的样子,让马修翻了个白眼。

塔尼尔则是再次拿起了一个松饼。

看着两个人的反应,罗德尼也不觉得尴尬,轻咳了一声后,就自顾自地说道。

“瑞泰亲王去了‘骑士’营地。”

“‘骑士’营地?”

“是我知道的那个吗?”

塔尼尔、马修立刻坐直了身躯。

“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然后,你们猜到发生了什么吗?”

罗德尼继续吊人胃口。

“快点说!”

“不然早饭没你的份儿!”

马修不耐烦地催促着。

“被‘打’了出来!”

“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不知道。”

“眼线们也只听到一声闷响,接着,看到了瑞泰亲王脸色不好的离开了‘骑士’营地,据传闻,上衣还少了一只袖子。”

“因为离得太远,所以不确定。”

“不过,这次瑞泰亲王应该是碰上了硬茬子。”

罗德尼笑嘻嘻地说道。

显然,这位对瑞泰亲王吃瘪感到了高兴。

马修也是这样。

这位曾经‘大盗’的嘴角忍不住的上翘着。

而塔尼尔?

则是站起来,准备返回房间了。

瑞泰亲王发生什么,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他现在只是想要把药剂赶紧制作好。

至于其他的?

之后再说。

“不再吃点吗?”

“我炖了肉汤啊!”

马修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我……”

塔尼尔转身刚准备开口时,突然就觉得头顶传来了异响,那是狂风呼啸般的声响。

罗德尼、马修也听到了。

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窗外,只见——

一片阴影突然出现在天空。

遮蔽着阳光。

展露着猩红。

金色竖瞳,让人不寒而栗。

双翅一展就是百米,上下挥舞时,就是狂风呼啸。

而在这呼啸声中,则是结结巴巴的惊诧声。

“巨、巨龙!”

“都、都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