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八十四章 捷足先登!

公爵街19号?

塔尼尔一愣,随后就想到了他们之前在来‘守夜人之家’时,遇到的那个面容普通,故作神秘自称‘拉索尔’的年轻人。

“是他们干的?”

对方巧合的出现,还有之后笃定的神态,都让塔尼尔有理由怀疑对方。

这位鹿学院的老师,洛德警局的第二顾问眉头紧皱。

“假如他们早就策划好了一切,我们现在最好不要前往公爵街19号。”

“因为……”

“那个拉索尔可能是在替那个‘联盟’寻找替罪羔羊!”

塔尼尔认真的说道。

“嗯。”

杰森没有反对塔尼尔的话语。

相反的,杰森也认为塔尼尔说的有道理。

一个素未蒙面的使者,一个从没有打过交道的组织,会有善意吗?

可能会。

也可能不会。

后者的比例更高。

从那位自称‘拉索尔’的年轻人出现开始,就是对方在投饵。

不论他是走投无路去公爵街19号也好,还是愤怒的去寻仇也罢。

在那里,对方必然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至于留在‘守夜人之家’?

也是对方乐意见到的。

他,一个刺杀了西沃克七世的杀人犯,待在‘守夜人之家’,只会给‘守夜人之家’带来灭顶之灾。

‘守夜人之家’实力绝对不弱。

连上那些‘见习生’在内,将近有30个‘职业者’。

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让人侧目的实力。

但是在西沃克。

在首都特尔特,却不足以高枕无忧。

西沃克皇室,那位瑞泰亲王,面对着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前所未有的联合起来——哪怕是貌合神离,所集合的力量,也不是‘守夜人之家’的人可以抵挡的。

所以,他必须要离开‘守夜人之家’。

也必须要前往前往公爵街19号。

那里,将是破局的关键。

而且……

他可没有替人背黑锅的爱好。

塔尼尔看着好友的神情,知道自己好友主意已定。

这位鹿学院的老师,洛德警局的第二顾问,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好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杰森脚步不停,他边走边说道。

“所谓飞蛾,是一种向往光明的生物。只是,越接近光明,黑暗越显清楚,而它自己也会被烛火焚烧殆尽——但在那一刻,光会更亮!”

“杰森你要干什么?”

“你该不会是想去送死吧?”

“我们还有其它办法的!”

“单刀赴会听起来很有男人的浪漫,但是活着才有一切。”

杰森的低吟,让塔尼尔一惊。

这位鹿学院的老师,洛德警局第二顾问马上劝阻道。

杰森笑了。

“我可是最贪生怕死的。”

“怎么可能去寻死啊?”

杰森翻了个白眼,然后,用更低的声音说道:“飞蛾扑火,亘古不变,但——谁是飞蛾?谁是火焰?你确定吗?”

塔尼尔一怔。

“你想当猎人?”

塔尼尔用更直白的话语问道。

“谁都想当猎人。”

“但……”

“谁都是猎物。”

杰森说着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纸条,递给了塔尼尔。

“按照上面的做,我们最好能不能翻盘,说不定就看你的了。”

杰森嘱托着。

“嗯。”

塔尼尔扫了一眼纸条上的信息,郑重地点了点头。

接着,转身就走。

不过,才走出一步,就回过头道。

“你要是敢骗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会去刨你坟的!”

塔尼尔认真地说道。

“放心吧。”

“你没机会的!”

杰森说道。

塔尼尔再次看着好友,深吸了口气,没有再开口,而是点了点头,接着,转身就走。

杰森目送塔尼尔消失在了小巷中后,这才继续前行。

他边走边活动着身躯。

然后,掏出了那冰球面具。

缓缓地戴上。

被面具阻挡后,略带沉闷的声音缓缓响起——

“猎杀时刻。”

……

公爵街,顾名思义,曾经住着一位公爵。

在沃克帝国还没有被分为东西沃克的时候,‘克斯顿大公’拥有着这里。

这位大公极为善良,且拥有着被人津津乐道的财富。

每一次遇到灾荒的时候,这位大公都会开仓放粮。

但是,那一次的天灾实在是太过仓库了。

连续三年的干旱后,整年的洪水。

即使是这位号称富可敌国的克斯顿大公也没有了多余的粮食。

但,

灾民们不相信。

他们围堵在克斯顿大公的庄园前,要求大公像往年一样救济他们,即使这位大公解释了数次,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而且,每一次的解释,都会让灾民们感到被欺骗、侮辱。

一次,两次。

三次,四次。

在第五次的时候,灾民们成为了暴民。

克斯顿大公被一个不知名的暴民所刺杀。

然后,血腥的一天开始了。

被鲜血刺激的暴民们,冲入了庄园。

他们掠夺着能够看到的一切。

他们杀死着能够看到的一切。

等到鲜血染红了整个庄园时,他们打开了仓库。

没有粮食。

虽然厨房内存放着一些面包,但是仓库内却真的没有一丁点儿粮食。

克斯顿大公说的,是真的。

暴民们愕然、惶恐。

然后?

大部分人自欺欺人。

不甘心的继续寻找。

接着?

苦寻不到的他们开始将目光放在了其它贵族的身上。

这一次收获颇丰。

但是,混乱也开始在沃克的首都爆发了。

不可抑制。

无法阻挡。

成千上万人的暴动在有心人的挑动下,迅速滚雪球般的成为了席卷整个沃克帝国的暴乱。

成百万人的参与其中。

等到暴乱平息时,已经是六个月后了。

整个沃克帝国,也分为了东西沃克。

西沃克自誉为正统。

东沃克则被视为暴民的政权。

至于当初的克斯顿大公?

尸骨无存。

最初的暴民们,将这位大公吊死在了大门口后,又分尸,焚烧。

包括这位大公的子女在内,都是这样。

只是留下了这么一条公爵街——东西沃克的第一任皇帝罕见的达成了默契,为了悼念那位大公,重新修缮后,保留至今。

哪怕当时有人声明,在暴乱开始时,在大公的庄园前见过这两位皇帝陛下,也没有改变任何的事实。

皇帝依旧是皇帝。

声明者却已经是死人。

而所谓的真相?

没有人知道。

也不需要知道。

只要知道,公爵街已经是西沃克首都特尔特的富人区之一就好了。

在今天,这里住着成功的商人、中层军官、一些大人物的秘书等等。

虽然比不上那些顶级的富人区,但是足以让人心生羡慕。

不过,拉索尔却是对此不屑一顾。

如果不是因为‘联盟’的任务,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相较于,这种‘平民生活’。

他更喜欢的是‘神秘侧人士’的超凡生活。

在拉索尔看来无法拥有‘超凡之力’的平民们就和身边的牛羊一样,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就是为他们提供‘食物’的。

即使是拥有了‘超凡之力’,也不过是下等人罢了。

是符合自己身份的随从、奴仆。

只有成为‘职业者’!

那才是真正的人。

而这样的人,必然是少数的。

毕竟,每个职业只有七十七个职业者。

有些职业,还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内。

例如:占卜师。

最高只能够达到三阶的‘观星占卜者’,相较于其它拥有‘六阶’的职业来说,实在是不够看。

不过,占卜师依旧受到了所有‘职业者’的欢迎。

因为,实在是太方便了。

拉索尔这个时候就坐在一位三阶‘观星占卜者’的面前。

“怎么样?会成功吗?”

拉索尔问道。

“嗯,按照星星的轨迹,我们将会大获成功。”

占卜师这样回答着。

穿着厚重的袍子,用面巾遮挡着面容的占卜师,声音带着苍老,唯一露出的双眼则是明亮的、锐利的。

已经是四阶‘刺客’,身为‘游荡者’的拉索尔也不想和对方对视。

他总认为自己会被看透。

即使双方都在一个‘联盟’内,但是自身都有着秘密。

谁也不想要赤身裸体的出现在对方面前。

不单单是尴尬。

还会……

致命。

“很好。”

拉索尔说完,就起身离开房间了。

既然计划成功了。

他等待收获就好。

‘赫尔克魔药’……他势在必得!

即使是精炼过的也一样。

不然以他的天赋,四阶‘刺客’就是极限了。

永远不可能达到五阶!

而不成为五阶,就永远不可能进入真正的‘联盟’中。

为此,他不得不使用了一些小手段。

值得庆幸的是,像他这样的人,不止一个。

眼前的占卜师是。

公爵街19号内的其它‘职业者’也是。

当然了,刺杀西沃克七世并不是他们这几个人主导的,而是‘联盟’做出的决定。

他们?

只是在这个基础上,顺势而为罢了。

至于最终?

自然是会有人背锅的。

“你真的以为你会得到一切吗?”

想到那个被‘联盟’挑选出来的棋子,这几年风光无限的模样,拉索尔就从心底升起了浓浓的嫉妒。

不过,随后就是讥讽、嘲笑了。

“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吗?”

“你根本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你得到的越多,今夜之后,你付出的也就越多!”

想到开心的地方,拉索尔笑出了声。

完完全全的幸灾乐祸。

但是,这样的笑声却在下一刻戛然而止了。

因为,他看到了杰森。

披着斗篷,手持双刃长剑、内穿鳞甲的杰森。

此刻,剑锋上沾染着鲜血,正在缓缓滴落。

“杰森阁下,您……”

拉索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后退了。

他是想要吸引杰森来。

但是,眼前的一幕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的那些‘同盟’不用问,已经死完了。

他不知道杰森如何做到在这么短时间内,毫无声息的杀死了三个四阶‘职业者’,且能够突破他们布下的层层陷阱——在确认西沃克七世死亡的时候,他已经启动了这些陷阱。

这也是他有把握联合三个四阶‘职业者’,杀死一位双职业‘五阶’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心底的疑惑,让拉索尔感到了极度的不安。

他很清楚,他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不然的话……

就是死亡。

所以,拉索尔一边说着,一边以小指拉动袖口内的细绳。

这是他在身上暗藏的一套机关、

可以从领口扣子内射出暗藏的毒针。

当然了,对付一位双职业‘五阶’是远远不够的。

但稍微阻挡一下,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要给他一秒钟的时间,他就有把握逃走。

身为‘刺客’四阶的‘游荡者’,他有这样的信心。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的小指触碰到那根细绳时,眼前的杰森就出剑了。

大开大合。

势大力沉。

完全就是‘骑士’们的剑技。

但,

速度极快!

几乎是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拉索尔这位‘刺客’四阶的‘游荡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吱呀。

拉索尔倒地了。

身后的门开了。

那位占卜师走了出来。

低头看了一眼拉索尔的尸体后,轻声叹息。

“无知不可怕。”

“贪婪也不可怕。”

“因为,世人都是这样。”

“只是……”

“贪吃蜂蜜的苍蝇准会溺死在蜜浆里。”

占卜师说完,看向了眼前的杰森。

那话语似乎意有所指。

而眼前的杰森则是毫不在乎,转身就走。

“还是这么的冷酷。”

“你不打算笑一笑吗?”

“毕竟,胜利近在咫尺了!”

占卜师轻笑了一声,用轻松地口吻说道。

“近在咫尺,也是没有真正的胜利。”

“等到真正胜利时……”

“再说吧。”

杰森说完,脚步加快。

“总是这么冷静,会让生活变得无趣啊!”

占卜师貌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生活?”

“本就是地狱。”

杰森说着,抬手一挥。

呼!

一颗火球,飞入了身后的房间中。、

烈焰升腾。

刹那间,还未散去的清晨薄雾,就被火光蒸发了。

宛如夜晚的火炬。

亦如深夜的灯塔。

照亮着刚刚来到附近,被面具遮挡着一丝愕然、惊讶面容的杰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