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八十章 即将……一蹴而就!

莫顿,这位‘守夜人之家’中上了年纪的酒保,向着杰森招了招手,示意跟自己来。

杰森向塔尼尔打了个眼色,在后者微微点头后,绕过了吧台,走进了里面——这是位于吧台酒柜后面的房间,从酒柜一侧的小门进入。

小门只有不到一米五的样子,需要弯腰进入不说,前进一步就是一个向下的台阶,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很容易一步迈空。

台阶有五阶,下去之后就能够挺直腰板了。

一个大约30平左右,拥有壁炉的房间。

没有通电,而是使用的蜡烛。

莫顿将烛台放到了桌子上,房间中除去这张桌子外,就剩下了四个小沙发,圆形的茶几,不远处还有一个架子,上面摆放着酒、饮料、食物。

酒是普通的酒。

食物则是风干的食物。

杰森低头扫了一眼放着烛台桌上的小刀和案板。

这似乎是一个小型的聚会场所?

杰森猜测着。

之后,莫顿的话语则是证实了杰森的猜测。

“这里是‘格林.安’老板照顾熟人的地方——他的那些朋友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或是一些拥有怪癖的家伙,很难适应外边,所以,就在这里开辟了一个半密室。”

“毕竟,你能想象一个家伙见到电后疯狂呢喃半神、特斯拉之类的。”

“然后,被老板狠狠地揍了一顿,这才恢复正常。”

“总之是怪人。”

莫顿总结着,然后,从架子上拿下了一瓶饮料。

是气泡水。

加了蜂蜜和蓝莓。

味道很独特。

接着,莫顿又切了一些奶酪,拿了一些干果,放在了圆形茶几上。

等到杰森落座后,这位上了年纪的酒保开口问道。

“你最近见过你的老师吗?”

“没有。”

“在洛德的时候,我和老师失之交臂后,就一直在追寻他的下落。”

“我得到的消息是,他曾来过‘守夜人之家’。”

杰森摇了摇头,如实地说道。

“嗯,不久前来过。”

“丹在追踪那个混蛋——‘牧羊人’,对方这样自称。”

“然后,他给你留了一点东西。”

说着,莫顿就拿出了一个类似笔记的东西。

守夜人之证!

杰森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什么。

莫顿没有故弄玄虚,就这么推到了杰森面前。

杰森抬手拿起。

瞬间,眼前文字出现——

【值夜人进阶职业信息收集中……】

【收集完成!】

【值夜人进阶职业‘巡夜人’判定中……】

【值夜人就职(完成)】

【防护邪恶(精通)(完成)】

【猎杀五种不同怪物(炸药级别)(完成)】

【6次夜晚战斗(完成)】

【拥有三阶‘守夜人之证’(完成)】

【满足条件,是/否花费15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完成守夜人进阶?】

……

看着眼前的文字,杰森微微深吸了口气。

‘守夜人’是他的本职。

也是他最为想要提升的职业。

原本他以为得遇到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老师‘丹’才行。

但是,没有想到他的那位老师‘丹’竟然给他留下了晋升的‘守夜人之证’。

虽然到现在为止,杰森还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老师,但是,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位好老师。

从最初开始的小心谨慎,却又循循教导,到现在的提前预备好一切,都说明着这一点。

坐在对面的莫顿明显猜到了杰森的想法。

这位老酒保笑了起来。

“我们‘守夜人’和其它职业不同,没有‘药剂师’那种一师多徒,也没有‘骑士’的古板恪守,更没有‘守墓人’中的相互残杀。”

“每一个‘守夜人’都是一脉相传的,所以,每一个‘守夜人’对待自己的徒弟都是十分慎重的。”

“‘丹’也不例外。”

“也许你不知道。”

“‘丹’在收你为徒前,可是来找过‘格林.安’老板做过心理辅导的——他担心自己无法成为一个好的老师。”

“当时的他忐忑到写了大概满满一本的‘教授徒弟’的注意事项,然后,还让‘格林.安’老板去补充——一连三遍。”

这位老酒保说着一些隐秘、趣事。

杰森静静的听着。

他不介意多听一些‘丹’的事情。

这有助于他对‘丹’了解。

“可惜的是,‘丹’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杰森你却让他的准备成了无用功——放心吧,他没有懊恼,他在替你高兴,当然了,失落还是有一点点的。”

“他还准备给你展开的课程,已经用不上了。”

“谁也没有想到你会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这种地步。”

莫顿感叹着。

然后,又拿出了一本笔记。

还是守夜人之证!

“这?”

杰森一愣。

“我刚刚说了,考验通过,自然是有应得奖励的——按照奖励的规则,你可以获得一本三阶的守夜人之证,但是‘丹’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所以,我只能够给与你四阶的了。”

“你不要认为这是超出了常理的奖励。”

“它既是对你刚刚通过考验的奖励,也是对你在洛德所作所为的奖励。”

莫顿说到这,坐直了身躯。

用一种严肃,而又夸赞的口吻说道。

“干得不错,年轻人。”

说完,双手将四阶‘守夜人之证’递到了杰森面前。

杰森双手接过。

文字立刻如泉涌——

【巡夜人进阶职业信息收集中……】

【收集完成!】

【巡夜人进阶职业‘不眠者’判定中……】

【巡夜人就职(未完成)】

【防护邪恶(专家)(完成)】

【猎杀三种不同怪物(强级)(完成)】

【9次夜晚战斗(完成)】

【拥有四阶‘守夜人之证’(完成)】

【满足条件,是/否花费20点饱食度,2点食之兴奋,完成守夜人进阶?】

……

不眠者?

‘守夜人’的四阶职业是‘不眠者’。

根据‘守墓人’的经验,每个职业‘四阶’时都会迎来一次近乎是跨阶段的加强。

就好似‘守墓人’四阶时,‘尸语者’的【尸语契约】和【复苏骷髅】。

那‘不眠者’会是什么?

杰森猜测着。

对面的莫顿则是心底微微发慌。

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该死的!

我就说我不行!

这种硬塞好处的事情,是个人都会起疑心的!

虽然是为了对方好,但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该怎么补救?

该怎么补救?

莫顿想着,就轻咳了一声。

“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莫顿强调着,然后,停顿了大约一两秒钟,这才继续说道:“至于‘守夜人’五阶,我这里没有五阶的守夜人之证——事实上,不单单是我,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五阶守夜人之证。”

“毕竟,‘职业’数量的限制。”

“这个你是知道的吧?”

莫顿担心杰森不知道,直接询问。

杰森点头。

“知道就好。”

“‘守夜人’还有一点与其它职业不同的地方,就是有关‘守夜人之证’的制作——不像其他职业,除去意外死亡外,我们的‘守夜人之证’就是传承。”

“传承?”

杰森好奇地抬起头。

“嗯,传承。”

“你知道每一代的‘守夜人’为什么只会有师徒两人吗?”

莫顿问道。

当杰森摇头后,这位老酒保马上说道。

“因为,每一代的徒弟都是继承了自己师父的‘守夜人之证’!”

“利用‘守夜人’的秘法,最大可能的保持了‘守夜人之证’的等级,让继承者更容易达到高阶‘职业’。”

“当然了,自身的‘守夜人之证’会重新出现在某个地方,以初阶的方式,而这个时候的‘守夜人’需要的就是找到自己的‘继承者’——每一本‘守夜人之证’上都有着自己的标记,寻找起来虽然困难,但不是做不到。”

“而‘丹’继承了他的老师的。”

“你需要在未来某个时候,继承‘丹’,或者……”

“自己晋升为五阶。”

莫顿讲述着有关‘守夜人’的秘密。

“五阶需要什么?”

杰森直接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莫顿笑了。

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守夜人’遵循传统,却又不被传统束缚。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每一个‘守夜人’都会在生命最后一刻保留传承,但是在每一个‘守夜人’又不会坐享其成。

他们会选择自我奋斗,然后,将一切留给徒弟。

徒弟呢?

也是自我奋斗,努力提升自己。

尽可能的提升到和自己老师,甚至超过自己老师的程度。

然后,期盼自己的师父长命百岁。

自己?

寻找一个‘意外’失落的‘守夜人’做为徒弟,悉心教导的同时,再次提升自己,将自己的一切留给自己的徒弟。

不是一个两个‘守夜人’这么干。

是所有‘守夜人’都这么干。

莫顿也不例外。

所以,莫顿‘很明白’杰森这个时候是怎么想的。

不愧是我们‘守夜人’啊!

莫顿带着这样的感叹,笑着回答道。

“‘守夜人’五阶被称之为‘猎魔人’,也有些人称呼为‘狩魔人’。”

“想要从四阶晋升为五阶,除去至少需要就职四阶‘不眠者’外,你还需要大师级别的【防护邪恶】,然后,单独猎杀过1次‘凶’级别的怪物,以及破解、消除过3次‘炸药’级别的怪异和1次‘强’级别的怪异,以及拯救——拯救一次被怪物或怪异或诡异盯上的城市,这座城市至少是十万生灵级别的。”

杰森细细记忆这莫顿的讲述。

等到莫顿说完后,杰森马上道。

“还有呢?”

“还有?”

“没了!”

“这已经足够难了,不说大师级别【防护邪恶】的难以提升,单独猎杀‘凶’级别怪物的困难重重,那些怪异就不是可以小觑的,它们很难用常理解释,有些甚至可以称之为不死不灭,不少优秀的‘守夜人’就是在这个环节出现了意外。”

“至于拯救城市?”

“那样的怪物、怪异、诡异已经不是一个或几个‘守夜人’能够解决的了。”

“需要的是‘守夜人’组队完成。”

“至少需要一位‘大师’带队才有可能完成。”

莫顿提醒着杰森。

他可不希望眼前的年轻人因为一时大意,而出现什么意外。

真要出事了,先不说对方的老师,和那三位看好这个年轻人的‘大师’,单单是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因此,莫顿没有发现,杰森眼中一闪而过的异色。

等到莫顿再次看向杰森时,杰森已经恢复正常了。

“大师?”

杰森对这个称呼很感兴趣。

“那是对‘守夜人’六阶的尊称。”

“他们大多已经退休,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或者去过自己感兴趣的日子了。”

“除去偶尔会关注自己的徒弟外,只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灾难时,才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甚至不少人,一位他们已经死了。”

莫顿说着,就站起来。

他指了指外面。

“我还要招呼那些家伙。”

“杰森你还需要了解什么吗?”

莫顿说道。

为了转移杰森的注意力,也为了掩饰,他已经说得够多了。

再说下去,恐怕就该真的露馅了。

“没有了。”

“谢谢。”

杰森摇了摇头,将桌上的零食全部拿起,装到了口袋里后,将饮料一饮而尽,接着,这才站起来,和莫顿向外走去。

“‘守夜人之家’可以成为你的落脚点。”

“这里将为你提供免费的食宿。”

“当然,也会为你提供保护。”

莫顿边走边说。

“没有什么义务,更没有什么强制要求。”

“‘守夜人’有着完整的经济体系,那些退休的老家伙,大部分都会把自己的财产交给‘守夜人之家’打理,产生的额外财富,除去养老外,足够整个‘守夜人之家’运营的了。”

“当然,我们还得感谢那些考验未通过的家伙。”

“他们不仅自己需要白白打工,而且他们的老师还得为自己的徒弟捐赠一大笔给‘守夜人之家’。”

“所以,这些老师用藤条抽打自己徒弟的时候,那是格外用力。”

这位酒保在说这些的时候,是提高了声音的。

而且,这个时候,杰森和这位老酒保已经走出了小聚会室。

所以,希德、艾尔帕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人莫名的感觉浑身疼痛起来。

他们老师抽打他们的时候,那真的是没有手下留情。

不仅狠,而且还重。

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被抽完之后,是能够下床的。

少的,躺一天。

多的,躺一周。

希德、艾尔帕两个就是后者。

所以,这个时候,听到老酒保的话语后,马上齐齐冲着老酒保竖了中指。

“杰森,你别看这个老家伙现在得意洋洋的,当年他也是‘见习生’。”

“是啊!”

“而且,还是三届‘见习生’。”

希德、艾尔帕开始揭露莫顿的老底。

这位老酒保笑眯眯的,没有动怒。

只是淡淡地说道。

“下个月希德、艾尔帕任务,翻倍。”

话音落下。

希德、艾尔帕就哀嚎起来。

“不要啊!”

“会死人的!”

“求求你,放过我们啊!”

周围的‘见习生’们则是纷纷起哄。

“加油!”

“我们看好你们!”

“是啊,如果完不成,‘见习生’时间加长了,我们是会回来看你们的!”

热闹。

甚至是嘈杂。

但是,杰森却是罕见的不讨厌这样的环境,他坐到了塔尼尔身边,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老酒保却是神神秘秘地再次敲打着酒杯。

叮!

“欢迎仪式还没有结束,最精彩的部分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我们要……”

脆响中,老酒保拉长了语调,除去杰森、塔尼尔外的众人十分配合的喊道——

“宴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