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七十七章 雏鹰与狐狸

西沃克七世,今年19岁。

这是他成为西沃克皇帝的第五个年头。

在五年前,他成为西沃克的第七任皇帝时,才14岁。

那个时候的他,是懵懂、无知。

现在?

也是一脸稚嫩。

即使身着一身看起来就很古板的暗色礼服,也无法遮掩年龄上的劣势。

西沃克七世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一直绷着脸。

尽量用情绪来弥补这份劣势。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叔叔时,西沃克七世的脸完全像是冰冻了一般。

“叔叔,晚上好。”

西沃克七世冷冰冰地说道。

“晚上好,小沃克。”

瑞泰亲王微笑地打着招呼。

随着这个微笑,一身军服,充斥铁血气息、强硬的他,多出了一分和善,但是眼中的锐利,却是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是越发的锋锐了。

就好似是出鞘的宝剑般。

仿佛下一刻,就会刺穿西沃克七世的心脏。

压力!

与之前一般无二的压力!

年轻的西沃克七世勉力抵挡着。

做为西沃克的皇帝,西沃克七世早早就完成了‘超凡洗礼’,甚至,成为了‘职业者’。

而且,还利用西沃克皇室的秘传,就职的是‘骑士’这个职业的变种‘领主’。

此刻,也已经达到了三阶的程度。

但是,面对五阶的瑞泰亲王还是不够看。

汗水一下子就从额头上溢出。

顺着脸颊而下。

瑞泰亲王好像很欣赏眼前的画面,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增加着压力,西沃克七世坚持着,汗水越聚越多。

就在西沃克七世身躯摇晃,即将出丑的时候,一道身影挡在了西沃克七世的面前。

这是一个仪表整洁的中年男子。

衣服不是礼服,也不是军服,而是长袍。

不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长袍,而是在肩膀、腰部经过了修改的,看起来是长袍,行走间却不会碍事,而且,还有着帽兜遮掩面容。

而这个时候,帽兜是放下的。

露出的中年人面容带着怒气。

“亲王殿下,请您适可而止。”

眼前的中年人喝止着瑞泰亲王的行为。

“哦。”

瑞泰亲王拉长了语调,看向了眼前的中年人,刚刚施展在西沃克七世身上的压力,一瞬间就压在了眼前的中年人身上。

不再是那种一点点的增加,而是瞬间的增加。

且,

毫无保留!

吼!

低低的龙吟中,挡在了西沃克七世面前的中年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身躯摇晃了一下后,就这么踉跄倒地。

“霍夫克罗顾问,看起来身体有些不好啊,一定要注意啊。”

看着摔倒在地的中年顾问,瑞泰亲王假惺惺地关心着。

“你!”

西沃克七世愤怒地瞪视着自己的叔叔,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霍夫克罗抓住了手掌。

巨大的力道一下子让西沃克七世回过了神。

他停下了话语。

眼中满是不甘。

脸色苍白的霍夫克罗勉力站起来。

“最近一直在处理发生在洛德的事情,没有休息好,感谢亲王殿下的关心。”

霍夫克罗这样回应着。

瑞泰亲王眉头微皱。

一旁的西沃克七世一愣,随后,脸上浮现了得意,眼中也浮现了喜色。

这是他成为皇帝之后,第一次在和自己叔叔的对峙中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上风。

真的是意外之喜。

西沃克七世也没有想到,在洛德会发生这样的转机。

原本他以为在洛德只是有着‘贝塔爵士’这么一个值得拉拢的高阶职业者罢了。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位老爵士的继承者,竟然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

原本他是想要迫不及待的就要把对方调到身边的。

尤其是在从萨门传来的密信中得知对方拥有‘守夜人’、‘骑士’、‘守墓人’三个职业,且在洛德郊外就干掉了帕斯尚,然后,在专列上又干掉达勒、彼得斯、霍尔达克三人时,那种迫切的招揽,甚至,让他从训练场上跳了起来。

可,最终,他放弃了。

他的顾问霍夫克罗给与了最直接的问题——

您准备好和瑞泰亲王开战了吗?

这个问题让年轻的西沃克七世愣住了。

和自己的叔叔开战?

他一直想要这么做。

但,做不到。

从他继位以来,他就一直被自己的叔叔打压着,如果不是有着霍夫克罗等顾问的支持,恐怕皇位早已不保了。

可就算是有着霍夫克罗等顾问的帮助,也只是勉强维持着眼前的局面。

全国的军人、士兵们,都是他叔叔的拥趸。

在士兵,尤其是中下层军人中,他的叔叔甚至拥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利。

而他?

则是被认为一个来自温室中的花朵。

哪怕这五年来,他几乎是睡在了训练场内,也是无用。

他的声音传不到军营内。

所以,他知道他不能够开战。

至少现在不能!

所以,他选择了放弃。

所以,他选择了压抑。

放弃了那意外出现的杰森。

压抑着心中的迫切的招揽。

这么做很难受。

但是,他的顾问霍夫克罗告诉他,这是身为一个皇帝所必须要经历的。

他相信霍夫克罗。

他,必须要忍耐。

不过,虽然为了避免和自己叔叔的战争,要放弃要忍耐,但是在这个基础上,却可以看到自己叔叔出糗的模样。

而且……

说不定,那个杰森还能够创造‘奇迹’!

‘不需要那个杰森做太多!’

‘只要让亲王大人受伤就会!’

‘即使是轻伤!也能够打破亲王大人‘无伤战神’的神话!’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发力了!’

这是霍夫克罗告知他的。

他满是期待。

因此,他来了。

来到了特尔特火车站。

站在了这个站台上。

西沃克七世相信,他的叔叔还没有收到确切的信息。

并不知道被自己当做‘影武者’培养的达勒死了。

也不知道被倚重的彼得斯也死了。

更不知道为了收买下级军官、士兵而树立的典型霍尔达克也死了。

真想要看看那个时候,自己叔叔的模样啊!

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马上就要发生了。

西沃克七世,一想到这,心情顿时难得的变好了。

那一直紧绷着的脸,也无法绷住了。

而是,嘴角上翘。

露出了一个半大年轻人应有的笑容。

直到他的顾问霍夫克罗轻咳了一声后,这位年轻的皇帝陛下才收敛了笑容。

瑞泰亲王看着这一幕,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气息变得越发强势了。

让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而对话,在这个时候就算是结束了。

对此,周围的人并没有任何意外。

五年以来,双方的每一次碰面,都是这样。

寥寥几句。

针锋相对。

西沃克七世和瑞泰亲王并肩站立在站台上,两人之间相距不过一步之遥。

但是这一步之遥,却好似天堑。

彻底的将两人彻底的分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远方——

呜!

汽笛声鸣起。

一直等待的众人精神一振。

那位年轻的西沃克七世更是迫不及待的上前了一小步。

最终,回过神后,这才强忍住了。

而瑞泰亲王则是无动于衷。

近了。

更近了。

最终,‘皇室专列’停靠在了站台边上。

咔!

车门打开!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投了过去。

萨门走了下来。

这位官方指定的洛德‘神秘侧’的负责人,神情有些不对劲,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

西沃克七世注意到了这一点。

但,还是走上前去。

“见过陛下。”

萨门单膝行礼。

年轻的小皇帝扫了一眼身后车厢,发现没有任何一人走下来时,眉头不仅一皱,他压低了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

“杰森阁下失踪了。”

“我被打晕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杰森阁下就不见了。”

萨门如实地回答着。

期待许久的西沃克七世深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眼中却有着失望。

不过,西沃克七世却没有埋怨萨门。

他抬手拍了拍萨门的肩膀。

“起来吧。”

“不怪你。”

西沃克七世这样说道。

“陛下!”

萨门惭愧地低下了头,而这个时候瑞泰亲王走了过来。

“达勒、彼得斯、霍尔达克。”

身旁一位好似传令兵的人高声喊道。

但是,没有回应。

瑞泰亲王脸色一沉。

这位亲王大人明显是猜到发生了什么。

“很好。”

“干得不错。”

瑞泰亲王说道。

“叔叔您指点有功。”

西沃克七世这样回应着。

称得上讥讽,也算得上反驳。

瑞泰亲王驻足看着自己的侄子。

“小沃克,看起来,你是真的长大了。”

瑞泰亲王微微眯起了双眼。

“嗯。”

“就和叔叔您在老去一样。”

年轻的小皇帝点了点头,低声反驳着。

两人的交谈,只有两人能够听到,周围的人,包括萨门在内,在这位瑞泰亲王走来的时候,就已经退出了老远。

瑞泰亲王看着西沃克七世。

足足四五秒钟后,这才继续说道。

“不错。”

不像是客气。

更不像是敷衍。

反而有点像是夸奖的意思。

但西沃克七世却是一皱眉。

任何人都有可能夸奖他,但是唯独瑞泰亲王不可能。

他想要干什么?

西沃克七世心底想着,想要再多数一句时,瑞泰亲王却是转身就走。

看着瑞泰亲王一行人远去的背影,西沃克七世眉头皱起,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顾问,当霍夫克罗示意离开时,这位小皇帝才迈步离开。

一场预料中的战斗并没有发生。

甚至可以说是虎头蛇尾。

这让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人们、势力有些失望。

与此同时,一个疑惑也从这些人、势力心底升起。

杰森去哪了?

……

“杰森我们去哪?”

还算是熟悉地行走在特尔特的街道上,贴了一个假胡子,戴了一顶假发的塔尼尔低声询问着身旁同样进行了易容的杰森。

与之前远超常人的身高相比,这个时候的杰森完全就是普通人的身高。

再加上假胡子、假发的遮掩,整个人看起来普普通通,一点也不显眼。

大师级别【徒手格斗】的额外精通【缩骨】轻而易举的让杰森坐到了这一点,这让第一次见到类似秘术的塔尼尔啧啧称奇。

不过,相较于【缩骨】,塔尼尔更好奇两人现在要去哪。

之前在短暂的休息后,杰森就把萨门打晕了。

塔尼尔更是喂了萨门些许药剂。

那是让人昏睡的药剂。

坦尼尔控制好了量,希望萨门能够多睡一会儿。

做完这些后,两人告知专列的服务人员,说是要休息,就彻底的关闭了列车的车厢门。

接着,从窗户,两人提前下车。

“‘守夜人之家’!”

杰森回答着。

‘守夜人之家’?

塔尼尔一愣,随后恍然。

在特尔特的‘守夜人之家’算是‘守夜人’在西沃克表面上的唯一聚点。

对每一个‘守夜人’都极为友好。

听说不光是住宿、吃饭免费,还会为每一个‘守夜人’提供帮助。

当然了,只是力能所及的帮助。

超出一定范围的话,则需要额外收费。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够了。

杰森是‘守夜人’!

他是杰森的朋友!

算起来也是半个‘守夜人’!

不幸卷入了那位小皇帝和瑞泰亲王的争斗,那么在这个时候进入‘守夜人之家’避开争斗,真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了。

毕竟,就算是那位瑞泰亲王也不会随意动‘守夜人之家’的。

即使对方知道他们在‘守夜人之家’内,也是一样。

除非对方想和所有的‘守夜人’开战。

对方自然不会这么的不智。

“不错的选择!”

“不愧是杰森你!”

“我们可以暂时托庇在那,等到风头过去后,再离开!”

塔尼尔夸赞着,

杰森则是不置可否。

他去‘守夜人之家’可不是为了避风头。

而是更进一步的完成自己的计划。

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是无法和塔尼尔明说的。

不是不想说。

而是不合适。

地方不合适。

时间,也不合适。

杰森前行的脚步一顿。

没有回头,就这么淡淡地说道——

“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