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四十二章 过去的真与假!

怪物的嘶吼。

密集的枪声。

陡然间,充斥在整个‘不夜城’的上城区。

宁静,在这一刻被打破。

上城区的居民不可思议的看着枪声和怪物嘶吼声传来的方向。

‘议院’?!

这怎么可能!

每一个‘不夜城’上城区的居民都目瞪口呆。

但,事实就是事实。

不会因为任意一个人的不相信而改变。

嘟、嘟!

刺耳的警报声传来。

街道的广播声响起——

“请所有居民返回家中!”

“请所有居民返回家中!”

“请所有居民返回家中!”

没有任何的温度的语气。

机械一般的播报。

带着命令的口吻。

但是,周围的居民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感到愤怒。

相反的,不安消失了。

他们每一个都带着松了口气的模样,向着各自的家中走去。

在他们的心中,他们相信‘议院’会没有事的。

上城区,也会没有事的。

他们?

自然也是没有事的。

居民的疏散极为快速。

一支支军队开始出现在街头。

“怎么样?”

领头的将军询问着自己的传令兵。

“将军阁下,无法联系到‘议院’内部。”

传令兵回答道。

“再去联络!”

“用一切手段!”

这位将军面色阴沉地说道。

“是,将军阁下。”

传令兵飞快的奔向了一边,电台、传讯阵开始连番使用。

而那位将军的目光则是死死盯着‘议院’。

这是他任职以来从未接触过的事情。

虽然有过演练,但是真正的发生时,一切还是不同的。

不安。

仿佛阴影一般笼罩在他心头。

不过,也亏了平时的演练,让这位将军知道,该如何办。

“围绕‘议院’构筑防御工事。”

“快!”

“最大纵深!”

这位将军向着另外一位传令兵喊道。

接着,就转身走向了一旁的军用吉普。

在上面有着电台。

能够联络其它‘议员’的电台。

而就在这位将军开始联络其它‘议员’的时候,被结界层层包裹着的‘议院’,犹如一座被从内部攻破的城堡般,直接中心开花。

‘曜’杀戮了一批又一批怪物。

但是,这些怪物仿佛是无穷无尽般。

犹如浪潮,汹涌不断。

依靠着‘曜’的强大。

上百名‘上城区’士兵组成了一道简单的防御工事。

他们手中的枪械倾泻着子弹。

配合着层出不穷的秘术,让着一道看似简单的防御工事好似浪潮中的礁石,屹立不倒。

‘曜’很清楚,只要他坚持一会儿,更多的士兵就会从‘上城区’内的四个军营内赶来。

同时,他的那些同僚也会回归‘上城区’。

到时候,一切都会逆转。

尽管他会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

但绝对不会伤及根本。

他还是有着东山再起的资本。

大不了去充当‘守卫’。

‘曜’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只是当他看到十二位黑色骑士出现在视野尽头的‘门’内时,‘曜’脸色一变。

接着,后撤。

急速的后撤。

“幽暗骑士!”

组成了第一道防线的士兵纷纷惊呼着。

做为‘议院’的守卫。

他们的权限远超普通士兵。

知道一些普通士兵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此刻,在看到黑色骑士时,脸上满是绝望。

哒哒哒!

马蹄声清脆。

十二位黑色骑士一字排开。

胯下黑色战马看似缓缓慢跑。

但瞬间,就来到了猩红大门之外。

轰!

十二位黑色骑士撞在了临时搭建的工事上。

粉碎!

不论是工事,还是工事内的人!

统统粉碎!

连带着粉碎的还要那残余的结界。

而这就好似束缚猛虎的最后一道闸门被打破了一般。

那汹涌而来的怪物们放声怒吼着。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回到家中的‘上城区’居民骇然地看向了声音出现的地方。

接着,就被怪物淹没了。

一同淹没的,还有那位将军并没有完成的防御工事。

甚至,包括那位将军本身。

当十二道黑影冲出来的时候,他刚刚用‘最后的保险’接通了其它的‘议员’大人,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这位将军就被撕碎了。

砰砰砰!

一具具的身躯被撞碎。

一道道的血雾开始弥漫。

看着这一切的‘曜’,早已脸色铁青。

他在发现那截断指就知道大事不好。

但是,没想到的是,‘金’竟然这么狠。

刚开始时,他以为金只是利用自己的‘断指’做为饵,发出了信号。

就好似是一个信号塔。

让下面的怪物们确定了‘上城区’的位置。

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发出信号是一定的。

但能够这么快的搭建出一条‘幽暗骑士’能够通过的通道,却不是这么简单,哪怕是那些怪物在30区准备了许久也一样。

这是一个相互的进程。

光有一头努力是不行的。

简单的说,那看似只是一截断指,但实则是一个‘媒介’。

以自我生命力做为‘燃料’的‘媒介’。

为了快速打通通道,‘金’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这个时候的‘金’恐怕垂垂老矣不说。

实力更是十不存一。

完全就是不要命了。

“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我低估你了!”

‘曜’狠声自语着。

这位‘上城区’的‘议员’到现在都不清楚‘金’为什么这么做。

他想不明白。

不过,他明白。

必须要阻止十二位幽暗骑士。

不然的话……

整个‘上城区’就完了。

‘上城区’一旦完蛋,他也会完蛋。

这是无法违背的事实。

想到这,‘曜’深深吸了口气。

下一刻,整个人带着层层幻影挡在了十二道黑色的冲锋身影前。

手中绽放出了刺目的光辉。

那光辉像是白色。

又带着丝丝金色。

一个个由图复语组成的文字在围绕着光芒盘旋而上,最终,在顶点汇聚。

光辉夺目。

一对完全由光辉组成的拳套出现在了‘曜’的手中。

随之而来的是——

沉重。

锋锐。

重如锤,似山岳。

锋如剑,似流星。

原本截然不同的韵味,出现在那双拳套上。

呼!

‘曜’深深吸了口气。

“岚.岳!”

一声大喝,光辉随之而动。

‘曜’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只剩下了不断被打出的双拳。

拳影漫天。

仿佛暴雨。

密密麻麻。

层层叠叠。

化作了……

山岳!

一座山峰凭空出现,沉重到让人感到压抑。

就好像是人们仰头去看那高耸不见顶的山头一般。

呜!

山风吹过。

厚重的山峰,动了。

它,挡在了十二道黑色身影冲锋的路上。

砰砰砰!

撞击声响起了。

连绵不绝。

一次两次三次……

总共十二次!

响声十二后,十二道黑色的身影停下了,显露出了幽暗骑士本来的面目。

而那雄伟的山峰也变得七零八落。

时不时还有山石落下。

呼哧、呼哧。

‘曜’早已经面色苍白,大口喘息。

但,马上的,他再次挥拳而上。

因为——

十二位幽暗骑士再次发动了冲锋。

……

‘议院’附近打得地动山摇。

‘上城区’也变得风声鹤唳。

但是‘金’却是悠然自得的走着。

哪怕……

变得老态龙钟。

时不时的还咳嗽一下。

此刻的‘金’,早已经是头发花白,皱纹满面了,与之前气质温和的中年人完全不同,说是七八十岁都有人相信。

可是,‘金’的状态却很好。

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

那是一种解开了心结。

多年夙愿终于达成的好。

以至于‘金’一边走着一边哼起了歌。

他的目的地很明确。

所以,路上哪怕是走走停停,也很快就来到了‘上城区’的一个角落。

这里是……

墓园。

不是公墓。

是一块私人墓地。

是他借用一个身份买下的地方。

墓园门前有着一个小木屋,里面是一个守墓人。

见到‘金’后,就一言不发的打开了墓园。

整个过程呆滞、古板。

仿佛没有灵魂。

事实上,也是。

在‘金’重返‘上城区’的时候,一些手段早已经激发,一些看似正常的人和事物,早已经变得不正常了。

就如同眼前的守墓人。

对方如同霍尔.维克多一样,签下了契约。

不过,与威逼霍尔.维克多不同。

当时的对方是自愿的。

他给了对方选择。

然后,收取相应的报酬。

还算公平。

而对霍尔.维克多?

没那么多公平了。

“人,总是会变的。”

‘金’这样低声嘀咕着。

然后,没有直接走进墓园,而是走向了守墓人的房间,半分钟后,他走了出来,

手里多了一捧鲜花和……

一壶酒。

花,是白色的栀子花。

酒,是有名的烈酒。

拿着这些,‘金’走进了墓园。

他先是朝着四周的墓碑鞠了一躬。

哪怕这些墓中的人不是他要祭拜的人,但是这些人的存在,保护了他想要祭拜的人。

他认为,他需要鞠躬行礼。

“谢谢。”

说着,这样的话语,‘金’穿过了那些做为遮掩的墓地,来到了墓园的深处。

四座没有墓碑的墓出现在那,杂草重生。

这也是故意为之的。

‘金’放下了花、酒,开始拔草。

然后,用水桶打来了水,清洗着墓前破旧的石板。

接着,这才把花放在了四个坟墓前。

“老朋友们,我来看你们了。”

‘金’低低地说着。

然后,指了指‘议院’的方向。

“听到那声音了吗?”

“他们是你们最好的祭品。”

“背叛者……”

“理应死无全尸。”

‘金’一边说着一边拔开了瓶塞,将手中的烈酒开始均匀地倒在了四个坟墓之前。

这简单的动作,让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尤其是直起腰的时候,关节更是咔咔地作响。

以至于‘金’不得不扶着自己的腰才站直了身躯。

“唉。”

“原本打算用更好的样子来看你们的。”

“结果遇到了一混蛋家伙。”

“不得已变成了这样。”

“你们想要笑的话,就笑呗。”

“反正我习惯了。”

‘金’说着说着,目光看向了右侧第一个坟墓。

“队长你说过的,我是最弱最年轻的那个,理应活下来。”

“我没答应你。”

目光左移。

“特,你说我不要报仇,找个地方隐姓埋名的过完下半辈子就好。”

“我没答应你。”

目光继续左移。

“艾尔,你说我不要恨任何人,要学会原谅。”

“我没答应你。”

目光再次左移。

停留在最后一个坟墓时,‘金’的双眼早已通红。

“琳,你说我要找一个更好的女人,去生活,去生一堆孩子。”

“我没答应你。”

“失去了你之后,我怎么可能爱上其他人。”

‘金’说着,就泪流满面。

“没有了你们之后。”

“我没有了一切啊。”

“我也要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受到这一切——”

“感受痛苦吧!”

他嘶吼着。

用尽了全身力气。

然后,身躯就这么无力的靠在了坟墓一侧。

亦如当年他们执行任务前,最后一次聚会一般。

他排在最后一个。

现在,也是一样。

他的心愿已经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

就是完成对另外一个人的承诺了。

“‘乐园’……”

“世界上真的有‘乐园’吗?”

‘金’问着自己。

他不知道。

他希望是存在的。

但理智告诉他,不可能。

可不论可能不可能,他都会去做。

不是承诺。

对于他来说,承诺就是狗屁。

是因为对方给与了他‘力量’?

也是狗屁。

这些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方承诺能够复活队长、特、艾尔和琳。

这是最为重要的。

至于剩下的?

关他什么事!

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我要的只是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活着。

你们害死了我的朋友、爱人。

我就让你们陪葬。

我就毁掉你们的世界。

偏执、不理智,再一次让‘金’翻身坐起。

“等等我!”

“马上就好!”

与好友、爱人告别,‘金’再次踏上了来路,门口的守墓人呆立在那,目送着‘金’消失。

等到‘金’的身影消失不见时,他才茫然四顾。

“发生了什么?”

守墓人自语着。

他永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杰森知道。

站在阴影中,杰森眉头皱起。

眼中,满是怀疑。

PS 肥龙尽量保证更新吧,身体不好,只能是尽量……谢谢大家的理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