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三十六章 寻味!

夜幕下,火光乍现。

‘不夜城’环城内下城,16区。

标志性的建筑物‘金’塔,拦腰而断。

谁也没有看到入侵者。

更没有看到任何的诸如火箭弹之类的飞行武器。

人们看到的就是突如其来的火光。

紧随其后的就是——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好似天崩地裂,伴随着这一声爆炸,‘金’塔的上半截开始了急速的坍塌。

惨呼声。

嚎叫声。

救援声连绵不绝。

“救人!”

“快救人!”

‘自由军’的战士们奔走疾呼,迅速的行动。

与冷漠的‘不夜城’居民相比较,‘自由军’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他们对于同伴、战友,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守护。

所以,当出事时,‘金’塔吸引了所有‘自由军’战士们的目光。

防御不可抑制的松懈了。

而在这个时候——

哒哒哒!

枪声陡然响起,连绵一片。

足有三百人的持枪队伍袭击了‘自由军’的战士。

“敌袭!”

“敌袭!”

防御的号角吹响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自由军’战士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开始了反击。

不过,这依旧没有让安德可的脸色稍缓。

他预料到了‘金’会报复。

但没想到的却是,‘金’的报复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他已经布置了层层叠叠的防御网。

可谁能够想到,‘金’这个混蛋竟然会在自己大楼内装炸弹的。

更重要的是,大楼内可是有着不少‘自由军’的战士。

他没事。

那是因为他早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超凡之力’,且开发到了一定的程度。

可是那些只是拥有‘超凡之力’基础的战士们可没有这种能够在坍塌的大楼内逃生的能力。

更不用说那些普通的战士了。

大概率是粉身碎骨。

一想到这,安德可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就心如刀割。

他心疼自己麾下的战士。

要知道在‘不夜城’这样的大环境下,每一个‘自由军’的成员都是来之不易的。

不论是战士,还是普通成员都是这样。

但是,他更痛恨的是自己。

已经知道了‘金’会报复,却还是大意了。

嘎吱、嘎吱。

安德可要得牙关连连作响。

“这混蛋也不怕把自己炸死!”

拉格大声咒骂着,然后径直的冲向了战场。

战斗还没有结束。

逝去的战友,需要缅怀。

还有什么是比敌人的鲜血更好的祭奠品呢?

那自然是更多的敌人的鲜血。

而安德可?

则在更早的时候冲了出去。

“呸呸呸。”

“‘老头’没事吧?”

劳伦.德尔德一边吐着嘴里的灰尘,一边询问着‘老头’。

对于能够‘遁地’的劳伦.德尔德来说,‘金’塔的坍塌虽然突然,但是他根本不会有事,即使是带着‘老头’也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

只不过,大厦里的那些钢筋太烦了。

时不时的就得闪避。

不然,他就得被串到钢筋上。

劳伦.德尔德可不想成为那样的肉串儿。

“没事,谢了。”

‘老头’很干脆地道谢。

面对着救命之恩,也许有人会选择默不作声,然后,再报答。

但‘老头’可不是那样的人。

他会直接开口道谢。

接着,再想办法报答。

之前就是这样。

现在?

也不会改变。

“我们可是伙伴。”

劳伦.德尔德那张丑脸上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有点像是盛开的菊花。

他很少听到别人的道谢。

就算是有,也是图谋不轨的。

像‘老头’这样真心实意的?

十分罕见。

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这让劳伦.德尔德感到了开心。

他忽然发现,和杰森认识后,他看似运气变得很差,但是却认识了两个非常非常非常不错的人。

是可以将后背交给两人的。

所以说,我不仅躲开了迎面而来的粪车,还好运的落在草坪上了?

劳伦.德尔德想着,就扭头张望。

他在寻找杰森。

这个时候,烟尘已经落下不少。

周围大概的模样,劳伦.德尔德已经能够看清楚了。

可是,却没有看到杰森的身影。

“嗯?”

劳伦.德尔德一阵诧异。

他在拉着‘老头’遁地的时候,可是看到杰森一脸淡然的向着外面走去。

那模样,完全不像是处在随时会倾倒、坍塌的大厦中,反而是像游走在自家的后花园中。

有着这样的前提,劳伦.德尔德可不会认为杰森会有事。

毕竟,他都没事,杰森怎么可能会有事?

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劳伦.德尔德想道。

尽管他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并不代表杰森会没有发现。

杰森可是一个真正聪明的人。

不像他,不太聪明。

“杰森不用担心的。”

“就是……”

“唉。”

劳伦.德尔德说着,就叹了口气。

“怎么了?”

‘老头’马上好奇地追问。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吗?”

“让那个‘联络者’再次大出血的机会。”

劳伦.德尔德指了指四周。

战火纷飞。

一片狼藉。

任何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会感慨万千。

有着这样的前提,还有什么补助,是要不到的。

可惜,那台‘联络机’坏了。

那样的坍塌中,极为精密的‘联络机’不可能不受损。

而越是精密的机器,一旦受损,就越南修复,哪怕从外表上看起来都极为完整也是一样。

当然了,也不是绝对。

有的时候,只要角度对,轻轻的拍上一下,

也是有概率恢复的。

不过,大概率是损坏程度增加。

只能是熟悉到了极致的人才行。

这样的熟悉几乎得是人机合一才行。

“那可不一定。”

“相信我,上城区的那个‘联络者’可以看到这一幕的——那里对下城区的监控虽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恐怖,但也是有把握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的,尤其是我们给出了那么明显的‘提示’后。”

‘老头’说着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是说……”

劳伦.德尔德拉长了语调。

“我有把握把那家伙的骨髓都榨出来!”

‘老头’掷地有声。

……

“唉,可怜的霍尔,要倒霉了。”

纽波利顿站在16区的街角,看着坍塌的‘金’塔,忍不住叹息着。

只是那声音,一点都不像是原本那般瓮声瓮气的。

反而是十分温和、慢条斯理。

有点像是……

‘金’!

不!

不能说是有点像,应该说是一模一样的。

尤其是当下一刻,纽波利顿端起了一旁的红酒杯时,那模样就是‘金’的翻版。

只不过,原本普通人的模样,突然变成了两米五的巨大身躯,让这样的姿态有些违和了。

可是纽波利顿……不。

是,‘金’不在乎。

他为什么要把纽波利顿留在身边?

除去对方忠心耿耿、实力不错外,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一个简单的小仪式,就能够获得一副不错的身躯,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身躯换了。

但是,生活习惯,‘金’却没有改变。

在他引爆自己藏在‘金’塔内的炸弹前,先是让手下搬来了椅子、红酒,然后,这才按下了按钮。

随着爆炸的轰鸣。

看着自己经营了二十年之久的‘金’塔就这么倒塌了,‘金’没有任何的不舍、不适,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那是一种充斥着破坏和自我痛苦升华后的快感。

他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快感了。

以至于从爆炸发生后的数分钟内,‘金’都发出阵阵不正常的笑声。

“呵呵哈哈哈。”

从低沉,到高亢。

让人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疯子。

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错。

‘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做正常人来看待。

但是,他也不认为自己是‘疯子’。

他觉得只是一个稍微聪明一点,有着自己梦想的人。

以前是。

现在……也是。

唯一不同的就是,以前他很天真。

现在,更加的务实。

就如同在刚刚,他就一爆炸为信号,与那些隐藏在各处的手下约定好,爆炸后,抢回被‘自由军’占领的基地。

当然,这都是骗那些手下的。

他需要的是,利用这些人引开‘自由军’的注意力。

他需要的是,利用这些人吸引‘上城区’的注意力。

为此,他可是下了血本的。

不仅是召集了之前被打散的属下。

还动用了一直以来隐藏的秘密武装。

尤其是后者,算得上是他在‘下城区’内的最后一支力量了。

也正因为这样,他给与了人一种不成功就成仁的感觉。

可事实上呢?

他真正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什么‘金’塔。

什么基地。

对‘金’来说,和他真正的目的相比较,根本是不值一提的。

而现在,距离他真正的目的已经越来越近了。

所以,‘金’开心的吹起了口哨。

调子轻快。

完全不是‘不夜城’的风格。

而是源自‘金’的一次意外所得。

也正是因为那次意外所得,才改变了他的一生。

原本的他打算成为医生、律师或者是老师的。

可是那次的经历,却改变了他的一切。

他的人生。

他的命运。

包括他的性格。

都在那次意外之中改变。

而且,他坚信,这样的改变是好的。

“‘乐园计划’。”

“伟大的计划!”

“你没有成功……”

“那就让我这个继承者完成吧。”

‘金’心底想着,嘴角忍不住的翘起。

但是,下一刻就僵直住了。

就连轻快的口哨声,都消失不见了。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杰森!

他认得!

那个隐匿在‘老头’麾下的‘上城区’居民。

一个放弃了自身荣誉,只是贪图安稳日子的人。

可就是这样的混蛋,却是接二连三的破坏着他的计划。

几乎是让他原本的计划功亏一篑。

一想到之前29区大门口发生的事情,‘金’就变得咬牙切齿起了。

不过,表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好久不见,杰森。”

‘金’打着招呼。

就如同真的是许久不见的好友一样。

可事实上,他们分开才不到一天。

而且,他们也不是朋友。

相互之间,完全就是敌人。

不死不休的那种。

“嗯,好久不见。”

杰森却是相当出乎预料的点了点头,且回应着‘金’。

这让‘金’一愣。

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在他的想象中,杰森这个时候应该直接出手才对。

虽然真正意义上见面只有一次,但是根据之前杰森的表现,还有往日里生活的收集,‘金’十分肯定,杰森就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

这个时候突然回答。

难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金’立刻前冲了两步。

然后,这还不算完。

又直接躺倒,向着一侧打滚。

足足向外滚出了十来米这才停下。

接着,‘金’一抬头,就看到杰森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他。

气氛陡然沉默。

大约过了两秒钟。

‘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一边站起来,一边拍打了一下全身的尘土。

“抱歉,我有点紧张过度了。”

‘金’一脸歉意。

“没事,我看得很开心。”

杰森说着,手伸进了口袋。

立刻,‘金’再次紧张起来。

但是,下一刻,‘金’就感觉怒气从心底升起,直冲大脑。

杰森掏出了一枚铜币——‘不夜城’最小面额的货币。

就这么的向他抛来。

叮!

铜子落地后,打着滚来到了‘金’的面前。

啪!

‘金’一脚踩住,面容阴冷地看着杰森。

“你在耍我?”

‘金’质问着杰森。

杰森一脸无辜。

“难道不是你在表演给我看?”

“从用那丑脸微笑开始……效果不错。”

“尤其是打滚那段,值得一赞。”

杰森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掏着裤兜。

又是一枚铜币掏了出来,向着‘金’抛来。

落地后,再一次被‘金’踩住。

“还不够?”

“我只剩下银币了。”

“要不你再来一段?”

杰森说着摸出了一枚银币,也如同之前一般向着‘金’抛来。

只不过这次用的力道大了点,银币直奔‘金’的面颊而来。

‘金’抬手抓住了银币。

随后,‘金’脸色大变。

银币没有什么问题。

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力道。

可是,杰森却不见了。

想也不想,‘金’就向着一旁闪去。

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