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三十章 金与坎德

杰森的话语声落下,整个房间寂静一片。

欧拉的面容径直扭曲起来。

那是一种愤恨到极致的扭曲。

咬牙切齿间,鲜血都流了出来。

“是他!是他!就是他!”

欧拉咆哮着。

“就是这个混蛋!”

“一切都是他!”

“我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够‘恶’到这种程度!”

欧拉怒吼着,捶打着地面。

坚硬的水泥地面,顿时出现了道道裂纹,并且,不断的扩大。

足足十几次后,欧拉这才喘息着停下。

这位‘自由军’29区的首领,整个躯干再一次的靠在墙壁上,双腿就这么平放在地面上,双手随意散落在两侧,抬眼看着杰森,用一种近乎是自嘲的语气,询问着杰森。

“你知道‘金’之前叫什么吗?”

“坎德。”

杰森说着自己知道的信息。

“是啊,坎德。”

“呵。”

欧拉点了点头,冷笑了一声。

“那你知道自由军前任首领叫什么吗?”

欧拉的问题令杰森心底一凛。

杰森凝视着欧拉,目光中带着一种不可思议。

欧拉这样问了。

那答案就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依旧让人惊讶不已。

在杰森的注视下,欧拉则是再次点了点头。

“就是你想的那样。”

“‘自由军’前任的首领也叫做坎德。”

说到这,欧拉刚刚就挂在脸上的嘲讽,在这时候浓郁到了极致。

既是对所有人的嘲讽。

也是对自己的自嘲。

而杰森脑海中的信息拼图则是出现了最为重要的一块。

坎德是‘自由军’的首领。

当时的‘自由军’很激进。

坎德化名的‘金’和30区外入侵者来往密切。

坎德还是一名老师,教导了诸多的学生。

一条条的信息开始相互链接。

杰森深吸了口气。

“拉格曾是坎德的学生?”

杰森猜测道。

欧拉脸色不愉,十分难看。

他根本不想要承认这一点。

甚至是想要矢口否认。

但,最终这位29区的‘自由军’首领点了点头。

事实终究是事实。

无法掩饰的。

更何况,眼前的情况,欧拉根本无法掩饰。

毕竟,眼前的杰森早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只希望一会儿杰森能够答应他隐瞒的请求。

杰森则是完全明白了前因后果。

他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够让一个坚韧的战士选择自杀。

身处绝境?

不会的。

越是绝境,身为战士的拉格就越坚韧,绝对不会自杀。

只有在信念崩塌下,才会自杀。

例如:自己的老师,曾经的引路人,一直都是自己的敌人?

例如:自己的老师,给自己树立信仰的人,早已背弃了信仰?

又或者……

本来一切都是虚假的。

都是‘自己老师’的欺骗。

在这样的前提下,无法接受的拉格才选择了自杀。

不过,在自杀之前,拉格应该将一切都告知了欧拉。

为什么?

也许是不甘。

也许是后悔。

也许是警示。

最终,这位‘自由军’的首领将这些隐秘告知了最为亲近的欧拉。

而欧拉则是选择了保护这位‘自由军’首领的声誉。

秘密?

欧拉也会深藏在心底。

事实上,如果不是欧拉误以为他知道了点什么的话,绝对不可能这么坦然开口的。

而之所以这么坦然,无非也就是为了让他一起保密罢了。

想到这,杰森又一次微微叹了口气。

在‘不夜城’早已习惯了‘丛林法则’的他,面对着这种最为真挚的情感,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甚至,还总是想要用恶意去猜测。

所以,他的问话中带着试探。

他倾听着欧拉的心跳。

很正常。

没有撒谎者的慌乱或者故作镇定。

有着的只是平静。

对方想要做什么,杰森大致猜到了。

除了死亡,没有其它。

对方打算带着自己视为兄长、父亲的那位‘自由军’首领的秘密去赴死。

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

当一个人选择去死的时候,不要多管闲事——这是‘不夜城’公认的道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这是真理。

尤其是在‘不夜城’这种弱肉强食,盛行‘丛林法则’的地方,更是如此。

不过,看着欧拉。

杰森想了想,却选择了开口。

有着一丝丝怜悯。

更多的是,杰森需要这么做。

因为,他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所以,杰森问了一句。

“你甘心吗?”

欧拉抬头看着杰森,目光中带着疑惑。

“‘金’可能没死。”

杰森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欧拉。

欧拉噌的一下就站起来,脸上被怒气充斥着。

“你不是杀了他吗?”

欧拉大声地问道。

“我是杀了当时的‘金’,但谁又能够保证‘金’死了呐?”

杰森反问道。

欧拉一愣。

跟在拉格这位‘自由军’首领身边学习过相当长时间的欧拉,并不是什么‘神秘侧’的菜鸟,他知道一些就算是‘神秘侧’资深人士都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几乎是一瞬间,欧拉就想到了什么。

“你确定?”

“那不是一般人能够完成的。”

欧拉问道。

“‘金’是一般人吗?”

“到现在为止,我的出现让他的计划出现了波澜,但是却没有阻碍他的计划,甚至是,他一直掌握着主动——我,你,所有人都在被牵着鼻子走。”

“你猜,一会儿你的‘畏罪自杀’在不在他的计划内?”

杰森说完,转身就走。

该说的,都说了。

剩下的,就看欧拉自己的了。

当杰森的手握在门把手上时,身后的欧拉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杰森嘴角一翘。

他知道,欧拉做出了选择。

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就该出声示意他保守秘密了。

杰森推门而出。

门外安德可正大口大口地抽着雪茄。

这个时候,看到走出来的杰森,立刻用眼神询问着。

“欧拉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杰森这样回答着。

安德可立刻就走进了房间。

门,再一次的关上了。

“怎么样?”

‘老头’询问道。

“比我想象的还要艰难。”

杰森似是而非的回答令‘老头’有点不解。

一旁的劳伦.德尔德更是完全的搞不懂状况。

不过,最有自知之明的劳伦.德尔德很清楚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

保持沉默!

杰森之后也没有再开口。

他在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或者说……

他自己的计划。

30区的‘食物’,他不会放弃。

身为一个勤俭节约的‘美食家’,只要不是那种难以下咽的食物,他都要全部吃掉。

谁敢阻拦他吃。

他就让那个阻拦者去吃翔。

而现在一个最大的阻拦者就在面前。

‘金’!

一个他在‘不夜城’,乃至是副本世界中,都未曾遇到过的强敌。

不单单是实力。

更重要的是布局。

还有一点……

对方的目的!

到现在为止,杰森都不曾真正搞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对方连续的身份转换,让每一次自认为把握了对方目的的杰森,都感到疑惑。

因为有些看似合理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冲突的。

例如对方‘自由军’首领的身份。

还有对方成为‘金’之后的身份。

简单的说,不搞清楚对方经历了什么,根本无法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而这比搞清楚对方的目的还要难得多。

所以,杰森只关注对方现在要干什么。

对方想要干什么?

破坏29区到30区的结界。

让30区的怪物冲入这里。

这一点是肯定的。

所以,他只需要把怪物吃完了就可以了。

没有了怪物,那结界被破坏也就无所谓了。

但同样有一点,杰森异常关心。

30区的怪物,最强的,或者说最强的那一批达到了什么程度?

猎人与猎物从来不是恒定的。

当你自认为是猎人的时候,往往就是你成为猎物的时候。

杰森可不想成为猎物。

他想成为猎人。

还是吃肉的猎人。

所以,现阶段必须要搞清楚30区具体的情况。

恰好,眼前有机会。

‘自由军’!

做为能够和‘金’明争暗斗这么多年的组织,杰森相信,‘自由军’对30区一定有着超过常人、普通组织的理解。

这也是他劝说欧拉的根本原因之一。

他需要了解更多。

“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杰森在等待中默默想着。

然后,他开始继续思考第一点。

在30区会遭遇的阻拦会不同。

这是必然的,就如同遭遇阻拦这一点是毋容置疑般一样。

而且,阻拦的强度会随着他的进食,而不断增强。

然后,更强的食物就会出现。

甚至,是‘金’也会出现。

但真的是不同的。

如果选择不停深入,然后再开吃,是一个主动选择。

如果选择直接边走边吃,就会被围攻的话,是被动。

当然了,两者都是极度危险的。

尤其是看似主动选择的前者,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至于后者?

被围住了,也是相差不多。

这让习惯性谨慎的杰森眉头皱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需要多一个后手才行。

‘自由军’?

必然是要拉入自己阵营的。

但还差一些……

关键的。

也许可以这么做。

想着想着,杰森的眉头舒展开来。

一旁的‘老头’看着杰森的眉头舒展开来后,立刻在心底松了口气。

劳伦.德尔德更是如此。

这位‘大人物’曾经的合作者这个时候只知道事情变得很麻烦了。

虽然他没有收集足够多的信息,但是看着眉头紧皱的杰森,他就有这样的直觉。

连杰森这样的人,都要紧皱眉头。

他该怎么办?

怕不是得死的不明不白啊。

值得庆幸的是,杰森似乎解决了麻烦。

还好!还好!

不是无法解决的麻烦!

劳伦.德尔德心底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门再次开启了。

一脸阴沉的安德可走了出来。

欧拉则是在安德可身后,低垂着头。

守在这里的两位‘自由军’战士马上就投来了目光。

相较于杰森三人,他们两人是真的关心着欧拉,还有死去的拉格。

他们认为自己的首领,拉格不应该有着这样的结局。

不应该是被自己谋杀。

战死沙场,反而是更容易让人接受。

“拉格是被‘金’谋杀的。”

“‘金’在一些书籍中夹杂了就算是拉格都无法抵挡的毒药。”

“他中招了。”

“而……”

“欧拉也是这样。”

“那些药物带着致幻的作用,让欧拉错误的认为是自己杀了拉格——所有人注意,为了以防意外,不要随意触及大厦内的纸张,稍后,我会派专人处理。”

安德可解释着。

这样的解释,有着漏洞,但是对于愿意相信的‘自由军’战士而言,就是事实。

相较于被自己人暗杀,他们更愿意相信拉格这位值得尊敬的首领是被敌人暗杀的。

“安排广播,告知所有人。”

安德可这位‘自由军’副军长说道。

“是,副军长。”

一位战士说完,就跑了除去。

“诸位跟我来,去我临时的办公室。”

安德可对着杰森三人说道。

一楼的另外一边,一个转角处,原本是杂物间成为了安德可的办公室。

很显然,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身体力行的执行着拉格的命令:绝对不俯视任何人。

“感谢你,杰森。”

一进入办公室后,安德可关好门,立刻说道。

“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杰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是有着目的的。

对此,安德可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是点了点头。

“没错。”

“‘金’这个混蛋!”

安德可也是咬牙切齿。

他从没有想过‘金’和‘坎德’竟然是一个人。

更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已经被刺杀的‘坎德’,竟然成为了‘金’。

那混蛋想要干什么?

勾结外敌?

成为上城区的走狗?

覆灭‘自由军’?

一个个的疑惑出现在安德可的脑海中。

而杰森则是径直问道。

“有关于30区详细的资料吗?”

“最好是关于那些怪物的!”

“没有。”

“关于30区,‘自由军’很少触碰,一些环境资料有,但是怪物资料却没有,除了……之外,根本不可能有。”

安德可的话语有些含糊。

杰森则是猜到了。

他问道——

“上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