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四章 想起来了?

我高兴的太早了?

年轻的丹妮斯一愣。

杰森的回答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以至于她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

过了大约一两秒钟,这才结结巴巴的尴尬开口道:

“你的车里好热……”

呼!

杰森拉开了身旁的车窗,夜晚的秋风带着寒意直直的吹入。

丹妮斯的头发都被吹得飞舞起来。

此刻,女孩的心和她的头发一样……凌乱。

眼前的人……

有病吧?

女孩这样评价着,并且,准备接下来的路途不再和杰森说一句话。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杰森在随手关上窗户的时候,竟然将一旁的报纸递了过来。

什么意思?

女孩不明所以的接过了报纸。

《消失的猫》?

她看过,写的不错,只是传闻作者是一个经常以采风名义,实际上却是吃坏肚子的断更王。

《占卜之家邀请您的光临》?

这个她也知道,还去过占卜之家,一群神神叨叨的家伙,收费昂贵不说,还没有几个准的,至少,她想找个意中人,那些家伙就没有一个能占卜出来的。

更气人的是,有几个家伙占卜完后,竟然告知她要小心厄运。

很明显,这是要骗钱!

她,丹妮斯,不上当!

《昨天的马戏表演,简直是灾难!》

马戏表演?

已经表演过了吗?

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不是应该去看表演,然后才耽误了乘坐公共马车的时间吗?

丹妮斯目光中浮现了疑惑。

然后,继续看了下去。

‘昨天的马戏足够好看、盛大,如果不是最后狮子突然暴起伤人的话,我们一定会奉上掌声!可现在我们只能是哀悼那位英勇的小镇女孩丹妮斯……’

狮子?

袭击?

我?

丹妮斯如遭雷击般呆愣在椅子中。

同时,她脑海中的一些完全不愿意想起的记忆缓缓出现了。

攒了三个月的零用钱,她准备去杰丹伦看一场马戏,然后,将心仪已久的小饰品买回来,当做秋收的礼物。

可因为在占卜之家的占卜,她的这件礼物只能是等到入冬了。

不过,庆幸的是马戏很好看,她旁边的小女孩还分了她一颗麦芽糖。

可是……

噩梦降临了!

在马戏的最后,本该跳火圈的狮子,突然发狂,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她的方向扑来。

她吓得瘫软在地。

她旁边的小女孩更是吓傻了。

那个时候的她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一把推开了小女孩。

接着、接着……

“我死了吗?”

丹妮斯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杰森,声音沙哑的问道。

杰森没有回答,更没有任何的表示。

只是用目光扫了一下报纸。

在上面的插图,有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原来……”

“我死了啊。”

丹妮斯喃喃自语着,本来活力十足的面容上,泛起了阴沉,气息则是迅速的变得阴冷,而那完整的身躯也变得残缺不全,鲜血淋漓。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死?”

“为什么啊!”

丹妮斯质问着近在咫尺的杰森,阴沉的面容迅速的扭曲,变得狰狞恐怖,眼中更是浮现出了对生的向往与……厌恶。

特别是当她看向杰森时,更是浮现了血腥杀戮之感。

然后……

啪!

杰森抬手一记耳光抽在了丹妮斯的脸上。

丹妮斯被打懵了。

我被打了?

我死了还被打了?

我是亡者,他是生者,他应该怕我才对,他竟然敢打我?

就在丹妮斯还在怀疑亡者生涯时,

杰森刚刚抽过去的手,反手又是一抽。

啪!

这一次更加的响亮了。

而且,手还没有放下。

看着杰森再次就要落下的手掌,丹妮斯大声喊道:

“等等!”

双手捂着脸颊,丹妮斯惊恐的看着眼前身材高大、健壮,面容淡然的男子,此刻的她似乎、有点理解……杰森为什么说她高兴的太早了。

“你是驱魔人?”

丹妮斯忐忑不安的问道。

在她的脑海中则早已开始浮现曾经看过的传记小说。

普通人见到亡者都会吓得魂不附体,也只有传记小说里的驱魔人之类才会无视亡者的恐惧。

而每一个驱魔人都是冷酷、无情的。

对于亡者,不会手下留情的放过一个。

但令丹妮斯心安的是,杰森摇了摇头。

“不。”

“我是……”

“守夜人。”

杰森这样回答着。

顿时,才松了口气的丹妮斯,又一次的忐忑不安起来。

守夜人?

好像是比驱魔人更让亡者在意的存在。

但是,看了看冷淡的杰森,丹妮斯不敢问。

而杰森则是再一次的保持着沉默。

气氛凝固,让丹妮斯越发的坐立不安。

她第一次发现,亡者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无用。

她不能穿墙、不能隐身、不能凭空移动物体,甚至,连一丁点儿的特意能力都没,还……挨打。

简直比她活着的时候,还要惨。

至少,她活着的时候,不用挨打啊!

最多也就是早晨赖床、晚上不睡,被父母念叨几句。

我要这样的亡者生涯有什么用?

丹妮斯问着自己。

自然是没有答案的。

她已经是个亡者了。

虽然她坚持用她,不想用它。

估计是一时不习惯。

时间过得久了,它就习惯了。

实在是在沉默中憋不住的丹妮斯小心翼翼的张嘴问道。

“你在一开始就发现了我是亡者?”

“然后,你担心我引起意外的骚乱。”

“所以你准备提前预防,才让我上车?”

丹妮斯一边问着一边就看到杰森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它。

那眼神好像是……

怜悯?

你怜悯我什么?

就算你能打我,但我也是一个亡者!

我也是有亡者尊严的!

就在丹妮斯想要声明一下的时候,就看到杰森突然抽出了一柄宽刃短柄砍刀,然后,拿出了一支枪口很大的枪,比它以往见过的枪口都要大。

但最让丹妮斯恐惧的是……

杰森的眼神。

那种好像是食肉动物捕食时兴奋眼神。

“对不起!”

“我错了!”

“请不要吃我!”

丹妮斯正襟危坐,语速极快的说道。

可杰森根本没有理会丹妮斯,就这么的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下一刻,

猛兽的嘶吼声突然响起!

在这声嘶吼中,丹妮斯愣了愣,更多的记忆开始涌现——

她想起来了!

她为什么会站在那等这辆马车!

她,好像是个……

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