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九十九章 意难平

一声杀敌,听得‘刀君’眉开眼笑。

“同去!同去!”

‘刀君’大呼着,就跟了上去。

“算我一个。”

看着已经和杰森并肩而行的豆包,‘剑仙’径直说道。

“素娘?”

凤飞羽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去吧。

敌寇来袭,理应杀敌!

我等你。”

素娘笑着回应着。

“好!”

凤飞羽笑着抱了一下妻子后,转身追了上去。

留在原地的‘天妖’想了想,抬手在脸上一抹,顿时,一副满是威严的容貌就出现了,接着一转身,明黄色的龙袍就披在了身上。

赫然是死去的‘一帝’。

只是站在那,就好似那气吞山河万里如虎,不怒自威。

“六扇门、大内、御林军何在?”

‘天妖’以‘一帝’的声音大声喝道。

声音如雷,滚滚在北都的天空上回荡着。

仅仅是片刻后,数道人影出现在‘天妖’面前,径直单膝跪地。

“叩见陛下。”

几人朗声说着。

“海外大胆敌寇入侵我海域,欺我子民,实乃罪该万死,今寡人要御驾亲征。

六扇门、大内、御林军全部开拔,前往津港,随寡人杀敌。”

‘天妖’一字一句说道。

面前几人面色震动,随后,就是一脸狂热。

建功立业!

有什么是比军功更好的?

自然是在皇帝面前立下的军功。

“臣,遵旨。”

几人一同叩首,然后,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们迫不及待的去准备了。

而且,是争相恐后。

至于其他?

这些人根本不会多想。

毕竟,在他们心中,‘一帝’就是无敌的,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一帝’死了?

还被人冒充?

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目送这些人消失,‘天妖’冲素娘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她和眼前的女子没有什么瓜葛。

可和凤飞羽,她有一点瓜葛。

不由自主的,‘天妖’想到了自己那个徒弟。

名为徒弟,实际却是女儿。

要去看看吗?

‘天妖’想着,随即摇了摇头。

看了又能怎么样?

那不过是那混蛋的女儿罢了。

‘恐怕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我生下的是女儿,而不是儿子,至于所谓的‘儿子’……也是我种种不甘心的布局罢了。’

‘为了让你相信是凤家那小子,我留下了不少破绽,让你确认凤飞羽就是你儿子,甚至,不惜改变了所谓的年纪。’

‘当时的我,对你一点胜算都没有,只想在败亡的时候,说出来,让你感到惊讶罢了。’

‘只是没想到,你为了那一步,连父子之情都不顾了……’

‘真是死得好。’

想到这,‘天妖’迈开脚步选择了离开。

只是不由自主的,她去了济世堂。

没有露面。

只是站在屋顶上,看着还在酣睡的小赵。

“小赵!起来吃饭了!有好吃的肉包子!”

崔龙女端着一笼屉肉包子,大声的喊着。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小米粥和萝卜、白菜做的小菜,还有一碟子茶叶蛋。

酣睡的小赵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姐姐、姐姐。”

带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小赵就这么坐到了桌边,抬手就要去拿包子,但是却被崔龙女打了一下手掌。

啪!

脆响中,小赵立刻眼泪婆娑的看着崔龙女。

崔龙女拿起一旁的热毛巾,先给小赵擦了擦脸,然后,擦了擦手,这才继续说道:“吃吧。”

小赵欢呼一声,马上吃了起来。

崔龙女也没有闲的,转过身,开始帮小赵梳理头发。

唉。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还没有结婚,就成妈妈了?

崔龙女一脸不解。

不过,手上却没有停。

‘天妖’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最后,笑了笑。

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

津港,海外。

到港出港的货船忙成一片。

远处,还有成片的渔船正在穿梭不停。

每个人都忙碌着。

但,脸上却有着笑容。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靠着津港这座天然的水陆码头,哪怕是如今北地闹着灾害,但是这里依旧是能够吃饱的。

只要吃饱了。

那就有盼头。

对普通人是这样,对青木岛的人也是这样。

由于设卡收费。

船只多了,收入自然多了。

收入一多,日子自然是好过了。

“多谢好汉爷护送。”

一艘来自‘香城’的货船上,掌柜的冲着两艘快船上的黑衣劲装汉子拱手道。

“祝掌柜的一路发财!”

快船上,领头的那位劲装汉子笑着说道。

“承您吉言了!”

这位掌柜的笑着点了点头,货船继续航行,准备进入津港。

虽然花了一些银两,但是有着青木岛的护送,这趟货才能安全的入了津港。

不然海上多如牛毛的海盗,他可不敢来。

所以,尽管花了一些银两,但这位掌柜的依旧是笑着。

因为,依旧有的赚。

而且,还不少。

“有了这笔钱,老大老二学武的钱就凑齐了。”

掌柜的一想到自家的两个儿子,脸上忍不住的就露出了笑容。

不由的催促伙计开始整点货物,准备卸货。

看着远去的货船,青木岛的头领,直接摊开钱袋子,先拿出了一半,再拿出一成,剩余的四成则是推给了自己的手下们。

“一半给岛主,我留一成,你们分四成。”

青木岛的头领说道。

“多谢队率!”

青木岛的喽啰们大笑着。

青木岛的规矩,大船百块大洋,中船五十块大洋,小船十块大洋。

渔船不收。

津港商行减半。

收上来的一半上缴,一半平分。

胆敢有违规矩的,三刀六洞。

当然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一半平分,就在‘活’的范畴中。

一般领队的头领拿两成,过分点的拿三成,像这种那一成的,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的。

很自然的,也会受到喽啰们的爱戴。

“头儿,一会儿回岛上,我请你吃酒。”

分了钱的一个喽啰说道。

剩余的喽啰们马上出言符合。

“对、对!”

“头儿,我们请你吃酒。”

听到这样的话,领头的青木岛头领马上笑骂道。

“我缺你们的三瓜两枣吗?

都省着点,攒点钱,将来娶上一房婆姨,给自己留个后,不比啥强?

想要吃酒?

我请你们。

不过,得等到忙活完,快点,别偷懒。”

这位头领一边说着一边踢了一脚摇船的喽啰。

被踢了的喽啰一点儿都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摇着船。

剩余的喽啰们也是一样。

站在船头的头领看着喽啰们笑嘻嘻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嘴角上翘。

他本来出身富贵人家。

可惜贪官当道。

那贪官看上了他家的百亩良田,强买不成后,就巧立名目,让他家破人亡,老父亲都被逼死了,一怒之下,他就杀了那混蛋,直接出海上了青木岛。

一开始是自暴自弃的。

可是后来他发现,青木岛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无恶不作。

虽然设卡收费,但也是盗亦有道。

附近海面上的海盗,青木岛定期清理。

尤其是遇到那种杀人劫货的,更是下令追杀。

远比想象中好的境遇,让他安心待在了青木岛,依靠着早年学武留下的底子,也成了一百零八头领之一,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开心。

希望一直这么下去。

这位头领想道。

然后,自我嘲笑的一摇头。

有岛主在,一切当然会这么下去。

“头领!头领!你看那是什么?”

一声惊呼,打断了这位头领的思绪。

他抬头看去,悚然一惊。

远处的海面上,一条黑线漫延在海平面上。

黑线狭长,几乎覆盖住了视野中的海平面。

头领看着那里,眨了眨眼,又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然后,倒吸了口凉气。

船!

那条黑线是由上千只船组成的!

而且,还是战船!

他已经看清楚船上有火炮了!

“放信号!”

这位头领高声喊道。

嗖!

砰!

快船上,一声炮响。

海面的天空上,显眼的‘青’字显现。

与此同时——

砰砰砰砰!

远处而来的上千只战船开炮了。

百磅重炮的炮弹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青木岛的巡逻船,还未远去的货船,周围的渔船,乃至是津港港口大半都被炮火淹没了。

上一刻,祥和忙碌的港口。

在这一刻,彻底的变为了人间炼狱。

残肢断臂间,血流成河。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敌袭!”

港口内,钟声不断。

一道狼烟冲天而起。

仅剩余的十几门火炮,径直瞄准了突如其来的敌人。

砰砰砰!

火光闪烁。

但是,炮弹根本打不中这些敌船,飞行了一半,就落入海中。

接着,就是敌人覆盖式的打击。

砰砰砰!

轰轰轰!

地动山摇间,仅剩余的十几门火炮就全部的完蛋了。

然后,是第三轮火炮袭击就到了。

津港的人们,抬起头绝望的看着这一幕。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海面上,抬手一推。

顿时,十几米高的巨浪翻天而起,拦下了一部分炮弹。

可那人也跌入了海面。

下一刻,那人冒头,看着燃起了火焰的津港,忍不住的大骂出声。

“乃刀货,老子日你们祖宗!”

大骂着,这人就冲向了上千艘战舰。

就算是对方来者不善,且人数众多。

但是,他也必须要去。

他设卡收费,自然要保一方平安,现在津港被炸了,他不把这些船都凿沉了,还有什么脸面见津港的老少爷们,他还怎么让青木岛上立足。

上千艘战船的最中央,最大的一艘战船上,瞭望手观察着战况。

“陆地上的炮台已经全部摧毁了!

前行!前行!”

瞭望手汇报着情况。

站在甲板上的一群大人物顿时面带微笑。

他们等待这个日子,等待的太久了。

平日里只能是抓心挠肝。

这一次,东方帝国起了内乱,实在是太好了。

这正是他们所期盼的。

只是略微商讨。

以圣山为主,联合了百国之力,直接出征东方。

“主啊,您的光辉,即将洒向东方。”

做为领头者之一的圣山红衣大主教高声朗诵着。

周围的大公、侯爵、伯爵们装模作样的跟着朗诵。

但在这些人的眼中,没有一丁点儿虔诚。

有着的只是灼热的贪婪。

东方!

遍地都是黄金的地方!

传闻有有数不清的财富!

各种珍宝,可以如山一般堆积!

太好了!

实在是太好了!

都是他们的了!

不过,还是有一点阻碍的。

十几位大公扭头看向了海平面,其中一位拔剑斩击。

一道剑气当即冲出。

哗!

海水飞溅,人影一跃而起。

“直娘贼,狗日的蛮夷!”

青木岛岛主看清楚了船上的人,当看到那有别于自己的容貌后,这位岛主越发的愤怒了。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传闻中的海盗联盟。

但没想到是一群蛮夷。

前者有冲突,但那还是自己人。

而后者?

就是外来人!

彻头彻尾的外来人!

杀!

杀心顿起的青木岛主,转身潜回了海中,他不在纠结自己的身份,更不会和十几个与自己差不多的高手放手一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给这支船队造成伤害,让这支船队不能靠岸。

想到这,青木岛主,一头撞在了旁边的大船上。

砰!

大船晃悠,船底裂开了大洞,海水蜂拥而入。

“哼,卑劣的异教徒,没有一丁点儿骑士精神,只会欺负弱小和偷袭!”

大船上的贵族们大声咒骂。

不过,随着十几艘船都出现了摇晃后,这些贵族待不住了。

数位大公径直跳入了水中。

“抓活的!我要用这个异教徒的血,来赞美我主的光辉!”

那位红衣大主教说道。

海水翻滚,汹涌澎湃。

片刻后,数位大公返回了甲板。

其中两位脸色发白。

显然受了内伤。

但与青木岛主相比较,却不算什么。

这位重塑‘骨髓’的大高手,这个时候少了一臂不说,全身更是有多处骨折。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依旧梗着脖颈,大声怒骂。

“直娘贼,老子日你先人!”

这样的叫骂,虽然言语不通。

但是,意境却会传达。

在场的贵族们一个个怒目而视。

那位红衣大主教却是掏出了一柄黄金匕首,走向了青木岛主。

“挖心,还是摘肝?

来,爷爷在这。

喊一声,是你孙子。”

青木岛主毫无惧色。

那位红衣大主教一皱眉,不过,不是因为青木岛主,而是因为津港。

在那里,有三道可怕的气息出现了。

……

津港外,杰森全力奔跑。

一旁的豆包坐在一只木马上,速度比之杰森丝毫不差。

‘刀君’则是化作一道刀芒。

‘剑仙’踩着一只木剑,贴地飞行。

凤飞羽却是身如轻风,一吹百米。

转瞬,五人就到达了津港。

入眼,满目疮痍,哀鸿遍野。

有父亲抱着孩子尸体痛哭流涕的。

有孩子抓着父母尸体不知所措的。

更多的是,完全找不到尸体,低声抽泣的。

‘刀君’‘剑仙’和凤飞羽勃然大怒。

“好、好、好!”

一连三声好,‘刀君’的刀出鞘。

‘剑仙’则是冷着脸,拔出了剑。

凤飞羽深呼吸着,道道气流在掌边回荡。

唯有杰森面色平静。

可是豆包看着杰森,却是一脸担忧。

和杰森所处时间最长的豆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家馆主这个时候的愤怒。

前所未有的愤怒。

当眼前一幕幕印入眼帘的时候,杰森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家乡’的一些事。

眼前的一幕和那些事……很像。

像到了极致。

让他一直平静的内心,变得有了波澜。

即使知道眼前不是。

即使知道家乡是历史。

可,不是,就当做不是吗?

可,历史,就当做不存在吗?

不能。

不能忘。

不敢忘。

呼!

杰森深深吸了口气。

“三位,眼前的事,能够交给我吗?”

杰森看向了‘刀君’‘剑仙’和凤飞羽。

三人一愣。

但随即点头。

“好。”

杰森一抱拳,示意豆包留在原地不动后,就一步一步穿过炮火轰炸的津港,向着码头走去。

一秒!

十秒!

三十秒!

蓄力完成时,杰森站在了残垣断壁的码头上。

下一刻,一声龙吟——

昂!

风云骤变。

天地色变。

一道庞大的身影占据整个天空,俯瞰大海敌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