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九十三章刀剑笑

惨呼声连绵不绝,夹杂着阵阵咒骂声——

“双绝!”

“剑仙!”

“还有你这个坑我的臭和尚!”

被搅碎的血色雾气在夜空下翻滚,再次聚合,但是却没有停留一颗,而是向着远方飞去。

不过,才飞出不到百米。

一道刀光从天而降。

血雾又一次的被斩裂。

齐齐的被一分为二。

一道人影从空中跌落,但是还没有落地就又一次的变为了血雾,并且,以更快的速度向着远处飞去。

“刀君!”

血雾中,吼声更加凄惨了一分。

不过,速度也更快了。

‘刀君’抬头看去,最终,摇了摇头。

速度太快了。

追不上。

如果说天下九大高手中谁最让人防不胜防,自然是非‘天妖’莫属。

但其中最难缠的却是‘血魔’。

一身‘血影魔功’诡异莫测,完全的另辟蹊径,不需要练筋骨,只要壮大气血,而且,传闻中‘血影魔功’没有上限。

只要身体能够容纳气血,那就能够一直变强。

但那是完整的‘血影魔功’,在上上代‘血魔’祸乱江湖,被天下武者群起攻之后,就遗失了。

上代‘血魔’,也就是这一代‘血魔’的老师想要补全‘血影魔功’,但也是功亏一篑,被刚刚出江湖的‘一帝’打死在了无名山峰上。

而那座无名山峰,也被江湖人称之为帝踏蜂。

可以说上一代‘血魔’完全成全了‘一帝’的威名。

至于这一代‘血魔’?

也曾找‘一帝’报仇。

不过,传闻中,只是对视了一眼,转身就跑。

天下九大高手中除去‘一帝’之外,几乎是没有高下之分的。

但隐隐的,‘血魔’‘天妖’垫底。

至于两者谁更弱?

那就要两者打一场才知道。

但以‘血影魔功’和‘千面千人不死游仙经’的特性,想要两人死战,那真的是太难了。

就算是‘刀君’,也是拼尽全力才把‘天妖’暂时困住。

想要杀了对方?

很难。

不重重布置的话,根本办不到。

而现在?

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机会。

‘天妖’是这样。

‘血魔’也是一样。

迅速做出了判断的‘刀君’看向了‘欢喜佛’。

‘欢喜佛’也看到了‘刀君’。

面露欣喜,双手合十。

“‘刀君’别来无恙?”

那模样似乎是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朋友,脸上也是久别重逢的欣喜,只是漆黑的双眼,让你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别扭、难受。

甚至,还带着一丝丝颤栗。

‘刀君’冷哼了一声。

锋锐的气息一下子前斩。

无形无影亦无音。

年轻的和尚向旁边迈出一步。

坚硬的碎石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细细的斩击。

看着脚边的斩击,年轻的和尚摇了摇头。

“‘刀君’你这是何必呢?

我好声问候,难道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一斩吗?”

年轻的和尚似乎很不悦。

“大林寺好好的‘狮子吼’让你改成了这种鬼气森森的东西,创造出这门秘术的高僧恐怕死也不安心,还有……你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真是恶心。”

‘刀君’握紧刀柄,准备再次攻击。

道不同不相为谋。

如果说天下九大高手中,他最讨厌谁,眼前的‘欢喜佛’绝对是第一的。

要不是这些年他一直隐藏自己,他早就找到对方和对方做过一场了。

“‘大林寺’?

‘大林寺’早就没有了。

全寺上下一千六百口人,都被我杀了!

舍利塔我也全都推倒了,整个寺庙更是被我一把火烧成了白地。

它,被我除名了。”

年轻的和尚用一种近乎是欢呼的口吻说着。

什么?

‘刀君’一愣。

‘大林寺’可不是什么小帮小派的,传承千年不说,还出过几位真正意义上的‘罗汉’,这样传承悠久底蕴惊人的门派竟然被灭了?

而且,他怎么不知道?

甚至,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听到?

‘刀君’心底惊讶,年轻的和尚却是不会放过机会。

抬手就是一掌。

一半菩萨一半恶魔的虚影径直一掌拍下。

轰!

巨大的响声中,掌风呼啸,刀气肆意。

年轻和尚的脸上又一次浮现了惊喜。

“‘刀君’你受伤了?真是太好了!

看来‘逍遥王’虽然陨落,但也不是白死的!

你这条命,小僧就收下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年轻和尚的双手连连拍打,巨大虚影一侧的恶魔虚影的手掌,一掌跟着一掌,打得空气连连爆响,震得地面颤抖不止。

‘刀君’勉力应对,却是逐渐落入下风。

但是‘刀君’却没有一丁点儿心急。

相反的,长刀在手的‘刀君’以夜战八方藏刀式将自己全身都防御其中后,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欢喜佛’。

眼前的局面早已超出了他的掌控。

不单单是敌人一个接一个。

现在出现的,可能是全部。

但更可能的是,最大的敌人还隐藏在幕后。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想到这,‘刀君’的目光看向了凤飞羽。

在那里,凤飞羽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玄之又玄、险之又险的状态。

‘穴窍’充满。

自然是要‘武道通神’。

但‘武道通神’也是有着一些关隘的,与自身习练的功法、秘术相关。

而突破关隘时,有一些是相同的。

例如:不能随意动弹。

最好是盘膝而坐。

凤飞羽也不例外。

凤飞羽擅长的是劈空掌力。

这是凤家家传武学,有着一整套传承。

其中,就有着‘观想图’。

而凤家的‘劈空掌’观想图,凤飞羽早就记在了心中,这个时候依法施为,在‘穴窍’被注满的前提下,只要一时三刻就能够完成。

可这一时三刻太久了!

平日里的一时三刻也就一顿饭的功夫。

而现在的一时三刻?

真的是要命的。

看着向自己靠近的十道满是杀意的人影,凤飞羽不由暗自咬牙。

他准备放弃这次机会了。

‘武道通神’虽然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但是站在这里不动任人宰割可不是他想要的。

即使这次中断之后,这一生都有可能再也无法踏入‘武道通神’的境界,也总比站在这等死的强。

凤飞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

想到就做。

但就在这个时候——

“咳、咳。”

两声咳嗽在耳边响起。

一直蜷缩在墙角的疯老头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然后,挡在他的面前。

凤飞羽大急。

这十个人是‘欢喜佛’特意安排的。

最弱的一个都是重塑‘骨髓’的大高手。

一个疯老头怎么能够抵挡。

刚刚沉浸在自己半真实半虚幻世界中的凤飞羽,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两道光芒。

他只知道,疯老头挡在自己身前的话,真的会死。

可是这个时候,他根本无法开口。

只能是干瞪眼。

然后,就准备加快速度终止自己的突破,恢复行动力。

“别乱动。”

突然疯老头开口了。

扭过身,正面看着凤飞羽,十分正色的说道:“老头子我在你家这里吃吃喝喝数天,虽然你们心底巴不得老头子赶紧离开,但是老头子却又不得不留在这的理由。尽管是老头子我自己的事儿,但也算是承了你们的情,所以,这才老头子帮你一帮。”

老者面容虽然脏兮兮的,但是那双眼睛却无比的透亮、清明,哪里还有一点儿疯癫模样。

更让凤飞羽惊讶的是,老者站在原地未动,就这么看着他,然后,抬手向后一挥。

嗖嗖嗖!

无形剑气犹如秋风吹过,十道堪称大高手的身影,就好似漫天落叶被卷起。

接着,不知所踪。

或者说……

被切割成沫。

猩红的秋雨突然落下,为这街道巷子凭空添了一分萧瑟、落寞。

凤飞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位曾经的紫衣总捕头眼中浮现着不可置信。

既是对眼前一幕的不可置信。

但更多的是对眼前老者身份的不可置信。

当看到那夹杂着秋意的剑气时,凤飞羽第一时间确定了老者的身份,北都李家的当家人‘剑仙’李游之。

对方自创的‘枯荷剑法’太好认了。

可正因为认出来了,凤飞羽才越发的不敢相信了。

因为,他在之前才见过‘剑仙’李游之,长剑在手,一派大宗师气度。

根本不是这脏兮兮的模样。

而且,对方应该在‘剑庐’隐居才对。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还有刚刚出现的‘欢喜佛’。

这个用刀的高手肯定是‘刀君’了。

再加上‘逍遥王’和……

那位!

天下九大高手竟然有一半多出现在了北都?

一向自认为聪明的凤飞羽这个时候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但更让凤飞羽奇怪的是眼前三位天下九大高手的态度——

“‘剑仙’别来无恙?见到‘剑仙’,我真的是喜出望外。”

几乎是与‘刀君’见面的翻版。

年轻的和尚一边攻击着‘刀君’,一边向‘剑仙’打着招呼。

而‘剑仙’则是默然不语。

不是默认。

而是警惕。

警惕?

难道周围还有什么?

凤飞羽下意识地看向了四周。

“剑人,你怎么样?

不会被打傻了吧?

之前就看见你疯疯癫癫的。”

‘刀君’抽刀防身后,开口问道。

同为天下九大高手,如果说谁和‘刀君’最亲近的话,‘剑仙’是当仁不让的。

二十年前,两人甚至同游北地,刀剑双绝。

只不过,等到那对‘夫妻’名声显现后,刀剑双绝才被‘双绝’所替代。

“你才被打傻了,你个XXX二把刀!”

‘剑仙’出口成章。

这个时候的‘剑仙’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绝顶高手、大宗师气度,就好像是街上随处可见的街溜子一样,但是,却透露出一种真实。

“你不该来的。”

突然,‘剑仙’开口道。

“我也不想来的。”

‘刀君’叹了口气。

“可你还是来了。”

‘剑仙’也跟着叹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以为只是一次尽在掌握的局面,但是谁知道最终演变成了命悬一线,生死之战。”

‘刀君’满是无奈。

“我以前和你一样天真,所以,我成了这副模样。”

‘剑仙’眼中浮现着悲呛。

“李家完蛋了?”

‘刀君’面色一怔。

“嗯,都死绝了。”

‘剑仙’点了点头。

‘刀君’沉默了。

足足过了数秒钟后,这位‘刀君’挥出一道十米长的刀芒,逼退了‘欢喜佛’的罗刹虚影后,径直抽身退到了‘剑仙’身旁。

“抱歉,我来晚了。”

‘刀君’说着嘴角开始溢血了。

显然刚刚一刀,让‘刀君’的伤势加重了。

原本他不需要这样做的。

但是,‘刀君’认为他必须要这样做。

他必须要马上来到自己好友面前说声对不起才行。

不然心底不顺。

所以,他做了。

哪怕此刻让他伤上加伤。

“又不是你的错,不用道歉,而且……

你现在来了。

也不晚!”

‘剑仙’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后,面容变得严肃,他看向了‘欢喜佛’,眼中的光芒更是在这一刻变得锋锐无匹。

‘刀君’感受到了好友的想法,当即持刀站在好友身旁。

“哈哈哈!

‘剑仙’、‘刀君’齐至。

实在是让人欣喜、开心。”

年轻的和尚放声大笑,这个时候的和尚没有了之前的出尘与不凡,有着的只是一种欣喜到极致的癫狂,他哈哈哈大笑。

笑得前仰后合。

笑得捂着肚子。

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似乎就要笑疯了一般。

可那笑声,却突然戛然而止了。

年轻的和尚再次站起来。

他看着‘刀君’‘剑仙’,用一种极为冷酷的语气,道:“果然,就如同那位预料的一样,你们一定会死在一起的。

小僧打赌输了。

第一次小僧打赌输了,为他卖命二十年。

这一次小僧打赌输了,又得为他卖命二十年。

你们说可笑不可笑?”

质问声中。

菩萨、罗刹的身影再次增高。

从五米多,一直增加到了十米,这才缓缓停下。

而且,一半菩萨一半罗刹的虚影竟然变得宛如实质。

不再是虚影。

而是活生生的。

同时,捏指低眉的菩萨也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刀君’‘剑仙’,那本该慈悲的眼眸中,浮现着的是浓浓的怒火。

更不用说另外一半的罗刹了。

“杀!”

不同的声音从这道巨大声音中传出。

两双巨大的手掌直直拍下。

‘刀君’‘剑仙’大笑一声。

接着,刀剑齐出。

刀光剑影间,刀剑合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

顿时!

巨大的身影被齐齐割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