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七十四章 试剑天下是不可能的,吃吃喝喝才是正事

试剑天下?!

挑战‘剑仙’?!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坐在马车中的杰森就是一愣。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要‘试剑天下’,还要挑战‘剑仙’?

同时,也理解了刚刚‘青木岛’、‘卧虎寨’的反应。

试剑天下!

怎么试剑天下?

不就是打嘛。

而还有什么是比‘绿林好汉’更好的目标?

既能够打,而且还能够抄家,最后还能落一个好名声,简直是一举三得。

“难怪他们会这么客气的送礼,这是买命钱啊。”

杰森默默想道。

在‘不夜城’,猎人和猎物的角色从来不是恒定的。

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也是如此。

任何时候,角色都会互换。

一伙绿林强人,自然是让周围人闻之色变的。

可是碰到更强的?

也是乖乖的,伏低做小。

强者,永远拥有着‘特权’。

天下事,就是这样。

就如同此刻——

凤飞羽在说完后,就淡淡地看着李二狗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

后者保持着镇定,但是心底却是一阵翻江倒海。

‘试剑天下’这样的事情,他可以肯定绝对是没有的,一定是有人造谣。

但是,眼下却有人信了。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是很多。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的身份,一个比一个难缠。

‘青木岛’、‘卧虎寨’这样的绿林势力也就罢了。

六扇门也参与进来了。

这就麻烦了!

还是大麻烦!

想到这的李二狗,再次抱拳。

“凤捕头稍等,我去通报沐大爷。”

很自觉的,李二狗还是遵从着周围人对杰森的称呼了。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知道,任何的异样,都会让眼前的六扇门紫衣捕头发现不对劲,哪怕他们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为了掌握话语的主动权,他必须要这么做。

因为,一旦让对方掌握了主动,以六扇门的行事风格,一定会从他们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如果可以的话,就算是吃干抹净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在走到杰森乘坐的马车面前时,这位‘四海帮’大高手,先是躬身说道:“沐大爷,‘六扇门’紫衣捕头凤飞羽求见。”

声音不高不低,亦如往常。

除去称呼有所变化,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而且,这样的改变,也只是自己人才能够发现。

外人?

根本不可能知道。

而当杰森撩起帘子,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时候,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更是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沐大爷,小心点,‘六扇门’恐怕来者不善。”

声音虽然极低,但是却瞒不过紫衣捕头凤飞羽的耳朵。

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知道。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在‘六扇门’的紫衣捕头跟前,玩小花招?

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提醒。

杰森微微点头后,就向着车队前走去。

凤飞羽看着走来的杰森,目光中多出了一份审视。

锐利且突然。

如果是常人,被这样的目光盯上,还没有开口说话,心底就得一哆嗦。

要是犯了事的人,被这样的目光一扫,就得胆颤心惊。

杰森则是淡然。

在李二狗多次提到‘六扇门’的时候,杰森就已经有了防备。

之前在‘四海帮’的藏书楼中,杰森翻阅过的不单单是那些武技传承,还有一些江湖杂书之类的——后者并不多,但是每一本对想要了解这个江湖的人来说,都算得上是精品,是值得一读的。

其中就提过‘六扇门’。

‘六扇门’招人,不光要身家清白,而且还需要天赋过人。

普通的灰衣、灰黑两个等级的捕快会修炼一些大众武技或者干脆就是家传武技。

到了蓝衣捕头,则会开始修炼‘六扇门’特有的几种武技。

其中有一种就是‘震人心魄’的武技。

书里没有提名字。

有可能是避讳,也有可能是写书的人都不知道。

但是,杰森记住了。

“这就是那门传承武技吗?”

杰森感受着凤飞羽如有实质般的目光,感受着耳边若有若无的惊堂木拍击声,在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衙门大堂,三班衙役分立两边,手中的水火棍连连敲打着地面,发出‘笃笃笃’的闷响,大堂之上,一个高大身影背对着自己,当他继续迈步向前时。

‘威武’!

三班衙役齐齐大喝。

高大身影也随之转身。

正是凤飞羽。

不过不是紫衣捕头,而是换了一身官服。

威严更盛。

目光如电。

喝声如雷。

“堂下何人!”

雷鸣般地喝声在大堂内回荡着,与此同时,三班衙役齐齐地看向了杰森,手中的水火棍再次连连敲击地面,嘴中威武之声不断。

杰森没有说话,就是站在大堂中间看着大堂之上的凤飞羽。

很不错的武技传承。

宛如真的一般。

但也就是宛如。

况且,就算是真的,杰森都不会畏惧。

更何况眼前这个假的。

‘不夜城’的一年时光早已经把杰森从里到外磨砺了个遍,他早就不是在‘家乡’时的那个好吃懒做、还爱耍小聪明的年轻人了。

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他学会了取舍。

也学会了搏命。

更学会了小心。

而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对方是什么人?

不重要。

敢要他的命,他就敢要对方的命。

对方有什么势力?

不重要。

死都要死了,哪还管得了其他。

至于事后?

那就事后在谈。

眼前的事情先决了再说。

有着这样的明悟,杰森眼前宛如真实的幻境,就随之一变。

满是煞气的三班衙役变得飘忽,手中的水火棍更是犹如透明,充斥着威严肃穆的大堂则是摇摇欲坠,大堂之上的凤飞羽的威武之气更是不复存在。

“堂下何人?还不速速招来!”

又是一声惊堂木,凤飞羽一声大喝。

之前宛如惊雷。

此刻则是风吹萧瑟,声音虽呼啸,却听不清楚。

再加上那飘忽的身影,堪比野外幽魂。

杰森摇了摇头,准备转身离去。

他只是好奇对方的武技,现在见到了,满足了好奇心,且也摸清楚了路数,自然不需要再‘留’下。

“这门武技针对的是人的‘精神’和‘意志’,面对精神萎靡、意志消沉的人,将会有奇效,反之,则是作用不大。”

杰森猜测道。

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刚刚自己胆怯了,凤飞羽和周围的三班衙役会不会出现另外的变化?

例如:威势更盛,宛如神魔?

或者干脆就是民心似铁,官法如炉?

直接就被炼化了?

带着这样的猜测,杰森转过了身。

“大胆!”

大堂之上的凤飞羽再次发出了大喝。

此刻,凤飞羽的身躯越发的透明了,面容神情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呆板,周围的三班衙役更是犹如木偶般,随着凤飞羽这样的一声大喝,纷纷冲向了杰森。

但是,还没有靠近杰森,就被死死地压制在了原地。

一头漆黑的怪兽从杰森身上冒了出来。

遮天蔽日的身躯,笼罩着整个大堂。

漆黑之兽俯下身,好似日月般的猩红双眼盯着大堂上的凤飞羽、三班衙役。

沉重的呼吸声,犹如是北风的呼啸。

呜!

一声过后,衙门大堂塌了。

凤飞羽虚幻的身影和一众飘忽的三班衙役更是直接化为了齑粉,飘散无踪。

只剩下了那漆黑的怪兽发出一声不屑的呜咽声。

接着,又缩回了杰森的身躯。

咕!

杰森的胃发出了一声饥饿地吼叫。

不同于以往的本能。

这一次是杰森主动的。

他没有做什么,就是将自己的饥饿展示了一下。

运用了一些‘气势’方面的技巧。

也是来自‘四海帮’的‘藏书楼’。

效果自然是不错的。

可就是有点饿。

杰森的眼前早已恢复了正常,对面还是紫衣捕头凤飞羽一行七人。

此刻,紫衣捕头凤飞羽脸色一白,连连后退了三步。

六位蓝衣捕头想要搀扶,却是被凤飞羽摆手阻止。

这位紫衣捕头再次站稳,抬头向着杰森看去。

这一次目光中还是审视。

但不再是‘六扇门’的‘炼心之瞳’。

只是单纯的审视。

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杰森般。

虽然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们真的是第一次相见,但是有关‘天剑’沐白的传闻,他可是听了好几天了。

什么试剑天下!

什么挑战‘剑仙’!

在凤飞羽掌握的信息看来,就是造势罢了。

真正的意图?

他无法揣测,但一定是居心不轨。

所以,他来了。

他来到了这位‘天剑’沐白的面前,他要亲自查明,对方想要干什么。

只是……

似乎推测有误。

凤飞羽一皱眉。

种种信息告知他,不可能推测有误的,一定是有人造谣生事。

但是,眼前‘天剑’沐白的实力却比他想象中强大太多了。

能够挨过他的‘炼心之瞳’的人不多。

能够无视他的‘炼心之瞳’的人更少。

而能够让用‘炼心之瞳’的他遭遇反噬?

除去江湖上的九大高手外,凤飞羽想不到其他人。

也就是说,眼前的‘天剑’沐白确实是有着挑战‘剑仙’的资格。

但那些展现的线索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人坑害我?

不可能的!

这些消息都是层层递进的,不可能被一人掌控!

所以,是巧合吗?

凤飞羽心底满是不解,但看着站在面前的杰森,却是一躬到底。

杰森的实力,值得他这么做。

至于六扇门出身的自傲?

如果他真这么看重,就不会成为紫衣总捕了。

“见过‘天剑’沐白先生,真是见面更胜闻名!

刚才多有冒犯,我在前方路边已经备下了茶水,请沐白先生移步,让在下以茶代酒向沐白先生请罪。”

说完,凤飞羽再次一拱手,神情中带着真诚与恳切。

杰森略微思考后,径直一点头。

他现在还有很多事不明白,需要从对方口中打探。

“请。”

凤飞羽侧身一引。

六个蓝衣捕头并没有跟上,而是退到了一侧和‘四海帮’一行,双方的气氛也不再是之前的剑拔弩张,相互之间拱手示意后,就静静注视着凤飞羽和杰森两人的背影走到了前方的茶棚内。

茶棚是临时搭建的。

茶棚内放着一张四方方桌,桌上则是有着一套茶具和一炉火。

茶具是白瓷,一壶两杯。

炉火是铁炉,火焰旺盛。

水壶内的泉水咕嘟咕嘟作响。

一竹碟上盛放着些许茶叶。

竹碟发黄,茶叶翠绿,两者相得益彰。

两个马扎就放在方桌左右两边。

“沐白先生请坐。”

凤飞羽抬手一请,在杰森坐下后,这位紫衣捕头才坐下。

“这是在下从‘雅心斋’购买的茶叶,当时买了二两,足足花费了我一个月的俸禄,实在是让人心疼,平日里也是舍不得喝,每天闻闻茶香就好,但奈何绿茶无法长存,也只能是挑个开心的日子,稍微喝一点,这是之前二两中的最后一点儿了,恰好碰到沐白先生,也算是这些茶叶尽了职责。”

凤飞羽这样说着,就把竹碟内的茶叶倒入了壶中。

茶叶进入滚水。

顿时,茶香四溢。

一种炒豆子味钻入了杰森的鼻中。

不是油腻的那种。

是带着清香的。

还溢人心扉。

“这是采摘自‘狮峰山’下的茶叶,讲究的是高泡,可惜设施简陋又准备仓促,无法将它的香味彻底激发出来。”

凤飞羽将茶倒入杯中。

先杰森,再自己。

随后放下茶壶,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杰森也是有样学样。

眼前茶汤清亮,入口甘香。

虽然对于茶叶不太擅长,但是杰森知道,这是好茶。

之后,凤飞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杰森饮茶。

直到茶汤无色时,这位紫衣捕头这才停下来。

“七日前,‘香城’内传来‘开膛手’沐白独战‘天妖’传人而胜,后又斩‘青山盗’、‘大悲山五怪’,自号‘天剑’,准备试剑天下,入北都挑战‘剑仙’。

江湖闻风而动。

诸多打探,证实‘青山盗’、‘大悲山五怪’已经授首。

‘天妖’行踪成迷,无法确认。”

这位紫衣捕头说着就看向了杰森。

他希望杰森说点什么。

哪怕是表情上浮现一丝端倪也好。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杰森毫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

无奈之下,这位紫衣捕头只能继续说道。

“经查,消息为有人特意散播。

且组织严密,人员庞大,几乎是在一日之间就传遍了大江南北。

‘四海帮’虽然势力庞大,但仅是在南方‘香城’一代,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理应是有人借机生事!”

这位紫衣捕头说着心底的疑惑。

似是自言自语,又似再疑问。

而这正是他见到杰森后就直接使用‘炼心之瞳’的缘故。

越是这种筹谋许久的复杂计划,就越是要用最简单的方式应对。

往往效果出奇的好。

这是凤飞羽的经验,但是这一次经验出了错。

因为,他碰到了杰森。

抬起头,这位紫衣总捕看向了坐在对面的杰森,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模样,看着对方淡然的眼神,凤飞羽很清楚,他想要从眼前这位‘天剑’的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恐怕要落空了。

对方不仅实力出乎预料的强大。

意志更是让人惊叹。

就连应付起他这种人来,也是游刃有余。

难不成‘试剑天下’是真的?

只是被人知道了,然后,借机生事?

就在凤飞羽思考的时候,一直沉默的杰森突然开开了,说出了一个让凤飞羽无比意外的名字——

“往生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