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六十章 杰森的等待与小赵的煎熬时光

馄饨?!

听到这个词后,在场的豆包、崔龙女和红袖姑娘的目光瞬间就锁定在了女刺客的身上。

天妖传人!

曾听豆包讲述过与天妖传人相遇事情的崔龙女、红袖姑娘瞬间知道了眼前女刺客的身份。

两人的目光中顿时多出了更多的警惕。

天妖传人,足以让任何人不容小觑。

但,豆包不同。

豆包看向女刺客的目光显得很柔和。

就如同一汪秋水般的柔和。

但是,被束缚在地的女刺客,却是汗毛直竖,她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危险,就像是每一次要死时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不!

还要强烈!

怎么回事?

怎么一个普通侍女,会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不对劲!

她?

还没有等女刺客有所反应,豆包已经微微后退一步,完全的站到了杰森的身后。

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女刺客诧异的看着豆包。

崔龙女、红袖姑娘则是盯着女刺客。

三人都没有发现,一只细小的虫豸从豆包的鞋底爬出,迅速的钻入到了女刺客的衣裳内。

杰森看到了。

但是,杰森没有吭气。

一个见过几面,说不上熟悉,且还意图不明的陌生人和自己的随身厨子哪个重要?

杰森用胃袋想想就明白了。

后者重要到无与伦比。

前者宛如鸿毛。

就如同是一颗粪坑里的石头和一碗红烧肉一样。

让你吃,你会选哪个?

杰森选红烧肉。

不是因为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只是因为他是个普通人,喜欢吃肉。

没有发现豆包的异常,女刺客的目光再次的落在了杰森的身上。

目光中带着委屈、不服气、难受。

馄饨!

又是馄饨!

我就不该去‘山城’,我就不该给你煮那碗馄饨!

女刺客心底的委屈,让她差点落泪。

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杰森就是在骗她的。

馄饨味怎么可能停留这么久?

更不用说,她还换了好几个身躯了。

怎么会再次留下。

眼前的沐白一定是有着她不知道的方式来确认是她。

但是她不会问。

问了,沐白也不会说。

“我叫小赵。”

女刺客突然开口介绍自己。

“沐白。”

杰森回了一句

“我知道。”

“我怕你混淆了。”

“我的记忆没有那么差。”

“但你的运气很差。”

“是啊,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袭击你的人,你看到了?”

“看到了,我也不会活着见到你了。”

“看来出手的人是个大高手。”

“不光是大高手,心思还十分缜密,且在‘香城’有着无数眼线。”

“你有怀疑的人?”

“有,但是他死了。”

“他之前也死过一次。”

“之前是假的,但这一次是真的,尸体是不会骗人的,他的气血、肌肉、骨骼,都在说明这是一个大高手,而除了他之外,在‘香城’没有其他人。”

“是吗?”

一问一答的对话,随着杰森的反问结束了。

崔龙女、红袖姑娘听着这样的一问一答,眉头紧紧皱起。

两人不是傻瓜,虽然这样的一问一答有点没头没尾,但是两人都听得出来,这个自称‘小赵’的女刺客认为是崔龙王打晕了她,再布局一切,可是崔龙王又死了,前后矛盾不已。

而沐白馆主则是认定了是崔龙王布局。

可又没有确切的证据。

饶是两人很聪慧,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满心疑惑。

“沐馆主?”

崔龙女轻声问道。

“等等看,就知道了。”

杰森说着就这么盘膝而坐。

“馆主,地上凉,我去给你那个蒲团。”

豆包说道。

“再给我带点吃的。”

杰森叮嘱着。

“我也要。”

崔龙女补充着。

原本父亲死了,崔龙女内心是悲伤不已的,但是这个时候,却发现事情不是那么回事,顿时,心思就活跃起来。

“我去帮忙吧。”

红袖姑娘起身和豆包一起向外。

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吹吹风,理清楚一下思绪。

红袖姑娘自认为是智机过人的,但是现在她彻底的迷糊了。

帮主已经死了一次。

怎么又死了。

之前是为了引出那些叛逆。

现在又是为了什么?

不可能是那些叛逆的余孽了,那些家伙只是癣疥之疾,根本不足为虑。

难道是……

猛地,红袖姑娘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单单是红袖姑娘想到了。

密室中的小赵、崔龙女也都想到了。

“他在避战,所以,死遁。”

小赵再次开口。

“父亲不是这样懦弱之辈,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

崔龙女一挑眉头,眼中带着不满。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他这么巧合的死在了与‘刀君’决战的前一天?你不要告诉我说,是‘刀君’恐惧与你父亲一战,然后派出了我这个杀手,杀了你父亲。”

小赵的眼中浮现着讥诮。

“那……我……”

崔龙女想要反驳,但是话语出口了,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刀君’会避战?

不可能的,从出道以来,只要是承诺的战斗,‘刀君’绝对不会逃避。

面对每一次的战斗,‘刀君’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

相反的,倒是自己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为了获得胜利不择手段,什么招数都用过,直到中年时,才逐渐有了一丝高手风范。

但与‘刀君’第一次战斗的失败,是否会让自己的父亲重新做出选择?

甚至,这在自己父亲看来,也是战斗方式的一种?

就如同之前第一次假死般。

用自己父亲的话语来说,那就是兵不厌诈。

崔龙女想着想着,面容上就多出了纠结。

“你也不相信你的父亲了。”

小赵又一次开口了。

“你!”

崔龙女气呼呼的站起来,抬手就向捅小赵一刀,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事实上,刀已经刺到了小赵的衣裳上,但是在最后一刻崔龙女停下了。

这位‘四海帮’的继承人眨了眨眼。

“你想要激怒我!”

崔龙女一字一句地说道。

小赵保持着沉默。

然后,这位‘四海帮’的继承人笑了。

“果然!”

“天妖的《游仙经》虽然神奇,但是也是有着限制的,至少在你死之前,你是无法脱离这具身躯的——如果我把你囚禁起来,关上一辈子,是不是就算破了《游仙经》呢?”

崔龙女笑着问道。

小赵依旧没有回答,甚至,还闭上了双眼。

虽然一字未说,但是对崔龙女来说却是够了。

她认为自己看破了小赵的心思。

这已经是胜了一局。

或许不是彻底的胜利,但是占据优势了,崔龙女就很开心。

“其实,你应该捅她一刀的。”

突然,杰森开口了。

“嗯?”

崔龙女一愣。

小赵的双眼也再次睁开。

“之前她假扮红袖,被我打死了,然后,换了现在的身躯又返回了‘香城’,却又恰好的落在了那位的手中——那位会不会针对《游仙经》做一些布置?”

杰森说道。

崔龙女立刻思索起来。

而在小赵却是笑出了声。

“当然做了布置!”

“现在就是杀死我的最好时机!”

“一旦错过了今天……”

“你们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小赵坦然承认。

可这样的坦然,却又让崔龙女犹豫了。

她原本都想要捅小赵一刀了。

而在这样的犹豫中,豆包、红袖姑娘回来了。

带着蒲团,带着零食。

重新做好,将零食分在个人手中后,崔龙女就将自己刚刚的犹豫告知了红袖姑娘和豆包。

“非必要时,不要随意折磨他人。”

红袖姑娘这样回答着。

虽然眼前的小赵曾经差点要了她的命,但是红袖姑娘依旧不会折磨对方,哪怕是敌对,但是痛痛快快的一刀了解对方就是了。

“馆主说的,必然有道理。”

豆包则是十分相信杰森。

然后,三个女人吃着零食,坐在蒲团上围绕着这个话题讨论起来。

小赵一抿嘴。

除去那一掌外,她到现在都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莫名的,她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她发誓,只要她脱困了,一定要让这三个女人好看。

可是想着想着,小赵口腔里的唾液开始加速分泌了。

她一返回‘香城’就被打晕了。

这两周来,几乎是水米未进。

哪怕她是几乎完成了重塑‘骨髓’的大高手,也有点受不了。

尤其是当麻辣鸭脖、烤猪蹄等食物出现在三个女人手中时,那味道刺激的她不停的吞咽口水。

麻为刀。

辣为剑。

咸香如战车。

不停的攻城掠地。

最终——

咕、咕。

小赵的胃袋发出了轰鸣。

立刻,吸引了崔龙女的注意。

“咦?你饿了啊?”

崔龙女笑眯眯的转过身,手里的半个烤猪蹄开始慢慢的向着小赵嘴边移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小赵的头颅就向着烤猪蹄这面靠拢过来。

可就在小赵的嘴即将碰到烤猪蹄的时候,崔龙女马上就把烤猪蹄收了回来,让小赵咬了个空。

“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混蛋啊!”

小赵开始咆哮着,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镇定自若。

崔龙女这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等你脱困了再说吧。”

“而现在?”

崔龙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麻辣鸭脖,开始向小赵那边移动。

明明知道吃不上,但是小赵还是不由自主的盯着麻辣鸭脖。

崔龙女笑得更得意了。

没有谁比她更明白小赵此刻的感受。

因为,她亲自体验过的。

她用身上多出的十斤脂肪发誓,那样的滋味,她永远不想要体会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

又一次咬肉失败的小赵彻底的气急败坏了。

崔龙女则是笑得更开心了。

红袖姑娘却是默不作声的拿起了一根鸭舌递给了崔龙女。

崔龙女继续着。

豆包冷眼旁观。

崔龙女、红袖姑娘没有任何危险,PASS。

至于这个小赵?

在‘山城’一出现就吸引了馆主的注意力,之后也三番四次的纠缠馆主,而且自身修炼的‘真功’十分特殊,是必须要注意的角色。

不过……

好像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只是《游仙经》有些难缠了。

我得找到其中的破绽,让她彻底的被埋了才是。

豆包可不相信《游仙经》真的是那种不死不灭的,她的妈妈说过——

‘世界上哪里会有完美无缺的事物,就像你的爸爸,虽然对妈妈很好,但是当初的时候,可是想要拿捏妈妈的。’

‘拿捏?’

‘对啊,当初和你妈妈还打赌,谁赢了谁就是一家之主。’

‘啊?那爸爸是输了啊。’

‘不,你爸爸赢了。’

十岁的豆包很不解的看着跪在搓衣板上给自己妈妈洗脚的爸爸。

‘因为在打这个赌的时候,爸爸就是输家了。’

‘爸爸是爱着妈妈的,是那种死心塌地的爱。’

‘所以在爸爸的眼中,你妈妈就是完美无缺的。’

在说出这种让豆包都感觉起鸡皮疙瘩的话语后,她爸爸就被妈妈轻轻踹了一脚,没有用力,接着,她爸爸娴熟的拿起了擦脚布开始给她妈妈擦脚。

然后,给了她三文钱,让她出门去镇子最东面买醋。

她爸爸妈妈告诉过她,那的醋正宗。

这些事,她记得很清楚。

更清楚的是,除了妈妈外,没有完美的。

所以,《游仙经》肯定有破绽。

没有?

那就是她暂时没有找到罢了。

豆包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小赵。

小赵汗毛一竖。

她总觉得这个沐白的侍女很危险。

不由自主的,小赵避开了豆包的目光,看向了杰森。

顿时,她后悔了。

因为,杰森盘膝坐在蒲团上,正在啃着羊排,撒着孜然、海椒面、芝麻的羊排,这个时候正对小赵,绽放着前所未有的香味。

又一次的吞咽了口水后,小赵再也忍不住了。

“你就要在这里吃吃喝喝吗?”

“崔龙王的死,你不管了?”

“后面的陷阱,你也不管了?”

“幕后黑手,你也不追查了?”

小赵咆哮着。

声音比之前更大了。

“管。”

“查。”

“只是时间还不到。”

杰森这样回答着。

“什么时间才能到?”

被馋得小赵,五官都要挤在一起了,她认为这是沐白说是等,其实就是为了故意折磨她。

杰森看都没看小赵一眼,淡淡的说道——

“黎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