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五十一章 夜话.下

“沐馆主,你知道这天下的九大高手吗?”

崔龙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是‘一帝双绝三仙四佛五魔六妖七王八君’吗?”

杰森回答着。

“对。”

崔龙女诧异的看了一眼杰森。

原本她以为,一个最远只到过‘山城’这样小地方的乡下馆主,是不可能知道真正意义上的江湖高手的,哪怕实力不错。

事实上,这和杰森表现出的实力并没有任何关系。

这只和眼界有关!

或者说,是环境。

‘沐白有其它的消息渠道?’

崔龙女下意识的想着。

然后,突然觉得合情合理。

她想到了徐大山对沐白的描述:这位沐馆主不仅有奇遇,还有势力,虽然势力不详,但是却应是以武者为主的精锐。

‘又是一个类似爹爹那样野心勃勃之辈吗?’

崔龙女想着,心底轻声叹息。

但也就是叹息,并没有多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每个人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由。

谁也无法干涉他人。

更何况,她连自己的父亲都劝说不了,更不用说是她和这位沐馆主的关系就是‘萍水相逢’。

交浅言深,会是什么后果。

崔龙女是很清楚的。

而且,她还‘有求于人’。

“沐馆主,既然知道这九位高手的话,那么听没听过‘天子龙拳’、‘变天击地大法’、‘枯荷剑法’?”

崔龙女继续问道。

“不曾。”

杰森如实的摇了摇头。

“‘天子龙拳’是帝国那位大帝的武技,一拳击出天地变色,龙影升腾,宛如末日。”

“‘变天击地大法’则是那两位双绝的绝技,两人联手改天换地,沧海桑田只是刹那。”

“‘枯荷剑法’则是‘剑仙’的绝学,一剑出犹如晚秋袭来,冬阴笼罩,天地昏暗。”

“这三种绝学都能够达到沐馆主所说的宛如黄昏末日的情形,甚至,后两者能够制造出宛如黄昏一样的景象。”

崔龙女说道。

“‘变天击地大法’和‘枯荷剑法’吗?”

杰森沉吟着。

按照崔龙女所说,这两门绝技,都能够达到类似‘黄昏’的效果。

算是符合他的要求。

但是,这样的绝技想要获得,难度恐怕不是一般的大。

只能够是徐徐图之。

思索片刻后,杰森默默的将这两门绝技记下,然后,他问道:“九大高手剩余几位的绝技是什么呢?”

“四佛是指那位‘欢喜佛’,修得是奇功‘欢喜禅’。”

“五魔是‘血魔’,功法来自哪里不知道,但自称为‘血海魔功’。”

“六妖自号‘天妖’,最为奇异的是,其功法被称之为‘游仙经’。”

“七王‘逍遥王’的武学与一帝一脉相承,也是‘天子龙拳’,但威力远远逊色于自己的兄长。”

“八君是‘刀君’,自创刀法‘霸刀’,一刀之下常人尸骨无存,甚是可怕。”

崔龙女一一说着,每说一人脸上都浮现着佩服、恐惧等等情绪。

杰森在心中将这几位高手的绝技默诵了一遍后,这才继续问道。

“他们之间有仇怨吗?”

“当然有!”

“江湖本就是一个仇怨聚集之地,九大高手之间更是将其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帝’虽然现在高高在上不理俗事,潜心修炼,但是在当年,可是击杀了‘欢喜佛’的老师,而‘血魔’、‘天妖’本身就争斗不休,‘刀君’则是与‘逍遥王’有着每隔三年就比斗一场的约定,‘剑仙’看似逍遥,但是出身‘北都李家’的对方,自然是难以独善其身,‘北都李家’有事无法处理时,这位‘剑仙’就会出面。”

“至于‘双绝’?”

“行事喜怒无常,做任何事情都是全凭自己的喜好,传闻两人是夫妻,早年间横行江湖,肆无忌惮,后来莫名隐匿了十六年,据传是‘一帝’出手,让两人身负重伤,不得不养伤十六载,最近却又开始在江湖上活跃起来,显然是准备伺机报复。”

崔龙女不愧为‘大龙头’崔龙王的女儿,对于江湖上的一些隐秘之事,知道的一清二楚。

杰森听得凝神思索。

豆包更是听得津津有味。

看着杰森思索暂时没有开口的打算,豆包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九大高手是谁定下的?”

“是,天下人!”

“没有人排名,更没有人能够定义,这九位高手使用一次一次的战斗,让自己被公认为九大高手。”

“没有百晓生?”

“怎么可能会有?!”

“武者一怒,血溅五步,任何一个武者都不会让其他人来给自己定排名,除非那位强过他,而在帝国,能够有资格做百晓生的,只有那位‘一帝’!”

“至于其他人?”

“敢这么做,就是找死。”

“可‘一帝’早已不问世事,又怎么可能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是这样啊。”

豆包明显有点失望。

她之前在客栈、酒楼听到说书人嘴里老是说‘百晓生’、‘百晓生’的。

她以为真正的江湖上,也会有‘百晓生’。

哪知道根本没有。

看着豆包失望的表情,崔龙女不由眨了眨眼。

崔龙女有点无法想象,豆包这样一个满身毒物的老江湖,怎么会这么的天真。

‘难道是伪装?’

崔龙女心底想着。

嘴上却是不停。

“江湖,哪有那么好闯?”

“哪一个成名高手的脚下,不是累累骸骨。”

“就说我的爹爹……他闯出了‘大龙头’的名号,但这个名号的背后至少是成千上万人死亡的结果。”

崔龙女下意识的举例子,但是话出口,她发现有些不对劲。

不过,最终还是说下去了。

说一半留一半,会被寄刀片的。

崔龙女对此可是知道的,她原先所在城市酒楼里的某个胖且贪嘴的说书先生,就是说一半留一半,然后被周围的客人寄天天刀片,足足攒了一车后,靠卖刀片发家致富,买房子买地娶妻生子的。

想想还是有点羡慕的。

但崔龙女可不想被冠上‘无耻’、‘短小’的名号。

前者她知道很不好。

后者……

emmm,她和红袖姐姐也知道。

那个更不好。

“‘大龙头’难道就没有想过挑战这九大高手?”

豆包突然想到了话本中的经典情节‘挑战’,当即就向崔龙女问道。

“怎么可能会没有?”

“我爹爹在十年前就挑战过‘刀君’,然后,一败涂地,身受重伤留下了一命——也正因为这一次挑战,我爹爹才获得了‘大龙头’的名号。”

“毕竟,能够在‘刀君’刀下活命,那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崔龙女说着,语气中就带着一丝骄傲。

但很快的,又黯然的摇了摇头。

她的爹爹在挑战‘刀君’前,还会定时来看她的,每一次都会带一些她喜欢的物件,还会给她讲一些帮中的、江湖上的趣事。

可是在挑战‘刀君’失败后,她的爹爹就变了。

不仅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而且终日不是闭关,就是催促她炼药。

想到这,崔龙女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黯然了。

“‘大龙头’的实力达到了哪一步?”

“凝聚‘气血’,还是洗炼‘脏腑’了?”

豆包的问话,将思考中的杰森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

对于杰森来说,虽然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对战过不少次。

但是对于自身在眼前副本世界的定位还是感到模糊不清。

“爹爹早已经在十年前就完成了比洗炼‘脏腑’,更高的重塑‘骨髓’,开启了人体内的大宝藏,进入到了‘穴窍’的阶段,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有信心去挑战‘刀君’了。”

“人体大宝藏?‘穴窍’?”

豆包突然眉头一蹙。

她貌似听过类似的名词。

好像是有一次她爸爸提过。

只是,她记不清楚了。

因为当时她爸爸正在给她妈妈洗脚,说了一声你脚上的‘穴窍’都凝练完了,洗起来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更光滑、更柔软了,不愧是我老婆之类巴拉巴拉的话语。

她听着就觉得胃里有点不适。

之后的话语,就没听了。

不过,她爸爸懂得‘穴窍’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豆包摇了摇头。

洗脚,做药浴,给人做个木工活,做做饭之类的,她信她爸爸是个中好手。

可是练武‘穴窍’?

不可能的。

一定是她听错了,她爸爸应该是给她妈妈做脚底按摩之类的。

豆包想什么,崔龙女不知道。

只是以为豆包单纯的不解,马上就解释道。

“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大宝藏,但是因为后天种种,这个宝藏被懵逼了,只有完成了凝聚‘气血’,洗炼‘脏腑’,重塑‘骨髓’,才能够开启。”

“而‘穴窍’则是开启的钥匙。”

“传闻中每个穴窍都是不可思议的存在,需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够找到,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崔龙女说着眼中浮现了一抹向往。

并不是什么野心。

就是单纯对未知的向往。

豆包则是将目光看向了杰森。

她不是想问杰森‘穴窍’的事情,而是用一种十分有信心的目光再给杰森加油、鼓劲。

她认为自家馆主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

虽然现在不是,但是以后一定是。

至于担心杰森灰心,害怕险阻?

那都是不存在的。

她认识的馆主,可不会被困难吓倒。

只会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着目标前进。

“‘穴窍’吗?”

杰森念叨着这个名词。

这是他来到这个副本世界后,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名词。

在那些‘传承之物’中,在苟胜兄那里,都没有见过、听过。

‘果然,来找崔龙女打听是正确的选择。’

想到这,杰森冲着崔龙女一拱手。

“多谢,崔姑娘。”

“客气了,沐馆主。”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房去休息了。”

崔龙女是一个相当有眼色的存在,并没有留在这里看着杰森和豆包,而是起身回房了。

对此,豆包满意极了。

“崔姐姐早点休息,我们明早还要出发。”

目的地是香城,虽然同属‘边州’,但是从州府到香城,走陆路可还是需要至少一周的时间,这还是快马加鞭的前提下,如果稍微磨蹭一下,那时间只会更久。

对于‘奔丧’,继承‘四海帮’的崔龙女来说,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而且,时间越久,破绽就越大。

哪怕徐大山已经尽可能的精心设计了。

崔龙女躺在床上,想着这些事,久久不能入眠。

而这个时候,院中还时不时的想起杰森、豆包谈话的声音。

“馆主,今晚的月色好美啊。”

“嗯。”

“夜风也很温柔。”

“嗯。”

“馆主,你想不想再吃点夜宵?”

“想!”

“我悄悄炖了猪蹄的,就几个,只够咱俩吃,有崔姐姐在,不够分的。”

听到这,崔龙女一脸委屈。

她是贪图那几个猪蹄的人?

而且,就算她在,会分给她?

之前的老参母鸡汤就没她的份儿。

不一会儿,猪蹄的香味就这么的飘了进来,崔龙女突然感觉饿了。

她吞了吞口水,越发的睡不着了。

但是,让她出去要个猪蹄?

崔龙女又不敢。

可饿着又睡不着。

一时间,崔龙女就陷入到了类似无间地狱般的折磨中。

特别是耳边不停的传来杰森、豆包两人啃食猪蹄的咀嚼声,令崔龙女忍不住的用被子盖住了头。

然后,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启程时,被豆包叫醒。

“崔姐姐,赶紧起来洗漱,咱们要上路了。”

“对了,我刚刚看你睡得很香,就没有叫你起来吃早饭。”

崔龙女:……

她有把握,豆包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明明长得这么可爱,但是行事却总是折磨人。

而且,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对方了。

哀叹着自己的不幸,崔龙女洗漱完,在离城时,买了几个烧饼上路了。

之后的几天,崔龙女养成了提前准备食物的好习惯。

烧饼、包子、酱肉、卤味等等。

只要能找到,她总会装满自己的包袱。

夜深人静的饥饿,体会一次就够了。

马车轮轱辘轱辘的向前。

一路平安无事的三人来到了香城外十里亭处。

在那里,早有人等待着。

是,徐大山。

看着靠近的马车,看着坐在马车上的杰森、豆包,徐大山面容上忍不住的浮现了笑意,只是等到看到马车上走下来的崔龙女时,这位老东家就不由一愣。

“大小姐,您是不是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