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四十六章 杰森:我心怀感激!

看着走出十里亭,径直迎上来的崔龙女,杰森向前走去。

杰森没有真正意义上见过崔龙女,只是听过崔龙女的声音。

此刻——

“沐馆主,感谢您能前来。”

“崔龙女没齿难忘。”

崔龙女用杰森记忆中的声音说着,语气诚恳,还带着一份豪爽,如同男子一般抱拳行礼。

但,杰森的双眼却眯了起来。

没有味道!

没有了那沾染了无数‘秘药’后的味道。

有着的只是些许的触碰。

什么样的前提下,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眼前的女人接触过崔龙女。

然后……

伪装成了崔龙女的模样。

得出这个答案的杰森,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拳打出。

砰!

眼前的崔龙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拳打在了胸口,闷响中,胸膛炸裂,血液四溅,这个崔龙女就这么倒飞回了凉亭中,重重的撞在了粗大的立柱上,接着,缓缓下滑。

这个崔龙女瞪大了双眼看着杰森。

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怎么发现的?”

她声音颤颤巍巍的问道。

她自认为自己的伪装、易容堪称一绝,而且,她也细致的观察了崔龙女的外貌、身形、声音、语气、神态,即使是崔龙女站到她面前,也就和照镜子一般。

哪怕是唬骗那位‘大龙头’崔龙王,她都有信心。

可眼前的杰森怎么发现的?

一个乡下武馆的馆主怎么可能发现?

不解,疑惑,充斥在脑海,令这个伪装者的双眼瞪得更大了。

杰森不会回答。

他没有任何义务替敌人解惑。

杰森大踏步的上前,准备彻底的了解对方。

这位伪装者也察觉到了杰森的想法,但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因为,受了这样的伤,她本身就死定了。

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无非就是‘练皮’大成,开始凝聚‘气血’,让她的生命力旺盛,一时之间死不了罢了。

可也就是一时之间死不了。

终究还是要死的。

既然死亡已成定局,伪装者所幸就放开了。

当然了,不是放下了对生死的执念。

而是……

愤恨!

“你虽然发现了我的伪装,但是你能够找到崔龙女吗?”

“我把她藏到了一个隐匿的地方,等你找到她的时候,她早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满是怨毒的话语中,伪装者脸上浮现了得意。

是啊!

我要死了!

但是,你也不要好过!

你要护送崔龙女前往‘香城’,那我就让你连人都找不到!

恶意!

最为原始的恶意从这位伪装者身上散发着。

她死死地盯着杰森。

她要看到杰森脸上的惊慌失措,她要看到杰森脸上的后悔,后悔这么快下杀手。

可惜的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杰森脸上一片平静、淡然。

这位伪装者一怔。

随后,就冷笑出声。

“什么一诺千金‘开膛手’!”

“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护送崔龙女去‘香城’吧?你也只不过是被逼不得已才应承下来的吧?恰好,我的出现,让你有了更多的选择!”

这位伪装者嘲讽的看着杰森。

然后,她就看到杰森深深吸了口气。

“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伪装者又一次的冷笑着。

然后,她就看到杰森举起了手。

“来吧!”

伪装者保持着冷笑。

但是,下一刻,她就看到杰森抬起的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距离这里大概三百米,崔龙女就在那吧。”

杰森淡淡的说道。

伪装者愣住了。

她强忍着才没有问出,你怎么知道的话语。

但是,心底却是百转千回。

眼前这个乡下武馆的馆主是怎么知道的?

是因为我刚刚说了尸骨无存,所以,推理出了崔龙女就在山野中,然后,又因为我开口时,无意中看向了那里,所以,确定了大致范围。

但是,具体到三百米这个范畴,难道是……

“是我小看了你,一个区区乡下武馆的馆主竟然还能够懂得‘寻音定位’的秘术!”

“不过,就算你懂得这样的秘术又怎么样?”

“你最后一定会死!”

“还是死得无比凄惨,不单单是你,你身边的人,每一个都会如此。”

说到这,这位伪装者狂笑起来。

鲜血不可抑制的从她的嘴里喷出。

而她却依旧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们的人,会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你!”

“不论是在你吃饭、睡觉,还是在和你的小情人说话、缠绵时,他们都有可能出现,然后,夺取你的性命,而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讠……”

“‘往生教’嘛。”

杰森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你怎么知道?!”

伪装者惊呼道。

不同于刚刚还能强忍着装作镇定,这一次,她真的是被吓到了。

为了以防万一,在行动前,她就把自己和‘往生教’有关的一切都暂时隐藏起来了,担心的就是被这个接二连三发现教内暗子的乡下馆主察觉出端倪。

之前,在教内,已经有人提出了这个乡下馆主是不是掌握了什么隐秘的辨别他们的手段。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准确的找到他们的人。

对此,一开始她是嗤之以鼻的。

因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隐藏这些相关线索,也不过是她的小心谨慎罢了。

心底还是不屑一顾的。

但是,现在,她却有点相信了。

眼前的,这个乡下武馆的馆主真的掌握了类似的秘术。

不过,这也就是让这位伪装者吃惊罢了。

紧接着,对方就再次不屑的说道。

“你的这门秘术应该是和‘寻音定位’一起的传承吧?甚至,就连你的武艺也一样!”

“如果放在平时,你说不定能够成为名满江湖的大人物,可惜,你惹到了我们。”

“我们对你的追杀,一定会不死不休的!”

“而且,不再会是像我这样的伪装,他们会全副武装的来!”

“他们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了你!”

这位伪装者恶毒的说着。

她全身的血这个时候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哪怕是触及到凝聚‘气血’的武者,此刻也变得神智恍惚。

因此,她看到了杰森的笑容。

是的,笑容。

一种满是欣喜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个笑容,心底就开始发寒。

有人期待被追杀吗?

不会的。

没有一个人会。

除非这个人是疯子。

可眼前的人是疯子吗?

也不是。

哪怕她嘴中不断鄙夷对方,但是对方表现出的一切,绝对不是什么疯子。

不是疯子却干着疯子的事情。

答案无非两种。

一种是胸有成竹。

一种是看似冷静,实则疯狂不已。

而不论哪一种,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这个时候,这位伪装者有点后悔了,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件事中,她本身来只是为了调查鬼勾和迁具的失踪罢了,她更后悔的是为什么还要在刚刚将有关崔龙女的事情告知总坛。

她已经完全能够想象总坛的人会怎么做了。

源源不断的派出人手,劫持崔龙女。

她的死?

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类似崔龙女这样的炼丹师,真的是不可多得。

会对整个‘往生教’都有天大的帮助。

总坛的人是不会放弃的。

他们会直面眼前的……怪物!

嘶!

生死交叉间,这位伪装者瞬时倒吸了口凉气,她那双眼睛盯着杰森,或者准确的说是杰森的身后,那是一个巨大的漆黑的影子,正在张开血盆大口,仿佛是要吞噬万物般。

一种食物链上位者的压迫感,瞬间摧毁了伪装者最后的神智壁垒。

她惊恐的喊道——

“不!”

声音戛然而止。

伪装者死了。

在重伤之下,被吓死的。

杰森扫了一眼尸体,就向着崔龙女所在的位置走去。

豆包则是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拔开瓶塞,轻轻的倒了一点药粉在尸体上。

嗤、嗤嗤!

顿时,响声连成了一片。

片刻后,这具尸体就只剩下了一滩黄水。

豆包小心翼翼的将这摊黄水收集后,放在了后面马车能够被太阳晒到的位置。

化尸粉难得。

最难得的就是材料。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这被化后的尸体黄水来之不易。

很难有这种时间让人一点一点收集的。

尤其是被化的尸体还是武者。

等到豆包一切做完了,杰森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回来。

女子的长相与之前自称崔龙女的‘往生教’教徒一模一样,都是无比娇俏,哪怕没有了红衣的衬托,一身黑衣也是别有风味。

即使这身黑衣并不合身也是一样。

‘‘往生教’的教徒穿着的是崔龙女的衣服。’

豆包下意识的想道。

但是却没有多想。

至于自家馆主见到崔龙女时是什么情形?

豆包更是没有理会。

她相信自家馆主的为人。

就如同刚刚自家馆主出手时,她就默默的守在一旁一样。

“这位就是豆包姑娘吗?”

“万分感谢,你和沐馆主前来。”

“本就是欠了两位一份天大的恩情,这一次又欠了一次救命之恩,真的是恩同再造。”

“放心吧,只要到了香城,两位的恩情,我崔龙女一定会报答。”

看到豆包后,崔龙女再次感谢。

同时,心中的戒备也放松了一丝。

因为,按照徐大山所说,沐白和豆包一起行动的。

刚刚,虽然沐白将她救了,但崔龙女依旧不敢确定,眼前的沐白就是真正的沐白。

哪怕是沐白长得和徐大山给她的画像一样。

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易容出现。

直到豆包出现为止,崔龙女才放下了心。

因为,江湖中易容的好手不少,但是能够将两个易容到惟妙惟肖的人聚集在一起,且还是无意中巧合,聚集到一起的,崔龙女相信没有人能够做到。

“嗯。”

豆包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杰森。

“出发吧。”

杰森这样说道。

他自然发现尸体没了,空气里还有一些异味。

但是,没有多问。

尸体自然是豆包处理了。

他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至于处理尸体的方法?

杰森没有理会。

三人登上了前面的马车,依旧是豆包驾车,杰森坐在一旁,崔龙女则是靠在车厢内。

感受着车子的颠簸,崔龙女的心又放下了一分。

然后,没有等杰森、豆包询问,就主动讲述着自己的遭遇。

“我按照徐大叔所说,在‘红香坊’的密室里等了三天,昨天晚上才出来,然后,就赶在城门关闭前,离开了‘山城’在十里亭附近等待着。”

“一开始都是无事,与预计中的没有什么差别。”

“担心怕被人发现,我没有敢点火,就在之前的山坳里撒了一些药粉,静静等待天明。”

“然后,就在黎明前一刻,我突然被打晕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束缚了手脚,嘴里塞了破布。”

一想到刚刚的经历,崔龙女真的是心有余悸。

她布置的药粉,可不单单是能够驱逐蛇虫的,人碰到也是一样。

只要吸入一口,不用一刻钟就得昏迷。

可是袭击她的人,却好似没事人一样。

而且,按照救了她的沐馆主描述,对方应该是观察了她良久,才能够易容到那种程度。

可这么长时间,她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要知道,她本身就是炼丹师,父亲更是‘大龙头’崔龙王,家中传承的武技‘四海龙王诀’更是称得上奇功绝技,从小耳渲目染下,哪怕她不太喜欢练武,依旧是‘锻骨’大成,在这样的前提下,她却被人不声不响的打晕了,这让崔龙女心中充斥着对前路的担忧。

毕竟,他们才刚刚起程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之后呢?

还会遇到什么?

崔龙女想着,忍不住的声音就是一顿。

“崔姐姐,没事的。”

“有馆主在,我们肯定能够安全到达‘香城’的。”

豆包听到了崔龙女的异样,马上出声安慰。

在逃荒的时候,很多人明明能够到达下一个歇息点,但就是因为心里承受不住了,在半路倒下了。

豆包可不希望崔龙女出现这样的事情。

因为,这是她家馆主的承诺。

“谢谢。”

崔龙女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豆包很善良,还有……长得很好看。

不自觉的,崔龙女就想到了她的那位红袖姐姐。

略微比较后,她就发现,还是豆包好看。

可还没有等她再多想什么,就听见前方传来了一声大喝——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