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四十二章 生变!

香味!

不浓郁,只是淡淡的。

但是!

足够多!

‘培元丹’‘虎血壮元散’‘玉清散’‘参蟾丸’‘小造化丹’等等,杰森熟悉的味道,还有诸多杰森不熟悉的味道在红香坊内弥漫着。

如烟如雾。

站在阴影中的杰森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好香啊!’

在心中,杰森赞叹着。

然后,看向红香坊的目光浮现了一些猜测。

红香坊之前绝对没有这么多的香味。

而现在有了,自然是因为那位‘大龙头’崔龙王的女儿崔龙女的缘故。

再加上这种弥漫开来的感觉,并不是所谓‘秘药’本身的味道,而是一种长时间的沾染感,就好似是腌入味了一般。

炼丹师!

杰森瞬间双眼一亮。

经过一段时间后,杰森对方眼前的副本世界有了相当的了解。

如果说武者难得的话,那么炼丹师就更难得了。

武者需要天赋,需要金钱。

炼丹师也一样。

而且,需要的金钱远远超出武者。

武者在常人看来就是钟鼎之家了,但是用武者的目光去看炼丹师,却感觉自己像个贫民。

因为,每一个炼丹师都是需要长时间的磨练才能够获得成功的。

就拿最基础的‘培元丹’来说。

一个炼丹师想要熟练掌握,至少需要练习百次,百次之后也不过是熟悉了,并不是每一次炼丹都能够成功。

所以,每一个炼丹师的身后,要不是大家族,要不就是大势力。

‘那位‘大龙头’真的是好运气,也真的是好大的手笔。’

杰森赞叹着。

拥有炼丹天赋足以让人惊讶了,但真正让人惊讶的是还肯为此出力,而且还是在没有发达前。

‘大龙头’崔龙王一开始创立‘四海帮’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是遇到了诸多的波折,甚至,在最初的时候,说是小打小闹都勉强,还没有他的沐式武馆场面大。

但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了炼丹师,足以看得出对方的深谋远虑和坚韧。

‘四海帮’之后的发展,抛开‘大龙头’崔龙王自己的努力外,崔龙女的‘秘药’也是功不可没。

‘难怪红香坊会成为‘四海帮’的钱袋子。’

‘也难怪‘四海帮’这几年的发展这么快。’

对于‘秘药’的价格,杰森早已心知肚明,一个稳定产出‘秘药’的红香坊能够产生多大的利润,只要略微计算,就能够得出。

有人、有钱,还有武力。

完全称得上一句:站着,把钱挣了。

只是……

一想到崔龙王的死,杰森就皱起了眉头。

在之前,杰森就怀疑崔龙王的死有猫腻。

现在?

已经可以肯定了。

崔龙王是被暗杀的。

至于谁下的手?

暂时还不清楚。

杰森也没有去多想,他就是一个保镖的,只要把崔龙女送到香城就好,那里会有人接应,之后的事,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了。

当然了,如果这位崔龙女还不错的话,他也不介意和对方合作。

毕竟,杰森从不嫌弃食物多。

所以,这个时候,杰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崔龙女的房间外。

房间内,徐大山正在和崔龙女交谈着——

“大小姐,沐馆主答应了护送您前往香城。”

徐大山说着之前发生在武馆内的事情。

“明知道危险,还愿意帮忙,这位沐馆主称得上是一诺千金了,其他人……”

一个温和的女声说着叹息了一声。

“这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像沐馆主这样的武者,并不多见。”

徐大山也跟着叹息了一声。

接着,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继续说道:“大小姐,我先去准备了,一会儿船只就要离开码头。”

“你去吧,我和红袖说会话。”

那温和的女声说道。

“好的,大小姐。”

徐大山退出了房间,快步向外走去。

自始至终,这位老东家都没有发现站在阴影中的杰森,即使双方距离不过三四米的样子。

晚上,崔龙女的侍女红袖会伪装成崔龙女的模样,引开一部分人的注意力,这件事杰森听徐大山说过。

眼前看来,应该是真的,徐大山没有说谎。

确认了这件事后,杰森就准备离开了。

但突然的,杰森停下了脚步。

他略大诧异的看向了崔龙女的房间。

在崔龙女的房间中,又多出了一份香味。

依旧是那种沾染了诸多‘秘药’的香味。

而且,比崔龙女身上的味道,还要香。

之前应该是躲藏在密室中,他没有闻到,现在对方一出现,杰森马上发现了这股味道。

‘竟然是两个炼丹师?!’

杰森眼中带着惊讶。

一个炼丹师的出现,就是幸运的了。

两个炼丹师同时出现在某个势力中,这可不单单是幸运了,而是运气逆天了。

尤其两个炼丹师还习有所成。

而就在杰森想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间中传来阵阵哭泣的声音。

“红袖姐姐,我们要不跑吧?”

“爹爹已经死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那温和的声音中充斥着鼻音。

“没用的。”

“老爷死了,没有了老爷的庇护,我们是逃不了,即使是逃出了‘山城’,也会被抓回去,那个时候我们只会更惨。”

“所以,我们只能搏一把,搏你能够到达香城,搏那些接应的人是真心的,搏‘四海帮’内的人承认‘龙头棍’。”

一抹略显无奈的声音传入杰森的耳中。

很明显,这位崔龙女的侍女红袖远比崔龙女看得清楚。

“可这……”

崔龙女的声音中带着迟疑。

“我们到了现在没有退路了。”

红袖的声音变得坚定起来,然后,突然又多出一股柔情的感觉,她轻声说道:“妹妹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哪怕面对最糟糕的结果,也要活着。”

“活着才有一切。”

“而你是炼丹师,你有价值。”

“就算那些家伙也不会忽视你这份价值。”

“所以,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要选择和他们合作,为他们炼丹。”

红袖说着一顿。

那种一种声音在喉咙里梗住的停顿。

“我知道的姐姐。”

崔龙女的声音中带着哭腔,然后,就是衣衫环佩叮当的响声。

‘应该是两个女孩相互拥抱,做着最后的告别吗?’

杰森这样想道。

他完全可以想象崔龙女、红袖两人失去了崔龙王的庇护后,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局面。

说是群狼环伺都不为过。

而且,这一别,恐怕就是永别。

红袖没有提自己炼丹师的身份,显然是做了某些准备。

独一份儿的崔龙女会更有价值。

多出一个炼丹师,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

猜测出红袖想要干什么的杰森打算离开了。

这是两个女孩最后的相聚时光。

他这样一个外人在,不合适。

哪怕两人不知道也是一样。

杰森缓缓向着红香坊外走去,可身后房间传来的话语声,却让他脚步一顿——

“我恨,不是男儿身。”

“红袖姐姐,你比任何男儿都好。”

“妹妹。”

“姐姐。”

饱含深情的话语中,杰森眉头一挑。

然后,离去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花开的挺突然的。

好家伙,真的是好家伙。

完全一脸懵逼的杰森返回了自己武馆的房间,并没有进入房间,而是坐在了房间的屋顶上,他双手交叉,手肘顶在膝盖上,手背支撑着下巴,目光看向了安静的‘山城’。

夜风吹过,杰森的衣襟微微作响。

远处偶尔会有狗吠,但很快的就停息下来。

只剩下了更夫巡夜时敲起的梆子。

由于体质、精神的远超常人,杰森的睡眠变得相当少,甚至可以连续十几天不睡觉。

所以,他习惯了找个安静的地方思考。

既思考眼前的计划,也思考着有关‘不夜城’内的一切。

耳边时不时传来豆包鼓弄东西的声响。

豆包每晚都是这样。

不到深夜,是不会休息的。

而对于豆包鼓弄的那些东西,杰森知道一个大概。

但却没有深究。

豆包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他会听着。

不想说?

他也不会勉强。

秘密嘛。

每个人都有。

与其探寻别人的秘密,还不如想想明天早上吃什么的好。

而就在杰森思考的时候,远处的码头突然亮起了一片火把,杰森所在的高度,恰好能够看到这一片亮光,而以杰森的目力,甚至能够看到一队人马中的徐大山。

‘出发了吗?’

杰森想道,目光不由自主的锁定了码头那里。

没有什么意外,随着一个身着斗篷的女子登上了船后,二十多个带着武器的汉子也跟了上去,接着就是水手们开始搬运物资等等。

大约十几分钟后,船开了。

徐大山没有上船,而是望着大船离开。

接着,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向着城门而去。

一辆马车不知道何时停在了那里。

“大小姐,请一路小心。”

出了城门,徐大山低声说道。

“知道了,徐香主。”

“之后的事情,靠你了。”

温和的声音传来。

“明白。”

徐大山回答着。

相较于码头那里的兴师动众,这里只有一辆马车和四匹快马,每一匹马儿身上都坐着一个身躯强壮,眼冒精光的汉子。

很显然,每一个都是完成了‘筋肉’的武者。

尤其是赶车的那个中年人,气息更是强盛,至少是‘锻骨’水准。

“诸位拜托了。”

徐大山向着五人一拱手。

五名完全由‘大龙头’崔龙王培养出的死士冷冷的一点头,接着,随着那位车夫一挥鞭子,这一队人马也随之出发了。

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徐大山站在原地,直到看不到了,这才转身。

‘希望一切都顺利。’

徐大山这样想着。

两支佯装的人马出发了,真正的大小姐已经躲进了密室,那里有着足够的食物和水,而且那间密室除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

现在就等三天后了。

三天,那些人估计会安耐不住对两支队伍出手。

但不要紧。

就算发现了猫腻,他也不怕。

因为,他就是那个保险。

他会让整个计划变得完整。

变得完美。

所以,他巴不得出事。

只有出事了,他的计划才能够展开,才能够化被动为主动。

当然了,如果可以,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但事情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些家伙竟然这么快就确定了大小姐来了‘山城’。

这是在半个时辰前,他去码头安排的时候,确认的消息。

唉!

坐在马车中,徐大山的身躯随着车子的摇晃而摇晃,心底叹息了一声后,就开始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应该差不多了吧?’

徐大山心中暗道。

然后,下一刻——

呼!

火!

夜色中一抹火光出现,风一吹,这火光越发的明亮了。

火苗蹭蹭的向上蹿起。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走水了!”

“红香坊走水了!”

武馆街上的街坊四邻大声嚷嚷着,而给徐大山赶车的伙计,更是瞪大了双眼,冲着身后的车厢焦急的喊道:“东家!东家!不好了!铺子着火了!”

“啊?!”

徐大山一脸惊讶的撩开了帘子,看着夜色中燃烧的红香坊。

“快点!快点回去!”

“救火!救火!”

徐大山大声的喊道。

“好的,东家,您坐稳了。”

那伙计说完,就一抖缰绳。

立刻,马车开始加速了。

不过,等到徐大山返回到红香坊的时候,还是晚了。

红香坊完全被烈焰吞噬。

武馆街的街坊四邻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把红香坊的墙壁推到,让火焰向内烧,同时众人七手八脚的挖出了一条土沟,阻碍着火焰的前进。

这一切都是在迅哥儿的指挥下完成的。

“大家小心一点。”

“尽量不要靠近。”

迅哥儿指挥着众人。

然后,就准备向徐大山抱歉。

不是他不想救火,实在是火势太大了。

这个时候,有人去救火的话,那就是再去送死。

只是一扭头,迅哥儿就找不到徐大山了。

“徐老先生刚刚看了一眼,就向着沐式武馆去了。”

有人告知着迅哥儿。

沐式武馆?

迅哥儿一愣,他不是第一次听说沐式武馆了,最近一个月沐式武馆的大名真的是如雷贯耳了。

他也有些好奇的。

不过,不是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他需要救火。

而就在迅哥儿指挥救火的时候,两道隐匿在墙角的黑影,就这么的向着沐式武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