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二十三章 豆包父母的疼爱!

谁敢反对?

看着地上张家、李家家主的尸体,‘山城’剩余四家大户冷汗直冒。

李德尚疯了!

四人同时想道。

不疯了的话,怎么敢直接动手?

从来上任的主事官和当地的富豪乡绅都是斗而不破的。

现在?

已经不是破不破的问题了。

而是,把棋盘都掀了。

怎么办?

四人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你一眼,最终,齐齐站起。

“我等赞成李大人的提议。”

四人几乎是齐声说道。

先答应!

之后再说!

一旦离开了衙门……就让这个混蛋好看!

四人心底几乎是怒吼着。

他们已经做好了,只要离开了衙门,那就召集人马,动用关系,将李德尚的‘暴政’公之于众,然后,一起上书州府。

到时候……哼!

只是,令四人没有想到的是,李德尚听到四人的回答后,微微颔首。

“来,签字画押。”

李德尚一招手,门外的老家仆就端着木盘走了进来。

上面是刚刚写好的文书,笔墨未干。

一式两份。

一份是关于秘药补偿沐白的。

一份是张家伙同李家、陈家勾结‘往生教’妄图造反的。

狠!

太狠了!

四家大户看着第二份文书,心底倒吸了口凉气,李德尚不仅杀了人,还要让两人遗臭万年。

四人已经能够想到,一旦他们签字画押,帮着李德尚把这件案子坐实了,会发生什么。

‘山城’绝对不可能再有张家、李家的容身之所。

这两家绝对会成为过街老鼠。

但是,他们敢不签吗?

不签的话,连着来都走不了。

四人保持着沉默,开始签字画押。

“大人,我们能离开了吗?”

四人问道。

“当然。”

李德尚看了看签字画押的文书,这样回答着。

四人拱手,然后,快步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安排了人的贾有才回来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四个面色阴沉的家主,眉头一皱。

虽然只是混混出身,而且大部分的时候贪生怕死。

但是,贾有才不是傻瓜。

他总觉得李德尚这么让四人走了不合适。

起码应该关押了。

等到一切落实了再说。

‘大人疏忽了?’

‘不应该啊。’

贾有才纳闷的看着李德尚。

虽然有时候自己这位大人有点犯傻,但是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机智的一匹。

难道是因为接二连三的事情,失误了?

想到这,贾有才忍不住了。

要知道,从一开始他就是靠着李德尚成为捕头的,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如果李德尚倒霉了,他也得跟着倒霉,他还得为老娘养老送终。

他可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

没错!

就是英年早逝!

张家、李家的家主死在了衙门里,这就是不死不休的事情了。

贾有才完全想得到之后会是什么局面。

“大人?”

贾有才低声询问。

李德尚则是笑着,冲贾有才摆了摆手。

接着,这位‘山城’的主事官之一突然露出了一个在贾有才看来十分奇怪的表情。

那是一种夹杂着恐惧,却又莫名痛快的表情。

就好像是小时候家里大人不让,就钻在被子里,拿着手电筒,偷偷的感觉。

然后——

李德尚拿起了手上的火枪,对着自己的大腿,扣动了扳机。

砰!

火光间,李德尚的大腿立刻血肉模糊。

“大人?!”

贾有才惊呼道。

才走出大厅的四位家主也愕然回头。

李德尚本就苍白的脸,越发的苍白了,脑门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溢出。

“别管我!”

“快抓住刺客!”

说着,李德尚抬手一指站在大厅门口的四位家主。

顿时,贾有才愣住了。

那四位家主也愣住了。

大厅内只剩下了李德尚因为疼痛而不同发出的喘息声。

足足一秒钟后,贾有才反应了过来。

锵!

一把拔出朴刀就向着四位家主冲去。

贾有才看出来,自己家这位大人根本没有失误。

从这六位家主踏入衙门开始,自己家这位大人就没有想让对方离开。

贾有才想到了。

那剩余的四位家主也想到了。

“跑!”

四位家主中的一位大声喊道。

转身四人就跑,身形矫健,显然并不是单纯的养尊处优之辈。

事实上,帝国以武建国,武风十分浓郁,不单单是各州府,下辖的县城各地,只要是有钱人家都会想办法去学个一招半式。

当然了,随着太平日久。

这样的武风也逐渐的向着和平演变。

练拳更多的是强身健体。

争斗?

早已远离普通人。

但真的达到了强身健体的目的。

至少眼前这四位不缺钱的家族,真的把身体练得远超常人,几乎每一个都是接近‘筋肉’大成的状态,很显然,如果不是受不了苦,一定会是‘筋肉’大成,甚至是‘锻骨’。

不过,四人很快就停下了脚步。

从回廊内,奔出了一队兵丁。

不是普通的兵丁。

而是,手持火枪的兵丁。

枪口对准了他们。

立刻,四人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绝望。

完了!

四人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马上转身跪地。

“李大人,我愿意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那位家主大声的说道。

李德尚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那人脸上浮现了欣喜,剩下的三人见状,立刻也跟着跪地,同时对着李德尚大声说道。

“李大人,我们也愿意效犬马之劳!”

李德尚坐在那里,腿上的鲜血汩汩的流着。

他看着眼前的四人。

回想着自己在‘山城’的日子,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甚至还有一种彻底解脱的表情。

他淡淡的说道——

“开枪!”

砰砰砰!

枪声连连,四人倒地不起。

李德尚看着地上的尸体,面无表情。

他不会说他也不想的。

更不会说他是被逼的。

哪怕事实如此。

但当六人依旧想要糊弄他的时候,他就决定了不会让六人中的任何一人走出府衙。

只要走了一个,都是后悔无穷。

即使有着签字画押的文书也一样。

但,全死了。

那就不一样了。

他有办法周旋一二。

至于更多?

看天意。

想到这李德尚就有站起来,但是刚一动,就碰到了伤口。

“嘶,疼煞我也。”

“贾有才快去请大夫。”

李德尚疼得直哆嗦,所在椅子里,就像个鹌鹑,一点儿都看不出刚刚的狠辣。

但是贾有才却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山城的天变了。

只要李德尚熬过去。

那‘山城’的就真的姓李了。

……

“没有谈妥吗?”

杰森站在自己房间的屋顶上看着城内突然多出的兵丁。

夜色中举着火把的兵丁实在是太显眼了。

而且,再加上那纷乱的脚步声,即使杰森想不注意都不行。

看着兵丁们的活动轨迹。

杰森心底就有了几分猜测。

被刺杀的李德尚心底既有恐惧,也有愤怒。

后者应该比前者更加的多一些。

在这样的前提下,李德尚恐怕会一改往日作风,而且,眼前还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有理由,有借口。

李德尚明显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不过,这和杰森的关系不大。

他只需要从李德尚那里拿到他的那份就好。

对此,杰森有相当的信心。

毕竟,他们初步的合作很成功,李德尚也表露着诚意——醉仙楼的饭菜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还要请他吃三顿,特别是那道‘醉仙鸡’。

这次因为订得匆忙,‘醉仙鸡’没有了。

之后的三顿,应该是能吃到了。

想到这,杰森就要转身返回房间。

但是就在他要跳下房顶的时候,却突然看到豆包小心翼翼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模样是向着厨房走去。

‘嗯?’

‘这个时候就要做早饭了吗?’

杰森一怔,立刻站在原地隐匿了身形,就这么看向了豆包。

与平时见到的豆包不同。

平时的豆包,满脸都是欢快。

这个时候的豆包,却带着浓浓的忧愁。

尤其是经过杰森的房间门口时,豆包小心的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脚步声吵到疗伤的杰森——‘我有秘传的疗伤秘法,这样伤势很快就能好,但是不能够被打扰。’

杰森是用这样的话语支开了要看护他的豆包。

无疑,这样的话语起到了左右。

还,超乎想象——

“馆主,放心吧。”

“您安心养伤。”

“剩下的就交给豆包吧。”

低低的说着,豆包尽量不发出声响的走向了厨房。

‘要为我做一顿好的吗?’

杰森期待的想着。

然后,他就诧异的看到豆包在厨房的一角拿出了一些发霉的食物。

发霉的玉米,霉变的花生,还有一个泡着木耳,但是水都发臭的瓷碗。

豆包小心翼翼的收集着这些霉变物。

木耳也是一点一点的碾碎,连带着发臭的水,都灌入了一个竹筒内。

‘这?’

杰森一愣,他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

然后,不等杰森细细思考,就看到豆包从怀中摸出了一块质地看着就极为特殊的手帕,将头脸、鼻孔完全的遮住,只露出了双眼后,还带上了手套。

接着,她开始在火塘里挖。

片刻后,一个金属的板子出现在了杰森的视野中,豆包立刻在这个金属板上套了一个牛皮口袋,接着,缓缓扣动机关。

金属板上马上出现了一个洞口。

原本完全隔绝了空气的干馏窑内的气体顿时冲入了牛皮袋中。

十几秒后,确认内里的气体没有了,豆包才快速的拴好了牛皮袋放入一旁的水缸,然后,干馏窑就显露了出来,里面是一根根木头。

大部分都变为了木炭的模样,但是豆包的目的并不是这些木炭,而是残存在上面有着极度刺激性气味的无色透明液体。

她一点一点的收集着。

然后,她从一旁的墙壁内掏出了两个分别用铜、铅制造的容器,以及数个瓶瓶罐罐。

“妈妈你说过,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够用这些。”

“现在……”

“是时候了。”

豆包自言自语的说完,开始将收集的液体倒入那些瓶瓶罐罐内。

等到火焰从那特殊的密闭容器下燃起的时候,杰森立刻闻到了一股极淡的水果香味。

杰森眼皮连连跳动。

如果说之前他还在思考的话。

现在这个时候,不用想,一个名词就从脑海中蹦出来。

沙林。

而之前的答案也随之而出。

黄曲霉素。

杰森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跳下屋顶告诉豆包,他没事,不用的,你太认真了。

只是杰森忍住了。

他静静的看着豆包那娴熟到完全成为本能的过程。

尤其是那些特殊的器皿和那些装在了瓶瓶罐罐内的半成品。

很明显,豆包的来历远比想象中复杂。

不要说豆包现在正在制作的沙林了。

单单是那些瓶瓶罐罐内的半成品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制作出来的。

不!

是这个时代的正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

是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

就算是在他的家乡,也只有大型实验室才有这个能力。

但现在,就出现在了这些瓶瓶罐罐中。

“‘神秘侧’的秘传?”

“恐怕不是普通的秘传,已经是奥义级别了。”

“而在这个副本世界中,以‘毒’闻名的……”

“蜀都,唐门。”

杰森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那天李德尚说的话语。

所以说……

豆包。

应该叫做唐豆包才对。

唐豆包?

‘糖’豆包。

好名字。

杰森默默的想着,然后悄无声息的溜回了房间。

他决定不去打扰豆包。

每个人都有秘密。

眼前的事情,显然就是豆包的秘密。

等到豆包告诉自己就好。

他,不去追问了。

盘膝坐在房间中的大蒲团上,杰森微眯着双眼,他的耳中传来的尽是豆包鼓弄毒药的响声。

足足一个小时后,这样的响声才停下。

豆包返回了房间。

莫名的,杰森松了口气。

然后,他耳边响起了书页翻动的响声。

‘返回房间翻看书籍了吗?’

“是那些关于毒药制作的吗?”

杰森猜测着。

豆包在房间中是在看书没错。

但,并不是关于毒药的。

而是关于机关的。

‘爸爸,我相信妈妈的毒术,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保护它,所以,我可以看你给我的书了。’

豆包抬手抚摸着自己父亲临别时交给她的书。

上面写着:鲁班书。

翻开第一页——

一个大头身躯小巧的人型木偶图案出现在了上面。

一些新奇的名词也出现了。

就算是聪慧的豆包也看着发愣。

‘手雷是什么?鲨嘴炮是什么?飞艇是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