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九章 暗藏!

一声爆喝,宛如惊雷。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才是石破天惊——

浓郁到极致的血煞之气从杰森身上冲天而起,然后,仿佛是山岳一般压了下来,距离最近的几个‘往生教’好手脸色一白连连后退。

两个手持九节鞭的武者大惊,手中的九节鞭立刻挥出。

呜呜!

两支九节鞭犹如是出洞的毒蛇,直奔杰森。

然后……

叮、叮!

火花四溅,九节鞭在触碰到杰森身躯的时候,就这么高高弹起。

“什么?!”X2

两个武者愣住了。

对于自己的实力,两人是相当有信心的,尤其是手中的九节鞭挥舞起来,不说是开山断金,但血肉之躯碰到了,绝对是骨断筋折。

就算是‘筋肉’、‘锻骨’大成的武者也不例外。

即使是碰到了‘横练’高手,也足以打得对方连连呼疼。

可是眼前一幕是怎么回事?

横练吗?

不像!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真把自己身躯练到宛如金石一般的横练。

两个武者脑海中思绪纷飞。

而杰森却不会。

他一步踏出就出现在了两人跟前。

快!

快到了常人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

事实上,在两个手持九节鞭的武者眼中也是一样的。

两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就被杰森一拳打在了胸口。

砰!砰!

咔嚓、咔嚓!

胸骨碎裂的响声中,两人倒飞而出,胸膛塌陷,内脏被刺穿的两人还没有落地,眼神就开始涣散了。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最先袭击的武者大声嚷嚷着。

但是,下一刻,这位转身就跑。

在杰森喊出‘天魔解体大法’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

随眼睛看不到了,但是其余感知还在。

那股血煞之气,对方清晰的感觉到了。

如果不是确认自己是在‘山城’的话,对方甚至以为自己是在战场上面对着一支百战雄兵。

跑!

毫不犹豫的对方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不过,为了能够顺利的逃脱,还做了一些小伎俩。

对方不指望能够欺骗多久,只要杰森有一愣神的工夫就行。

但可惜的是,对方刚一转身,才迈出一步,就重重的撞在了杰森的拳头上。

砰!

这一拳直直的打在了这位‘锻骨’大成武者的脸上。

面皮瞬间破烂,眼球直接爆裂,牙齿更是粉碎,头骨更是嘎吱嘎吱的扭曲、变形,那整个人更是双脚离地,打着旋儿的向后飞去。

对方的脖颈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巨力,在咔吧咔吧的响声中,断成了十几截。

而杰森并没有停下。

他冲向了‘往生教’最初的火枪手们。

手起拳落。

一人一下。

砰砰砰!

一连串击打声后,‘醉仙楼’内外鸦雀无声,所有人看着这位气势凶猛、眼中睥睨纵横的昂扬大汉。

李德尚愣愣的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杰森,脑海中不停的回忆着刚刚的一幕,忍不住的轻声喃喃自语道:“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一句轻声感叹,瞬间惊醒了‘醉仙楼’内外的所有人。

“这、这?”

“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是什么武技?”

大多数的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一部分的人更是不可置信。

寥寥几人则是死死盯着杰森,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探究。

唯有一人不同。

豆包。

豆包的眼中有着的只是担忧。

她看着杰森,拳头都攥紧了。

而在众人的注视下,杰森迅速的打扫战场将三支‘火球术法杖’拿在了手里,接着,冲李德尚一拱手后,转身就走。

仿佛走得太急,脚步还有些踉跄。

豆包马上跟了上去。

吱呀!

沐式武馆的门再次关上了。

这一次,众人彻底的‘清醒’了。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纷纷感叹。

“这位沐馆主真是了不得。”

“两个‘筋肉’大成,一个‘锻骨’大成的武者都被打死了。”

“这武艺当得上‘山城’第一了。”

“没错!”

“真是‘山城’第一!”

……

诸多的赞叹中,李德尚却是充耳不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杰森临走时脚步的踉跄,那是一种身体孱弱才会出现的情形。

而一位武者根本不会出现这副模样。

除非……

重伤!

不!

不是重伤!

是透支!

刚刚沐兄弟是透支生命才换回来了那样的爆发!

做为北都李家的人,哪怕是分家的一员,李德尚也有着不俗的见识。

至少他不止一次的从一些叔叔伯伯的口中听闻过一些刺激身躯、潜力的特殊武技,这样的武技虽然犹如饮鸩止渴,但在关键时刻却是不得不用。

只是事后……

恐怕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啪!

回忆着叔伯的话语,李德尚脸色铁青的一拍椅子扶手。

这位‘山城’主事官之一站了起来。

“贾有才,去派一队兵丁给我守护好沐兄弟。”

“谁敢无故靠近,给我格杀勿论。”

“还有……”

“请‘山城’内各家大户,前往衙门一叙。”

说到最后,李德尚的声音早已经是冷如数九寒风。

原本就猜测‘山城’大户和陈家有来往,李德尚早已经磨刀霍霍了,不过,为了一丝颜面,最后的遮羞布,李德尚在等待这些人‘登门道歉’。

但是从现在看?

不用了。

已经杀到他面前了。

要不是他沐兄弟拼死相救,这次他就凉了。

这个时候,还要继续等,那就是真的等死了。

李德尚可不会这么做。

真要这么做了,李德尚也就不可能成为‘山城’的主事官了。

阴沉着脸,李德尚走出了‘醉仙楼’。

他返回了府衙。

他要去见那些‘山城’大户。

然后,从这些大户的身上榨出油来。

不为他。

为的是他兄弟沐白。

不可逆转的伤害已经发生了,剩下的就是怎么弥补,让伤害变得最小了。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向北都李家求药。

不是‘虎血壮元散’,更不是‘培元丹’。

而是那真正意义上的顶级秘药。

只有这样的‘秘药’才能够达到弥补本源的地步。

当然了,这些大户肯定不会老实。

只是……

真当他李德尚不会杀人吗?

勾结‘往生教’一条,足够了。

给,他留一线。

不给,他……抄家灭户!

‘醉香楼’内的人看着李德尚杀气腾腾的走了,那位胖老板忍不住的一缩脖子。

“这是要祸事了啊!”

说着这样的话语,马上开始指挥伙计帮着留下的兵丁维持秩序。

不论怎么样,他都得在‘山城’活着。

至于更多?

他暂时想不到。

‘醉仙楼’内的其他客人大部分也是一样。

他们看不清这些,只想着活着。

少部分看清的,也装作没有看清楚,就这么混在大部分人中。

和光同尘。

这是在这个世道活着的不二法门。

人,什么最重要?

健康?自由?爱情?

答案是,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有健康,才能有自由,才能有爱情。

死了。

一切都是虚无。

但总有人会利用这一点做文章。

例如:‘往生教’。

不看重今生,只求往生快乐。

李彬做为‘往生教’的一员,看到这一门教义的时候,心底是嗤之以鼻的。

往生?

下辈子?

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他吗?

所以,他更看重今生。

也正因为这样,他成为了‘往生教’专职负责‘边州’教务的大坛主。

这一次教内决定在‘边州.山城’起事,他的心底是万分不乐意的,但是表面上却是积极响应,且做出了妥善的安排。

因为,李彬很清楚,他现在的一切都是依靠‘往生教’而来。

哪怕心底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会违背。

当然了,该有的后路也一定会有。

毕竟,这样的起事,一定会有神使前来的。

就算心中不信,李彬也知道神使的强大。

他这个所谓的大坛主,在这种强大面前,就算个屁。

因此,已经人到中年的李彬,这个时候正谦卑的站在了一个年轻人的面前。

李彬面容黝黑,皱纹诸多,衣着看起来十分的朴素,边角处还有几个补丁,再加上这个时候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副乡间穷苦人的打扮。

可是对方双手筋骨粗壮,尤其是小臂粗大,太阳穴高高鼓起,呼吸时好似风箱拉拽,平稳有力。

且每一次呼吸,都会有一个细小的凹陷出现在手背上。

然后,向着小臂上漫延,接着缓慢消失。

这一幕十分诡异。

但眼前的年轻男子却是视而不见。

血红色的长衫,英俊的面容,洁白的双手,拿着锉刀一点点的修剪着本就整整齐齐的指甲,双目好无焦距,仿佛根本没有看着这里一样。

李彬悄悄的打量着这位神使。

英俊的面容上时不时的泛起一丝青气。

看到这样的青气,李彬马上低下头。

他羡慕而又嫉妒。

哪怕是他已经依靠着‘往生教’的资源达到了武者‘练皮’的程度,但是面对着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异术’,还是眼馋不已。

可惜的是,他接触不到。

那是总坛才有的秘术。

而他连总坛在哪都不知道,就算他身为‘边州’的大坛主。

总坛在哪,只有‘神使’知道。

而每一个‘神使’都不可能告知他们这些大坛主。

毕竟,身份有别。

他们这些大坛主看似有个职务,说得好听点负责一州一地的教务,说得不好听也就是个门下的管事,还是那种最外门的那种。

对此,李彬心知肚明。

很好的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他已经利用‘往生教’达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不然的话,以他这种江洋大盗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就获得诸多资源突破了‘锻骨’,进入到了‘练皮’的程度。

呼!

房间中传来了吐气声。

血红长衫年轻人的面容上青气一下子就浓郁起来,就像是中了剧毒一般,一丝丝阴冷的气息更是散发出来,让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死人。

但下一刻,青气消散。

年轻人面色立刻红润的睁开了双眼。

“天魔解体大法?”

“有趣!”

年轻人轻声说道。

天魔解体大法?

那是什么?

李彬心底疑惑着,但是没有开口询问。

经历了最初的接触,他早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和这些‘神使’打交道了。

不该问的别问。

尽量保持沉默。

因此,哪怕心底疑惑,李彬还是保持沉默。

“马三几个死了。”

年轻人继续说道。

“什么?”

李彬一怔。

马三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不仅功夫过硬,且心思缜密,带着两个徒弟帮他办事,从来没有失手过。

更不用说,这次还带了十个火枪手。

以这样的力量,‘山城’内应该没有人能够阻挡才对。

“一个叫做沐白的人,干掉了他们。”

“对这个人,你有印象吗?”

年轻人询问道。

“沐白之前是山里边来的,然后,打过了‘山城’武馆街,获得了开馆资格,接着就是昨日受到了李德尚的邀请,帮助李德尚躲过了一劫。”

“除此之外……”

“我没有其它的印象。”

“神使大人,他有异常?”

李彬一拱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运气不错的家伙。”

“应该是在山野间碰到了一些奇遇,获得了一门激发潜力、消耗生命的秘术。”

“可惜……活不了太久了。”

年轻人说着,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你让人去武馆街通知我们的暗子,两日后的武馆街大比,我要他在擂台上活活打死这个沐白!”

“还有,你现在就挂出花红,两日内谁能够斩下沐白一臂,赏100大洋,一腿200大洋,但是人要活着,绝对不能够死了。”

“明白!”

李彬躬身应是。

后背却是出了一层冷汗。

他身为江洋大盗,干事已经够狠的了,但是从总坛出来的这些‘神使’,却更加的阴损。

那个沐白必然是施展了激发潜力、消耗生命的秘术,才击杀了马三等人。

但是,此刻的沐白绝对是虚弱无比。

一旦被悬赏花红,那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可这位‘神使’却不要求对方死,而是要废了对方的四肢,然后,再让被废的沐白上擂台。

杀人诛心!

李彬心底默默的想着。

可他却不敢违背。

也不会违背。

毕竟,那个沐白可是杀了他的得力手下,他巴不得对方更加凄惨一点。

想到这,李彬转身就抬手开门。

吱呀。

门开了。

一个戴着冰球面具的壮汉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门外,手中短刃,寒芒四射。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