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四章 波澜!

护城河对岸,阴影中。

‘往生教’五人看着突然出现的杰森,都是一惊。

他们没想到会有人出现在身后。

不过,那位被称之为师兄的‘往生教’教徒马上的一挥手,立刻,之前位于后排,此刻变为前排的两个‘往生教’教徒就对着杰森催马发动了冲锋。

能够跟着这次‘夺城’的师兄而来,两人当然不是什么普通教徒。

肌肉虬结,气息沉稳,即使是在夜晚时,双眼也是精光四射。

武者!

两人都是完成了‘筋肉’的武者!

而且,练习了相当的马上技巧。

此刻,两人催马冲锋,手中的长枪斜指地面,红色的枪樱子,在夜色中暗红一片,随风而舞,但是,下一刻,散开的枪樱子骤然收紧——

呜!

长枪一抬。

劲风呼啸。

明明是两人的冲锋,却有了一种战阵的嘶吼声。

尤其是,当两人同一时间完成这个动作时,嘶吼声更加的响亮了。

且!

封死了杰森的退路。

不论杰森左躲还是右闪,都会被那锋锐的枪刃刺穿。

至于后退?

长枪直刺后,死得更快。

所以,杰森选择了冲锋。

看到这一幕,被称之为师兄的‘往生教’教徒立刻笑了。

他到哪都带着,这两个沉默寡言的信众,不单单是因为两人实力出众,还因为两人精通合击之术。

就好似现在。

左右、后都被封堵了,看似只剩下向前了。

实际上,向前也是‘陷阱’。

一个不是陷阱的陷阱。

骑兵冲锋,长枪虽利。

但远远比不上战马的冲击。

被战马撞到,普通人是直接内脏破碎,一命呜呼,即使是‘筋肉’大成的武者,也难免骨断筋折。

而眼前的武者,虽然身披铁甲,但是被战马撞击的话,也绝对要重伤。

哒哒哒!

密集的马蹄声中,本来就极快的战马,陡然间再次的加速。

每一名骑士,都是熟知自己战马的。

他们知道自己战马的马力。

也知道该如何积蓄马力。

然后,再在关键的时刻爆发出来。

两个手持长枪的骑士齐声发出了狞笑。

“去死!”

战马的胸膛直对奔来的杰森。

手中的长枪再次举高,枪尖冲下,遥指杰森,宛如是随时出击的毒蛇般。

战马撞击,随后长枪刺出。

两个骑士已经想好了这样熟悉的画面。

毕竟,他们从小配合,一切早已再熟悉不过了。

但是,下一刻,他们却是大惊失色。

不是战马没有撞到杰森。

战马确实是撞到了杰森。

砰!

这一声闷响,远比之前猛烈,夹杂在其中的骨头碎裂声,也是无比的明显。

但!

骨头碎裂的不是杰森。

而是……战马!

唏律律!

两匹与骑士培养多年,宛如心意相通的战马在这个时候发出了惨烈的嘶鸣,而两个骑士还来不及查看战马,更来不及将手中的长枪刺出,整个人的身躯就齐齐的向后扬起。

因为,战马被掀起了。

噗通、噗通。

战马倒地,骑士倒地。

在后面的三位‘往生教’教徒惊骇的看着这一幕。

来人高大、魁梧,他们是在之前就能够看到的。

自然的,这样的人力量也是极大的,这一点也是无可否认的。

但是,掀翻两匹战马,还是冲锋的、带着骑士的战马,这依旧是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超出他们想象的。

“天生神力?!”

被称之为师兄的‘往生教’教徒惊呼出声。

阴影中,面容直直抽搐。

有关所谓‘天生神力’的传说,他是知道的,那是一群极为特殊、罕见的存在,天生就与众不同,哪怕是没有习武,也能够轻易的战胜‘筋肉’,乃至是‘锻骨’的武者。

而如果掌握了习武的秘术,完全就会成为碾压同级别、越级挑战和战场上的大杀器。

这样的人,冲锋陷阵时,身披双甲,手持锤锏,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完全就是没有敌手的。

这位师兄曾经听闻总坛的长者讲述这些,就带着极大的向往。

他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但是,他绝对不希望遇到这样的人。

他知道遇到这样的人后会有多麻烦。

“杀了他!”

被称之为师兄的‘往生教’教徒大喝道。

身边的两个教徒,立刻与这位师兄一同掏出了法杖。

但就在三人准备念出咒语的时候——

咚、咚咚!

战鼓声。

战场上,发动冲锋时的战鼓声陡然响起。

一股血煞之气,莫名的笼罩周围。

三人的身躯顿时僵直。

等到恢复行动时,杰森已经冲到了面前。

而且,三人确定了那战鼓声、那血煞之气就是来自眼前的男人。

立刻的,三人心底都忍不住的升起了恐惧。

“这、这是杀了多少人?”

三人同时想道。

他们三人见识过绝世凶人。

至少,在刚刚之前,他们自认为那屠戮了百人的存在就是绝世凶人了。

可是当面对杰森时,他们突然发现那所谓的绝世凶人,就是个笑话,宛如是咿呀学语的孩童般。

我们怎么会惹上这样的凶徒?

三人的心底升起了绝望。

砰、砰砰!

连续的撞击声中,三人落马倒地不起。

两个教徒被战马压得连连吐血,那位被称之为师兄的教徒,还想要奋起反抗,只是在抬起法杖的时候,就径直被杰森扭断了脖子。

嘎吧。

清脆的响声中,那位师兄顿时脖颈一歪。

但,并不是死亡。

“圣母降临,往生极乐!”

“圣母降临,往生极乐!”

“圣母降临,往生极乐!”

被称之为师兄的教徒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着。

那两个被战马压得吐血的教徒也是如此。

之前的两个骑士也是一样。

五个人不停的念诵,声音嗡嗡,仿佛是带着回音。

本就深邃的夜,越发的黑暗了。

一股莫名的气息出现在了那位被称之为师兄的教徒身上,他嘎吱、嘎吱的抬起了本该被扭断的脖子,双眼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惨绿色光辉。

“杀!”

“杀!”

口中连连喊着杀,两个骑士、两个教徒无视着自身的伤势,就这么的靠拢在这位师兄的身旁,五个人用惨绿色的目光盯着杰森,不停的喊着。

莫名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

早已因为战斗而远远逃开的动物们再次惊慌失措的奔逃着。

就好像身后出现了什么天敌一般。

而一些被惊吓过度的动物,甚至开始了自相残杀。

极远的动物受到了惊吓。

近在咫尺的杰森却是微风拂面。

他能够察觉到这种气息所带来的异样,但是对于他这个曾经‘直视’某些诡秘存在的人来说,这样的气息真的是不够看。

而且,杰森更在意一点。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抽动了一下鼻翼,细细的嗅着。

然后,杰森的脸上出现了失望。

接着,就是抬手一挥。

Yi!

“杀……额!”

银色的斩击一闪而逝。

五人齐刷刷的倒地,再也没有了一点气息。

那莫名的气息立刻消散一空,只剩下了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某种秘术吗?”

杰森默默的想道。

‘往生教’能够发展到这种‘夺城’的地步,自热而然应该有着一些秘术,如同之前的‘火球术法杖’一样,眼前这种无视疼痛,且影响他人精神的秘术,也应该是其中一种。

一边想着,杰森一边打扫战场。

战利品是必须要的。

三根‘火球术法杖’入手。

除此之外,就是药物。

不是‘虎血壮元散’那类的秘药,应该是普通的伤药。

值得一提的是,杰森在那位被称之为师兄的身上,发现了一张金票。

金票上写着这样的字样:天合通宝。

下面是一个数字:壹仟整。

没有客气,杰森将其揣入了怀中。

然后再细细检查,确认了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后,这才站起身看向了山城。

城下护城河内,尸体密密麻麻。

城墙上箭矢声、火枪声稀稀拉拉。

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无法进入到山城内,只能在城墙外的战斗,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或许依靠一些秘术,还有翻盘的机会。

但是当掌握秘术的三人被杰森干掉后,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李德尚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当这位山城的主事官之一再次见到杰森的时候,一揖到底。

“沐兄弟,大恩不言谢。”

“我答应的一定会做到。”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保证着。

“嗯。”

杰森点了点头,就要脱下已经因为连番战斗而破碎的铁甲。

“快,拿帐篷给沐兄弟围起来,千万不要中了卸甲风。”

李德尚连连指挥着。

贾有才速度飞快的扛着帐篷出现。

片刻后,一个帐篷出现在了护城河对岸。

李德尚亲自帮着杰森卸甲。

一旁的贾有才则是端着一碗参汤——这是来自李德尚的府衙,每晚睡觉前,李德尚都要喝参汤入睡。

“这铁甲已经破损了,完了我找工匠修补好了,再给沐兄弟你送过去。”

接过铁甲,李德尚将厚厚的大氅披在了杰森的身上,然后,接过参汤递了过去。

对于食物,杰森可没有拒绝。

“这参汤是我每日的必须,现在刚好拿来给沐兄弟你补补元气。”

“我这娘胎里就受了制,要不是家里富足,早已经夭折了。”

“所幸的是,运气不错。”

“遇到了一位爱我、疼我的老父亲,而在中年即将遭逢大难的时候,又碰到了沐兄弟你。”

李德尚一脸复杂的感叹着。

脸上的神情很真诚。

而且,和杰森说话的态度,也变成了拉家常一般。

一旁的贾有才垂首站立。

杰森则是没有理会那么多,端起参汤一饮而尽。

看到杰森一饮而尽的模样,李德尚脸上的笑容顿时多了一分。

在北都李家,他见识了太多这样做派的人。

都是这种沉默寡言,却又不拘小节的模样。

一股亲近感开始出现。

“贾有才回府里,把参汤都端来。”

说完,李德尚扭头看向了杰森,轻声道:“沐兄弟爱喝,我让府里给你送点人参过去,不是什么老山参,就是一般货色,沐兄弟别嫌弃。”

有人送食物?

杰森的面容立刻从淡然变得欣喜。

他嘴角微微一翘。

“谢过李大人。”

“什么,李大人。”

“沐兄弟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李大哥,要是觉得别扭那就叫我一声‘苟胜’——这个是我的字,是我老爹希望我活得久一点而起的小名‘狗剩’,后来我成年就改成了‘苟胜’的字。”

李德尚看着杰森道谢,立刻故作严肃,然后,又悄悄的说起了自己的字。

“苟胜?”

“好字!”

“有着这样的字,李大哥你一定能够活得长长久久。”

杰森真心实意的说道。

“借沐兄弟吉言了。”

李德尚拱手笑道,接着,这位山城主事官之一,压低了声音道:“沐兄弟你看搜查陈府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派人将陈府围住了。”

一边说着,李德尚一边用大拇指在中指、食指上来回摩擦。

“现在吧。”

“对于这个陈府,我真的很好奇。”

杰森这样回答着。

并不是什么借口,杰森是真的很好奇。

这陈府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能够养出陈金、陈银、陈铜这样的三兄弟。

老大邪教头子。

老二人口贩子。

老三算得上是最‘天真幼稚’的了,也是布局杀人。

“别说沐兄弟你了,我也好奇的很。”

李德尚说着,脸色就阴沉下来。

他来山城已经数年了,自认为还算勤勉,山城也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肯定达不到夜不闭户的程度,但也算是安乐了。

可谁知道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

一个在他看来还算不错的陈府竟然有了这样的事。

那会不会还有其它的‘陈府’?

或者说……

今天晚上的事,只是一个陈府的事?

李德尚的眼中泛起了冷意。

显然,李德尚有了打算。

做为一方主事官,或许身体孱弱,但是一些决断却远超常人。

没有步行。

在安排好一切后,杰森、李德尚乘坐马车前往陈府。

驾车的是贾有才。

后面还跟着十几个兵丁、巡捕。

但是,还没有到陈府,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远处,陈府的位置。

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