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五章 飞贼!

杰森一侧身,躲开了贾有才的跪拜。

不单单是不习惯,还因为谨慎。

紧背低头花装弩,杰森知道。

呲溜乌龙五毒沙,杰森知道。

暗桩背头夺命烟,杰森也知道。

在这个陌生的副本世界里,杰森摸索、收集信息的同时,警惕心也是前所未有的提高。

一旁的豆包则是看着贾有才冷笑了一声,随手放下了茶水,就站到了一旁。

虽然贾有才和她印象中的那些混蛋一样,都是见人下菜,前倨后恭之辈,但是有馆主在,豆包不会多说什么,而且,豆包相信馆主能够处理好。

贾有才看着闪躲的杰森,马上膝盖挪动,对着杰森再次拜了下去。

杰森再次躲闪。

而且,这一次,杰森绕到了贾有才身后,按住了贾有才的肩头,宛如老虎钳子一样,径直将贾有才拎了起来。

“诶哟、诶哟,疼疼疼。”

“沐馆主您清点,小的身子骨弱,经不起您的大力。”

贾有才连连呼疼,不停拱手作揖。

帽子掉在了地上,身上灰黑色的制服本就没有系上的扣子,再加上贾有才瘦的和竹竿般的身材,这个时候看起来还算是正式的制服,立刻变得七歪八扭,没有了一丝威严。

杰森松开了手,贾有才连连揉着肩膀,不用看,他都知道肯定肿了,尤其是那疼痛感,更是让他老鼠八字胡一个劲的颤。

但是,贾有才没有发怒。

反而有点高兴。

或者,准确的说,杰森实力越强,他就越高兴。

看着一脸淡然,不多说一句话的杰森,贾有才再次一拱手。

“沐馆主,求您一件事。”

说着,贾有才偷看了一眼杰森,看到杰森没有任何的表示后,马上就加快了语速,他最担心的就是杰森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只要给了,那他就是还有救。

“最近山城闹贼了。”

“还是飞贼。”

“飞贼?”

一旁的豆包诧异的开口了。

她原本不想插嘴的,但实在是没忍住。

飞贼,可是话本里的人物。

现实里,她完全没有见过,即使她身处武馆也是一样。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听说过山城里飞贼一说。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豆包怀疑的看着贾有才。

她怀疑贾有才是给自家馆主下套。

虽然她相信自家馆主肯定没问题,但是豆包自认为身为侍女,应该提前提防着这些不怀好意的人才对。

“豆包姐,您哪能听说过,您要听说了,大人的官帽要不要了?”

贾有才完全不管自己的年纪舔着脸称呼着豆包,让豆包越发的不喜欢这个捕头了,但是,贾有才说的话,豆包却是细细分辨着。

“你的意思是山城官老爷压了消息?然后,将任务派给了你,你自认为完不成任务,前来找我们馆主帮忙了?”

豆包连连问道。

“豆包姐真是冰雪聪明,您猜得是一点都不差,不过,有一些内部消息您不知道,是我刚刚还没来得及说。”

贾有才奉承着豆包。

哪怕豆包只是猜对了一点儿,也要让豆包认为自己全都猜中了。

然后,再转移话题,做为补充。

而且,这位捕头特意提示了,这不是豆包的错,是他没有说完。

这套曲意逢迎的手段,贾有才玩得驾轻就熟。

不然的话,他怎么能成为捕头。

靠缉拿盗匪吗?

别开玩笑了。

他还有老娘要侍奉的。

不过,让贾有才意外的是,豆包根本没有往日里那些被他奉承后的人一脸得意或者暗自得意的模样,有着的只是警惕的目光。

这小姑娘不简单啊。

果然,能够被委派成武馆主事人,有着自己的能耐。

贾有才想着,笑容不变,还是那种阿谀奉承的模样。

但是,解释随之而来。

“这次的飞贼和普通的贼人不一样,是那种真正意义上高来高去的人物,而且,胆大妄为,心狠手辣,每一次偷盗前,都要下‘帖子’,告知主家自己什么时候来,一开始大家都没在意,以为是玩笑,世上哪有这么蠢的贼,但是之后却是连连被盗,而且,但凡敢阻拦的,都是杀无赦。”

说到这,贾有才一嘬牙花,满脸的惧色。

然后,这位捕头缓了两口气,用更加低的声音说道:“出了人命案子,那些主家自然是报官了,所以,在上次飞贼‘下帖’后,大人就派了山城东西南北四位总捕头带着十几个好手去追捕这位飞贼了,结果人没追到不说,还把自己都搭了进去,那四位总捕头,连带着十几个好手……都死了。”

“整个过程连一刻钟都没,我们追上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地死尸。”

贾有才脸上惊惧之色越发的浓郁,似乎是看到了一地的尸体般。

杰森坐在那,保持着沉默。

似乎根本不感兴趣。

而豆包则是眉头微蹙。

“那四位总捕头什么实力?”

问话中,带着怀疑。

贾有才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马上回答着。

“豆包姐,这四位总捕头和我这个酒囊饭袋不一样,东城总捕头一身铁布衫,刀枪不入,南城总捕头五行拳,最擅长以一敌多,西城总捕头碎石脚,开碑裂石,三人一起行动,以往简直是无往不利……”

“北城总捕头呢?”

贾有才刚想往下说,就被豆包打断了。

不单单是豆包,杰森也好奇的看过来。

按照贾有才所说,沙城的东南西三位总捕头都各有擅长,那北城呢?

“咳、咳。”

“北城总捕头是东南西三位总捕头的二大爷。”

贾有才干咳两声后说道。

顿时,豆包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杰森收回了目光,再次面无表情。

而贾有才,没有一丁点儿的尴尬,他继续说道。

“虽然北城总部本事一般,但是经验丰富,配合三位总捕头更是,相得益彰!而且那十几个好手也是巡捕房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个人都带着渔网、弩箭,一般飞贼根本难逃,但最后却是全死了!”

“东城总捕头的铁布衫被人打成了破衣烂衫。”

“南城总捕头的双手被折断。”

“西城总捕头的双腿被砸断。”

“而那十几个好手……纷纷被腰斩,肠子肚子都流了一地,我们去的时候,这些弟兄还没死,都是哀求着我们给个痛快。”

仿佛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贾有才的脸色变得煞白。

豆包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她见过被腰斩的人。

那是逃荒的时候,一伙儿土匪为了逼迫他们使得手段。

当时死不了,要哀嚎许久才会死去,有一个甚至能够拖着肠子爬十几米,将地都染红了。

她爬在山坳里才逃过一劫。

然后,晚上悄悄的把那三人埋了。

之后?

混入下一个逃荒的队伍,继续前行。

北面遭遇了旱灾,逃荒队伍简直不要太多。

幸好遇到了馆主。

心中的回忆让豆包感到不舒服,但是看到一旁的杰森后,却立刻心安。

眼睛也不愿意再看一眼贾有才,就这么放在了杰森身上。

贾有才毫不在意。

这位捕头拿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后,喘了两口气,继续说着。

“当时大老爷就吓病了,我们也都吓懵了,所幸的是,自那之后的几个月都没事,直到昨天,那飞贼又下‘帖’了,说是今晚光顾大老爷家,要‘盗’大老爷的印信。”

“大老爷马上给我们这些当差的下令,今晚一定要死死守住印信,如果印信丢了,大老爷要丢官,我们就要丢命。”

“但是以我们的身手那里是那飞贼的对手,去了也只是白白丢了小命,所以,这才求沐馆主您帮我们压阵。”

贾有才说着就哭丧着脸站起来,再次拱手看向了杰森。

原本全神贯注看着杰森的豆包,听到这话不干了。

“你怎么不去找彭、张、李、赵四位?”

豆包怒气冲冲的说道。

很明显,这是玩命的事情。

那飞贼心狠手辣,已经杀了十几个人了,而且身手也极高,虽然她相信自己馆主一定是最强的,但是万一呢?

她该怎么办?

顿时,豆包看贾有才越发的不顺眼了。

转过身,豆包拿起笤帚就对着贾有才‘扫’了起来。

说是扫,其实和抽差不多。

啪啪啪作响。

贾有才左蹦右跳。

“我去了,可是那四位说和沐馆主交手受了伤,根本难以应对飞贼。”

贾有才连连说道。

这让豆包抽打的更狠了。

什么根本难以应付?

肯定是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然后开始逃避、推辞了。

啪啪啪!

“豆包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别动手啊!我身子骨弱!”

“我还有老娘要侍奉!”

贾有才连连说道。

但是,豆包根本不听,打得越发的急了。

她好不容易有现在的安稳生活,她很珍惜的,谁敢破坏,她就跟谁急眼。

人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除了数学题。

一开始还估计贾有才的灰狗皮,现在豆包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又打了数下,贾有才已经躲到门口,眼看就要被豆包推出去的时候,杰森突然开口了——

“等等。”

杰森的目光看向了贾有才。

对方的身手应该就是普通人。

对方身上也没有藏着什么暗器之类。

刚刚被豆包抽打的时候,杰森细细的观察了。

而对方刚刚的话语,也应该是真话。

毕竟,这样一戳就穿的谎言是没有必要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杰森不介意去看看。

不单单是想见识一下这个副本世界,更多的是主线任务。

他的主线任务是获取声望。

而还有什么声望是从官方获取更快的呢?

当然了,顺带的看能不能找到‘食物渠道’。

只是顺带,不是主要的。

“馆主?!”

豆包焦急的看着杰森。

贾有才则是喜出望外。

“沐馆主真是义薄云天!”

“不愧是一人就打败了彭、张、李、赵四位的豪侠。”

“您的实力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贾有才说着各种不要钱的好听话。

反正是不要钱,多说两句怎么了。

“好了。”

杰森一摆手,然后,淡淡的看着贾有才。

贾有才不明所以。

刚刚说错话了?

不能啊。

都是好听话,他每天睡之前都会背一遍的,怎么可能出错?

那是没有说到心坎里?

也不能啊。

开武馆的哪个不喜欢听义薄云天、豪侠之类的。

就在贾有才发愣的时候,杰森很干脆的说道。

“酬劳,奖赏。”

“诶呦,您敲我这,一激动就忘了。”

“酬劳是五十大洋。”

“奖赏是三百大洋,是大老爷私下出的,只要抓住了这个飞贼就能够领,当然了,让您出马我们也得意思意思,我和几个捕头也给您凑一百大洋。”

“您觉得怎么样?”

贾有才先是一拍额头,仿佛才想起这事,然后,马上就报出了一连串的价格。

这让豆包更气了。

贾有才刚刚肯定是故意的。

如果馆主不问,这家伙一定不会说。

或者是少说。

然后,等到馆主去了,就木已成舟了。

到了最后,拿下了飞贼,也肯定会少一大半。

这手段,豆包太熟悉了。

先用好听的话,将人架得高高的,让人不好意思,然后,再占大便宜,之前来他们镇上的那些巡捕、游商就经常这么的干。

“豆包姐,我是真忘了。”

“这两天的事太多了。我这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睡觉都没工夫。”

“您见谅,见谅。”

贾有才冲着豆包一拱手,接着,扭过头又冲着杰森一拱手,道:“沐馆主,刚刚我一时情急忘了,我那们再给您拿五十,咱们凑个整,五百大洋,怎么样?”

说完,贾有才小心翼翼的看着杰森。

他刚刚不是故意的,是本能、习惯了来这么一下。

现在对方点明了,贾有才可不敢糊弄了。

他发现眼前的这位爷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实力强不说,行事作风更是独树一帜。

和以前遇到的那些大人物根本不一样。

一定要小心!

千万不能耍小聪明!

贾有才告知着自己。

“好。”

杰森点了点头。

贾有才这才长出了口气。

“那沐爷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贾有才连忙问道,为了拉近关系,还改了称呼。

“那飞贼定的时间是多会?”

杰森问道。

“子时!”

贾有才如实的回答着。

“不着急。”

“等天黑。”

杰森这样回答着。

天黑,他要办的事可不单单是这一件。

如果能行的话,顺带把陈家处理了。

想着,就向外走去。

不过,一开门,杰森的眉头就突然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