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

近畿地区上周就开始重建了。

事实上,那晚的暴乱并没有影响到太多近畿地区的建筑,除了花开院家之外,几乎都是因为慌乱而造成的小损失。

但是,重建依旧开始了。

至少名义上是这样。

“上面的那些家伙搞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穿铠甲?”

“太重了,而且,还要巡逻两个小时。”

一位巡逻的年轻警察忍不住的低声嘀咕着。

看似是抱怨,但是当周围有些羡慕的目光扫来时,这位年轻的警察马上就挺起了胸膛。

一旁搭档的老警察看着自己同僚略显没出息的模样,忍不住没好气的道。

“不想穿,你就脱了。”

“嘿嘿,我才不呐。”

年轻的警察笑着回答,然后,他凑到了搭档面前,压低声音问道:“这样的铠甲真的能够抵挡那种怪物?还有我们现在的配枪真的能够击杀那种怪物?”

不单单是铠甲。

此刻,在这两位巡警的腰间一侧,还有着一柄特殊模样的手枪。

比一般的手枪大一圈,需要指纹才能够开启。

同样是新发下来的制式装备。

“想什么呢?”

“你以为你是‘剑圣’大人吗?”

“那种怪物可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能够处理一些小怪物就是我们的极限了。”

“你要真的想去对抗那种怪物,就认真好好训练,先努力争取进入‘零科’再说。”

上了年纪的警察回答着。

“‘零科’……”

“好想去啊。”

年轻的警察双眼流露着向往。

老警察则是无声叹息的摇了摇头。

‘零科’自然让人向往,两周前自从那怪物突然降世后,有关‘零科’这个特别行动科的资料就向着所有人开放了。

保护普通人不受怪物伤害!

这是‘零科’的宗旨。

也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一直有人在暗中保护他们不受莫名怪物的侵害。

也因此,当‘零科’开始向着‘平民招兵’时,才会有那么多人踊跃参加。

被保护者,也应当成为保护者。

这样的核心思想在不知不觉中传播着。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进入到‘零科’。

事实上,‘零科’的淘汰率高到了离谱的程度。

上百人才能够出现一个合格者。

这样的淘汰率注定了,只有那些天赋异禀的人才能留下。

而他或者说是他们?

也注定了只能够是打下手。

亦如之前那般。

可是看着搭档年轻朝气的模样,老警察没有多说什么。

人嘛,还是要有梦想的。

万一实现了呢?

不过,生活还是要过的。

“走了,去下一个点儿。”

老警察催促着搭档。

年轻的搭档深吸了口气,马上行动起来。

虽然这副铠甲让人羡慕,但是重达20斤的分量却让他有些吃不消。

一开始时还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时间变长,这20斤的分量就变成了千斤重担了,即使有着辅助设备,也是一样的,毕竟,辅助设备是在关键时候才能够开启的。

滴滴滴!

“巡逻组F-112注意,巡逻组F-112注意。”

“Z区1-33出现情况。”

“马上支援!”

无线电内传来的声音,令两个刚要继续巡逻的警察,迅速的在左臂手甲下的按钮上一按。

嗤!

气体从盔甲下方喷出,两人双脚离地,依靠着颈部的操作,两人以低空飞行的模式,迅速的靠近着事发区域。

这就是辅助设备。

依靠着科技与秘术的结合。

虽然还不完善,但已经足够的好用。

当两人来到事发区域的时候,事情已经解决了。

“是一只被驱逐时,趁乱逃走的食尸鬼。”

“你们负责这里警戒。”

浦岛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后到来的两个巡警,向着五名手下一挥手。

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这一窝隐藏在下水道的食尸鬼还有一只跑了。

他可不允许这样的怪物出现在闹市区。

自从‘零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后,市区内就不允许再出现‘怪物’了——这是上层的命令,也是浦岛乐意见到的。

至少,这可以让平民们安心的睡个好觉。

花费了三个多小时,浦岛找到了那只食尸鬼。

还意外的发现了一群女蜘蛛——一种依靠长着女生头颅色诱人类的怪物,实际上除去那颗女生的头颅外,剩余的部分都是蜘蛛。

就连那女生的头颅也是它们狩猎而来的。

这群女蜘蛛是浦岛耽误时间的主要原因。

相较于,一般火力就能够解决的食尸鬼,女蜘蛛那种好似小汽车大小的身躯不单单需要重火力,还需要封锁。

“幸好赶得上。”

浦岛看了一下手表。

下午三点。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加速速度的话,没有问题。

将火箭筒放回后备箱后,浦岛上车,一脚油门就踩下,直奔花开院家的领地而去。

当浦岛赶到的时候,一些人已经早到了。

惠丽晶、虎千代、童守寺老和尚。

“大师。”

浦岛毕恭毕敬的向着老和尚行礼后,这才冲惠丽晶、虎千代打招呼。

两周前的大战,他可是亲眼看到了佛陀。

“你好。”

老和尚回应着。

两周前的战斗后,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周围人对他态度的变化。

对此,老和尚无所谓。

他还是他。

每天擦拭、打扫童守寺,看看经文,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硬要说什么同的话,那就是他需要坚持等到杰森回来了。

杰森是当代的童守寺大师,是毋庸置疑的。

即使到了现在,老和尚也是这样坚持。

“大师,杰森有消息吗?”

惠丽晶略显担忧的问道。

“没有,不过,不用担心。”

“杰森一定很安全的。”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我们耐心等待就好。”

“不要忘了,即使是死亡,对他也是无效的。”

老和尚温和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配合着相应的语气,无疑是安抚人心的。

惠丽晶点了点头。

相较于老和尚,她对杰森知道的更多。

她也坚信杰森会回来。

等到杰森回来,她一定要先给杰森一蒲公英。

明明说好了教导她,而且,她身为助理,杰森竟然和她不告而别。

嗡!

远处发动机的轰鸣声中。

一辆车子由远而近。

满脸疲惫的凉介走了下来。

“凉介长官。”

浦岛高声打着招呼,凉介一笑,脸上的疲惫也略微收敛,但是红红的双眼中却满是血丝,还有那厚重的眼带和浓浓的黑眼圈。

足以说明,对方好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

“怎么样?”

“一切顺利吗?”

老和尚询问着。

“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花开院朗那混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做了一件好事。”

凉介回答道。

周围的人,则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些人都可以称得上是‘里世界’的成员,在之前对于‘现世’也了解的足够深,他们很清楚‘现世’对于‘里世界’的态度。

就如同花开院朗说的那样,提防、戒备且满是恶意。

亦如‘里世界’对‘现世’的傲慢。

现在能够公开真的是很好的事情。

尤其是在外界有着‘极强’的压力下,双方的蜜月期开始了。

“但是那家伙犯下的罪过,还是不可饶恕的。”

凉介说着,眼中就浮现了冷冽。

花开院朗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都是杀害了数百人的凶手,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也是没有推脱的。

而这也是他们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

花开院家主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一行人步行而上。

很快的,就来到了花开院家的‘临时驻地’。

一栋栋木质的小屋连成一片的建筑群。

诸多原本是花开院分家的人正在忙碌着。

在经历了两周前的大战后,主家的人已经死绝了,剩余分家的人在花开院彻的召集下,纷纷来到了这里,重建家园。

有了两周的时间,且在诸多秘术的帮助下,已经初见规模了。

至少,不是之前那副废墟的模样。

花开院罗正在入口处。

“欢迎各位。”

年轻的阴阳师带着依旧纯真的笑容,将一行人迎接进入了新的花开院家,沿着碎石子铺成的小路,走到了那片湖泊前——当时的水虽然被杰森喝完了,但是地下水还在不停的涌出,在一位工匠的建议下,这里直接成为了人工湖,不单单是赏景色,还有养殖。

一群鸭子悠闲游过。

鱼不停的跃出水面。

虾蟹则是在泥沙内进进出出。

“很不错。”

老和尚很喜欢眼前的景色。

“这是不得已为之。”

“我们这次闯下了大祸,很多人都和我们划清了界限,一些东西我们必须要自给自足了。”

花开院罗说着,脸上却没有多少苦涩,反而还是开朗的模样,甚至,还略带兴奋的给众人指了指远处的田野。

“等到秋天的时候,我们还能收获粮食。”

“虽然依靠着秘术种出的粮食不太好吃,但总比没有的强。”

“而且,坚持到明年的话,一切就可以步上正轨。”

“那就好。”

老和尚双手合十,面带微笑。

他最近一直担心花开院家的事情。

老和尚很清楚,这件事情必须要有承担罪责。

而还有什么是比花开院家更合适的吗?

就算是花开院朗愿意一力承当,但是一些波折也是免不了的。

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

“诸位请随我来。”

“家主已经等候多时了。”

花开院罗继续带路。

家主的房间就在湖泊一侧,和周围的木屋没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大了一点,多了一个会客室。

花开院晴坐在那里,静静等待着。

身为花开院家新家主,这位年轻的阴阳师飞速的成长着,比之前多了更多的成熟与稳重。

当看到一行人走来时,年轻的家主站了起来,向着老和尚、惠丽晶、虎千代一一行礼。

至于凉介、浦岛?

花开院晴微微颔首。

最近‘零科’对于花开院家的逼迫,让花开院晴感到了莫大的愤怒。

如果不是因为凉介、浦岛熟识的话,这个时候,他已经赶人了。

对此,凉介、浦岛丝毫没有在意。

他们很理解花开院晴。

“家主。”

花开院罗问候着,然后,径直禀告道:“彻哥说没有兴趣,继续留在房间下棋了。”

说着,花开院罗露出了一个苦笑。

在经历了大难后,花开院彻毫无疑问的被推举成了新家主。

所有人都认可这个实力强大的新家主。

花开院彻也没有反驳,但是等到接任家主的那天,花开院彻在成为新家主后,马上就传位给了花开院晴,接着就返回了房间。

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花开院晴更是不知所措,硬生生的赶鸭子上架成为了新家主。

而花开院彻?

依旧后之前一样,待在自己的房间中,很少出现。

“是这样吗?”

面对花开院彻,花开院晴也毫无办法。

他很清楚,花开院彻在之前的花开院家中就是很特殊的,现在则是更加的特殊了。

因为,花开院家之所以还能够‘安稳’的待在这里,花开院彻的存在是最大原因。

那天见识过花开院彻实力的人,很清楚和一个能够封闭虚空缝隙的人开战会造成什么后果。

假如没有花开院彻?

花开院家早就没了。

那些豺狼一样的家伙,可不会放过花开院家这块肥肉。

就算主家没了,分家的资产、秘术也足以让那些混蛋眼红。

“树呢?”

花开院晴又问道。

“花开院树去参加‘奶茶挑战99杯’大赛了。”

花开院罗的笑容越发无奈了。

花开院晴沉默了。

花开院树一向是特立独行的,之前是,现在也是,未来估计也不会变。

谁能帮帮我啊……

花开院晴心底默默的想着,然后,看向了众人。

“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这样的话,一队花开院家的族人,就将前前任家主押了进来,连带着还有一个小个子的女人。

身负沉重的镣铐,这位前前家主气色看起来很不错。

那个女人也是。

两人甚至还带着笑容,丝毫没有为自己的未来所担忧。

“我们又见面了。”

这位前前家主主动的和惠丽晶打招呼。

至于其他的人?

纷纷无视。

包括童守寺老和尚。

“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花开院朗询问着惠丽晶。

“感觉?”

“周围的人经过最初的恐慌后,都安稳了下来。”

“我的话,还在努力学习中。”

惠丽晶不知道花开院朗是询问自己还是周围,所以,一并说了。

“那就好。”

花开院朗说着就伸出了右手。

惠丽晶愣了一下,最终,还是处于礼貌与对方一握。

花开院朗笑了。

“我的愿望达成了。”

“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剩下的?”

“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的尸体埋了、烧了,拿去喂狗都行——可我的力量、知识如果就这么消失的话,实在是有点浪费。”

“所以……我送给你了。”

花开院朗笑着,身躯内属于阴阳术的力量宛如潮水一般涌入惠丽晶体内,形成了一枚全新的阴阳术种子,然后,这颗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同时,繁杂到极致的知识一一出现在惠丽晶的脑海中。

她一下子就懂了。

似乎从小学习的一样。

“还有我的。”

小个子女人握住了惠丽晶的另一只手。

同样的阴阳术力量,夹杂着一丝特异的力量。

这股力量的涌入,让惠丽晶的气息再次变得浑厚。

“你们?!”

惠丽晶瞪大了双眼看着两人。

周围的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

足足十分钟后,两人松开了惠丽晶的手,就这么对视、拥抱,跌坐在地,没有了气息。

这就是两人的交代。

凉介上前检查,确认了两人死亡后,带着浦岛离开了。

至于提出带走尸体?

看着花开院晴要杀人的目光,凉介只要没有昏了头,就不会这么做。

而且,他需要赶紧汇报新情况。

又一个绝强者诞生了!

惠丽晶!

刚刚那股气息让他现在还胆战心惊。

还有花开院朗的这种秘术……能不能普及?

如果可以的话……

带着纷乱的思绪,凉介走了。

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对着两具尸体,低声咏唱着经文。

惠丽晶低头不语。

“晶?”

虎千代轻声询问。

“我没事。”

“我现在好像能够做一些两周以来想做,但是都做不了的事情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惠丽晶冲着两具尸体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之后,她向着山巅走去。

气息一步一步的变强。

当她站立在山巅时,蒲公英早已出现在了手中,她回过头看着众人,展颜一笑。

“我去找杰森。”

“马上就回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

话音落下,蒲公英对着眼前的天空一刷。

不单单是力量。

还有传承自花开院朗的秘术。

两者结合后——

一个缝隙立刻出现。

惠丽晶跃入其中,缝隙瞬间消失。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在山腰的某个房间中,花开院彻抬头看了一眼。

有些事情,看着挺好。

但结果?

真的是一言难尽。

“希望你真的能不死。”

说着,花开院彻继续下棋了。

而这个时候,杰森则是遇到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