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一百零九章 终入现世!

啪!

棋子落下。

虚空裂缝处,一道道的线开始蔓延。

纵,19条。

横,19条。

361个交叉点在纵横直线上诞生,而在最核心的位置,一枚白色的棋子已经镶嵌在那。

恰好是,虚空裂缝的核心位置。

急速奔行的众人抬头望去。

只见,原本不断扩大的裂缝,竟然停止了。

白色的棋子绽放着莹莹光辉。

光辉之下,黑色的虚空不在扩张。

而且,还一点一点的收敛。

虽然速度比不上刚一出现裂缝时的扩张,但是众人能够分辨的出,裂缝正在缩小。

“彻哥!”

冲在最前面的花开院晴,嘴角一翘。

他就知道,花开院彻不会让人失望。

以前不会。

以后也不会。

“那家伙!”

身披冰霜盔甲,手拿冰霜长剑的花开院树撇了撇嘴角。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花开院彻真的是比他强。

呵。

土御门元发出了一声轻笑,看向虚空的棋子,眼神中带着警惕。

花开院彻已经这么强了吗?

封锁虚空就算是那几个老家伙也得合力才能勉强做到吧?

他会不会成为主公的心腹大患?

土御门元心底思考着。

“真是厉害!”

虎千代则没有任何的顾虑,就这么出声夸赞着。

在她的那个年代,也有强者。

甚至,是很多。

不说她的宿敌,就是一起争夺‘天下’的那些对手,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出彩。

可是就算是那些人来到现代,又有几个能够做到像花开院彻、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土御门元和她那位好友的程度呢?

寥寥无几!

花开院彻不用说了,眼前的一手‘天元.天地大同’让她唯一想到的就是那位字号‘魔王’却意外在大火中失踪的存在。

花开院晴、花开院树两人,也至少是本多、真田或者庆次级别的。

只要给他们时间,一定能够达到那种程度。

而土御门元?

她莫名的想到了那位为了主公奉献一切的半兵卫。

虽然两者完全的不相干,但是她真的在看到了土御门元的第一眼,就想到了那位天才军师。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好友。

没有停留。

只有冲锋。

那背影毫不迟疑。

她看不出这位好友和谁有些相像,但却又和很多人相像。

那些人为了自己维护‘道义’的信念,百死不辞。

此刻,惠丽晶的身影正在和那些人不断的重叠。

吼!

嘶吼声。

由虚空传入现世。

那尊庞大的身影看到了裂缝的变化,原本看起来慢悠悠的身影,一下子就加快了。

八颗头颅宛如是恶魔的触手,不停的晃动。

快!

更快了!

几乎是呼吸间,这尊庞大的身影就真正意义上靠近了虚空的裂缝。

八颗头颅中的一颗,更是迫不及待的向着裂缝上的白色棋子撞来。

虽听不到破空声,但是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心底的震惊。

宛如山崩!

这就是他们此刻的内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大斜.天魔大化!”

花开院彻的声音再次响起。

啪!

同时,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盘一角。

黑子落下,光辉闪烁,与白字交相呼应。

然后……

棋盘挪动了。

带着虚空破开的裂缝,就这么的移动了。

轰!

撞来的巨大头颅,就这么撞在了真正的虚空晶壁之上。

疼痛!

自身力量带来的疼痛!

晶壁反噬带来的疼痛!

让这庞大的怪物大声咆哮着。

只是,没有谁听得到。

唯有——

“咳、咳。”

花开院彻连续的咳嗽着。

“彻哥,你怎么样?”

花开院罗担心的半跪在了自己的兄长面前。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知道自己的这位兄长很强,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兄长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能够封闭破裂的虚空。

而且,还能转移这样的裂缝。

只是……

并不是没有代价!

花开院罗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兄长气息的变化。

不是很好的那种。

“没事。”

“还能坚持一会儿。”

花开院彻这样的回答着。

然后,目光平淡的看向了破碎的虚空。

在那里,身躯庞大宛如魔神的怪物正在发出阵阵咆哮。

八颗头颅,十六双眼睛死死盯着这里。

对方发现他了。

不!

对方关注他了!

因为,这次意外,对方开始注意到了他这个蝼蚁。

“不胜荣幸。”

花开院彻微笑的说完,手中棋子再落。

啪!

啪啪!

一连三枚。

白色棋子开始出现在虚空之上,裂缝恢复的速度更快了。

宛如魔神的怪物再一次咆哮着冲来了。

黑子落下,裂缝开始了又一次的挪动。

但,只是避开了怪物八颗头颅中的一颗。

剩余的七颗头颅早有准备的奔向了被挪移后的裂缝。

啪!

又是一枚黑色棋子落下,裂缝再次被转移。

怪物的三颗头颅撞在了虚空上。

可剩余的四颗头颅还在移动着。

它们再次奔向了裂缝。

啪!

黑色棋子又落下一枚,花开院彻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是无比的苍白了。

怪物的冲撞再次落空。

三颗头颅扭转不及,径直撞在了虚空的晶壁之上,可仅剩余的一颗头颅却没有,它瞄准了时机,再一次的冲向了裂缝。

花开院彻抬起手,就要落子。

但是,空乏的身躯,让平日里这种简单的动作变得困难起来。

棋子……最终没有落下。

噗!

吐血声中,花开院彻软倒在地。

“彻哥!”

花开院罗惊呼着,搀扶着自己的兄长。

而这个时候,没有了花开院彻的偏移,那巨大的头颅重重的撞在了白色的棋子上。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

宛如是一声惊雷。

三枚之前落下的白子,径直碎裂了。

而占据着天元的白子也仅仅维持了片刻,就在那巨大头颅的下一次撞击中,破碎了。

撞碎了占据天元白子的巨大头颅势头不止,就这么的闯入了现世。

它横跨了虚空。

进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人间。

令它怀念的气息。

令它怀念的味道。

它忍不住的发出了喜悦的吼声。

嘶!

宛如蛇嘶,亦如嗡鸣。

声音清晰的传入了现世,近畿地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一声蛇嘶。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蜷缩着身躯。

恐惧!

不可抑制的蔓延着。

尤其是当他们抬起头,看到了那巨大的,犹如是一座山峰般,从天空中‘探’下来的蛇头时,一个个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

“怎、怎么会?!”

‘里世界’的成员们结结巴巴的喃喃着。

“不、不可能!”

现世的高层一个个无力的呻吟着。

而普通人?

在这个时候,只剩下了哭喊。

“世界末日了吗?”

坐在副座上的浦岛瞪大了双眼。

“差不多吧。”

凉介松开了油门,原本正在急速向着花开院家驶去的车子缓缓的靠边停下了。

这位中年警官的额头上满是汗水。

停车这么简单的动作,在这个时候做起来是那么的困难。

凉介相信,如果不是他经过了两次强化,他这个时候已经把车开到山沟里去了。

这并不是无辜的猜测。

看看他的后面,属于‘零课’的车辆一辆辆横七扭八的撞在一起,不少真的是翻滚入了山涧。

但是,没有哀嚎。

更没有呼救。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花开院家领地的上空。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知所措的绝望。

“我们会死吗?”

浦岛哆哆嗦嗦的问道。

“不知道。”

凉介如实的回答着。

在看到这个巨大蛇头的时候,凉介的大脑几乎是停滞了,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让他根本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思考。

甚至,连身躯都无法很好的控制。

他颤颤巍巍的伸手入怀。

一支烟叼在了嘴里。

啪!

火光一闪。

香烟被点燃。

凉介深吸了口,吐出烟雾,然后,就这么的瘫软在了椅子中。

“也许还能做件事。”

这位中年警官说道。

“什么事?”

年轻的警员问道。

“祈祷!”

“祈祷杰森能够创造奇迹!”

中年警官说完,就再次看向了山顶的天空。

而远在市区的童守寺内,流浪的阴阳师也在看着天空。

他咬着牙,才让自己没有摔倒在地。

“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它不应该是传说吗?”

流浪的阴阳师喃喃自语着。

“传说也是事实改编而成的啊。”

童守寺老和尚轻声回答着。

流浪的阴阳师一扭头就看到了童守寺老和尚不知何时换上了那件破旧的僧袍,手中拿着一根同样没有了金漆的禅杖,就这么面色平淡的看向了远处的虚空。

“大师?”

流浪的阴阳师一愣。

“我去去就回。”

“如果回不来了,你帮我把这里交给杰森就好。”

“我这个没有用的老和尚如果能够在关键时刻起一点作用的话,也是很好的。”

老和尚笑着说道。

坦然却又略带纠结。

最终,选择了遵从本心。

他的心告诉他,必须去。

即使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他出现在那里,就代表了他的态度。

哪怕是为那里的人阻挡一下这个怪物呢?

踏、踏踏。

老和尚推开寺庙的门,然后,冲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的流浪阴阳师点了点头,接着,关上了寺庙的门。

转身,前行。

亦如往常。

淡淡的金色却从老和尚的身上亮起。

微弱。

旁人隐约能够看到。

老和尚自己?

看不清。

或者说,他的注意力都被那巨大的蛇头吸引了。

“呜呜哇哇!”

樱桃被吓得啼哭不止,樱桃的父母更是不知所措。

“樱桃不哭。”

“放心吧。”

“很快就会没事的。”

樱桃的爷爷安慰着自己的孙女,接着,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啼哭的樱桃突然一把抓住了爷爷。

樱桃的爷爷笑了。

他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孙女。

“爷爷年轻的时候可是很强的。”

这样熟悉的话语安慰着樱桃,仿佛是有魔力一般,樱桃停下了啼哭,她看着爷爷走向了房间角落的柜子,将一件黄色紧身衣和一件白色的披风拿了出来。

啪!

清脆的抖动中,披风遮挡了爷爷的身躯。

等到樱桃再次看到爷爷时,爷爷已经穿好了黄色的紧身衣,戴起了红色的手套,披风挂在肩膀上。

“爷爷很快就会回来。”

樱桃的爷爷说完,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只有开启的窗户吹入了阵阵夜风。

夜风中,充斥着怪物得意的嚎叫。

虽然只是一颗头颅进来。

但马上的,它的其它头颅就能够进来了,接着是身躯。

然后?

自然是肆虐这片久违的大地。

不过,在此之前!

它做为八颗头颅中最先闯入的那个,自然是要先尝一尝味道的。

眼前扛着蒲公英的女孩看起来就不错。

尽管小了点。

但应该比那个距离它最近的男人好吃。

当然了!

更重要的是,它讨厌蒲公英。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蒲公英,它就觉得全身疼痛,好像是被10吨重的重物,连续的砸了好几遍一样。

不过,这些都是错觉。

它现在就是单纯的饿了。

它要吃东西了。

“被我吃掉,感到荣幸吧,蝼蚁!”

带着这样的话语声,舌头猛地冲向了惠丽晶。

“快闪!”

花开院晴抽身而退,同时大声提醒着女侦探。

可是女侦探却是充耳未闻。

她的双眼牢牢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巨大蛇头,她侧拿蒲公英,毛茸茸的蒲公英头,垂落在地面上,将石子地面压出了几道碎裂的缝隙。

一!

惠丽晶深吸了口气,开始蓄力。

二!

巨大的蛇头更近了,惠丽晶攥紧了蒲公英。

三!

巨大的蛇头已经近在咫尺了,惠丽晶由下而上的挥出了蒲公英。

毛茸茸的蒲公英准准的砸在了巨大蛇头的下颚上。

然后——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中。

所有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

宛如山峰一般的巨大蛇头被打得高高昂起。

凄惨得吼叫声连绵不绝的传来。

这、这……

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就连惠丽晶也是。

她承认她用力打了对方,但也不可能叫得这么凄惨般。

下意识的,惠丽晶抬起头看着那巨大的蛇头,然后,她看到了一道站在蛇头上的身影。

女侦探惊喜的喊出了声——

“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