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一百零七章 面目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中年人的问话,惠丽晶是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随意的回答。

尤其是眼前身处的环境和刚刚的战斗,都让女侦探深刻的明白,不要随意和眼前的陌生人说话。

因此,下一刻——

惠丽晶手中的蒲公英直指花开院朗。

呜!

沉闷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中,花开院朗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虽然刚刚已经见识过了‘萤草’的强大,但是当直面‘萤草’时,他依旧感受到了绝对的压力,那是连呼吸都不畅的压力。

“这根蒲公英多重?”

花开院朗忍不住的想道。

然后,他再次看着轻易挥舞这根蒲公英的惠丽晶,忍不住的眼角跳动。

这个女人……不!

不对!

是‘萤草’的力气有多大?

被打上一下的话,恐怕会当场逝世吧。

“‘萤草’曾是我们家族最强大的式神。”

“只是后来……”

“我们将她遗失了。”

花开院朗这样的说道。

这并不是谎言,而是真实的。

当然了,其中的内容并不全。

例如:自从花开院家族得到了‘萤草’这个式神后,就从没有人正在的拥有过‘萤草’。

甚至,当那位获得了‘萤草’这个式神的花开院族人逝世后,人们连‘萤草’的模样都不知道了。

从后来只言片语的信息中,只能知道,‘萤草’是一个女孩模样,很可爱的那种,手里握着一根硕大的蒲公英,且能征善战,英勇无匹,有着‘一人成军’的美誉。

除此之外?

什么都没有了。

尤其是,随着‘萤草’的遗失,这样的记录就只是记录了,谁也无法证实了。

不过,花开院朗却是相信‘萤草’的强大。

毕竟,眼见为实。

他亲眼看到了‘萤草’的强大。

眼前的少女,他认得。

‘剑圣’杰森的助手,‘女格斗家’惠丽香的妹妹,一个刚刚才接触到‘里世界’的平常人。

但就是这样的人,已经能够短时间内做到了‘以一敌百’。

还不足以说明‘萤草’的强大吗?

面对着花开院朗的话语,惠丽晶却是没有放松警惕。

虽然花开院朗说得好像那么一回事。

但,谁知道真假。

而看着惠丽晶的警惕,花开院朗却是一笑。

“放心。”

“我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萤草’早已是无主之物了,谁得到自然就是谁的……”

“‘萤草’不是物品!”

“她是我并肩战斗的伙伴!”

花开院朗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惠丽晶打断了。

不是什么矫情之言。

更不是什么中二发言。

而是惠丽晶的肺腑之言。

要知道,她是在面对死亡时,遇到的‘萤草’,然后,又在‘萤草’的帮助下,度过了死亡的危机。

对于‘萤草’,惠丽晶满心的感激。

更何况,‘萤草’长得那么可爱。

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物品呢?

是伙伴!

这是惠丽晶在刚刚就从心底认定的。

而现在?

她自然是要反驳的。

看着惠丽晶的模样,花开院朗微微点了点头。

“认可了自己的式神,也获得了式神的认可……很不错的状态。”

“对于‘超凡’的你,想必感受到了快乐吧?”

“没有了往日的束缚,拥有了抗争的权利,这样的快乐是必然的吧?”

花开院朗深吸了口气,以十分平静的话语说道。

只是这样的话语,让惠丽晶皱眉。

她有点搞不懂,花开院朗说这话的意思。

下意识的,她看了看自己的好友。

上杉家的千金也是一样。

虎千代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花开院朗。

她总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有点……神经质?

和一个神经质纠缠?

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你究竟是谁?”

“你有什么目的?”

上杉家的千金径直问道。

“我是花开院朗。”

“我的目的?”

花开院朗坦然的承认着自己的身份,而在关于他想干什么的时候?

这位操纵了一切的花开院家主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不想说。

而是不能说。

事实上,他十分的想要告知所有人,他想要做什么。

但是,一旦说了。

他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因此,摇头后,花开院朗故意压低了声音,用一种十分阴森的口吻说道:“我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强大,为了永生,为了你们无法想象的‘彼岸’!”

面对着突然变脸的花开院朗,早已戒备多时的惠丽晶一蒲公英就砸了过去。

花开院朗就要快速的躲闪。

但是,他错误估计了这蒲公英所蕴含的力量。

虽然在刚刚他感受了一下,但那只是正常轻飘飘的挥舞,而不是……进攻!

呜!

四周的空气都被砸成了真空。

堪比山岳的风压就这么压在了他的身上,令他动弹不得。

轰!

宛如是爆炸的轰鸣中。

花开院罗就这么的粉碎了。

大结界带来的防御,就如同是不存在一般,在触碰到蒲公英的时候,就这么的被砸了个粉碎。

甚至,内里蕴含的力量还被吸收了不少。

木偶破碎成渣,跌落地面。

“傀儡?”

虎千代明显知道的更多。

拥有了前世记忆的上杉家千金皱起了眉头。

她看着眼前的傀儡,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怎么了?”

惠丽晶问道。

“有点不好的预感。”

虎千代回答着,然后,看向了惠丽晶,小心的问道:“晶,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疲惫或者其它的什么不太好的状态?”

“没有啊!”

“我感觉精神百倍!”

“而且……”

“越是战斗,我感觉越是好!”

“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样!”

惠丽晶摇了摇头,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还在此挥舞了一下蒲公英。

周围又是一阵狂风呼啸。

看着好友的模样,虎千代微微松了口气。

“那就好。”

“如果有不对劲的地方,马上告诉我。”

“还有,你能够沟通‘萤草’吗?”

虎千代继续问道。

“能啊。”

“‘萤草’刚刚还害怕的哭泣呐,不过,就算这样,‘萤草’也没有停止挥舞蒲公英——哪怕泪流满面,也要血战到底。”

“‘萤草’真的是一位合格的战士。”

惠丽晶忍不住的回忆起了当初刚刚走上战场的自己。

她,不也是那样吗?

一边哭着一边扣动着扳机。

原来,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啊!

惠丽晶默默的想着。

这样的想法,清晰的传递给了‘萤草’。

“我、我会陪着晶的!”

“我一定不会成为累赘的!”

‘萤草’回应着惠丽晶。

这并不是说说而已,在惠丽晶的注视下,‘萤草’的左右裙边上突然的多出了一个勾玉,然后,勾玉下方开始浮现一个字。

从模糊到清晰。

那是——

狰!

好似又荒兽怒吼,又似怪物咆哮。

但,马上的就只剩下了‘萤草’的微笑。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惠丽晶只是点着头。

“我们一起加油!”

惠丽晶这样的回答着。

“好!”

‘萤草’回答着。

而站在一旁的虎千代则是不自觉的眯起了眼。

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晶的气息又强了一分?

不对!

不是晶!

是‘萤草’!

经过了刚刚的战斗,进化了?

这么强大的式神,这么简单就能够进化?

虎千代愣住了。

要知道,按照她所获得的记忆越是强大的式神,越是难以满足进化条件。

像是‘萤草’这样的,不得去单挑‘八岐’才能完成进化吗?

怎么这么简单?

而更让虎千代惊讶的是自己的好友惠丽晶。

她的好友惠丽晶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这种进化。

但是,怎么可能?

惠丽晶肯定能够感受到这种进化!

这种变强,身为宿主的她,一定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

但为什么不惊讶?

变强不是好事吗?

“晶,你为什么不惊讶?”

虎千代询问着。

对于好友,上杉家的千金直言不讳。

而惠丽晶,也是一样的。

“我为什么要惊讶?”

“我相信‘萤草’!”

“‘萤草’也相信我!”

“剩下的?”

“只不过是顺带啊!”

惠丽晶理所当然的回答,令虎千代哑口无言。

她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具体是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然后——

“谢、谢谢,晶!”

“我会加油的!”

‘萤草’的声音从惠丽晶心底传来,随后,那裙边左右再次多出了一个勾玉,而勾玉下的‘狰’文字,则又多出了两个。

又一次变强了!

虎千代的双眼已经瞪圆了。

但是这一次,上杉家的千金已经没有再询问什么了。

羁绊!

伙伴的羁绊!

她的心底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能够和你成为好友,真的是太好了!”

虎千代说着这样的话,目光看向了雾气的深处,在那里战斗的声音已经响彻了天际。

道道光辉,刺破了黑色的迷雾。

真正锋锐的呼啸,席卷大地。

距离虽远,但不论是虎千代,还是惠丽晶,都清晰的看到了那里的战斗。

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和土御门元正在和花开院朗战斗着。

不再是傀儡。

是真正的花开院朗。

而在不远处,小路由蜂正委顿在那,胸口还有大片的血迹,显然受了重伤。

“我们去帮忙!”

惠丽晶说道,就向着那里冲去。

这些人进入到这里,都是因为杰森。

而身为杰森的助手,可不能够视而不见。

尤其是小路由蜂,她必须要治疗一下。

“好!”

虎千代紧随其后,快步冲了过去。

不到两分钟,惠丽晶、虎千代已经冲进了战场。

而仅仅两分钟的时间,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和土御门元就变得有些狼狈了。

花开院晴的嘴角有点青肿。

花开院树的卫衣彻底没了,赤膊上身。

土御门元一直挂在嘴角的微笑,也消失了,面容十分的严肃。

“他用仪式将自己的力量和这片‘迷雾’融为了一体。”

“如果不将这片‘迷雾’驱散的话……”

“我们根本不可能赢!”

土御门元沉声说道。

“废话!”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驱散这片‘迷雾’!”

“它的源头在哪?”

花开院树抬手一剑挥出。

呼啸而出的霜冻剑气,将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箭矢纷纷击落。

这些箭矢通体黑色,落地后,就再次化为黑色的‘雾气’,融入到了四周的‘雾气’之中。

而蔓延开来的冻气,更是让花开院朗的身形一滞。

花开院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后背双肩出喷射而出的力量,让他如同炮弹一般冲向了花开院朗。

轰!

毫无花俏的撞击。

花开院朗的身体与花开院晴的拳头间,一层黑色的‘雾气’阻挡在那。

花开院朗的身体向后飞去。

但是,花开院朗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相反的,花开院晴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看到这一幕,花开院树的一抿嘴。

就如同土御门元说的那样,不驱散‘迷雾’,他们根本赢不了。

不由自主的,花开院树的目光看向了小路由蜂。

而土御门元的目光更是早一步落在了小路由蜂的身上。

小路由蜂全身一颤。

“你、你们想干什么?”

“再占卜的话,我会死的!”

小路由蜂嚷嚷道。

同时,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目光看向了急速赶来的惠丽晶和虎千代。

他希望两位女士能够帮他说说话。

至于土御门元三人?

他早就看透了。

一个比一个坏,就知道阴他。

在小路由蜂期盼的目光中,惠丽晶开口了。

“没事!我会治疗!”

小路由蜂:……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话,惠丽晶抬手就将‘萤草’的治疗光辉洒向了小路由蜂。

小路由蜂苍白的脸色迅速的红润起来。

可小路由蜂的嘴唇却是颤抖着。

“你们是魔鬼吗?”

他吼着,但是行动却是不慢。

再一次的占卜开始了。

“在……噗!”

话还没有说完,小路由蜂就再次吐血了,而且,这一次还径直昏迷了过去。

惠丽晶马上治疗。

小路由蜂悠悠醒转,还没有回过神,就听到惠丽晶追问道。

“在哪?”

“东南方!”

“还有……噗!”

又一次的,小路由蜂吐血昏迷了。

惠丽晶再次治疗。

小路由蜂又一次的苏醒。

“还有什么?”

“还有,他只是饵!”

“真正的危机在东南方!”

这一次,小路由蜂强咬着牙说完了。

话语声落下后,反噬再次降临。

救我!

用眼神示意了惠丽晶后,小路由蜂又一次的昏迷了。

惠丽晶救助着小路由蜂,脸色凝重。

不单单是惠丽晶,虎千代,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和土御门元没有一个不是脸色凝重的。

他们上当了?

所有人都在这样的想着。

花开院朗看着众人的脸色,又看了看小路由蜂,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我已经尽力遮掩了。”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可怕。”

说着,花开院朗就转身看向了东南方。

在那里,特意的波动已经出现了。

花开院朗松了口气。

“还好……”

“我成功了。”

他这样说道。

下一刻——

虚空破碎。

‘现世’的‘膜’,被打碎了。

一尊庞大到不可思议的身影在虚空外若隐若现。

它飞速得靠近着这里。

昂起的八颗头颅发出了嘶鸣。

十六只眼睛,贪婪而又饥饿的注视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