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一百零六章 吸引!

花开院晴坐在原地耐心等待着。

视野虽然没有回复正常,但是一个微弱的‘结界’却阻拦着那些腐蚀气体靠近。

这对花开院晴来说,足够了。

他的纸人有的时候比双眼还要好用。

例如,这个时候——

坐在原地微眯着双眼的花开院晴猛地张开双眼,向着一旁翻滚。

轰!

就在花开院晴远离了原地四五米后,爆炸陡然出现。

土石飞舞,石块四处散落。

而且,这样的爆炸是连续的。

花开院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站起来,就再次的翻滚。

轰轰轰!

连续的爆炸开始出现了。

没有给花开院晴一丁点儿喘息的工夫。

一连九次后,爆炸停歇了。

花开院晴这个时候已经衣衫褴褛了,不少地方更是沾染了血污,尤其是左臂,更是血肉模糊一片。

受伤了!

花开院晴低头扫了一眼左臂,抬手抹去。

微微的荧光闪烁。

当花开院晴的右手挪开后,左臂恢复如初。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传来。

一个高个的男子从迷雾中走出来。

“不错。”

“晴你的阴阳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呐。”

男子这样夸赞着。

可是年轻的阴阳师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喜悦。

他盯着高个男子,面色阴沉。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花开院晴质问着。

“你说这些?”

高个男子似乎是惊诧花开院晴为什么质问自己一般,以十分不解的模样指了指周围。

黑色的雾气翻滚,随着高个男子的手指而远离了这片空间。

月光照射下来,皎洁的月光照耀在高个男子的身上。

并不是传统阴阳师的打扮,而是黑色的大氅罩在了白色的内衬长衫上,头发被青丝巾,面容儒雅,下巴留着长须。

儒雅随和,甚至,有着一股出尘的气息。

如果只是看这样的外表,花开院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近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对方做的。

甚至,炸掉了自己家族的领地。

而且,到了现在,都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

反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模样。

愤怒!

怒气犹如是火焰般,在花开院晴的心底燃烧着。

他双眼狠狠的盯着眼前的高个男子,大声的吼道。

“花开院朗!”

“不!”

“你根本不配花开院这个姓氏!”

花开院晴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符纸,射向了自己主家的家主。

花开院朗不闪不避,任由这些足以致命的符纸砸在自己的身上。

啪、啪啪!

好似是电火花一般。

符纸在接触到花开院朗的时候,一个个变得焦黑、落地。

花开院朗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这么向着花开院晴走去。

“喝呀!”

花开院晴再次撒出了一把符纸。

这一次洒出的符纸没有在射向花开院朗。

而是,贴在了花开院晴的身上。

光辉乍现。

花开院晴径直出击。

左直拳、右勾拳、后手直拳,右肘击,左鞭腿,右高踢,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攻击,带着呼啸而起的风声? 每一拳、每一脚都灌注了莫大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 不单单是肌肉的力量。

还有‘阴阳术’的力量。

每一击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腰部粗细的树木击穿。

每一击都可以快到让人的目光无法追上。

但,这些都并不是真正的杀招。

远处!

迷雾中? 一位持剑者屏息凝神。

它宛如一位剑客。

如果不是那硕大的、有些可爱的狗头的话。

此刻? 那本该是憨厚、可爱的狗头上,一脸的严肃? 它持刀而立,宛如山岳般? 它背后挂着‘雀’和‘镇宅’两块牌子的木屋则好似山巅。

既是背负。

也是力量。

“不错的力量!”

“融合了格斗技的阴阳术吗?”

“可惜还差了一点!”

花开院朗承受着年轻阴阳师的拳脚攻击? 即使是身处在大结界的防御内,花开院朗依旧不得不承认花开院晴的力量超过了他的年纪,达到了老一辈的程度。

真是值得称赞!

可……

为了他的计划!

抱歉了!

想到这,花开院朗抬起了手。

他准备反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

锵!

长刀出鞘的声音。

一道身影急速的靠近? 犹如分身幻影般的突入到了战场中。

“心之所向!剑之所向!”

“拔剑——”

“斩!”

慷慨的高歌中? 剑光闪烁。

噗!

花开院朗那只抬起的手,被斩落了。

“犬神?”

“还没有进入主家,就拥有了自己的式神?”

“真是出乎预料的天赋。”

花开院朗看着站在自己身前,将花开院晴挡在身后的狗头剑客,忍不住的讶然。

分家没有入主主家前? 是不会被赐予式神的。

当然,这并不妨碍自行寻找式神。

只是大部分的式神? 远不如主家的传承。

要知道,签约式神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对于阴阳师来说,每签约一个式神? 都将会是极大的负担? 因此? 大部分阴阳师只会选择一个式神。

所以,花开院分家的人很少会这么选择。

尤其是那些能够问鼎主家的人。

花开院朗第一次用正式的目光打量着花开院晴。

“你早已经准备放弃主家了吗?”

花开院朗问道。

“呵。”

“你问这样的话语,可笑吗?”

花开院晴冷笑着。

花开院朗沉默一下后,微微摇了摇头,再次出手。

这一次,花开院朗宛如是瞬移一般出现在了花开院晴的身后,抬手就向着花开院晴的后背抓去。

快!

远超花开院晴想象的快!

但是,狗头剑客更快!

“我的挚友啊!由我来守护!”

横刀转身,长刀与花开院朗的手掌触碰。

铛!

金属的交击声中,花开院朗抽身后退,但是狗头剑客却是如影随形般的挥刀而至。

铛、铛铛!

密集的交击声,宛如打铁般。

双方僵持不下。

但是,花开院晴很清楚,花开院朗占据着优势。

因为,这里是对方的主场!

即使他拥有犬神,随着时间拖延,他也会陷入到不可挽回的被动。

然后,就是失败!

想到这,花开院晴深吸了口气——

“犬神,帮我拖延5秒!”

“好!”

狗头剑客点头答应。

而花开院晴则是开始调动着阴阳术的力量刺激着体内那属于‘格斗家’的力量。

两者在花开院晴的调配下,诡异的融合着。

然后……

炸裂!

轰!

庞大的阴阳术力量从花开院晴的后背和双肩处冒出。

本就褴褛的衣裳,刹那间被撕开。

阴阳术形成的气流冲天而起。

四周黑色的雾气,都被冲散。

剩下的,只有年轻阴阳师粗重的呼吸声。

“只能坚持10秒。”

“再超过的话,心脏就要超负荷了”

“不过,10秒够了!”

想到这,花开院晴大声喊道。

“犬神闪开!”

“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瞬开!”

轰!

带着一声低喝,年轻的阴阳师的拳头已经击打在了花开院朗的身上。

大结界赋予的防御,破碎!

身躯的皮肤、骨骼、肌肉,破碎!

身躯的核心……破碎。

甚至,上半身都没了。

阴阳术与格斗家力量的集合,在这一刻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展现着。

可是年轻的阴阳师却是面色有点难看。

因为,倒地的花开院朗下半身变为了木偶。

傀儡!

他刚刚一直和花开院朗的傀儡战斗着!

“只是傀儡吗?”

花开院晴低声念叨着,面容沉吟,但是马上就看向了一侧。

那里,有着战斗声。

“犬神,我们走!”

年轻的阴阳师顾不上其他,带着自己的式神冲向了声音出现的地方。

……

花开院树拉了一下帽兜,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撕裂大半的帽衫,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狞笑。

“花开院朗,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毁了我最喜欢的一件卫衣。”

“你准备好用命来赔了吗?”

花开院树看着对面高个子的男人,暴虐的问道。

他讨厌花开院朗。

或者说,他讨厌花开院家。

从小,他就被灌输着‘忠于家族’的理念。

但是,这样的‘家族’有什么好效忠的?

他的母亲可以被抛弃,他的父亲可以厚颜无耻的去谄媚一个足以称之为老太婆的家伙,就因为这么做,家族可以更好的发展?

他的母亲,从那天都没有了笑容。

他也没有了。

然后,他们被逐出了府邸。

冬日里。

他,只能依靠捡拾破烂,翻垃圾桶为生。

但他感觉还好。

因为,他的母亲一直陪着他。

‘有点想喝奶茶啊。’

突然有一天他的母亲说道。

‘交给我了。’

他回答着。

虽然是捡破烂,但是他也是有积蓄的。

为了什么?

当然就是为了这个时候。

他希望看到母亲的笑容。

奶茶买回来了。

母亲笑了。

暖暖的,亦如奶茶的甜。

然后,母亲走了。

喝下奶茶后的第二个早晨,母亲匆匆离去了,冰冷的躯壳让他无法接受,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母亲让他不要去恨。

不恨?

怎么可能!

他恨!

恨天!恨地!

他恨不得杀光所有花开院家的人!

不过,他遵守了母亲的另外一个遗愿。

希望在坟前放一朵雪莲。

他照做了。

他进了雪山,带回了雪莲,杀了他的那个父亲、新婚的妻子和周围所有的人,白色的雪莲被染红了,他放在了母亲的坟墓前。

没有什么了。

他完成了母亲的遗愿,又违背了母亲的遗愿。

喝奶茶吗?

双倍的糖。

他一半,母亲一半。

母亲还在陪伴着他。

因为,奶茶是甜的啊。

其他人?

他毫不在意,毫不理会。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和杰森成为朋友。

不单单是喜欢奶茶。

还因为,杰森也是纯粹的人。

他和他是一样的人。

所以,他进入到了这里。

为的就是帮上朋友。

而能够在帮朋友的时候,还干掉一个花开院主家的家主?

那真的是再好不好的事情了!

“给我去死吧!”

花开院树一剑斩出。

没错!

剑!

明明身为阴阳师,但是使用的却是刀剑。

一柄完全由‘冰霜’组成的剑。

“剑、剑豪?”

“还有、还有这?”

“你也早已经准备放弃主家了吗?”

花开院朗被冰冻,被斩裂前,这样的问道。

“狗屁的主家!”

“我就是我!”

花开院树一剑斩下了对方的头颅,然后,看着木偶的身躯,不由一挑眉。

“傀儡?”

“呵!”

冷笑一声,花开院树向着远处传来战斗的方向走去。

战斗可没有结束。

他还没杀够。

……

咔吧!

土御门元扭断了眼前花开院朗的脖颈。

“果然,是一个傀儡。”

“竟然会大番周折的派出傀儡。”

“你究竟想要隐瞒什么?”

“不!”

“你究竟想干什么呢?”

土御门元自语着,然后,就走向了一旁。

迷雾中,小路由蜂一皱眉。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小路由蜂问道。

“在你把这个傀儡引来的时候……呵呵,蜂,你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呢?”

土御门元眯着眼笑问道。

“嗯。”

“除去占卜杰森外。”

“你想要占卜什么?”

小路由蜂问道。

在决定将花开院朗引来的时候,小路由蜂就明白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了。

不过,这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谁让他不擅长直接的‘战斗’呢?

“我想要占卜花开院朗究竟想干什么。”

土御门元直接说道。

“好。”

小路由蜂一点头,马上开始了占卜。

然后——

噗!

一口鲜血喷出,小路由蜂双眼翻白的看着土御门元,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又阴我。”

说完,就这么的昏迷了过去。

这副模样,令土御门元一愣。

他一把拎起小路由蜂,低低的自语着。

“真的要有大事发生了啊!”

……

呜!

沉闷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中,十几个怪物被砸飞了。

纷纷的被砸成了肉泥。

但是,却没有血肉横飞。

而是化为了虚无。

或者说是……被吸收了。

被那圆滚滚、毛茸茸的蒲公英吸收了。

而体力大幅消耗,浑身是伤得惠丽晶瞬间恢复了。

惠丽晶惊喜的活动着。

“晶,你的式神真的适合战斗!”

一旁的虎千代忍不住的夸赞。

“是啊,没想到萤草这么适合战斗!”

女侦探连连点头。

然后,女侦探猛地看向了一旁的迷雾。

在那里,一个高个子缓缓走了出来。

对方先是打量了一下虎千代,就把目光放在了惠丽晶身上,用一种探究又好奇的口吻,问道——

“萤草?是那位传说中的式神……能告诉我,你是在哪找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