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一百零五章 赴死!

草野看着眼前的三个女人,微微松了口气。

他知道,只要找到这三个女人,他暂时就安全了。

自从那天在沙滩选择和土御门元离开后,草野就知道,自己还算平静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但是,出乎草野预料的是,他除了替土御门元送了几次信之外,就什么都没有做了。

一开始草野还是很开心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任务依旧是送信后,草野心底的不安开始涌现了。

他很清楚,土御门元可不是什么大善人。

在对方干掉了花开院主家的一位长老后,他就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更加清楚的是,自己的身份。

一枚棋子。

时间,在草野的忐忑不安中度过。

每一天,他都是战战兢兢的送信。

然后,返回到土御门元安排的住处。

期间,土御门元没有再出现过。

他也没有见过任何人。

电话,信件。

成为了双方交流的主要工具。

尤其是后者,更是隐秘。

每一次阅读完毕后,都是自动焚毁。

当然了,草野也不是没有收获。

相反的,他每一次送信后,都能够获得一些‘道具’。

有能够存储剑气的小刀。

有可以护主的串珠。

还有能够治疗伤势的药剂。

甚至,还有一本阴阳术的修炼入门。

可以说,土御门元的大方远远超出了草野的预料。

但越是这样,草野越觉得不安。

可他没有拒绝的资格。

只能是熟悉着身边的道具,还有尽快的让阴阳术修炼入门。

道具的熟悉很快就步上了正轨。

而阴阳术的修炼?

草野完全没有头绪。

入门?

完全没有。

因为,他根本静不下心。

而修炼阴阳术的第一步,就是静心。

可心惊胆战的他,每天想得都是将要面对什么,会发生什么。

心猿意马间,哪里能够静心。

尤其是今天。

他被派出来完成最后的任务。

‘完成了这个任务,你就自由了。’

这是土御门元的原话。

对于土御门元,草野是相信的。

对方给与的承诺是不会反悔的,但也同样证明这次任务的难度。

期间,土御门元还单独联系了他一次。

让他改变了原本的地点。

这让草野越发的明白,这次任务的不简单。

特别是当土御门元提醒他,如果想要活着,就要寻求惠丽香三位女士的庇护后,草野的心更是颤抖起来。

惠丽香、尤莉、香橙。

这三位女士,他是认得的。

都是声名鹊起的女格斗家。

每一个都是可以轻而易举吊打他的存在。

不!

每一个拿出来,都是可以发动一场小型战争,且扭转局面的存在。

现在竟然需要三个才能够庇护他?

他将要面对什么?

这样的想着,草野越发的颤栗了。

因此,来到了花开院家的山脚下后,草野就直奔约定的地点而去。

值得庆幸。

三位女格斗家没有爽约。

呼!

在远远的看到三位女格斗家的时候,草野是真正意义上的松了口气。

他知道他得救了。

有着三位女格斗家在。

他绝对能够活下来。

草野有着这样的自信。

因为,他曾是‘拳皇大赛’的引导者。

他很清楚三位女格斗家的性格。

惠丽香,香橙是那种冷静的。

但尤莉不是!

对方年纪幼小,但是嫉恶如仇,到时候如果祈求对方的话,对方一定会出手。

而一旦尤莉出手了惠丽香、香橙也一定会出手。

要知道,三人一向是共同进退的。

有了这样的打算后,草野迅速平静下来。

他快步的走向了三根救命稻草,对三人坦言着。

“保护你?”

惠丽香打量着草野,眼中的目光带着审视。

香橙要更加直接一些,属于格斗家的气息,直接压向了草野。

草野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那种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气息。

不过,身上土御门元给与的‘道具’,却让他保持了常态。

“我没有恶意!”

“我只是单纯的拜托。”

草野高举双手,尽量的让自己显得真诚一点。

“那我们拒绝也是可以的吧?”

惠丽香反问道。

虽然她很需要钱,但是当发现了委托人竟然是草野时,她本能的警惕着。

与惠丽晶的好运气不同。

惠丽香很清楚自己的运气究竟有多烂。

惠丽晶能够碰到一个又一个有助于自己的人。

而她?

碰到的就是烂人、烂人、烂人。

她必须要克服克服再克服。

一次又一次的战胜麻烦、困难。

与惠丽晶简直没法比。

不过,同样的,她对麻烦、困难的直觉很准。

例如,眼前的草野。

她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大麻烦。

这种程度的麻烦,几乎和她之前遇到过的,差点死了的那几次没有任何的区别。

钱重要。

命更重要。

毕竟,没命,要钱干什么。

因此,惠丽香完全不等草野回答转身就走。

香橙、尤莉,马上跟了上去。

草野急了。

他紧追两步,绕到了三个女格斗家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就跪下了。

“求求您。”

“救救我。”

说着,草野直接磕头。

而就在他磕头的瞬间,一支袖箭就这么擦着他飞了过去。

更多的袖箭则是射向了惠丽香三人。

嗖嗖嗖!

破空声络绎不绝。

袖箭钉在一旁的草地上。

青绿色的草地顿时焦黑一片。

每一株生命力旺盛的草,迅速的枯萎。

连带着地面,都变得干涸。

毒?

早已经超出了普通毒素的范围。

见到这一幕的草野脸都吓白了。

而惠丽香则是叹息了一声。

“躲不开啊!”

她这样的说着。

尤莉却是跃跃欲试的看着四周的密林、灌木丛。

香橙?

这位女格斗家直接行动了。

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然后,重重的落下。

呜!

宛如是剑气组成的波浪,带着锋锐连绵感,直直的扑向了那侧灌木丛。

一棵棵两人合抱的大树瞬间被摧枯拉朽的摧毁。

包括隐藏在其中的袭击者。

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拨人。

更多的人,从密林内向着四人发动了进攻。

嗖嗖嗖!

砰砰砰!

既有箭矢,也有枪械。

一瞬间,安静的山脚就变得喧闹起来。

正在领地外的花开院罗马上被吸引了注意力。

“注意警戒!”

他冲着附属家族的成员一挥手后,目光看向了花开院彻。

他在等待花开院彻下命令。

可是,花开院彻却是牢牢盯着棋盘,对花开院罗的目光视而不见。

这让花开院罗有些为难了。

他习惯了,当有花开院彻在时,一切交给花开院彻来办。

他听命行事就好。

而现在?

花开院彻明明在,却不发号命令,让他自己做决断,实在是有些让他不知所措。

挠了挠头。

花开院罗,最终说道——

“继续警戒。”

话音落下,花开院罗觉得这样好像有损他的‘威严’。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提高警惕。”

接着?

花开院罗就站到了花开院彻身旁,静静等待着。

他相信有彻哥在,一切都会搞定的。

……

“只是这样?”

土御门元眉头皱了起来。

不应该!

太不应该了!

虽然这样的攻势看起来很猛,但是和他预计中的要差了数倍。

至少,‘繁华之月’那里出手的话……

可不会动用枪械。

可如果不是‘繁华之月’的人,他的‘饵’吸引来的又是谁呢?

不由自主的,土御门元看向了黑暗迷雾中的一个方向。

那里是负面情绪的汇集之地。

大概率的也是花开院家主所在。

“应该不会这么不理智吧?”

“还是说……”

“你有另外的打算?”

想到这,土御门元站了起来。

他大踏步的向着感知中的方向走去。

目的明确。

没有偏转。

就如同杰森一样。

按照味道,他又走到了一栋还算完好的房屋前。

这里两拨人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双方的人吗,大都倒在地上。

只剩下两个人还站立着。

可就算是站立,也是气喘吁吁了。

不仅是体力,两人的伤势也是极为严重的。

一个没有了左臂,鲜血不停的涌出。

一个小腹部位开了一个口子,内脏清晰可见。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超凡秘术的影响,两人早已经死亡了。

在杰森走出来的时候,两人同时转过身,冲向了杰森。

“我的!都是我的!”

“去死!其他人给我去死!”

两人疯狂的吼叫着,速度极快的来到了杰森面前,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被杰森踢飞了。

一人一脚。

空中飞舞。

重重落地。

昏迷不醒。

杰森已经经历了数次这样的事情。

劝说根本无用。

还是动手直接。

接着,推开了一旁还算完整的房门。

房间不大,摆放着不少东西。

但是对于杰森来说,大部分都是无用的。

只有寥寥一件有着食物的香味。

可对杰森来说,这就足够了。

拿起那柄好似是短剑的‘道具’,杰森一口吞下。

特有的软糯中带着丝丝Q弹,内里更是浓浓的蛋香与鲜虾的味道。

蛋味和虾味相互交织。

谁也没有掩盖了谁。

完全是相互配合。

再搭配上那外皮。

杰森不由一眯双眼。

肠粉!

可惜,没有酱料。

杰森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眼前的文字。

【吞食献祭之刃(仿造)】

【体力、精力、伤势大幅度恢复!】

【饱食度+60】

【饱食度:2048】

……

在来花开院家时,因为融合【大威天龙法】,杰森的饱食度迅速的下降到了1000点之下,而随着从山脚开始,到现在的一路进食。

饱食度开始了飞速增长。

虽然食之兴奋一点都没,但是在此达到了2000点之上的饱食度,却让杰森莫名的心安。

至于食之兴奋?

他只是把外围的一些‘食物点’清扫了。

核心位置他可是还没有去的。

他相信,在那,会有他想要的。

在此清理了一边房屋,确认没有了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后,杰森想着屋外走去。

“是、是你救了我们吗?”

这个时候,刚刚生死而战的两个人已经苏醒了。

与之前生死之战不同的是,这个时候,两个人不仅相互扶持着,还相互给与了包扎。

迷雾的影响消失了!

在刚刚,杰森遇到过的人中。

只要打昏了对方,当对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会恢复正常。

很显然,这两人也没有例外。

“不是!”

杰森一如之前般回答着。

他本来就不是为了救人。

他是为了食物而来的。

救人?

顺带都不是。

打晕他们,只是为了更好的获得食物罢了。

因此,杰森连停留的想法都没有,径直向着核心位置而去了。

而两个人看着杰森离去的方向,脸上却是浓浓的感动。

他们两个是之前就被杰森救过的。

现在又救了一次。

“果然,剑圣大人是面冷心热。”

“是啊!”

“这是第二次救我们了!”

“咦,房间里的东西呢?”

“什么房间里的东西,我们之前陷入了那么奇怪的状态,说不定就是那个房间里的东西再搞鬼,然后,被剑圣大人破坏了。”

“也对!”

“以剑圣大人的品德,怎么可能在意这样的小东西。”

“还有,花开院家的那位家主,真的是阴险,竟然这么布局坑我们!”

“对!”

“他太阴险了!”

两个人的话语在迷雾中回荡着。

由近而远。

视野不断的拉升。

当达到了一个极致时,一枚水晶球出现在了漆黑的房间中。

站在阴影中的两人看着水晶球内的画面,其中个子稍微矮一点的那位,发出了一连串得笑声。

“就这?”

“你就是为了这样的人而计划了一切?”

“你觉得值得吗?”

矮个子看向了身旁的高个子。

“值得!”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高个子这样说着,目光并没有锁定水晶球,而是看向了身后。

在那里上百件道具以特殊的方位摆放。

数十个昏迷的式神被捆绑在一个个木桩上。

越发浓郁的黑暗,遮蔽着这里。

阻拦着感知。

也阻拦着占卜。

“这里没有问题吧?”

高个子问道。

“当然。”

“我有绝对的把握。”

矮个子说道。

“那就好!”

高个子说着就向外走去。

“喂,有必要这样吗?”

“在这里等着不好吗?”

“一切都很完美!”

矮个子迟疑了一下后,径直劝说道。

“不!”

“还差一点!”

“差一个他们想要的答案——我。”

说完,高个子的脚步没有再停留了。

继续向前。

即使前方是死亡,他也不曾停留。

或者说,他本就是……

慷慨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