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一百零二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贪婪!

无与伦比,宛如实质般的贪婪!

就如同是尖刀利刃般,在此刻,正从周围每一个人的眼中射出!

附属家族是这样。

中等家族是这样。

小族也是这样。

黑夜里,这些目光,宛如恶狼。

带着异样的光芒,让人心底发寒。

“大家冷静一点!”

“这是骗局!”

“这都是骗局!”

花开院罗转过身,大声的喊着。

但是,没有用。

那些人眼中满是贪婪的光芒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是多出了一分恶意。

这一分恶意,让花开院罗头皮发麻。

“我是为了你们好……”

“没用的。”

花开院罗还在解释着,但是根本没有人会听这样的解释,周围的人,眼中的恶意只是再多了一分,花开院罗下意识还想要解释,但是却被花开院彻阻止了。

“他们知道这是陷阱。”

“但他们更愿意为了里面存在的东西,去搏一搏。”

“即使是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也……在所不惜。”

花开院彻轻轻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

花开院罗嘴巴张了张。

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解。

命,只有一条啊!

为什么不珍惜?

可以在想其他办法啊!

花开院罗虽然也玩过一些阴谋诡计之类的,但是花开院罗的‘阴谋诡计’,在大多数人看来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最多,也就是幼儿园大班的水准。

有着这样的前提,花开院罗完全不会理解,眼前的一切,对于周围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可能冷静?怎么可能不搏一把?”

花开院树冷笑着。

然后,这位阴阳师,就这么走到了一边,让开了直接通往领地的道路。

花开院晴也是这样。

对于花开院晴来说,他更加知道明哲保身。

而花开院彻?

脚步没有挪动,但却侧过了身子,席地而坐。

“彻少爷?”

附属家族的领头人不解的看着花开院彻,他不明白花开院彻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让路。”

花开院彻这样说着? 就一抬手。

一个棋盘凭空出现在花开院彻的面前,再次抬手一招,一块方石就这么的飞了过来? 落在面前? 棋盘缓缓落在了方石上。

花开院彻双眼紧紧盯着棋盘。

可? 上面没有棋子。

一枚都没有。

“彻哥,这个时候,可不是下棋的时候啊!”

花开院罗马上跑过来说道。

而周围的人? 则是安耐不住了。

最先行动的是那些中等家族的人?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就一窝蜂的冲向了花开院主家的领地。

然后,是那些小族的人。

在见到中等家族的人行动后? 他们也随之动了起来。

反而是那些附属家族没有动。

这些附属家族的人? 一个个的看着土御门元、小路由蜂。

“我的人能够进入吗?”

土御门元十分客气的询问着花开院彻。

“嗯。”

花开院彻点了点头。

土御门元一笑? 随后一挥手。

顿时? 那些附属家族的人开始向内里冲去。

下一刻? 眼前的空地上就只剩下了花开院几位分家的继承人? 附属家族的人,土御门元、小路由蜂和杰森三人,还有智乃、阿光。

“我们不去吗?”

阿光悄悄的问道。

“那里充斥着死亡。”

“没有其它。”

“只有死亡!”

智乃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她的双眼看向远处的花开院家的领地,在家族的秘术的感知下? 原本就一片漆黑的花开院家领地? 变得越发的深邃了。

不单单是黑暗。

还有哀嚎。

那种属于幽魂、亡灵特有的哀嚎。

尖细、刺耳且连绵不绝。

在智乃的‘视野’中? 一个个半透明的人影? 一具具骸骨武士从地下爬出,它们仰天怒吼,带着对生者的恶意? 向着那些刚刚进入到领地内的人群涌去。

好似潮汐。

巨大且一往无前。

智乃的身躯不自觉的抖动起来。

并不是因为这些幽魂、亡灵。

而是,在黑暗中,有……

“啊!”

智乃突然痛呼一声,一下子就捂住了双眼。

“智乃、智乃你怎么样了?”

阿光慌了手脚。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好友因为‘感知’而发生这种事情的。

“她没事。”

“只需要休息休息就好。”

“不过,‘灵视’的能力短时间最好不要再用——假如她不想要变成瞎子的话。”

虎千代快步走过来,查看了智乃的双眼后,这样的说道。

并不是想要谋取什么。

对于虎千代来说,这完全是出于‘道义’。

“谢谢、谢谢。”

阿光连连鞠躬道谢。

他完全不敢想象,假如好友在这里出了事,他该怎么办了。

他早已经习惯了将一切交给智乃。

然后听智乃的吩咐了。

虎千代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回去,这个时候,智乃依靠着阿光站起来。

“等等!”

“请务必不要进去!”

“一旦进去,就会死!”

智乃高声的说道。

她在刚刚最后一刻,虽然没有看清楚深处就将是什么,但是仅仅是模糊的一角,已经告诉了她那里是真正的‘死亡’。

不是因为亡魂充斥死亡。

而是‘死亡’本身。

是‘生命’的终结。

“嗯,好,谢谢。”

虎千代温和的回应着。

不是敷衍,是发自内心的。

可虎千代并不打算退缩,因为,如果杰森进入的话,她是一定会跟着进去的。

智乃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双眼刺痛,让她那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一声痛呼。

“智乃你不要紧吧?”

阿光紧张的问道。

“没事。”

“把我搀扶到那位‘剑圣’大人的身边。”

智乃说道。

在这位女士看来,这个时候只有杰森能够阻止这一切了。

虽然这个理由很牵强,但是智乃希望杰森能够答应。

“好的。”

阿光马上小心翼翼的搀扶智乃走过去。

几乎是一步一步的挪动。

在两人挪动时,土御门元的目光看向了小路由蜂。

“蜂,你不打算占卜一下吗?”

土御门元问道。

“已经如此显而易见了。”

“没有必要占卜。”

小路由蜂很干脆的说道。

只不过是不得已改变计划后的临死反扑罢了。

只要他不踏入圈套,那就一定没事。

有着这样的前提,何必浪费精力占卜。

而且,有着更加重要的人,值得他去占卜。

不由自主的,小路由蜂看向了杰森。

而就在小路由蜂看向杰森的时候,花开院树、花开院晴的目光也挪动到了小路由蜂身上,眼中满是警告的意味——小路由蜂虽然不像花开院树那样的臭名昭著,但是其名声也不太好,古怪、不合群放在对方身上简直是褒义词,离群索居也会成为赞美。

对方在做一些让人不舒服的实验。

是‘里世界’的不舒服。

常人的话,那就是无法接受了。

这样的人盯着自己的朋友,是个人都会警惕。

尤其是花开院树。

“看什么看?”

“再看我就把你干掉。”

花开院树很不客气的说道。

‘里世界’有着‘里世界’的规矩,但是实力一向是衡量的根本。

没有理会花开院树,小路由蜂退到了一旁。

不与无知者争论!

这是小路由蜂的格言。

小范围的对话,丝毫没有影响到土御门元。

他走到了花开院彻面前。

“你不准备做些什么吗?”

“还是……”

“你已经准备完全了?”

土御门元试探着问道,他的目光牢牢锁定着花开院彻的棋盘。

可棋盘上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有。

土御门元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但是,土御门元可没有放弃。

对于花开院彻,土御门元有着极高的警惕。

事实上,到了现在为止,土御门元都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些,是不是花开院彻和那位花开院家主合伙搞出来的,甚至,这本身就是花开院彻的手笔。

当然,只是怀疑。

并不是因为嫉妒之类的无故怀疑。

是身为一个阴阳师应有的直觉怀疑。

“离彻哥远点,你这个和狐狸一样的家伙。”

花开院罗驱逐着土御门元。

土御门元笑了笑,就准备走向杰森了。

虽然在外人面前隐藏了和主公的关系,但是这样的隐藏,并不是不交流。

相反的,一位‘剑圣’在这里,他不交流的话,实在是太奇怪了。

不过,还没有等土御门元开口,智乃就已经挪动到了杰森的面前。

扑通!

智乃拉着阿光跪了下来。

“请您救救我们!”

智乃这样说道。

这样的举动,让站在杰森身边的惠丽晶、虎千代一愣,随后两位女士连忙闪避,只留下杰森微眯着眼站在原地没有动。

面对微眯着双眼的杰森,智乃没有犹豫,马上说道。

“里面正在孕育‘死亡’!”

“一旦‘死亡’孕育出来……”

“我们,包括近畿地区就都完了!”

“在这里,只有您才能够阻止这一切了!”

“求求您!”

“救救大家!”

智乃一边说着一边叩头。

砰砰作响。

阿光见到好友这样,也没有犹豫,不单单是连连扣头,还把背包拿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肥宅水、薯片、虾条等等递向了杰森。

“‘剑圣’大人,请您收下。”

“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如果不够的话,我会再给您送来。”

“请您救救大家。”

阿光大声说道。

智乃则是满脸绝望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好友的脑子有时候不太好使,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的好友竟然会用肥宅水、薯片、虾条等零食做为筹码。

这,简直是侮辱!

是对‘剑圣’的侮辱!

不要说请求对方出手了,恐怕……我们也会被斩了吧?

一想到这,智乃就无声的叹息着。

她对好友没有任何的埋怨。

本身这就是她应该考虑的事情。

现在,她没有考虑到。

那自然就是她的错。

错了,她认了。

即使……不甘心。

智乃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自己命运的降临。

然后——

咔嚓。

脆响。

十分熟悉,是薯片入嘴的脆响。

智乃一愣。

等到她睁开眼时,杰森已经拿起了又一片薯片放入了嘴里。

“番茄味?”

“不错。”

杰森这样说着,顺手拿起肥宅水,扭开后就吨吨吨的灌了起来。

接着,虾条也被撕开。

与他记忆中的亲亲虾条有些区别。

虾味不够浓郁。

不够,挺脆的。

智乃目瞪口呆的看着盘膝坐在自己面前吃吃喝喝的杰森。

她的大脑宕机了。

不要说是智乃了,花开院晴、花开院树、花开院罗、土御门元、小路由蜂和惠丽晶、虎千代也都是愣愣的。

杰森这是什么意思?

正确的猜测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心底。

但是,他们不敢相信。

即使杰森再贪吃,也不可能冒这样的大险啊!

熟知杰森的花开院晴、惠丽晶眼中闪过焦急。

花开院领地内明显就是危机重重,这个时候,等待在外才是最好的选择,进入的话……实在是不智啊!

智乃则是意出望外。

“您、您答应了?”

她结结巴巴的问道。

“挺好吃的。”

“记住下次多带一些给我。”

杰森没有看智乃一眼,而是对着阿光说道。

“知道了。”

阿光连连点头。

“很好。”

杰森站了起来,就这么的向前走去。

“谢谢!”

“万分感激!”

智乃大声的说着。

“杰森?!”

剩余的人则是惊呼出声。

“不需要感激。”

“我只是自己想要进去看看。”

“里面有我在意的东西。”

杰森看着智乃,十分认真的说道。

这并不是借口,而是真正的原因。

花开院领地内里冒出的香味,就算没有智乃、阿光的请求,他也一定会前往的。

而有了智乃、阿光的请求?

肥宅水+薯片+虾条,真的是好吃。

虽然没有什么营养,但是心里莫名的爽啊!

杰森嘴角上翘的看向了惠丽晶、虎千代和花开院家一行。

“放心吧。”

“我没事的。”

“等我回来就好。”

说完,杰森脚步不停的走入其中。

漆黑迅速吞噬了杰森的身影。

“啧,突然间想进主家去看看了。”

“以前总是被一群人盯着,从来没有自由的看过。”

“这一次试试也不错啊!”

花开院树这样的自语着,一拉帽兜,就向前走去。

“是啊。”

“总得去看看的。”

花开院晴走了过去,与花开院树并肩而行。

花开院树挑了挑眉,最终什么都没说。

“实力还很弱小的我,明知道不该去,但是这个时候我不去的话,总觉得会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啊!”

惠丽晶检查了一下弹药,迈步前行。

“等等我。”

虎千代带着温和的微笑,紧随其后。

小路由蜂看着杰森消失的方向,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一言不发,就这么走了进去。

“诶呀呀。”

“突如其来的好奇心。”

“怎么办呢?”

“自然是满足它啊!”

土御门元自言自语着,也走了进去。

顿时,原地只剩下了花开院彻、花开院罗,一众附属家族和智乃、阿光。

花开院罗瞪大了双眼,挠着头。

我要不要也跟着进去?

我站在这,是不是显得很鶸?

而智乃、阿光则是感动无比。

尤其是智乃。

什么肥宅水、薯片、虾条啊!

一个‘剑圣’怎么可能会需要这些?

一定是早有进入其中,消除危险的打算了!

即使我不去祈求,杰森大人也会进入其中!

什么‘聚众’!

什么‘居心叵测’!

这都是我狭隘的猜测!

‘剑圣’大人,是急公好义的!

是真正意义上得‘侠士’!

想到这,智乃跪姿不变,却是挺直了腰背,用那清脆的女声喊道——

“祝您武运昌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