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九十三章 答案显而易见

花开院罗脸冲下的爬在那里。

整个人的大半张脸,更是被那些未消化的食物所包围。

这些本该是美味的食物,此刻无比的酸臭,尤其是因为刚刚花开院树的蛮力下压,不少呕吐物直接充斥在了花开院罗半张的嘴里。

恶心、反胃。

身体种种不适开始弥漫在花开院罗心头。

怎么压抑也压抑不住。

他想要立刻爬起来,但是刚刚花开院树的重击的力道还残留在他的身躯中,让他一时间根本难以行动。

足足三五秒后,花开院罗这才抬起头。

然后——

呕!

又一次的,花开院罗再次的呕吐起来。

第一次是因为花开院树的重击。

这一次,则是因为身体的本能。

而且,相较于上一次,这一次,花开院罗吐得更加干净了。

这位年轻人将胃液都吐了出来。

紧接着,他就起身迅速的擦拭着脸颊,但是才擦到一半,这位年轻人就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一股更加浓烈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那是,挫败感!

无与伦比的挫败感。

花开院罗是骄傲的。

事实上,除去花开院彻之外,花开院罗自认为是花开院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即使是声名在外的花开院树,也不如他。

至少是差了一线。

但现实呢?

实力是真的天差地别的。

但那是他对花开院树而言,并不是花开院树对他!

他从没有想到他和花开院树的差距会这么大。

大到了完全无法对抗的程度。

“怎么会这样?”

花开院罗低声的呢喃着。

此刻,这位年轻人十分的恍惚,完全的陷入到了对人生的怀疑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一道虚幻的身影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着他。

5米。

3米。

1米。

那道虚幻的身影最终站在了年轻人的身后,缓缓的将手中宛如纸片一般的匕首,向着花开院罗的背心刺去。

无声无息的靠近,当达到了一个范围时,这柄匕首陡然加速。

嗖!

利器破空声传入了恍惚的花开院罗的耳中。

花开院罗猛然间惊醒,下意识的他就要躲避。

但是,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上。

立刻,花开院罗就一动不动的待在了原地。

“糟了!”

花开院罗惊呼着,脸色煞白,眼中闪过了绝望。

陷阱!

虽然不知道是谁布置的陷阱,但是明显就是冲他而来的!

这次……

他死定了!

花开院罗闭上了双眼,准备等待死亡的来临。

但预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有着的只是,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罗,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冲动和轻敌。”

熟悉的声音从近前传来。

花开院罗一睁眼,就看到了那道毫无烟火气息,一身静怡的人影。

“彻哥!”

花开院罗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刚刚的束缚之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了。

看着站起来的花开院罗,花开院彻露出了一个微笑。

面对着这样的微笑,花开院罗羞愧的低下了头。

“彻哥,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花开院罗说着,脸变得通红,眼眶也变得红起来。

那模样,就好似是受了委屈后见到了家长的小孩。

既觉得自己委屈,也感到不甘心。

“没有失望。”

“你做的很好了。”

“树……很有趣。”

花开院彻笑着摇了摇头。

“树?”

“这都是那家伙做的?”

花开院罗一听到花开院树,顿时,攥紧了拳头。

“当然不是!”

“树可不会用这种弯弯绕,他很直接。”

“而且,他身上没有这个的气息!”

花开院彻说着,将手里那薄如纸的匕首递给了花开院罗。

匕首是金属打造的。

但是,技艺精湛,不单单是分量轻,而且极为锋锐。

无疑,这样的匕首并不是给人使用的。

但是对于那种能够拿得起轻一点物品的恶灵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武器。

还有刚刚的束缚之力……

不也是类似恶灵的手段。

花开院罗迅速的回顾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脑海中的脉络逐渐清晰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

“哼!”

带着一声冷哼,花开院树从远处的院子中走了出来。

就在刚刚,他听到利刃破空声时,就发现了不对劲。

之后,花开院彻一掌打散了恶灵的画面,还有之后的对话,花开院树听得一清二楚。

对于花开院彻,花开院树保持着一分警惕。

那是对强者的警惕。

当然,也可以说是尊重。

不过,花开院树不会这么说。

因为他不知道花开院彻爱不爱奶茶。

如果爱的话,他觉得应该尊重。

如果不爱的话,他就继续警惕着。

至于花开院罗?

就是一只败犬!

除去狗吠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他冷哼出声。

这样轻视的姿态,让花开院罗感到了恼怒。

“你!”

年轻人瞪视着双眼,心底的愤怒,让他的战意开始涌现。

虽然刚刚才遭遇了失败,但是他在这个时候,依旧要选择战斗。

不过,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拉开架势,花开院彻就轻拍了一下年轻人的肩膀。

“彻哥?”

花开院罗疑惑的看着花开院彻。

他很清楚的知道,对于战斗,花开院彻是不会阻止他的。

尊重每一次战斗。

不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

这是花开院彻说过的。

花开院罗相信花开院彻不会食言。

那么?

“看看你手里的匕首。”

没有等花开院彻开口,花开院树就开口了。

这位声名狼藉的年轻人用越发不屑的口吻说道。

花开院树再次脸红了。

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之前的失败吗?

就让我方寸大乱吗?

花开院罗瞪了一眼花开院树后,就开始迅速的结印。

根据恶灵所持匕首,寻找指使者对于阴阳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尤其是花开院罗这种可以称之为优秀的阴阳师,更是容易。

“抱歉。”

花开院彻冲着花开院树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这让准备再次教训花开院罗的花开院树不得不停下。

他皱了皱眉,然后,再次冷哼。

一场战斗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对此,花开院树无所谓。

他又不是什么战斗狂。

他更希望的是能够帮助到杰森。

而刚刚那个恶灵的出现,让他明白,他所猜测的目标大概率的不会是花开院彻,应该是另有他人,而且,应该就在这座别院中。

会是谁?

花开院晴?

花开院志?

最好是花开院晴,这样不懂得奶茶的家伙,怎么能够拥有杰森的友谊?

但事实是让人失望的。

阴阳术所指的方向是花开院志所在的院子。

“我们现在就去找到这个混蛋!”

花开院罗冲着花开院彻说着。

至于花开院树?

花开院罗暂时选择了无视。

但是在心底,他已经下定决心,结束了这次事件后,他就要抓紧修炼,然后,一雪前耻。

花开院罗在前。

花开院彻、花开院树在后。

很快的,就来到了花开院志的院子前。

“三位少爷稍等,我去通知志少爷。”

仆人恭敬的回应着。

不同于独居的花开院彻,这里的仆人众多,比花开院树、花开院罗所住院子的仆人多了一倍还不止。

“骄奢淫逸。”

花开院罗撇了撇嘴。

但是,在眼中,却带着一丝丝的羡慕。

很显然,年轻人有着一点别样的想法。

花开院彻则是十分的淡然,除去应有的礼节外,这位年轻人大部分的时候就是发呆。

花开院树则是在原地踱着步子。

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哪里不对劲。

而就在这个时候——

“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出现在了院子内。

花开院罗在惨叫声出现的刹那,就这么直接冲了进去。

花开院树随后。

花开院彻并没有第一时间行动,而是脚步微微一顿,不过,随后就也跟了进去。

花开院志,死了。

这个顶替了花开院晴名额的‘分家继承人’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客厅中。

双腿盘坐,背靠墙壁,双眼瞪得老大,盯着胸前的致命伤。

那是一个匕首的创口。

十分的薄。

宛如纸一样。

在看到这个伤口的时候,花开院树瞬间就回过了神。

他转头看着花开院罗。

“不是我!”

年轻人下意识的说道。

“废话。”

“这是陷阱!”

花开院树没好气的说道,然后,目光看响了花开院彻。

“你这家伙是不是刚刚就发现了什么?”

花开院树问道,

刚刚花开院彻脚步一顿,可没有瞒过他。

“嗯。”

“主家的人已经来了。”

花开院彻淡淡的说完,就这么盘膝坐下。

“什么?!”

“那、那!”

花开院罗乱了方寸,他看了看花开院志的尸体,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特制的匕首,完全的不知所措。

主家的人一来,他就会被列为重点嫌疑人。

不!

甚至是直接指认为杀人凶手!

真正的凶手既然布局了这么多,一定会有很多不利于他的线索在花开院志的尸体上,甚至,整个房间中也有类似的线索。

这些线索都会‘指认’他为杀人凶手。

要不要现在先跑?

深知主家会是什么行事作风的花开院罗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

不过,当看到花开院彻安然坐立在那后,花开院罗顿时感到了心安。

既然彻哥没说,也没有动。

那就有着挽回的几率。

想到这,花开院罗就这么坐在了花开院彻的身边。

早一步坐下的花开院树看着花开院罗,咧嘴一笑。

“还不算是傻子。”

“你要是真的跑。”

“那才是坐实了杀人凶手的名头,而且,我敢打赌,你还没有抛出别院,你就得被击杀。”

花开院树说着,就看向了外表。

人影重重。

足足三十多人出现在了院外。

每一个都是面色不善。

或者准确的说是杀气腾腾。

禁止内斗!

这是花开院家的家规之一。

现在竟然有人违反了!

那不单单是对先祖的不敬,更是对现任主家的挑衅。

领头的中年人带着两人进入房间,剩余的人则是遥遥的将花开院彻、花开院树、花开院罗盯死,那姿态早已经表明,如果三人有什么异动的话,他们就会一拥而上。

之后的一切,则是变得顺理成章。

在花开院志的尸体上,还有房屋内的一些线索。

纷纷指向了花开院罗。

当然,还有花开院彻和花开院树。

“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

中年人怒视着三人。

“人不是我杀的!”

花开院罗梗着脖颈说道。

花开院彻和花开院树则是保持着沉默。

“不是你杀的?”

“难道是他布局,自杀嫁祸你不成?”

“别开玩笑了!”

中年人恼怒的说着,然后,不再给花开院罗机会,就这么一挥手。

立刻,一个结界出现了。

就这么的将三人笼罩其中。

除去留下一队人看守外,剩下的人则是奔赴三人的住所。

中年人坚信,那里一定有更加直接、有力的证据。

大队人马离去。

小院顿时安静下来。

隔着结界,花开院罗能够清晰的看到花开院志死不瞑目的尸体。

他总觉得有些事情他好像看清楚了,但是细细一想,又觉得不清楚。

“彻哥?”

花开院罗下意识的求问着花开院彻。

“他是合伙人。”

“被杀人灭口了。”

花开院彻这样说道。

“什么?”

花开院罗一惊。

“真是小屁孩。”

“难道你没有发现,他的掌心内有着握痕——这种特殊的匕首,因为极薄,所以,握紧后,会留下仿佛切割的痕迹,而且,他为了制造的更像是被你被我们袭击的假象,一定是牢牢握住了。”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当他准备给自己不轻不重来一下的时候,被他的合伙人顺势一推手腕,偏移了目标,刺中了心脏。”

花开院树冷哼了一声说道。

“掌心伤口?”

“没有啊!”

“治疗!阴阳术的治疗!”

花开院罗细细的辨认,在发现那淡淡的白色痕迹后,瞬间惊呼起来。

“刚刚那位没有可能没发现!”

“他……是故意的?”

花开院罗脸色再次一变。

“当然。”

“不然你以为呢?”

“主家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花开院树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活动着身体。

“你干什么?”

花开院罗诧异的问道。

“跑啊!”

“不然留在这里等死吗?”

“反正花开院的名头我不稀罕。”

花开院树这样说道。

然后,就准备行动了。

不过,却被花开院彻抬手拦住了。

“怎么?”

“要阻拦我?”

花开院树咧嘴一笑,露出了惨白的牙齿。

“稍微等等。”

“请相信会有转机。”

花开院彻淡淡得说道。

“转机?”

“彻哥你提前布局了?”

花开院罗兴奋、崇拜的看着花开院彻。

相信?

花开院树一愣。

随后,这位年轻的、声名狼藉的阴阳师也坐了下来。

他选择相信。

可不是相信花开院彻。

而是相信自己的朋友。

看到花开院树也坐下来了,花开院罗继续的问道。

“彻哥,凶手是谁?”

这句话一出口,花开院罗就发现花开院树正在用一种看傻子般的目光看着他。

就连一向淡然的花开院彻都带着一丝无奈。

愣了愣,花开院罗,眨了眨眼,用最低的声音问道——

“是不是就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