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八十八章 铁骨铮铮小野寺!

砰!

手掌拍击桌子的声音,伴随着佐藤那气势十足的喊声。

顿时,餐厅内一片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这位以冷酷严苛著称的‘零课’行动处处长。

尤其是凉介。

中年刑警用一种‘你有病’的目光盯着这位今天才认识的同僚。

他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这位同僚变得这么‘不理智’。

但是,他知道,对方完蛋了。

凉介对其他人不了解,但是他了解杰森。

杰森属于那种十分无害的人。

简单的说,只要你不招惹他,你就是安全的。

如果你招惹了他?

抱歉。

你就要自求多福了。

像这种彻底展示敌意的拍桌子行为,凉介已经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的画面了。

不过,出乎凉介预料的是,花开院树比杰森更快。

“滚出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花开院树面色阴沉的说道。

一个是可有可无的合作者。

一个是奶茶信仰上的伙伴。

孰轻孰重,早已是不用说的。

而一直在等待花开院树夸奖自己的佐藤愣住了。

滚出去?

是说我?

不应该吧?

不对!

肯定不是说我的!

那就只剩下了——

“滚出去!”

“树少爷已经下逐客令了!”

“快点滚出去!”

佐藤冲着杰森喊道。

他不认为这是花开院树冲他喊的,那除了他,自然就剩下了杰森。

他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他和花开院树是一个阵营的。

可是就在佐藤的话语声刚刚落下后,就看到佐藤一挥手。

呜!

一股强风从佐藤的脚下升起,夹裹着佐藤整个人就这么‘飞’了出去。

扑通!

餐馆内的人可以清晰的听到那重重的落地声。

小野寺一缩脖子的嘟囔着。

“骨头都要摔断了。”

对此凉介附和的点了点头。

不单单是赞同着小野寺的观点,还因为他真的听到了骨断锻炼的声音。

经过了两次‘花樱’组织的强化,凉介此刻早已经触碰到了正常人的极限,甚至,还略微超过,或许还没有相应的秘术和技巧,但是单纯的五感早已是常人无法比拟的了。

“他活该。”

凉介轻声说道。

一想到对方故意利用‘信息不对称’给他设局,凉介的心底就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如果不是他心底的坚持不允许的话,这个时候,他不介意出去补上两枪。

“嗯。”

“这家伙就是个外强中干的混蛋。”

“山下好歹还是个真小人。”

“他?”

“呸!”

小野寺十分赞同。

“抱歉,杰森。”

“这是我的失误,我邀请到了一个不太聪明的混蛋。”

坐在杰森对面的花开院树直接道歉。

这本身就错在他,道歉自然是没什么的。

尤其是对于这种和他有着相同信仰、爱好的人来说,道歉,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

“那么作为补偿……可以再给我调制几杯奶茶吗?”

杰森询问道。

对于佐藤的话语,杰森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或者说,当对方被花开院树扔出去后,杰森就没有在理会对方。

虽然最初是因为对方而来,但是到了此刻,杰森早已知道不必那么麻烦了。

佐藤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花开院树在这里说明了一切。

而且,以佐藤对花开院树的态度,可以想象在这次交易中,佐藤是被动的那一方。

所以,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刚刚花开院树看了小野寺和凉介一眼。

花开院树想要做什么,杰森已经有了猜测。

无非就是用小野寺、凉介代替佐藤。

这对他来说是好事。

相较于一个陌生的,且狡诈的人来说,熟人更加合适。

凉介是值得放心的。

小野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杰森更加的放心。

因为,小野寺是一个聪明人。

当然了,这个合作必然会有着一些条件。

不过,这都不是杰森需要担心的。

他更加的关心是,刚刚喝到的奶茶。

认真的说,花开院树的手艺,真的很厉害。

他希望再次尝试。

听到杰森的要求后,花开院树先是一愣,然后,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笑了。

有什么是比真正的赞美更让人欣喜的吗?

自然是,所赞美的地方正是那人得意的地方!

花开院树被人称赞过天赋,被人称赞过相貌,还被人称赞过实力等等。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真正得意的是——

调制奶茶!

“等我!”

“马上就好!”

花开院树这样说着,重新返回了吧台,重新戴上了围裙,开始了新一轮的调制。

一如既往的快速。

也一如既往的好喝。

看着杰森一滴不剩的喝完,花开院树越发的开心了。

“还需要吗?”

“你喝多少,我给你调制多少!”

开心的花开院树说出了一句足以让他‘刻骨铭心’的话语。

“可以吗?”

“太感谢了。”

“请继续!”

杰森双眼一亮。

请客就足以让人欣喜了。

而没有限制的请客,则是大惊喜。

之后的餐馆内就变为了——

“还需要吗?”

“继续!”

“还需要吗?”

“继续!”

……

一次又一次,一轮又一轮。

即使是以花开院树的体力,额头也开始冒汗了。

我调制了多少杯?

一百杯?两百杯?

还是三百杯?

杰森还没有喝够吗?

这真是……太好了!

看着杰森依旧是一滴不剩的喝着自己调制的奶茶,花开院树虽然感到了疲惫,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那种无与伦比的兴奋。

继续!继续!继续!

直到满足杰森为止!

带着这样的信念,花开院树调制奶茶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品质却没有降低。

似乎,还出现了略微的提升。

他,突破了!

花开院树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果然!

只有真正的共鸣者才能够让我在‘茶艺界’更近一步。

察觉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进步出现后,花开院树越发的高兴了。

而一旁的人则是早已目瞪口呆。

既有着对花开院树调制的速度,也有着对杰森喝奶茶的速度。

特别是杰森!

那肚子是无底洞吗?

为什么喝下去这么多,还没有一点变化?

不用去厕所的吗?

而就在众人的震惊下,花开院树的调制停下了。

不是疲惫。

更不是意外。

只是……没有原料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就算是花开院树这样的‘奶茶达人’也没有办法做到无中生有。

这让花开院树感到了难受。

一种不上不下的难受。

眉头微皱的擦了擦手,花开院树没有摘围裙的走到了杰森对面。

“抱歉了,杰森。”

“今天实在是匆忙,没有准备更好更多的材料。”

“下一次,我一定准备齐全,再请你一次。”

花开院树保证着。

“一言为定!”

杰森说着就伸出了手。

花开院树一怔,随后,也跟着伸出手与杰森一握。

“一言为定!”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说道。

接着,对方的目光看向了凉介和小野寺。

“我找佐藤来,你们应该能够猜到其中的意思吧?”

花开院树直言不讳的问道。

小野寺马上连连点头。

凉介则是思考了一下才点头。

前者完全是本能,不论花开院树说什么,小野寺都会点头应承。

至于之后?

那是之后的事情,他先答应着,准没错。

而凉介则是不同。

他是真正的思考后才答应下来。

两者的反应,落入了花开院树的眼中,这位年轻的阴阳师无所谓的一笑。

是真的无所谓。

有着他的扶持,猪也能在‘花樱’中站稳脚跟。

更何况,眼前的两个并不是猪。

“山下死了,我需要一个新的合作者,帮我盯着‘花樱’。”

“当然,两个的话,也可以。”

“你们既可以合作,也可以竞争。”

花开院树随意的说道。

“合作!合作!”

“我们当然是合作!”

“人多力量大嘛!”

不等凉介开口,小野寺就连连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向杰森露出了一个谄媚的微笑,接着,又向着凉介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小野寺可不是傻子。

他当然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刚刚投靠过来的小人物。

这个时候,和光同尘才是最正确的。

竞争?

开玩笑。

他铁骨铮铮小野寺,什么时候是依靠和同伴抢东西获得利益了。

合作共赢才是他的目标。

杰森没有理会小野寺的谄媚笑容。

凉介则是皱着眉头看着小野寺讨好的笑容。

他很想要说竞争。

但是想着曾经发生的事情和最近的遭遇,这位中年警官最终点了点头。

“很好。”

“既然确定了最关键的。”

“那么我就说是我所知道的。”

花开院树看似是对小野寺和凉介说着,但是目光却看着杰森,他缓缓的道——

“有人开始对‘花樱’不满了。”

“‘花樱’的发展已经威胁到了一些人。”

“当然,也有人在眼红‘花樱’。”

“所以……有人出手了。”

凉介身躯一震。

他想到了他原本准备动手,却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被其他人干掉的那位宫本长官。

小野寺则是低着头。

相较于一知半解的凉介,他知道的更多。

甚至,从很早之前,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

只是没有向这方面联想。

或者说,他想到了。

但不愿意承认罢了。

此刻,当花开院树说出来后,小野寺忍不住的吸了口凉气。

如果说他之前感觉‘花樱’是一艘摇摇欲坠的大船。

那么现在,在这艘大船的前方,已经出现了暴风雨。

还好!还好!

我已经跳到了其它船上!

不然的话,得跟着陪葬!

小野寺想着想着就松了口气,然后,他看向杰森,小的越发谄媚了。

“你能够确定那些人是谁吗?”

杰森问道。

“能。”

“花开院家、土御门家、草壁家、小路由家,四大阴阳师家族都参与其中了。”

“还有……”

“‘繁华之月’!”

花开院树说出了一个杰森颇为熟悉的名词。

“那里也参与了吗?”

杰森一皱眉。

对于‘繁华之月’,杰森的了解大部分都是来自童守寺老和尚。

按照那位老和尚的说法,那里是和‘现世’真正意义上分开的‘里世界’。

不单单是有着真正意义上的超凡。

还有着许多传闻中的妖魔植物等等。

总结来说,那里是超脱‘现世’的。

是一个常人无法接触到的‘世外’。

当然了,杰森更多关注的是‘鬼之川’!

不是投影的那个‘鬼之川’!

是真正意义上的‘鬼之川’!

他是一定会去那里的。

童守寺老和尚给与他的邀请函,他可是一直放在身后的背包中。

“不然呢?”

“我们这里和那里是息息相关的。”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这里一直在影响着那里——最近新出的游戏机,在那里也很流行。”

花开院树举着例子。

一群古老的超凡打游戏吗?

杰森想了想那副画面。

突然觉得,也不错啊。

所以,他下意识的问道。

“玩的什么游戏?”

花开院树一愣,他没有想到杰森会这么问。

“好像是一个水管工为了找女友,一直打乌龟的游戏。”

“另外一个是两个分别穿着蓝裤子、红裤子的男人打枪。”

“还有一个是一张大嘴不停的吃豆子。”

认真的思考后,花开院树回答着。

“听着不错。”

杰森评价着。

“也许吧。”

“我不怎么喜欢玩游戏。”

“每天都是无尽的修炼,调制奶茶的时间都变得稀少起来——不过,现在会多很多。”

花开院树说着就笑了。

杰森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放弃了‘格斗之王——拳皇大赛’,对方的时间自然是会躲起来。

“小心点。”

“主家得那群混蛋不安好心的。”

“晴那个家伙死了就死了,杰森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而且,我怀疑这次‘拳皇大赛’和‘花樱’有着一些联系。”

花开院树提醒着杰森。

“感谢提醒。”

杰森点了点头,然后,就沉吟起来。

“反击?”

“或者,干脆就是……”

“陷阱?”

‘花樱’这样的组织,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反击是必然的。

甚至,以所谓‘拳皇大赛’的名头设下陷阱,也是极有可能的。

那……

就在杰森刚要继续询问时,凉介随身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浦岛惊慌的声音——

“长官不好了!”

“佐藤长官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