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七十九章 祖宅!

浓郁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刚一铺开,柿崎、甘粕、宇佐美、直江四人就是脸色一变。

“快退!”

浓雾还未到身前,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内里暗藏的杀机。

【雾隐】,杰森通过‘守墓人’获得的传承秘术之一。

能够成为一个职业的传承秘术,自然是有着过人之处的。

【防护邪恶】就是很好的证明。

虽然【雾隐】不是核心秘术,但是吞食了‘德蒙艾特特鳞片’的杰森早已让【雾隐】变得非比寻常了。

那片类似墨绿色的龙鳞,不单单让【雾隐】的毒雾范围增加了10米,还让迷雾的初始毒素、酸液腐蚀等级+1,且持续毒素等级+2的特效。

简单的说,当杰森全力施展【雾隐】的时候,一片半径70米的毒雾就会出现。

只要生物进入其中,就会遭受到子弹级别的毒素伤害和刀刃级别的腐蚀。

而在持续10秒之后,毒素伤害将会变为战车级别,腐蚀伤害则变为子弹级别。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杰森还会获得潜行判定+1,敏捷判定+0.5的加持。

可以说【雾隐】做为传承秘术是有着独到之处的。

但破绽也很明显。

不能移动!

只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脱离浓雾就会没事。

半径70米的浓雾看似范围很大了。

可只要找对方向,10秒钟,在‘毒雾’被强化前,即使是个稍微强壮的普通人也有机会跑出去,更不用说是那些超凡者了。

所以,大部分的时候,杰森总是把【雾隐】当做‘迷惑’的手段。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他抓住了他的敌人!

嗤、嗤嗤!

腐蚀的声音出现在了‘十刀众’的身上。

他们的衣物最先造谣,呼吸间就变得干、硬,破落。

接着是头发开始脱落。

然后皮肤传来了阵阵灼烧。

但是与腹腔内的绞痛比起来,却是不算什么了。

子弹级别的毒素,已经能够伤害到眼前‘十刀众’的身体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伤害开始加深了。

‘十刀众’的头领敏锐的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

但是,他却没有退出‘浓雾’的范围。

不是不想。

是,不能!

此刻,他的刀刃上聚集着其他八人的‘力量’,在‘合击的仪式’完成之前,他冒然行动的话,他就要承受反噬。

那是其他八人的力量!

承受这样的反噬,他必死无疑!

因此,他不能动!

他要坚持下去!

坚持到‘合击的仪式’完成。

然后,给与杰森致命一击!

只是……

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十刀众’中,限制着杰森一只手臂的剑豪,随着【雾隐】毒素进入了爆发时,下意识的就想要离开,但是,他的长剑被牢牢粘在了杰森的身上。

取也取不下来!

当初,在头领的指导下,练成‘合击’时,他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这种特殊的能够让他们直面大妖魔,甚至将其斩杀的‘剑技’会成为他的催命符!

不行!

不能在做这样下去了!

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必死无疑!

想到这,这位剑豪猛地就要松手。

但,松不开!

他的手掌、手指就好似是胶水一般牢牢的粘在了刀柄上。

这?!

这位剑豪一惊。

接着,他更加惊骇的发现,剩下的人也和他一样,一脸的震惊。

不是我一个!

所有人都一样!

这是……

这位剑豪还在思考,‘十刀众’的另外一位限制杰森腿部的剑豪已经破口大骂了。

“阿部!”

“你欺骗我们!”

“这和你教给我们的‘合击术’,不一样!”

“混蛋啊!”

喝骂声中,名为‘阿部’的‘十刀众’头领,却是面色冷峻。

他根本不为所动。

真是幼稚!

生活在‘里世界’的你们在相信我会教导你们剑术的时候,结局早已经注定了!

放心吧!

你们死了,你们的‘刀’,我会好好照顾的!

阿部心底阴冷的想道。

虽然这位头领的心底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十刀众’的剩余人已经猜到了。

顿时,所有人都开始挣扎起来。

一边挣扎,一边骂。

“枉我们相信你!”

“你竟然欺骗我们!”

“你不得好死!”

“我XXXX!”

……

听着这样的叫骂声,‘十刀众’的头领阿部已经被酸液腐蚀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狰狞的冷笑。

相信?

‘十刀众’怎么可能会相信彼此!

他们就是一群为了某个目的聚集到一起的豺狼。

有目标时,攻击目标,吞食目标壮大自己。

没有目标时?

他们就相互吞食。

从‘刀噬组’创立开始,‘十刀众’的人选早已换了不知道多少。

他这个头领的位置,也不过是在杀死上一任‘头领’时,获得了罢了。

当然了,他还获得了对方的‘刀’。

就是他手中这柄!

相较于,他之前的那柄利器,这柄刀,才算得上是‘名刀’。

不仅是让他的速度大增,还让他能够使用‘合击术’。

没错!

他的‘合击术’源自他的刀。

而不是他自己。

当初为了赢得这柄刀,他可是煞费苦心,重重布局,才干掉了上一任的头领。

对方到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心腹竟然会背刺自己。

他就是这么干掉了上一任头领的。

所以,他绝对不会相信‘十刀众’的任何一人。

甚至,是‘刀噬组’也一样。

他加入‘刀噬组’为的不过就是获得强大的机会罢了。

眼前就是!

干掉杰森!

然后……

去寻找那两柄‘大名刀’!

只要有了它们,他一定会前所未有的强大!

想到这,阿部越发的坚定了。

只是……

这毒素、酸液好厉害。

每一次都好像是应对战车的炮弹一样。

那酸液的腐蚀,更像是子弹一样扫射过来。

疼!

但我能坚持!

我一定能坚持的!

阿部这样的告知着自己,他咬着牙,目光坚定,可身形却摇摇欲坠。

任何事实都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偏移。

例如:空空的钱包。

例如:她(他)喜欢我。

例如:饥饿的胃。

例如:阿部身为人类,身体的承受上限。

又是2-3秒后——

扑通!

‘十刀众’的首领就这么的摔倒在地了。

而就在他摔倒在地的刹那,无数的剑气从他手持的那柄刀上传来,将其包裹在内后,就是阵阵‘嗤嗤嗤’的响声。

呼吸间,这位‘十刀众’的首领就被千刀万剐了。

“啊啊啊啊!”

凄厉的喊声中,令柿崎、甘粕、宇佐美、直江四人带着上杉、虎千代和惠丽晶再次向后退了几十米。

上杉这位中年人的面色前所未有的严重。

他无法想象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发出这样凄惨的嚎叫。

恐怕……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吧。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这声音不是杰森的。

是敌人的。

自己人没事,敌人有事。

对于己方来说,就是大好事。

然后,上杉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自己的四位长辈。

那目光十分的复杂。

有不可置信,也有欣慰,还混杂着一丝丝埋怨。

是啊!

明明自己的家族中就有着‘里世界’的传承,为什么当初不告诉他?

难道他这个家主就是假的?

难道他表现的那么不堪大用?

柿崎、甘粕、宇佐美、直江四人接触到了上杉的目光,四人的目光互视后,以直江这位老人为代表开口了。

“抱歉,上杉。”

“这是家族的规矩。”

“规矩?”

上杉一愣。

他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规矩让他这个家主变得好似不存在一样。

“考验!”

“通过考验就能够知道一切!”

“无法通过考验,即使是家主也不能够知道——当时的上杉你没有任何的进取心,我布置了三次考验,你都没有通过。”

三次考验?

我怎么不知道?

上杉一脸懵逼。

如果不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位家主肯定觉得眼前的老人是在蒙他。

但是,有了时间的考验,上杉知道对方不会蒙他。

那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他,太菜了。

完全没有接触的到‘家族核心’的秘密。

这……

上杉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只是张了张嘴,露出了一个苦笑。

不要说什么性格好,为人和善之类的。

在任何时候,菜都是原罪。

“那……”

轰!

上杉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祖宅的方向传来。

“糟糕!”

“有人触动了禁制!”

“这里是声东击西!”

“他们的目标是‘上杉家的传承之物’!”

直江脸色大变。

这位老人毫不犹豫的向着祖宅冲去。

柿崎、甘粕、宇佐美三人紧随其后。

瞬间,上杉、虎千代和惠丽晶就失去了四人的踪影。

上杉、虎千代和惠丽晶面面相觑。

眼前的一切竟然只是声东击西?

无比的惊讶。

之后,就是疑惑。

‘上杉家的传承之物’是什么?

虎千代忍不住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立刻,上杉就苦笑起来。

“别看我。”

“我今天才知道上杉家也源自‘里世界’。”

“我就是个有名无实的家伙罢了。”

上杉叹息了一声。

今天所遭遇的一幕,对于上杉来说,是有着相当打击的。

虽然为人谦虚,但是上杉从不认为自己天赋差。

从父亲的手中接过了上杉家的产业,上杉将其经营的蒸蒸日上,且为家族培养出了诸多的人才,这都是上杉引以为豪的事情。

可谁知道,他的引以为豪,竟然什么都不是。

上杉甚至有了一种,他白活了的感觉。

“父亲,您做的足够好了。”

“这并不是您的错。”

虎千代上前安慰着自己的父亲,可话语才说了一半,她就不得不停下了。

一股无形的风陡然出现在了虎千代周围。

不仅瞬间拉开了虎千代和上杉的距离,而且还夹裹着虎千代飞向了半空。

“虎千代!”

上杉高喊着。

看着被夹裹在半空中,飞向了祖宅的女儿,上杉这位父亲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追。

惠丽晶也没有例外。

她可不希望自己刚刚认识的好朋友出事。

不过,在追逐前,她向着浓雾中高喊着——

“有人挟持了虎千代!”

“我去救人!”

“你的东西我给你放在这里了!”

留下了这样的通知,且将杰森的背包放下后,惠丽晶迅速的跑没影了。

而就在惠丽晶消失后,浓雾径直散去了。

怀抱着九柄刀,解除了‘火焰盔甲’的杰森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九柄刀和之前的一柄全都‘插’在了背包中,然后,一把拎起背包背在了背上。

早在几秒前,他就已经解决了‘十刀众’。

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还有一个家伙隐藏着。

不同于‘十刀众’的杀意夹杂着恶意。

对方的目光并没有杀意、恶意。

而是带着一种探究。

就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般。

这样的目光,让杰森暂时按兵不动了。

他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过,对方‘挟持’了虎千代,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

还有细细的想来,刚刚第一个出现的‘十刀众’,目标也是虎千代。

只是因为他速度够快,挡在了虎千代、惠丽晶的身前,让一切看起来像是直奔他而去的罢了。

“虎千代?”

“上杉家的秘密真是多啊!”

杰森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后,迅速的在地上找到两件合身的衣物,套在身上,就向着上杉家的祖宅而去。

……

被夹裹在半空中的虎千代,经过了开始的慌乱后,就迅速的冷静下来。

她双眼看向周围,希望看到挟持她的人。

但是,在这无形的‘风’之下,她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她全身都被束缚了。

她能够看到的只是眼前。

对方是什么人?

为什么挟持我?

用我来威胁父亲?

没必要的!

刚刚对方动手的话,父亲也难以幸免。

用来威胁直江爷爷他们?

父亲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为什么呢?

就在虎千代思考的时候,她从半空中飘落到了祖宅的门前。

缓缓的,没有任何的加速。

这让虎千代再次确认‘挟持’她的人,没有恶意。

至少,现在不会伤害她。

这让虎千代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在她的眼前一道身影出现了。

看到这道身影,虎千代一愣。

这是?

PS 抱歉,肥龙的肠胃还是有点不舒服,更的晚了,大家见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