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六十三章 大赛前!

花开院晴返回了自己的小院。

然后,目瞪口呆。

在听到花开院罗意味不明的话语后,花开院晴是做好了诸多准备的,但是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到眼前的局面——足足30个的仆人组成的队伍,每个人的脸上带着震惊后的麻木,双眼空洞无神,只是宛如机械一般的运转着,将一份份的食物放在圆桌上。

而在圆桌上,杰森、纱仓姑娘宛如野兽般吃着食物。

筷子带起的一道道残影,令花开院晴怀疑两人是否早已成为大剑豪。

每一次的下筷,都是一次刀剑交鸣。

很像是生死相搏。

但,却没有任何的紧张气氛。

相反的,很和谐。

每一份食物,杰森、纱仓姑娘都是一人一半。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纱仓姑娘吃得越老越少。

杰森?

依旧保持着旺盛的食欲。

很快的,纱仓姑娘的食物,全都被杰森吃了下去。

而又过了半个小时。

“嗝~”

打着饱嗝,纱仓姑娘十分满足的站了起来。

“好饱!好饱!”

“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了!”

带着这样的话语,纱仓姑娘快步的向着众人走来。

吞下了百人份食物的纱仓姑娘行走如常,根本没有任何的滞涩。

尤其是小腹,更是平平无奇。

“这、这?”

凉介、浦岛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们已经接触到了神秘侧,但是这种吃了百人份的食物,小腹却还是平平无奇的,则依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最关键的一点:食物去哪里了?

总不可能是凭空消失了吧?

更关键的是,杰森还在吃着。

难道真的是吃的越多,就越厉害了吗?

看着还在吃的杰森,两人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

因为,到了现在为止,杰森还在吃着。

不仅没有任何意义上的速度减缓,而且似乎完全没有满足。

无底洞吗?

所有人的心底都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而在所有人中,花开院晴是第一个回过神的。

他面带微笑的看着杰森。

吃点东西算什么?

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两个可靠的伙伴。

虽然……特别了一点。

想到自己父亲的评价,花开院晴翘起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自己的父亲是在说‘特别能吃’吗?

很委婉。

很温柔。

很是自己父亲的风格。

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想要替自己的父亲吧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思考中的花开院晴想着,目光落在了纱仓姑娘身上。

现在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已经是自己的队友了。

而场外卡想要进入小组赛,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即使他对自己的队友很有信心,那也必须要加强一下。

因此,花开院家的这位年轻人很自然的说道——

“纱仓,你想要更深的了解‘里世界’吗?”

“针对知识、技巧的。”

“可以吗?”

刚刚吃饱的纱仓姑娘再次眼睛一亮。

“花开院家的一些技巧是没有办法传授给你的,但是除开花开院家之外的技巧,则是没有关系的,放心,这样的技巧,花开院家的藏书室内是很多的。”

花开院晴笑着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

纱仓姑娘欢呼雀跃。

看着性格真诚的女孩,花开院晴的心情也不由的愉悦起来。

然后,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看向了其他人。

“凉介先生、浦岛先生,还有惠丽晶女士,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和纱仓一起学习。”

花开院晴发出了邀请。

这是很正常的。

家族的教育,让花开院晴很明白,任何时候,都需要拉拢本来就能够成为己方阵营的人。

只有真正己方阵营的人才是值得投资的。

至于阵营之外?

不是敌人的要争取。

是敌人的也要争取。

但绝对不能够舍本逐末!

己方,永远是最重要的。

但是让花开院晴意外的是,惠丽晶却是摇了摇头。

“我已经准备和杰森学习了。”

女侦探干脆的说道。

“杰森?”

“很不错的选择!”

花开院晴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是敷衍。

花开院晴是认可杰森的,不单单是实力方面,还有智慧、洞察方面。

有着杰森的教导,惠丽晶的选择无可厚非。

但是,出乎花开院晴的预料,凉介、浦岛也摇了摇头。

“很感激您的提议。”

“但是,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凉介说着一鞠躬。

凉介有着自己的打算。

层层线索,密密麻麻的阻碍都指向了‘花樱’。

虽然他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但是并不是永远。

麻烦还会找上来。

在麻烦找上来之前,他需要去解决这些麻烦。

依靠现在的他想要解决这样的麻烦,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必须要加强自己。

从花开院晴这里学习‘神秘知识’,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可他早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

以不麻烦他人为前提,做出的计划。

他……

要加入‘花樱’!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加入,而是要更加彻底的了解‘花樱’,然后,将这个毒瘤连根拔起。

尽管有杰森、花开院晴的帮助可能会更好。

但是,将别人拉入到不相干的事情中,他真的做不到。

中年男人的矫情再次上线。

凉介选择了那么一个远比想象中还要艰险的路。

至于浦岛?

完全就是因为凉介的选择。

浦岛想得很简单。

凉介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反正,自己的长官又不会坑自己。

花开院晴看着凉介,又看了看浦岛,最终点了点头。

“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花开院晴对于浦岛的了解,远比浦岛想象中的多。

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因此,他大致的猜到了凉介想要做什么。

虽然之前他也有所布局,但是随着事态的变化,他更希望凉介也随之变化。

可惜的是,这位中年人就是块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不得已,花开院晴只能退而求其次。

“再次感谢您。”

凉介又一次的鞠躬。

之后的事情,就是一些闲谈,也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或者说是已经在意料之中了。

杰森吃到了天亮!

不是饱了。

而是没有食物了!

花开院晴分院内储藏的食物全都没有了!

被吃得干干净净!

杰森看了一眼东边鱼肚泛白的天空,就这么摸了摸肚子,站了起来。

“不错。”

杰森评价着。

听到这样的评价,已经忙碌了整夜的仆人们,纷纷的累瘫在地。

花开院晴则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走了过来。

“我为自己欠你的两次宴席感到担忧了。”

“从现在看,它们可是大工程。”

“我需要更多的厨师和仆人。”

花开院晴开着玩笑。

“那就让它们变得物有所值。”

“能够谈谈这次‘格斗之王——拳皇大赛’的事吗?”

“之后的变化。”

杰森很直接的说道。

花开院晴被取消了原本小组赛的资格,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虽然吃着东西,但是大脑也是会略微思考的。

自然是知道,现在的花开院晴有了新的解决的办法。

“请和我进来商谈。”

花开院晴说着,向纱仓姑娘比了个请的手势。

再向着童守寺老和尚等人表示歉意后,花开院晴带着杰森、纱仓姑娘走向了一旁的房间。

看着三人消失在一旁的房间,童守寺老和尚双手合十。

站在原地的惠丽晶、凉介和浦岛则是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们知道这次商谈肯定会相当的耗费时间,光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的话,只是浪费时间。

因此——

“我们吃早饭吧?”

女侦探提议道。

“好。”

凉介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一夜的消耗让凉介也感觉到饿了。

正好边吃边等。

……

“我们胜利了吗?”

花开院晴分院的主厨询问着副厨。

“当然!”

“我们满足了晴少爷的客人!”

“这就是我们的胜利!”

副厨理所当然的说道。

脸上带着自傲的表情。

一夜之间制作三百人的食物,还保证了大部分的质量,这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而他们做到了!

难道还不应该骄傲吗?

所有厨房的工作人员都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膛。

但仅仅几秒钟后,宛如潮水一般的疲惫感就袭来了。

“大家可以休……”

“主厨!主厨!”

“客人需要早餐!”

就在主厨准备让大家休息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仆人的喊声。

听到这样的喊声后,主厨愣了愣,随后两眼一翻摔倒在地。

“快来人!”

“主厨晕倒了!”

厨房乱成了一团。

下意识的,人们的目光看向了副厨。

而这位副厨在众人的注视下,也是随即躺倒在地。

“啊!不好了!”

“副厨也晕倒了!”

顿时,厨房越发的混乱了。

而这些事情,杰森是不知道的。

在下午返回童守寺的路途上,他只是听到了惠丽晶的念叨。

“花开院家的早餐为什么没有之前好吃了?”

“是因为食物采购不到位吗?”

“感觉好像不是原来的厨师。”

“是啊,味道确实是有点不一样。”

坐在副驾驶的流浪的阴阳师十分赞同。

童守寺老和尚则是看了两人一眼,没有更多的解释。

他是一行人之中,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但,他又能说什么呢?

希望童守寺的药膏,对那两位厨师有效吧。

“大师,之后您有什么安排?”

心底想着的老和尚,目光看向了杰森。

“我会抽出时间继续学习童守寺的传承。”

“还有,惠丽晶一会儿我会开始教导你一些基础知识。”

杰森的话立刻让女侦探兴奋起来。

终于要学习真正的知识了吗?

看着女侦探兴奋的要跳起来的模样,杰森一皱眉。

“只是基础知识。”

“还有,开车的时候,请注意前方。”

“明白!”

女侦探这样回答着,但是在之后的路途上,依旧是那么的兴奋。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流浪阴阳师默默的系好了安全带。

童守寺老和尚思考了一下后,也照做了。

杰森则是在上车的时候,就系好了安全带。

不是不相信女侦探的技术。

而是习惯!

行车不注意,亲人泪两行。

他可是知道的。

闭着眼,靠在座椅中,杰森回忆着刚刚和花开院晴的对话。

被剥夺了小组赛直接参赛权的花开院晴,需要获得一张场外卡。

场外卡本身的获得并不容易。

往届的场外卡都是长时间的战斗。

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最终胜利者,才能够获得进入小组赛的资格。

但真正的难点是,当你经历了重重战斗,进入到小组赛后,更是劣势重重。

因为,小组赛的队伍都是以逸待劳。

每一个都是精力充沛。

且身体都是无伤的。

反观场外卡队伍,哪一个不是伤痕累累,精疲力尽。

因此,大部分手持场外卡的队伍,都是一轮游。

除非你能够一次又一次的碾压,直奔小组赛。

但是从‘拳皇大赛’开始以来,还没有这样的队伍。

更为重要的是,今年的比赛还出现了比划。

手持场外卡的队伍不再是一轮一轮的战斗,而是乱战。

所有的队伍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展开一场混战。

最终胜利者,将获得进入小组赛的资格。

这样的规则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可操作的空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最简单直接的就是:群起攻之!

而杰森有把握,当他们这支手持外卡的队伍进入场地后,一定会被群起攻之。

不然的话,花开院晴被取消小组赛资格就没有了意义。

花开院家的主家显然是不想让花开院晴进入到下一轮的。

因此,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我不知道我们会遭遇什么。’

‘但我可以保证,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你们有所伤亡,我会补偿。’

‘当一切价值无法补偿时,我拿命补给你。’

‘我发誓!’

这是临走时,花开院晴给与的誓言。

纱仓姑娘傻乎乎的点头。

杰森则是不置可否。

他和花开院晴就是利益合作,虽然花开院晴表现的很好、很和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完全的相信花开院晴。

同样的,他也会尽力。

“就在今晚!”

想着场外卡的参赛时间,杰森眯起了双眼。

这样的匆忙。

让他嗅到了更多阴谋的味道。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

稻草人!

他捏在手中,源自花开院树的稻草人!

香味扑鼻的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