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五十八章 别院.伊始

“晚上好,罗少爷。”

听筒中传来了一抹恭敬的声音。

恭敬到什么程度?

这声音只要一听,就能够在脑海中出现站直后鞠躬的模样。

“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按照约定,我会让你借阅‘丁丑密卷’。”

“我现在就在别院。”

“你可以直接来。”

花开院罗则是十分随意,边走边说。

“万分感激。”

“我马上就去。”

山下回答道。

“好。”

“我等你。”

说着,花开院罗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花开院罗一把就捏碎了这个仿佛是砖头一般的电话。

抖手将这个电话的零件碎片扔在地上后,花开院罗轻轻的跺了一下脚,立刻,脚下夯实的泥土就翻涌而起,将这些碎片全部吞噬。

呼吸间,一切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刚刚散落一地的碎片。

做完这一切后,花开院罗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小院。

他知道这样的阴阳术波动瞒不过花开院彻。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隐瞒的意思。

在这次分家的五人中,最为强大的就是花开院彻了,但是最没有危险的也是花开院彻。

因为,花开院彻根本没有入主主家的意思。

在一个月前,花开院彻已经又一次的向主家表明了这个意思。

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

而是真的用书面形式写了下来。

正因为这样,他才心动了。

如果有花开院彻参加这次‘入主主家’的测试,花开院罗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花开院彻的麾下,去冲锋陷阵。

可花开院彻却放弃了。

这让花开院罗有了新的想法。

“彻哥,你为什么要放弃呢?”

“难道连主家的位置,都不能让你心动吗?”

花开院罗轻声自语着。

从小他就见识了花开院彻的天赋。

天才?

这样的词语形容花开院彻的话,花开院罗认为是侮辱。

花开院彻的天赋,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任何的阴阳术,只需要看一遍,就能够学会。

任何的式神,只需要站在那里,就会蜂拥而至。

哪怕是现在的家主,也曾表示过,花开院彻只是因为年龄修行不够罢了,随着岁月的流逝,花开院彻一定会站在所有人之上。

甚至,直追土御门的那位先祖。

因此,所有人都认为花开院彻会是花开院家的下一任家主。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花开院彻表示出了不想成为家主的想法。

而且,还是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表示。

到了最后,更是书面写了下来。

前者还能够当做玩笑。

后者?

则需要正视了。

再三的确认后,花开院家在一个月前重新开启了‘入主主家’的测试。

也让花开院家年轻一辈开始蠢蠢欲动。

流言蜚语。

暗中布置。

陷阱诱惑。

连绵不绝的出现了,哪怕是有着‘禁止内斗’的祖训,也只是让大家表面上好看一点罢了。

实际上?

流血随时在发生着。

花开院晴、花开院植、花开院树,除了花开院彻外,包括他在内,都不例外。

之前花开院晴的车队遭到袭击就是花开院树布的局。

可惜的是,并没有成功。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联络山下了。

不过,现在……

想到了花开院彻的提醒,花开院罗的眼中闪烁起了寒芒。

外人,始终是外人。

他懂得这句话的意思。

至于事后?

花樱虽然强大,但在银之区也不是一手遮天的。

甚至,算不上顶尖势力。

最多只能算是一流。

想要应付事后,他有的是办法。

花开院罗想着,下意识的就想要返回小院。

他还准备和花开院彻继续下棋的。

但是,马上的,他就想到了之前花开院彻的话语。

花开院罗的脚步一顿。

先把事情处理完吧。

处理完了,再来。

想到这,花开院罗转身就走。

很快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小路的尽头。

……

啪嗒。

话筒放回了座机。

山下远没有像电话中表现的那样迫不及待。

他坐在沙发中,点燃了一支香烟。

山下是一个身躯高大、面容严肃的中年人,坐在那里,黑色的西装解开了口子,露出了白色的衬衣,没有领带,衬衣口也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了隐藏在衣服下的数道疤痕。

呼!

山下重重的吐了口烟雾。

烟雾缭绕间,他眉头紧皱。

事情太顺利了!

顺利到了令他心底不安。

“难道我做的事被发现了?”

山下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眉头越皱越紧了。

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如果被花开院罗发现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死无葬身之地!

除去这个外,山下想不到其它。

这让山下很紧张。

死亡谁不恐惧?

山下坦然承认自己对死亡的恐惧。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了解到‘里世界’后,毫不犹豫的加入到‘花樱’组了。

那些诡异的存在,可不是常规力量能够对付的。

所以,他加入‘花樱’,为的就是获得力量。

和花开院罗合作,也一样。

他为的就是‘丁丑密卷’。

这是一卷记载了诸多阴阳术的密卷。

虽然没有什么太过高深或者各家独到的阴阳术,仅仅只是一些普通、基础的阴阳术,但是对于他来说,依旧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毕竟,在‘花樱’想要获得类似的知识,是无比艰难的。

‘花樱’提供了知识与力量。

可只有第一次是免费的。

之后想要学习和获得,那就需要不断的立下功劳,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行。

而以他的方式,想要积累功劳?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冲锋陷阵的功劳是最高的。

因此,加入行动组是最快获得功劳的方式。

可行动组的死亡率,让他望而却步。

他自认为有更好的方式。

事实上,也是有的。

他选择了更适合他的。

与‘里世界’的某些势力合作。

或是换取情报,或是处理某些事情。

更加重要的是,这本身就是‘花樱’存在的意义之一。

他并没有违反规矩。

最多……就是略微利用了一下罢了。

而现在?

山下打算继续这么干。

想到这,山下拿起了电话。

“喂,小野寺,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根本不给小野寺拒绝的机会,山下就放下了电话。

他很清楚小野寺是个什么人。

不单单是贪生怕死,还欺软怕硬。

这样的家伙,他之所以一直留在手下,为的不就是这个时候吗?

替他背锅。

替他冒险。

就算出了事,以对方的为人,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说话。

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咚、咚咚!

“请进。”

小野寺带着谦卑的笑容,推门走了进来。

“山下长官请问有什么事吗?”

小野寺轻声询问道。

而在心底,小野寺早就把山下骂得狗血淋头了。

刚刚那个不给他询问机会的电话,他接过太多次了。

每一次都不会有好结果。

这一次?

他相信也不是例外。

事实上,马上的,小野寺就哭丧着脸了。

“我需要你去花开院家的别院一趟。”

“不要问为什么,那里有一件东西,你拿回来就行。”

“也不要看里面是什么。”

“行了,去吧。”

山下依旧没有给小野寺问话的余地,叮嘱之后,抬手就让小野寺出去了。

咔!

在小野寺出去后,山下马上反锁了门。

然后,大踏步的走向了办公室旁的衣柜。

拉开衣柜的门,山下走了进去。

这是一道暗门。

暗门的一侧是山下的办公室。

另外一侧则是一个密室。

密室内,放着不少武器、黄金,更多的则是变装的衣物、假发等。

山下娴熟的变装后,已经从一个高大的中年人变成了一个驼背白发的老人。

他转身走向了密室的‘出口’。

一扇从外面看去,完全与周围墙壁契合的‘窗户’。

推开窗户。

然后……

山下一跃而下。

六层楼的高度,丝毫没有让山下有任何损伤。

他仿佛是一根羽毛,轻飘飘的落地。

借着夜色迅速的消失的向着花开院家的别院而去。

他当然不是跟踪小野寺了。

对于小野寺,他有着相当的把握。

就算在不愿意,小野寺也会去做。

其中自然是少不了一些猫腻。

不过,都在可接受的范围。

他是去见另外一个合作者的。

花开院树!

或者说……

这才是他真正的合作者。

……

“别院?”

纱仓姑娘听到了花开院晴的目的地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花开院是一个大家族。”

“不光是在岛内,在海外也有着相当多的产业。”

“因此,每个地方都会有着别院。”

“毕竟,和酒店比较起来,别院更加的方便。”

“不过,和岛内相比较,海外要少了不少。”

花开院晴讲解着。

“岛内?海外?”

纱仓姑娘愣愣的。

她的脑细胞让她有点分不清楚花开院晴所说的产业有多大了。

但应该很大。

听着就很厉害的那种。

这么厉害的话……

“别院的厨师是不是很厉害?”

纱仓姑娘的关注点依旧是吃的。

坐在一旁的杰森也坐直了身躯。

他也很关注这个问题。

“比大多数厨师都厉害。”

“但是和真正的顶级厨师相比较,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我们也曾尝试招揽那些顶级的厨师,但是……太难了。”

“例如那位十郎大师。”

花开院晴说着就苦笑了一声。

“十郎?”

纱仓姑娘对于这个名字感到了陌生。

“是‘发光料理亭’的老板,也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顶级厨师——在我们家族的记载中,十郎大师的祖上曾出现过用‘料理’就让妖魔退却的厨师。”

“虽然记录的言语不详,但是那‘料理’的味道……一定很好。”

吸溜。

咕咚。

听着花开院晴的介绍,纱仓姑娘已经开始流口水了,当口水都流过嘴角的时候,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才猛地一吸气,将口水又吸了回去。

不过,吞咽口水的声音却不是纱仓姑娘。

而是,杰森。

腰间的‘招魂葫芦’一直散发着‘食物’的味道。

这对杰森来说本身就是煎熬了。

此刻,又听到了花开院晴的话语,煎熬的感觉立刻成倍了。

即使是杰森,也感到了万般难受。

“别院快到了吗?”

杰森问道。

“马上。”

花开院晴回答着。

看着两位合作者急不可耐的模样,花开院晴的脸上,忍不住的流露出了微笑。

他为什么要在别院开宴席招待杰森、纱仓姑娘?

不就是为了以示尊重吗?

现在两人的神情,则是回应了他的尊重。

这让花开院晴感到了满意。

虽然两人的侧重点可能有些不对劲。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他们吃好就可以了。

虽然两人都很能吃,但是以花开院家的财力,花开院晴是完全没有担忧的。

他认为自己可以满足两人的胃口。

车子继续行驶着。

大约十分钟后,拐入了一条幽静的小巷。

进入到这条小巷的20米后,周围的环境就是一变。

原本在杰森看来落后的城市,变成了幽静的庭院。

石板地面,碎石点缀。

翠绿的罗汉松,亭亭盖盖。

黑色的瓦片,巧连成片,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

很有杰森家乡古建筑的味道。

但又似是而非。

某些地方,总是缺少了一些韵味。

“到了。”

花开院晴说着,车子就停了下来,这位年轻人率先推开车门,以主人的身份邀请着杰森一行,并做着介绍。

“这里的别院已经存在了百年。”

“所以,保持了一些手段。”

“外面的阴阳术制造的‘结界’,能够让没有受到邀请的人自行离去。”

“放心吧,惠丽晶女士和贺太先生,我会让下人特别关照的。”

花开院晴说着,就引着杰森一行向着院内走去。

院的大门是双开木门,没有门钉,而是厚重的方木拼接而成,每一扇都有两米宽,两扇并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城的门一样。

而且,即使是做过了美化,杰森依旧在上面看到了刀斧砍过的痕迹。

显然,这大门的实际作用,远超常人的想象。

“当年乱世,一些防御手段是必须的。”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现在可是太平天下。”

花开院晴信心十足的说道。

然后——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