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四十八章 晨练的伙伴!

年轻的警官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额头上满是汗水,眼中更是焦急。

“杰森阁下!杰森阁下!”

浦岛看到杰森后,连连呼喊。

原本就很快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年轻的警官抬手就要抓杰森的手臂,但是却被杰森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浦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童守寺老和尚一抬手扶住了对方。

“别着急,慢慢说。”

老和尚和善的说道。

声音轻柔,带着一股抚平人心的感觉。

几乎是瞬间,浦岛就平静下来。

这位年轻的警官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

……

昨夜担忧再次付账的浦岛,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前往‘发光料理亭’后,就直接回家了。

一个热水澡,加热牛奶后,让浦岛感受到了人间的美好。

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头发吹干后,浦岛就陷入到了深度睡眠。

直到早上6点15分。

这是他正常起床的时间。

略微活动后,浦岛就开始了运动:晨跑。

这是浦岛在学生时期就养成的习惯。

同样的,拥有这样习惯的人,并不少。

所以,浦岛也拥有了不少晨跑的好友。

不过,最近大家似乎都有些忙,仅剩下一位名叫‘有希子’的年轻女孩每天都坚持和他晨练。

有希子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

为了打工方便,没有住在学校的宿舍内,而是在附近租住了单身公寓,和浦岛的单身公寓不在一个小区,距离却不远。

“早,浦岛!”

一声白色运动服的有希子和浦岛打着招呼。

笑容亲切、爽朗。

一如既往的好看。

“早,有希子。”

浦岛微笑回应着。

对于漂亮的女士,尤其是年轻的那种,很少有男人能够抵挡。

浦岛也不例外。

但是,浦岛却是有着自知之明的。

他很清楚自己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什么。

因此,多余的事情,浦岛是不愿意去想的。

他就是把有希子当做了一个晨练的伙伴罢了。

“开始吧?”

浦岛问道。

“好,5公里匀速跑!”

有希子一点头,然后,就由这位女大学生喊了开始。

两人同时起跑。

没有什么比赛,更没有什么竞争。

就是相互锻炼时的陪伴。

以这样为前提,相互的闲聊也变得正常起来。

浦岛会讲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是那种不违反纪律,又能够让人提高警惕的事情。

有希子则是讲讲校园生活。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浦岛,你还记得‘阿诗’吗?”

有希子开口问道。

“阿诗?”

“是那个梳着单马尾,擅长运动的女孩吗?”

浦岛问道。

阿诗,是有希子的同学,十分擅长运动,参加了短跑、跳高等社团,在有希子的大学里也是小有名气的那种,传闻中拿了全额的奖学金。

也和他跑过两次步。

真的十分厉害。

他完全不是对手。

被带入节奏后,几分钟就气喘吁吁,不得不缴械投降。

也正因为这样,名为阿诗的姑娘两次之后就不再来找他了。

“嗯,就是她。”

“她最近遇到一点麻烦。”

有希子点了点头,神情上有些犹豫。

这样的犹豫,浦岛见识过太多了。

每个向他寻求帮助的人,都会这样。

“放心吧。”

“我会竭尽所能的帮助她的。”

“事情是怎么样的?”

浦岛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他在宽慰有希子,希望有希子能够详细而明确的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更好的帮助那位叫做阿诗的姑娘。

“阿诗好像是被什么人纠缠。”

“她说是亲戚之类的,但是我感觉不像。”

“那些人长得很凶恶。”

有希子说道。

“是这样吗?”

“我明白了。”

“等我们跑完之后,我就去处理。”

浦岛微微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是什么事。

原来是这样。

长得好看的姑娘,总是会遇到类似这样的麻烦。

不过,那些家伙是不是胆子太大了?

敢去纠缠学校里的学生?

还是说阿诗姑娘有什么把柄落在这些混蛋手里了?

虽然还是一个半新人,但是跟在凉介的身后,浦岛可是见过不少事情了。

类似这种混蛋,一般是不敢过界的。

这可不是所谓的‘信仰’或者‘义’之类的。

单纯的就是,这些混蛋承受不起后果罢了。

所以,一旦过界了。

就绝对是事出有因的。

而不论是什么事情,浦岛都打算管一管。

毕竟,阿诗这样的女孩和那些混蛋纠缠在一起的话,绝对没有任何的好下场。

整个人生都被撕碎,那都是轻而易举的。

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似乎是听到了浦岛的保证,有希子微微松了口气。

脸上再次浮现了笑容的有希子,又向前跑了大约几百米后,再次开口了。

“浦岛,你对‘贵子’有印象吗?”

有希子问道。

“贵子?”

“是那个喜好户外旅行的女孩吗?”

“之前和我们一起跑步来着。”

浦岛略微回忆,脑海中就回忆起了一个十分开朗的女孩。

对方每次出现都会笑哈哈的。

时不时还会拍打他的肩膀,然后,把手里的水壶递过来。

相较于阿诗,贵子可是经常来的。

他们关系相熟。

曾经还吃过两次饭。

“当然记得。”

“之前我们不是还约过煎饼吗?”

“她亲手给我做过煎饼的。”

浦岛这样的回答道。

“嗯。”

“当时,她笑得很开心。”

“煎饼也很好吃。”

有希子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她怎么了?”

浦岛继续的问道。

“她很好啊。”

有希子回答着。

这让浦岛有些尴尬了。

一边跑一边挠了挠头。

“我还以为贵子出了什么事。”

浦岛越发的尴尬了。

有了刚刚的阿诗,他还以为贵子也出了什么事。

结果,是他想多了。

也对,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会连续出现在有希子身边。

“浦岛你也真的是,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连续出现在我身边啊!”

“我就是想说贵子想约我们继续去吃煎饼而已。”

有希子一边和浦岛并肩跑着,一边轻轻拍打了一下浦岛的手臂。

这种亲昵的举动让浦岛脸一下就红了。

“浦岛,你还记得‘麻衣’吗?”

有希子继续说道。

“麻衣?”

“记得、记得。”

“一个柔柔弱弱,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丸子头的小女孩。”

“我们之前还邀请她跑步来着。”

“可是跑了几百米远,就跑不动了。”

“我记得她上周还买了一套新裙子吧?”

浦岛说道。

“是啊!”

“当时是我陪她去买的。”

“不过,浦岛你怎么知道啊?”

有希子好奇的问道。

“我们与存号码的,当时她亲口告诉我的——她还说最近在学习做蛋糕,做好了会邀请我们一起吃的。”

浦岛很自然的回答着。

这种自然不是伪装的,而是真的很自然。

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尤其是对有希子,浦岛自认为不该隐瞒。

可是,向前跑去的浦岛,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希子那有些阴郁的面容。

浦岛向前跑了两步,才发现有希子没有跟上来。

下意识的,年轻的警官一回头。

“有希子,怎么了?”

浦岛看着神情有些不太对有希子,忍不住的问道。

“浦岛,你是警察吧?”

有希子问道。

“是啊,新人警察。”

“虽然还是个菜鸟,但是我会努力成为像凉介警官那样优秀的警察,还有……要像杰森阁下一样,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浦岛有些不好意思。

成为警察是他从小的梦想。

也为此,浦岛吃了很多的苦。

只是,浦岛没有想到的是,警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苦。

不过,这些磨难,他都必然会接受的。

因为,他有追逐的目标!

凉介!

还要……

杰森!

“杰森阁下?”

有关凉介的事情,有希子是知道的。

可杰森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顿时,吸引了有希子的注意力。

“杰森阁下,是我这两天才认识的人。”

“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不单单是强壮,还高大,而且,人也很热心。”

在说到强壮的时候,浦岛双眼都有点放光。

对于强壮的身躯,浦岛是相当在意的。

如果不是想要更加的强壮,他也不会天天锻炼了,而且,还是无氧为主,有氧为辅,每天配合着增肌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效果总是那么的不明显。

还有他去的健身房,也总是倒闭。

不是发生意外,就是老板卷款携逃。

实在是让他无法安心锻炼。

不过,最近听说有一间新开的‘白银健身房’。

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浦岛想着。

“浦岛,你又想去新的健身房了?”

有希子问道。

“是啊。”

“最近的健身房实在是太夸张了。”

“动不动就跑路。”

“我明明想安心锻炼来着。”

浦岛苦恼的叹了口气。

“安心锻炼?”

“那些女会员可是围拢在周围的。”

“浦岛你怎么安心锻炼啊?”

有希子问道。

“咦,有希子你怎么知道?”

浦岛好奇的看着有希子。

他不记得和有希子说过这些事情。

“当然是猜的了。”

“浦岛你这么温柔,肯定会有一群人缠着你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她们不专心锻炼,出现一些问题,自然是很正常的,例如,深蹲时,腰椎断裂,卧推时,被杠铃砸碎喉咙,或者干脆被哑铃爆头之类的。”

“这都是很正常的。”

有希子笑着说道,面容很温柔,仿佛是在阐述事实般。

浦岛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觉得有希子说得有些道理,再加上跑步时氧气、体力的消耗,让他完全没有多想,就这么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

“呼哧、呼哧。”

“连续的跑5公里,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跑完的浦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是啊。”

“不过和浦岛在一起的话,这样的5公里也不是不能忍受。”

“我们下次挑战10公里吧?”

有希子问道。

“10公里?”

“那可不是容易的事。”

“你要上学,我也要上班,跑完10公里的话,一天剩下的时间,可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所以……我们要不然从6公里开始?”

浦岛喘息几下后问道。

他虽然热爱锻炼,但是也得考虑一天的工作。

尤其是追捕犯人的时候,要是因为腿软的话,肯定会被误会的。

“好的呐。”

“6公里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有希子露出了那种温和的笑容。

“那我们明天见?”

气息平稳下来的浦岛问道。

“好。”

有希子点了点头。

之后,浦岛就如同往常一样返家。

两人跑步的路线是一个环形,到了终点后,就是各自返回。

这是长时间以来形成的默契。

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当浦岛往回走的时候,有希子竟然默默的跟在了身后。

走出了十几米,浦岛才发现了身后的有希子。

“怎么了,有希子?”

浦岛好奇的问道。

“浦岛你从来没有奇怪过吗?”

“你刚刚开始跑步的时候,这里早上是有十几个人一起晨练的。”

“为什么现在就剩下了我们两个?”

有希子笑着问道。

“也许大家有事吧?”

浦岛皱了皱眉不太确定的回答着。

“那阿诗、贵子和麻衣呢?”

“她们三个可是我的原室友。”

有希子继续笑着问道。

“阿诗?”

“是我太差劲了,跟不上她的步伐。”

“贵子的话……更喜欢户外深层游吧。”

“麻衣?”

“她身体不好啊。”

浦岛回答着,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有希子眨了眨眼。

就这么的看着浦岛。

然后——

噗嗤。

有希子笑了。

“浦岛你知道吗?”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傻傻的样子,换做是其他人早就应该发现不对了,你还是选择相信我。”

“阿诗,我原本想要利用一下,让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的,不过,现在不需要了,我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我要让你和我融为一体。”

“我们要不分彼此!”

有希子继续笑着。

只是这样的笑容,在浦岛的眼中变得陌生,变得说不出的诡异。

甚至,连周围的朝阳都变得冷冽了。

有一种黯淡感。

“你……”

“贵子我做成了煎饼。”

“麻衣我做成了蛋糕。”

“那些围绕在你身边的人,也是我干掉的。”

“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有希子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是宣言一般,说道——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