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四十四章 魔刀=?

贺太的怒吼,回荡在小小的寺庙内。

突兀出现的十几人纷纷面露不屑,手持武器,开始靠近。

藏经室内的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微微叹息,操纵着另外一个替身准备为贺太挡刀。

童守寺老和尚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证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是这个领头的人。

不!

应该准确的说,领头者腰间两把刀中的一把刀,他认识。

即使是距离几十米,他也感受到了上面的气息。

阴郁、狂躁。

充斥血腥味。

魔刀!

童守寺老和尚十分的确定。

只是不知道,会是哪一把魔刀。

老和尚心底想着,操纵着另外一个分身注视着场内。

“干掉他。”

领头的那位随意的说道,左手就这么随意的搭在两柄长刀上,眼神中的轻蔑几乎是宛如实质。

似乎贺太就是不值一提的。

事实上,贺太的表现,远超常人想象。

这十几个人在围拢上去的片刻后,就溃不成军了。

火球一颗接着一颗。

每一颗都狠狠的砸在这些人身上。

而贺太本人却是脚步灵巧,身形轻盈的穿插在这些攻击者中间,轻而易举的躲避着这些人的经过。

大约两分钟后,冲上去的人就全部倒下了。

都是全身焦黑,双眼翻白,失去了意识。

不过,没有一个失去气息。

都还活着。

“呵,真是废物。”

领头的那个眼神轻浮的年轻人冷笑着。

目光先是扫过地上的人,然后,又落在了贺太的身上。

那意思不言而喻。

既是在说,倒在地上的人是废物。

也是在说,明明获取了胜利,却心慈手软的贺太是废物。

呼!

贺太没有反驳对方,只是深深吸了口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行事准则。

他也不例外。

能够不杀,就不杀。

虽然这么做会让他做事情变得束手束脚,但是在束手束脚的同时,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而不是为了完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机器。

或许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还想成为一个人。

拥有着这样的信念,贺太为复兴家族而努力着。

他不会因为某人的一句话改变自己的信念。

以前不会。

现在不会。

以后……

也不会!

“滚出去。”

吐气开声,贺太的双眼比之前还要坚定、有神。

手中的符纸如同箭矢一般射出,带着一阵阵砰砰砰的闷响,在空中变为了一团图的火焰,将那领头者包围。

火焰升腾。

灼热弥漫。

领头者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火焰之中。

但是,贺太却没有一丁点儿放松。

当火焰将那个领头者包围后,贺太的心底就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身为阴阳师,贺太天生就有着非同一般的感知。

而后天的战斗,更是让贺太积累出了诸多的经验。

因此,在贺太心底升起不妙的感觉时,这位流浪的阴阳师就向着旁边一闪。

呼!

狂风呼啸。

就在贺太刚刚完成闪避动作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

火团在狂风下,瞬间熄灭不说,一道锋锐的气流与贺太擦身而过。

贺太没有接触到这股气流。

但是,锋锐感却让他的皮肤刺痛。

披在身体外的篷更是破碎不堪。

鲜血弥漫,疼痛从左臂漫延。

可贺太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他低下头,看着寺庙小院的地面。

坚硬的青石地面上,一道一指宽的缝隙从贺太身边而过,漫延到了童守寺大殿前的台阶前。

“剑、剑气?!”

贺太面容一变,惊呼出声。

剑客是最容易从现世进入到里世界的选择。

但也只是进入。

这样的进入,大多只是代表了炮灰。

想要真正意义上的站稳脚跟,至少要有拿得出手的绝招才行。

而‘剑气’就是一个标志。

能够挥舞出剑气,就代表着剑客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即使妖魔也不会小觑。

毕竟,不少妖魔就是被‘剑气’所斩。

也因此,这个时期的剑客,被称之为——

剑豪!

眼前的人竟然是剑豪?!

贺太惊疑不定的想着,对面挥出一剑的人则是再次冷笑起来。

“怎么?很意外?”

“你认为我会是那些杂鱼一般的人物?”

“还是说……”

“你以为能够躲开我的第二剑!”

持剑的领头者在话音刚刚落下的刹那,脚掌一蹬地,身形如箭般的冲向了贺太。

贺太激射出一张张符纸,想要阻拦对方。

但根本没有用。

剑势形成的威压,所带起的狂风,令符纸连形成火团的能力都没,就这么被撕裂了。

更重要的是,持剑的领头者速度太快了。

比贺太想象中的还要快。

快到了贺太连反应都来不及。

贺太来不及反应。

准备了许久的童守寺老和尚却是反应的及。

噗!

熟悉的碰撞中,童守寺老和尚撞开了贺太。

而他本人被一分为二。

鲜血飘散。

热辣辣的溅了贺太一脸。

贺太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大、大师?”

流浪的阴阳师结结巴巴的说道。

持剑的领头者一愣。

随后,脸上浮现了惊喜与冷笑。

“果然是傻瓜!”

“为了救人就把自己搭上!”

“不过,所谓的童守寺大师真的是弱小呐。”

“传闻中,还找了一个叫做杰森的传承人,你都这样弱小了,那个叫做杰森的恐怕连废物都不如,也就是一个垃圾之类的吧?”

持剑的领头者一抖手腕。

剑刃上的鲜血直接跌落地面,露出了光洁如新的剑刃。

然后,对准了流浪的阴阳师就是一个直刺。

剑尖对准了流浪阴阳师的喉咙。

一如之前般,快准狠。

流浪的阴阳师根本躲不开。

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刃,流浪的阴阳师一咬牙,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摞符纸,就算是要死,也得要让对方承受相当的伤害。

有着这样的觉悟,流浪的阴阳师等待着自己喉咙被穿透的刹那。

对方的剑势太强了!

强到了,他只能等待喉咙被穿透的刹那,才有可能得手!

近了!

剑刃越来越近了!

流浪的阴阳师捏紧了符纸!

就在他的咽喉都感到刺痛的时候,流浪的阴阳师一抬手,就要射出符纸。

但是,对方的剑刃更快。

直刺而出的剑刃,变为了斜斩。

空气中被剑刃划过后,嗤嗤作响。

流浪阴阳师的右手手腕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

剑刃还没有到。

威压已经让流浪的阴阳师受伤。

更重要的是,随着这样的受伤,流浪阴阳师抬起的手不可抑制的一顿。

完了!

我连让对方受伤都做不到吗?

流浪的阴阳师心底升起了绝望。

持剑的领头者看着流浪阴阳师的绝望,再次发出了那讥讽的笑声。

“呵,可笑。”

“我会被蝼蚁所伤吗?”

“去死吧!”

讥讽的冷笑中多出了杀意的狰狞。

持剑的领头者剑势更快了。

对方已经打算,在削掉贺太的手腕后,顺势将贺太拦腰而断。

枭首?

不、不不。

那样的死亡方式,实在是太便宜贺太了。

对方想要的是哀嚎!

饱受痛苦的哀嚎!

只有这样,他和他的剑刃才能够愉悦。

藏经室内的童守寺老和尚开始向外跑去。

虽然已经预估了对方的实力,但是对方表现出的实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

不行!

这样跑着太慢了!

必须要……

童守寺老和尚双眼一眯,全身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吼!

低沉的吼声从他的身上升起。

但,下一刻,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一只手掌握住了那剑刃。

在这剑刃即将触及到贺太的手腕时,一张宽厚的手掌抓住了剑刃。

嗤!

宛如是金属切割的响声中,火星子四溅。

狂风,停止了,好似撞在了大山。

锋锐,迟钝了,好似潜入了岩石。

持剑的领头者一惊。

完全是下意识的要抽剑。

但是,被那张打手抓住的剑刃,却像是落地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

不仅如此,一股更大的力量反而从那手掌上传来。

似乎,剑刃马上就要离他而去般。

持剑的领头者紧紧握住剑柄。

“给我松开!”

对方吼着,一边双膀用力,一边抬脚踹向了这张手掌的主人。

砰!

抬起的脚,被挡住了。

双方脚掌碰撞。

持剑的领头者就感觉自己好像踹在了一根钢铁浇灌而出的柱子上一般,脚掌生疼不说,对方的脚掌还顺势蹬来。

这一次,持剑的领头者不得不放弃手中的剑了。

他可不敢硬挨这一脚。

嗖!

单脚点地,持剑的领头者迅速向后退了四五米远。

当距离拉开时,他才看清楚刚刚阻拦他这一剑的人。

高大、强壮,相貌粗狂威武。

特别是那种身高、强壮程度,让人不禁下意识的怀疑对方是否是人类的血脉。

“你是谁?”

失去了剑的持剑领头者收起了之前的不屑,他变得慎重。

“杰森。”

带着这样的回答,刚刚返回的杰森上前一步,整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沐浴在了月光中。

皎洁的月光下,杰森拿起了手中的剑看了看。

锋锐,光亮。

应该是一件利器。

不过,相较于他手中的这一柄长剑,他更加在意的是对方腰间的另外一把剑。

‘食物’的气息!

虽然并不清晰,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遮掩,但是杰森依旧能够闻到。

倒转刀柄,杰森将手中的长刀扔到一旁惠丽晶的手中。

女侦探一把接住这柄利刃,开始小心的后退。

“杰森?”

领头者听到杰森的回答后,再次细细的打量着杰森。

尤其是杰森的手掌。

没有鲜血流出。

甚至,没有任何的划痕。

有着的只是完好如初的皮肤。

“金刚身?”

领头者开口道。

杰森没有回答。

他没有回答敌人的习惯,同样的,这个狂妄的领头者也不会真正意义上的听取别人的回答,在话音刚刚落下后,他就自言自语起来。

“这样也好。”

“有了你这样的祭品。”

“我的剑,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自言自语中,对方的右手就握住了另外一柄剑。

就在握住另外一柄剑的刹那。

对方的身躯就开始了摇晃。

好似喝醉了酒一般的摇晃。

又好像是困倦一般的摇晃。

刺啦、刺啦。

道道细微的红色闪电出现在剑柄之上。

剑,还没有拔出。

一股迫人的凌厉气势就已经散发而出。

持剑者所站的位置,青石地面上一道道细微的、裂开痕迹开始出现。

“魔、魔刀!”

“这是魔刀!”

“千万不要让他拔刀!”

“那是魔刀!”

后知后觉的贺太大声的喊道,脸色前所未有的苍白、凝重。

这位流浪的阴阳师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一柄魔刀。

这些被称之为‘魔刀’的刀刃,每一柄的前身都是所谓的名刀,但因为机缘巧合,形成了类似妖怪般的存在,既没有生,也没有死。

有着的只是杀戮!

只是对生命的吸取!

只是对鲜血的渴求!

每一个手持魔刀的人,都会被魔刀腐蚀神智。

最终,全都沦为了没有神智的杀人鬼。

可同样的,魔刀会带来夸张的力量。

是想要获得力量的捷径。

正常情况下,人们可以拒绝。

但在特殊的情况下,人们很难拒绝。

毕竟,谁也无法保证方你会遇到什么需要借助魔刀的力量。

而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

宛如曼陀罗制造的幻境。

虚幻中,是快乐。

现实里,是残酷。

可不论怎么样,手持魔刀者,一定会异常强大。

这一点是肯定的。

所以,流浪的阴阳师,十分紧张。

但是,杰森却是一脸的淡然。

站在大殿外的女侦探也是不慌不忙的。

站在大殿内的童守寺老和尚,也是一脸的平静。

女侦探和童守寺老和尚是相信杰森。

杰森?

通过‘食物’味道的浓郁程度,判断了对方的强大程度。

他可以对付。

且,游刃有余。

因此,杰森并不急。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注意力放在周围的窥视者身上。

没错!

除去这波人外,童守寺周围还有窥视者!

毫无疑问,‘畏’字旗比想象中的还要有吸引力。

持剑者明显感觉到了杰森的分神,本来还在酝酿的对方,怒火一下子喷涌而出。

他拔剑了。

锵!

剑刃出鞘,颤音不断。

宛如,风吟。

持剑者低声呢喃着——

“听,神风轻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