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九章 传闻您是……

“好的。”

杰森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点头了。

人,对于某些事情,总是无法拒绝的。

有的人是对女人。

有的人是对恳求。

有的人则是对疼痛。

而杰森?

食物。

这是毫无疑问的,面对食物时,杰森需要用莫大的意志力克制,才能够让自己不犯错误。

而这,已经是杰森努力的结果了。

最初的时候,杰森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甚至,犯下了相当多的错误。

也正因为这样的错误,令杰森下定了决心要克制。

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下,杰森做得相当出色。

可在平时的环境中……

看着一脸欣喜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童守寺老和尚,杰森沉默了。

意志力,还是不够啊!

他这样的告诉自己。

然后,杰森很干脆的补充道。

“我要吃特色菜。”

既然已经答应了,一向重视承诺的杰森是绝对不会再出尔反尔的。

所幸,就吃点好的。

杰森十分纯粹的做出了选择。

而童守寺老和尚?

“可以!”

同样是毫不犹豫的答应。

能够减轻心底的负罪感,童守寺老和尚实在是求之不得的。

更何况,在童守寺老和尚看来,杰森就一个人,能吃多少?

还能把他吃垮了不成?

要知道,为了过上幸福的退休生活,他可是攒了不少退休金的。

绝对够用了!

之后,我就能够开始退休的日子了。

去乡下重新开始!

晒晒太阳,摆弄两盆花草,挖出一片池塘,养上一只狗两只猫三只鸡四只鸭五只鹅。

没事就撸撸狗,撸撸猫。

看着鸡鸭追逐。

看着大鹅守门。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想着想着,童守寺老和尚就露出了一个发自心底的笑容。

不过,马上的,童守寺老和尚就收敛了这样的笑容。

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正色的看着杰森。

杰森虽然很强,但是面对着危机四伏的‘银之区’,童守寺的传承,必然能够帮上忙的,还有那些道具。

虽然他因为实力无法驱使,但是杰森肯定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童守寺老和尚再次开口了。

“大师,您什么时候和我返回童守寺?”

“传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仪式?”

“您放心,童守寺没有那么多规矩的,一切从简,也没有那么多的束缚,吃喝不禁,娶妻不禁,当然,赌档之类的地方是不能去的。”

童守寺老和尚说着。

“等你请我吃完饭后吧?”

“记住,特色菜!”

杰森叮嘱着。

“没问题。”

“银之区的特色菜是牛肉!”

“我知道一间十分不错的料理亭,他家选择的就是上好的牛肉——每一块都是带着大理石花纹的!”

“虽然价格昂贵,但是为了取得您的原谅,我会拼尽全力的。”

童守寺老和尚再次表示着自己的诚意。

杰森点了点头,脸上不自觉的浮现了笑容。

看着这样的笑容,童守寺老和尚微微松了口气。

下一刻,周围防止被偷听的秘术径直撤去了。

土御门元马上走了过来。

看着走来的土御门元,童守寺老和尚扭头对着杰森双手合十行礼。

“今天傍晚,我会去大师您的事务所找您。”

说完,童守寺老和尚就向外走去。

虽然已经获得了杰森的原谅,但并不代表童守寺老和尚愿意和土御门元打交道。

或者说,老和尚不想和任何一位土御门打交道。

因为,实在是太麻烦了。

在那好看的模样下,每个土御门都有着一颗别扭的心。

就算是受到了你的大恩,也明明承了你的情,但是嘴上却总会说‘我才不会认可你’之类的话语。

实在是太别扭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童守寺老和尚担心被看破。

以土御门们的性格,既然侍奉了一个人为主公。

一旦发现有人欺骗他们的主公,那可是真的会不死不休的。

而且,就算干掉了欺骗者,也会自责不已,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像是他这种当着面‘欺骗’了杰森?

土御门元大概率会选择以死谢罪。

所以,还是离开的好。

顺带的,把回乡下的票订好。

心底想着,童守寺老和尚的步伐越发的轻快了。

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主公,您需要茶点和热茶吗?”

理都没有理会远去的童守寺老和尚,这位土御门对着杰森恭敬的问道。

身为臣子,这位土御门可是有着相当的眼色。

虽然猜到了刚刚自己主公和童守寺老和尚的谈话,但是这个时候,却根本不会问出来。

“好。”

杰森的目光扫过惠丽晶手中的豆大福,立刻就点了点头。

顿时,土御门元就行动起来。

不到三分钟,一份相当讲究的茶席就端了出来。

茶点分为三大类。

生菓子、半生菓子、干菓子。

每样三种,装在九个四四方方的盘子内,拼成了一个九宫格的正方形。

颜色好看,香味浓郁。

杰森随手拿起一块大福,甜甜的。

接着又是一块麸烧,甜微咸。

然后是一块花林糖,脆甜。

每个盘子中的茶点都十分的精致,但并不多,在都尝了一遍后,杰森几乎是一口一盘。

土御门元看着坐在那大口吃着茶点杰森,没有任何的反感、不适。

虽然他带着惊讶,但是却满心欢喜。

能够让主公开心,就是他臣子的责任之一。

“继续上。”

“不要停。”

“速度加快。”

土御门元吩咐着侍者。

而那位茶艺师也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杰森略微皱眉的端起了热茶。

如果刚刚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好像在这茶里加了姜沫?

茶和姜?

这是什么搭配?

心底想着,杰森却是对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苦涩的茶香中带着辣。

然后一股酸味出现。

是……茱萸!

杰森微微一瞪眼。

他认知中的茶,就是最简单的冲泡。

热水、茶杯、茶。

热水冲入茶杯,茶叶翻滚间,茶香弥漫,就是最好的了。

实在是做不到的话,冰箱里的康帅傅冰红茶也是可以的,茉莉清茶也不错,最好是那种1升的牛饮装,炎炎夏日时,从冰箱里拿出康帅傅的茶饮,一饮而尽后就会发现肥宅水更加的爽快。

可如果肥宅水变成了辣椒味、烟熏味、中草药味等等古里古怪的味道,一般人也是接受不了的。

更不用说茶了。

杰森这个时候,就有些无法接受。

“主公,茶席怎么样?”

土御门元在一旁问道。

“茶点很好,茶……”

杰森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

而且,莫名的,他的脑海中开始浮现‘仰望星空’。

一群死鱼瞪大了双眼盯着他。

太难受了。

“不愧是主公,这也尝出来了。”

“茶是有一些欠缺的。”

“毕竟,这位茶艺师只是刚刚出师。”

“下次我会请真正的大师来。”

土御门元挥退了脸带羞愧的茶艺师。

她刚刚确实是有些紧张了,搅拌的速度慢了一分不说,茱萸还少放了一些,原本以为可以蒙混过关,但是谁知道竟然被尝出来了。

对方的舌头,真的厉害。

而且,很是文雅,竟然没有当面指责她。

反而是她,竟然抱着蒙混过关的想法。

真的是太惭愧了。

与卑劣的自己相比较,这位客人真的是一位雅士啊!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

是因为进入了大名鼎鼎的土御门家时?

还是从老师那里出师时?

不能在这里下去了!

我要回归我的最初!

最初学习茶艺时的感动!

最初学习茶艺时的信念!

我要不忘初心!

想到这,已经退到了庭院边缘的茶艺师宇宫紫向着杰森遥遥行了一礼后,这才彻底的退出了庭院。

“主公,茶点还需要吗?”

土御门元问道。

“来一点。”

杰森回答后,略微沉吟片刻,这才继续说道:“有关银之区的‘神秘侧’,最近发生了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吗?”

杰森很想要直接询问和自己相关的事情。

但是,为了维持人设,他不得不选择更加委婉的方式。

毕竟,‘他’只是一个外来者,询问本地的一些隐秘事情是合理的。

“有。”

“值得在意的事情有两件。”

“一是,花开院一家准备新的一次从分家挑选人才进入主家。”

“二是,童守寺拥有‘畏’字旗的事情。”

土御门元先是简略的说了一下。

在看到杰森点头示意继续后,这才详细的说道。

“花开院一家从第十三代目以后,家主就要从分家挑选优秀的人才作为养子进入本家,最有才能的人才能继任当本家,这一次也不例外,不过……主家的权利相当的大,一些分家很自然的开始搞小动作了,即使有着监督在,他们也会冒险一试的。”

土御门元说到这,俊美的脸上浮现了不屑。

很显然,这里面的‘小动作’要超过一般人的想象。

对此,杰森没有什么意外。

利益动人心。

更不要说是类似这种传承的家族了,为了家主之位,搞出什么来都不奇怪。

阴谋陷害应该就是小儿科了。

杀人灭口也应该是常见的。

甚至,所谓的监督也有可能被收买。

光是运动员的较技,哪有裁判员和运动员一体来的痛快?

而且,这么做应该是被放任的。

只有真正的残酷,才能诞生最优秀的人才。

‘不夜城’内不少人就有着这样的理念。

杰森再熟悉不过了。

“‘畏’字旗呢?”

杰森询问更感兴趣的。

“‘畏’字旗是最初的妖魔统帅留下的,传闻中里面有着统御所有妖魔的秘密,但是究竟是什么模样,却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畏’字旗应该是童守寺的传承物之一。”

土御门元说着自己知道的事情,脸上却浮现着凝重。

之前,做为‘畏’字旗的争夺者,土御门元自然是了解过整个事态的。

他很清楚,现在有多少人盯着‘畏’字旗。

原本这些都是童守寺老和尚头疼的事情。

可现在,他的主公成为了‘童守寺’的大师。

头疼的事情,就成为他们的了。

应该怎么做,才稳妥呢?

土御门元很自觉的代入了臣子的角色。

“‘畏’字旗是童守寺传承物之一的事情,是多会出现的?”

杰森问道。

如果‘畏’字旗自古就传承在童守寺内,那自然是没有什么的。

可如果是最近才爆出了‘畏’字旗传承在童守寺内……那就满是猫腻了。

“这个消息是来自百年前!”

“是小路由家的一位阴阳师整理先祖遗物是发现,记载在古书中的信息——书已经检测过了,没有伪造,是真实的。

“小路由家的祖上和我家祖上关系莫逆,他们不会欺骗我们,而且,小路由家极为擅长占卜术,那位阴阳师继承了先祖的技艺,经过占卜确认了‘畏’字旗就应该是在‘童守寺’大师手中。”

土御门元马上猜到了杰森想问的是什么,立刻说道。

对此,杰森不置可否。

书可以是真正百年前留下的,这没有问题。

但并不代表整件事就是真的。

百年前的记载,放到现在,中间发生了什么,谁又能够知道?

至于关系莫逆?

那也是祖上了。

到了彼此,没有经历过生死之交,根本算不上莫逆。

还有所谓的占卜?

这是最容易造假的地方。

占卜术可以是真的。

但占卜师会是真心的吗?

杰森摇了摇头。

里面的疑点太多了。

土御门元看着摇头的杰森,也沉吟了起来。

“主公,请将这件事交给我吧!”

“我会去找那位阴阳师对峙!”

“找出整件事情的真相!”

片刻后,土御门元这样说道。

接着,土御门元脸上浮现了一丝犹豫。

“怎么了?”

杰森问道。

“这件事是关于主公您的……”

“说。”

终于能够知道一些有关‘自己’的消息了,杰森马上就来了精神,催促着突然停下话语的土御门元。

面对着杰森的催促,土御门元还是犹豫着。

最终,这位土御门一咬牙,再一次的跪拜在杰森面前。

“请您先恕臣下无罪,臣下才敢说。”

“无罪,说。”

杰森十分的干脆。

这位土御门听到了杰森的保证后,依旧是一咬牙,这才说道——

“有传闻说主公您是……灾星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