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五章 畏!

俊美男子愣住了。

他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大声求饶的老和尚,一时间脸上满是错愕。

在他的记忆中,这位童守寺和尚可不是这副模样。

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每每遇到妖魔,对方总是金刚怒目。

每每遇到不平之事,对方总是急公好义。

到现在,他都记得上一次对方出手时凶猛的模样——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吧嘛哄!’

不单单是咒语。

手印,他也记得清清楚楚。

??????????????????

当时的童守寺和尚气势无匹。

将堪称大妖的那位强行镇压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知道那件东西落在了童守寺和尚手中时,他才会小心翼翼的布局。

他忌惮童守寺和尚。

这一点,他是不会否认的。

但那件东西他也想要。

所以,他才努力的布局到现在。

可就是换来了眼前的投降的一幕吗?

不对!

一定是伪装!

童守寺和尚在麻痹我!

俊美男子瞬间的明悟了。

他站在房屋内,低下头看着庭院中的童守寺和尚。

“世上都在说你受了重伤。”

“但是,你认为你能够瞒得过我吗?”

“你将自己伪装成了普通人,但你伪装的太像了,在我的感知中,你完全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其他人或许会上当!”

“但我不一样!”

“因为——”

“一个重伤的人,可不会和普通人一样。”

俊美男子这样说着,一抬手。

立刻,从阴影中走出的十余个骸骨武士就退到了一旁,但是刀尖还是冲着童守寺老和尚。

童守寺和尚跪在那,双手合十,一言不发。

甚至,就连双眼都闭上了。

这样任人宰割的姿态令俊美男子笑了起来。

“还要装下去吗?”

“告诉你,没有用的。”

“即使你能装的下去,但是在‘童守寺’内的那些人可等不下去!”

“‘驱魔者’杰森、‘侦探’惠丽晶、‘警察’凉介。”

“失父者、失妻者、失母者。”

“然后,再加上一个死去施暴者。”

“你猜在我特意布置的‘逢魔之时’中会发生什么?”

闭着双眼的童守寺和尚突然睁大了双眼。

对于童守寺和尚的表现,俊美男子满意极了。

“没错。”

“就是你想的那样。”

“一只恶鬼会诞生。”

“它会从岩下的尸体里诞生,并且快速的生长……你猜,它会不会成长为真正意义上‘大鬼’?”

俊美男子笑了起来。

他已经掌握全局。

而且,游刃有余。

他相信,就算是童守寺和尚,也没有办法办法破开‘逢魔之时’。

因为,那可不单单是他的布置。

还是……天时!

再强大的人,都不可能和‘天’对抗!

“所以,把‘畏’字旗交出来吧!”

俊美男子说着,就走到了童守寺和尚面前,伸出了手。

童守寺和尚看着眼前的手掌,不由沉默无语。

可是在平静的面容下,童守寺慌得一批。

他去哪找传说中的‘畏’字旗。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假和尚,怎么可能有那种传说中的物品。

他能够出现在这里,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

事实上,他早就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准备离开这个国家了。

但是,半路上又绕了回来。

他,良心不安。

哪怕念了十遍心经,他还是良心不安。

这可和平时骗一两顿饭钱不同。

这事关人命啊!

希望赶得上!

童守寺和尚常常的叹息了一声,再次的双手合十。

“你还在犹豫?”

“还是说……”

“你以为我在唬骗你?”

俊美男子一皱眉。

童守寺和尚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

拖时间!

尽可能的拖时间!

拖到把人救出来为止!

……

杰森、惠丽晶和凉介再次返回了河边。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了,但是当惠丽晶再次看到这条好似没有边际的大河时,依旧觉得不真实。

“之前这里是街市口吧?”

凉介愣了愣,然后,扭头向着惠丽晶、杰森确认着。

显然,和惠丽晶相比较,凉介要更加的吃惊。

之前完全被上班族、中年店员和女学生吸引的刑警,这个时候表现着自己面对异常时,最为真实的反应。

“嗯。”

“而且,我的车还应该停在这里。”

惠丽晶点了点头。

“这就是那未知世界的力量吗?”

“真的是可怕。”

面对着这种几乎是‘改天换地’般的力量,中年刑警忍不住的感叹着,接着,这位中年刑警沉吟了一下后,轻声开口,问道:“有车贷吗?”

“没有。”

“全款。”

“我姐姐给买的。”

惠丽晶轻松三连。

“姐姐吗?”

“真好。”

中年刑警吧唧了一下嘴,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羡慕。

“好?”

“这是羞辱!”

“她不管用车子来羞辱我,还用钞票、黄金、豪宅不停的羞辱我!”

“我一定会努力挣钱还给那家伙的!”

惠丽晶哼唧了两声后,掷地有声的说道。

凉介看着这副模样的惠丽晶,这位中年刑警的手则是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钱包。

干瘪的手感,让他再次吧唧了一下嘴。

一想到欠下的债,中年刑警的脸上就不由得满是愁苦。

他,也想有个姐姐啊!

就是这种没事就给他钱花,不接受就用黄金、豪车、豪宅羞辱他的姐姐啊!

可恶啊!

这是炫耀吗?

该死啊!

我好嫉妒!

凉介深吸两口气,扭过头看向了杰森。

他决定暂时不和惠丽晶说话了。

太气人了!

血压都升高了!

“杰森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够让那三个凶手现身?”

凉介可没有忘记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现身?”

“他们不应该是在这里吗?”

“杰森不应该是追击他们吗?”

惠丽晶一怔,问道。

“这怎么可能?”

凉介嗤笑了一声。

这个时候,他再次找回了一点良好的感觉。

你有一个好姐姐怎么了?

还不是用智商换来的?

我就不一样了。

我一直靠自己!

想到这,凉介开始解释着。

“他们布置了这么就,即使是杰森也不可能一眼看破,但是杰森应该是剥丝抽茧的找到了能够反制他们的手段。”

“所以,在这里就能够逼迫他们现身,从而赢下第二局。”

“这必然会奠定我们胜利的基础。”

凉介认真的解释,令惠丽晶眨了眨眼。

她觉得凉介说得有点道理。

但又觉得哪里不对。

可让她说,又说不出来。

因此,惠丽晶扭头向着杰森问道。

“杰森,是这样吗?”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杰森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之前的话语?”

“是……永远不要按照敌人的步骤走。”

惠丽晶马上记了起来。

然后,这位女侦探就皱着眉头思考着。

一旁的中年刑警则是十分赞同。

“对,永远不要按照敌人的步骤走!”

“我们一定要领先他们一步!”

中年刑警一边说着,一边查看四周。

他认为这里一定有什么线索。

可是除了面前的大河外,就只有黑暗了,身后远处‘童守寺’的灯火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有些恍惚、昏暗了。

究竟在哪里?

中年刑警思考着,然后,不由自主的他看向了杰森。

这个时候的杰森,背着装有冰球面具和短柄宽刃砍刀的包站在岸边,眺望着大河。

难道?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中年刑警也马上看向了大河。

可任凭他怎么瞪大双眼,都只能够看到昏暗的河面上,水气升腾,耳中轰隆隆作响间,河流变得越发湍急。

河面上没有……会不会在河底?

中年刑警下意识的想着。

可就在这位中年刑警准备俯下身子,尝试能否看清楚河底时,突然,他愣住了。

他愣愣的看向了远处水雾淼淼的河面。

雾气升腾间,一艘小舟正乘风破浪!

舟前挂着油灯,舟尾站着一个身穿破布僧服,看起来就邋遢的老和尚。

老和尚努力摇着浆,让小舟更快速的向着这里而来。

数个呼吸后,老和尚就出现在了岸边。

“快上船!”

“来不及解释了!”

老和尚连连呼喊。

但不论是杰森,还是惠丽晶、凉介都是一脸警惕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老和尚。

之前突然出现的三人就是杀人凶手。

那现在出现的和尚?

惠丽晶、凉介满是警惕。

杰森看向眼前和尚的目光则是带着一份探究。

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

脚下的小舟却是不错,散发着淡淡薄荷的味道,不知道吃起来是脆的,还是软的?

杰森想着,老和尚却是越发的焦急了。

“我是童守寺,我带你们离开这片幻境,这里……”

轰隆隆!

老和尚的解释被雷声打断了。

一道霹雳从天而降,落在了童守寺上。

远处童守寺本来昏暗的灯光,在霹雳过后,彻底的消失了。

那片黑暗中再也没有了光芒。

只剩下——

咔、咔!

嗤、嗤!

骨头被折断,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惠丽晶、凉介脸色一变。

发生了什么。

两人看向了杰森。

杰森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小舟上的童守寺老和尚则是一脸苦相。

“完蛋了!完蛋了!”

“‘鬼’出现了!”

童守寺低声自语着,然后,再次向着杰森、惠丽晶、凉介说道:“上船吧,其他人我救不了,但是你们我希望能够救下来。”

语气诚恳,神情真诚。

“上船吧。”

杰森突然开口,径直跳上了船。

惠丽晶马上跳上船。

凉介也跟着上了船。

见到三人上船,童守寺老和尚马上开始摇桨。

小舟笔直的离开了岸边,向着大河中走去。

而就在小舟离开的下一刻,黑暗中亮起了两个拳头大小的,红色光点。

接着,这红色光点就破开了黑暗。

顿时,小舟上的惠丽晶、凉介就吓了一跳。

那是一个高达3米的小巨人。

全身赤红,头顶生角,足有一尺长,獠牙更是宛如匕首般锋锐,身材壮硕,腰间围着一个貌似是兽皮的裙子,手中拎着一具残缺的尸体。

根据衣服判断是上班族的。

这个红色的小巨人,正一边啃食着尸体,一边冲小舟上的人们怒吼着。

“这、这是‘鬼’?”

惠丽晶结结巴巴的问道。

“应该是。”

看着与传说中的‘鬼’极为相似的小巨人,凉介声音干涩的回答着。

“只是吃了一个,它还算不上‘鬼’,就是一个徒具雏形的家伙,如果把剩下的两个都吃了,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

驾船的老和尚则是摇了摇头,以更加专业的口吻解释着。

接着,这位老和尚就想到了什么,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他缓缓的说道。

“幸好你们及时上船了,如果被它抓住,再把你们三个都吃了。”

“它就有可能成为‘大鬼’。”

“那是连诸多妖魔都要避让的存在,十分可……咦?”

“你们的同伴去哪里了?”

正松了口气的老和尚突然发现杰森不在船上了。

惠丽晶、凉介四处寻找。

“看那!”

眼尖的惠丽晶一直岸上。

众人顺势望去。

只见本该在船上的杰森,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返回了岸上,就站在那个‘鬼’的面前。

“杰森!杰森!”

惠丽晶大喊起来。

杰森好似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只是没有回头,仅仅是挥了挥手。

惠丽晶当即就要跳船游回去,但下一幕就让小舟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杰森冲向了那个‘鬼’。

然后——

一拳就把那个‘鬼’打得弯腰抱住肚子。

接着,抬起膝盖就撞在‘鬼’的脸上。

还没有等‘鬼’的头颅昂起,杰森双手合握在一起,重重的击打在了‘鬼’的后背上。

扑通。

‘鬼’摔倒在地了。

想要爬起来,却被杰森一脚一脚的踩踏着。

眼看着就没有了气息。

而杰森则是悠哉悠哉的拎着‘鬼’的腿,将其侵入河水中,利用湍急的河流,冲刷起来。

“这、这是‘鬼’?”

凉介有些疑惑了。

传说中的‘鬼’不应该是强大、邪恶的吗?

邪恶好像是的。

可强大?

怎么感觉像是一只要被炖了的小鸡仔,正在清洗着。

等等!

清洗?

难道?

凉介瞪大了双眼,呼吸都要停止了。

惠丽晶则是要正常多了。

“这是‘净化’!”

惠丽晶一本正经的说道。

凉介看着一本正经的惠丽晶,脸上一副你逗我的神情。

谁家净化是这样的?

不应该用圣水?

或者火刑吗?

不过,不论什么,凉介都是松了口气。

至少危机解除了。

当即,凉介就扭过头准备和童守寺和尚说些什么。

可一扭头就发现这个老和尚脸色突变,嘴中疾呼道——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