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十四章 杰森:我站在了第五层

杰森故意拉长了语调。

然后,他看向了上班族、店员、女学生,目光锐利如刀,让人不由自主心底发颤。

上班族、店员、女学生都是脸色发白,身为唯一的女生,女学生更是簌簌发抖。

是谁?

快点说啊!

着急死我了!

惠丽晶心底忍不住的喊着,但是却不敢插嘴。

做为一个末流的侦探,虽然是末流,但也是侦探,一些侦探的‘基本技巧’,她还是知道的。

例如:诈!

诈的方式,大致分为两种。

第一,在已经知道了大概方向,却无法准确判断时,利用言语刺激罪犯,从而真正的锁定目标。

第二,就是完全不知道凶手是谁,然后用言语让罪犯露出破绽,或者配合一些过激手段。

至于如何选择?

那就是看侦探的水准了。

优秀的侦探选择第一种。

她虽然优秀,但是基本选择第二种。

诈不诈的无所谓,主要是她喜欢以理服人。

物理的,理。

一旁的凉介,则是皱起了眉头。

他对审问不太精通。

但是,做为一名出色的刑警,他丰富的经验告诉了他,这个时候,他需要配合一下。

所以,下一刻——

“原来是这样!”

凉介轻微的叹息了一声后,脸上浮现了莫名的神情。

既有不可置信,也有释然,还有一丝丝的怜悯。

总之是那种要多复杂就多复杂。

在听到凉介的话语后,一直苦苦支撑的上班族、中年店员、女学生都是脸色一变。

三人互视了一眼,其中最不起眼的中年店员深深吸了口气。

“果然被凉介警官你发现了。”

“虽然我们经过了精心的装扮,但是在您这样的老刑警眼中,也是破绽重重吧?”

“也许一开始没有认出来,但是只要时间一长,您就会发现。”

中年店员这样说着,就这么站直了身躯。

脸上的恐惧之类的神情一扫而空。

不单单是这位中年店员,上班族、女学生也是这样。

凉介一愣。

你们是谁?

但是,这位中年刑警却没有否认。

他可没有忘记,这个时候自己是配合杰森的。

因此,他坦然的点了点头。

“没错。”

“一开始我没有认出来,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了。”

“还有我身上的伤……也是为了让疼痛、疲惫影响我的判断,特意让我和岩下交手留下的吧?”

凉介说着指了指手臂上的伤。

“嗯。”

“可惜对您没有用。”

“我们还是低估了您,还有这位……侦探?”

中年店员惋惜的摇了摇头。

看向杰森的目光,有些不太确认。

而直到这个时候,惠丽晶才算是回过了神。

这位女侦探拔高了声音道。

“你们都是凶手?!”

她的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

在惠丽晶的想法中,狭隘的把凶手定义为了一个人,根本没有想到是三人同时作案。

“凶手?”

“我们只是复仇罢了!”

“十年前,他杀害了我我们的家人!”

年纪最小的女学生忍不住的反驳着。

一身短裙校服,留着剪发头,面容姣好,不施粉黛的女学生在之前全身都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但是,这个时候,她只剩下了一种令人恐惧的恨意。

让人毛骨肃然的恨意。

她盯着惠丽晶,让这位女侦探下意识的握紧了枪柄。

接着,这位女学生就转过身看着吊起来的尸体。

“十年前,他杀死了我的父亲。”

“杀死了他的母亲。”

“杀死了他的爱人。”

“现在,我们杀死他,只是复仇罢了!”

女学生指了指上班族,又指了指中年店员,语气逐渐恢复了平静。

“他是通缉犯?”

惠丽晶一皱眉。

“当然!”

“而且,还是鼎鼎大名的通缉犯。”

“在十年前入室抢劫三次,每一次都是杀死了主人,掠夺财物,然后,被凉介警官抓捕,可竟然在押运途中,杀了押运者逃跑了。”

依旧是那位女学生回答着。

即使是惠丽晶都能够听得出这位女学生话语中的讥讽。

“抱歉。”

“是我的责任。”

凉介低声说道。

这位中年警官的脸上浮现着悔恨。

如果他更加努力一点,岩下就不会跑了。

如果他更加努力一点,岩下就可以被直接抓捕了。

如果他更加努力一点,眼前的三个无辜人就不会手然鲜血了。

“不,凉介警官,这并不是你的责任。”

“你的努力,超出了他人的想象。”

“谢谢。”

女学生郑重的向着凉介鞠躬行礼。

上班族、中年店员也是一样。

不过,当三人直起腰后,那位上班族就径直开口道。

“我们选择了我们的方式。”

“我们知道这是违法的。”

“但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等不下去了。”

“我们无法看着他逍遥在外,所以,当这个机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没有拒绝——那日日夜夜的恨意,早已让我们无法选择了。”

上班族的声音变得高亢。

中年店员则是安抚着上班族。

看得出,这个年纪最大的人,是三人中的首领。

在上班族的情绪平和后,他扭过头看向了杰森、凉介、惠丽晶。

“我们没有任何的恶意。”

“出现在这里,也只是希望暂时将你们困在这里。”

“除此之外……”

中年人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摇了摇头。

“第一局结束了,凶手找到了。”

“现在,第二局开始。”

“你们要抓到我——信息就在匾额后的盒子里。”

女学生说完,周围的黑暗就将三人包裹。

接着,三人消失。

直到三人消失,凉介、惠丽晶才恍然惊觉。

两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不是普通的命案现场,而是在一个莫名的环境之中。

几乎是下意识的,凉介就重新扛起了梯子。

他要把匾额后的盒子拿下来。

“需要帮忙吗?”

惠丽晶问道,但是被凉介拒绝。

惠丽晶没有再强求,而是看向了杰森。

“杰森你是怎么发现的?”

“驱魔人也经过侦探训练吗?”

惠丽晶问道。

我有职业技能。

杰森心底默默回答着,嘴上却是说出了那句他曾经常说的话语——

“一切显而易见。”

在女糕点师所在的那个虚幻夹杂真实的世界中,杰森常常用这句话来糊弄一切,有着女糕点师的帮忙解释,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眼前的惠丽晶却是不具备这样的素质。

她歪着头想了半天。

遮盖着额头、双眼的卷毛都倾斜到了一旁,露出了好看的眼眸。

只可惜的是,这眼眸中满是迷茫。

显而易见?

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我遗漏了很多重要的线索吗?

惠丽晶皱着眉头,足足四五秒后,她从从嘴里蹦出了一句。

“结果都出现了,过程就不重要了,对吧?”

说着,惠丽晶期待的看着杰森。

杰森沉默了一秒后,点了点头。

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默默的,他有点想念女糕点师了。

“看看这个盒子。”

凉介单手拿着匾额后的盒子,径直从梯子上跳了下来。

盒子是木质的,大约有成年人手掌大小,上面没有锁,可以直接打开。

里面是一张纸,纸上用毛笔字写着——

我列阵在东,没有双眼。

我列阵在西,没有双耳。

我列阵在北,没有双臂。

我列阵在南,没有双腿。

……

没头没尾的话语,凉介看得直皱眉,惠丽晶则更是一脸迷茫。

片刻后,两人全都抬起头看向了杰森。

“杰森有什么发现吗?”

惠丽晶问道。

“和之前留给我们信件上的笔迹是一样的。”

杰森说道。

“这个我们知道!”

“除了这个呢?”

惠丽晶追问道。

然后,刚问完,她就发现杰森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惠丽晶被看着十分不自然,甚至,她以为自己鞋带开了,忍不住的低头看去。

“或许这不属于‘神秘侧’的知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铭记——”

“永远不要按照敌人的步骤走。”

杰森这样的回答着。

一边说着,杰森就一边向着寺庙外走去。

到现在为止,杰森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位幕后黑手将他引到这里来,并不是开茶话会的。

至于刚刚上班族、中年店员和女学生的话语?

杰森是一句都不会相信的。

他在’不夜城‘学会不要跟着敌人步骤走之前,就已经学会了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语,尤其是敌人的话语。

或许这三个人是没有恶意的。

或许这三个人并没有说谎。

但是!

这并不代表那个幕后黑手没有恶意,没有说谎。

对方完全可以用谎言来唬骗三人。

然后,再借由三人的口来麻痹他们。

这是要比直接谎言更好的方式。

因为……上班族、中年店员、女学生是相信对方的。

对方即使是说着谎言,三人也会信以为真。

接着,三人就会把这些当做是真的告知他们。

但谁又能够知道真正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所以,就算杰森这个时候依旧能够感知到三人身上的死气,十分轻易的就确定了三人的位置,但他可不会去寻找三人。

他完全可以想象,就算他找到了三人。

也必然会出现第三局、第四局。

甚至是更多的纠缠。

在这样的纠缠下,一切都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远不如从最直接的地方下手。

一劳永逸!

永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跟在杰森身后的惠丽晶、凉介也在思考着。

“是有什么反制的手段吗?”

“能够逼迫那三个凶手自动现身吗?”

凉介是这样想着。

而惠丽晶则是简单多了。

“杰森一定是发现凶手了,去追击凶手了。”

很显然,这是一种思维的局限或者习惯。

举个栗子(例子很好,但是栗子也不赖)——

惠丽晶在第一层。

凉介在第二层。

杰森则是站在了第五层

……

庭院内,‘惊鹿’一上一下,发出了竹石交击的特有响声。

蹲踞之内,水滴起落,带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手持折扇的俊美男子轻轻用折扇敲击着掌心,一抹笑容出现在了对方白皙的脸颊上,他微微眯起细长的,好似是狐狸般的眼睛,看着庭院中的上下起伏的‘惊鹿’。

侍者迈着细碎的步伐走到了俊美男子身后。

“大人,那三人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

“不过……”

“马上的就被那位杰森发现了端倪。”

“然后,那位凉介刑警也发现了不对。”

侍者轻声说道。

俊美男子没有任何的惊讶。

反而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那是当然。”

“毕竟是躲开了数十次追杀的驱魔人。”

“如果连这点端倪都发现不了的话,那就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至于那位凉介刑警?”

“他如果不是脾气太暴躁,性格太耿直的话,以他的功劳早已经是一位警视了,而且,本身就是他经手的案子,这样的发现才是应该的。”

说到这,俊美的男子一顿。

“不然,怎么进入第二局?”

说完,俊美男子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神情越发的愉悦了。

他抬起手挥了挥。

侍者马上恭敬的退了下去。

接着,这位俊美的男子看向了庭院。

只见在庭院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色破布僧袍的老和尚。

老和尚浑身肮脏、十分邋遢,脸上也是黢黑。

不过,那双眼睛却是很明亮。

此刻,这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俊美男子。

“童守寺和尚,你终于肯出现了。”

俊美男子笑道。

和尚叹了口气,没有开口,就这么弯腰在‘蹲踞’前洗起了手。

这样的姿态,令俊美男子双眼一亮。

他从跪坐的姿势,站了起来。

手中的折扇微微打开。

单手比划了数个印记。

呜!

阴风吹入了庭院。

乌云随之而来。

星星被遮掩了。

月亮变得黯淡。

数道身着盔甲的骸骨武士出现在了庭院中。

它们拔出刀,将老和尚围在其中。

老和尚则是不慌不忙的洗干净了手、脸,然后,把僧袍抖了抖,看向了俊美男子。

在俊美男子期待、兴奋的目光中,就这么直挺挺的跪下去,用极高的声音喊道——

“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