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三章 抱歉,当你们在解题时,我直接看到了答案

河水隆隆,宛如大海。

波涛翻滚,不见边际。

惠丽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大河。

她可以发誓,在二十分钟前,这里还是街市的入口,柏油路面,就连路面上的白色箭头还是刚刚刷的,十分的新。

可现在?

成了大河。

而两个原本阻拦汽车驶入的石柱子,在这个时候看着,就变成了码头上拴船的木桩,显得十分协调。

可惠丽晶却是倍感突兀。

她惊骇,不知所措。

足足三四秒后,惠丽晶才回过神。

她扭头看向了杰森。

杰森则是不慌不忙的将凉介放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眺望着这条大河,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河上有东西?

惠丽晶想着,就学杰森的模样眺望整条大河。

可河上水气淼淼,完全看不到什么。

不过,惠丽晶并没有出声打断杰森。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这句名言,惠丽晶是知道的。

而且,奉为圣旨一般。

当然了,还有后面的半句话:

做自己力能所及的事情。

惠丽晶转过身看向了身后,她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的黑暗。

远处,童守寺的灯火星星点点。

非但没有带来光,反而是让周围的黑暗更加的浓郁了

身后的大河轰隆隆作响,惠丽晶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枪柄。

她的直觉告诉她,黑暗中有什么东西。

事实上,也是如此。

仅仅是几秒钟过后,清晰的脚步声就传来了——

踏踏踏!

脚步声十分的急促、凌乱。

甚至,仅仅是听着脚步声,就能够感受到一种慌张感。

惠丽晶下意识的举起了枪。

“别开枪!”

黑暗中冲出的人影,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举枪的惠丽晶,马上高举双手,大声的喊道。

这是一个穿着西服,打扮的如同上班族一般的男人,此刻面色惊慌,身体都带着颤抖。

而在这个上班族一般的男人身后,是一男一女。

男人是个中年人,戴着眼镜,身材并不魁梧,穿着衬衣、长裤,还戴着一个围裙,围裙并不是厨房内使用的,而是便利店内使用的,上面清晰的写着——七天便利。

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穿着校服,披肩发,面容稚嫩,戴着一枚写有童守高中的校徽。

三人都茫然不知所措。

然后,都在畏惧的看着惠丽晶手中的枪。

惠丽晶没有放下枪,她的目光扫过三人后,径直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大远电子公司’的职员。”

“我是‘七天便利’的店员。”

“我是‘童守高中’的学生。”

面对着枪口,三人十分的老实,没有任何的犹豫。

“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惠丽晶继续问道。

“我是来这里吃饭的,这里有家拉面店不错,下了班我准备吃一顿再回家,单身汉的日子不就是这样吗?”

上班族一边说着,一边想要轻松一下气氛。

但效果并不好,当他看到惠丽晶的枪口没有一丁点儿放下的意思时,立刻明智的闭上嘴,再次把手举得高高的。

那位店员也是一样。

高举着双手的对方,回答道。

“我工作的便利店就在街市里,刚刚我在换班时候,去后巷抽了一根烟,可是还没有等我把烟抽完,整个小巷子就黑了下来,然后,我走出小巷,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

店员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微微颤抖。

配合着那中年人的模样,显得老实可靠。

女学生是最后发言的。

“我回家需要经过这里,只是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周围就黑了下来,然后,我就碰到了他们——在童守寺门口。”

“那里有光,我一开始是想去那里躲避的!”

“可、可是……”

女学生的话变得磕磕巴巴。

“可是什么?”

惠丽晶追问道。

“尸体!”

“就在童守寺的大门那里,挂着一具尸体!”

女学生鼓足勇气说道。

上班族和店员也一同点头,证明了女学生的话语。

惠丽晶一皱眉。

尸体?

这位以咖啡师为梦想成为了侦探的女佣兵可以肯定,在她和杰森离开童守寺的时候,绝对没有什么尸体,毕竟,童守寺的大门并不高大,悬挂一具尸体的话,一定可以清晰的看到。

“你们确认是大门?”

为了确认,惠丽晶再次问道。

“确认!”

“就是在大门那里!”

“我站在门口看得清清楚楚!”

女学生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

“我可以作证。”

“我也可以。”

上班族、店员也附和着。

“在我们离开之后,悬挂了尸体吗?”

惠丽晶想着。

她和杰森离开童守寺的时间并不长,而且,之前的童守寺内也没有人。

除了……那个老和尚!

对方会是凶手吗?

惠丽晶下意识的想道。

这是一种本能认知,那个老和尚虽然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但是消失的实在是太诡异了,这让惠丽晶十分的怀疑。

但是,惠丽晶并没有马上确定自己的想法,她扭头看向了杰森。

杰森这个时候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眺望着整条河。

在惠丽晶的注视下,杰森这才转过了身。

不过,没有看向那新出现的三个人,而是看向了凉介。

一秒、两秒、三秒。

最终,凉介忍不住了,睁开了双眼。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凉介完好无损的手撑着地,站了起来,目光看着杰森。

“在你刚刚醒来的时候。”

杰森这样的回答道。

“是因为呼吸吗?”

凉介又一次问道。

“嗯。”

杰森没有否认,虽然他是因为听到对方的心跳漏了两拍,才发现的。

“果然和你这样的家伙在一起,怎么小心都不够。”

嘟囔着类似的话语,凉介先是向惠丽晶点头示意后,这才看向了面前的三人。

“三位,我是警察。”

“这是我的警官证。”

“可以麻烦你们带我去看看尸体吗?”

凉介将警官证亮了出来。

顿时,上班族、店员、女学生三人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

“当然,警官。”

上班族马上说道。

店员、女学生也是跟着点头。

凉介扭头看向了杰森。

“虽然我不知道这条河是怎么出现的,但是我觉得刚刚出现的尸体是我们身处这里的关键,想要离开的话,必须要看看那具尸体。”

凉介说道。

杰森没有否认。

惠丽晶也没有否认。

但是,惠丽晶则是有这一点疑惑。

她在疑惑杰森为什么看这条河这么久。

究竟河里有什么?

或者说,是什么让杰森这么在意?

是河里的鱼吗?

总不可能河里有妖怪吧?

惠丽晶想着。

然后,她莫名的想到了那个半人半骷髅自称小僧的家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自从黄昏后,整体街道就变得奇怪起来。

再出现什么,惠丽晶也是能够接受的。

没有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更没有和那三人并肩而行。

惠丽晶尽可能的贴在杰森的身边向前而行。

‘战场上怎么活下来?’

‘跟着老兵。’

这是她在训练营时,那位教官临别时告知她的话语。

而这句话救了她不止一次。

现在虽然不是战场。

但也适用。

她是一个面对‘神秘侧’的菜鸟,自然是要跟着杰森这种老鸟了。

“我一会儿需要做什么吗?”

惠丽晶看着跟在三人身后的凉介警官,轻声询问着杰森。

“静观其变。”

杰森淡淡的说道。

“好。”

惠丽晶马上点头。

从三人,变为了一行六人,惠丽晶打着灯笼和杰森走在最后,女学生、店员、上班族走在最前面,凉介手中的便携式手电筒为他们照明。

街市并不长,很快的,他们就返回了童守寺的大门口。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悬挂在童守寺大门前的尸体。

尸体在寺庙的灯光下面容一半陷入到了阴影中,鲜血则是从身躯上流出,在脚下汇聚起来。

在看到尸体的瞬间,凉介脸色大变。

“岩下!”

中年警官脱口而出。

接着,这位中年警官冲了过去,他需要确认对方的身份。

确实是那个混蛋!

片刻后,中年警官就有了准确的答案。

可是……

他之前不是和对方开枪对射吗?

之后,他不但中枪,后脑还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接着,他就昏迷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他昏迷前,岩下还活着,他一枪打在了对方的胸口,但并没有击穿心脏,对方身受重伤的倒地。

再之后……

他没有了印象。

他醒来之后见到的就是杰森、惠丽晶。

下意识的,凉介看向了杰森、惠丽晶。

“和我们没有关系!”

“我们只是在这里发现了你!”

“然后,准备离开,就带上了你!”

惠丽晶面对着凉介审视的目光,马上说道。

“抱歉,只是习惯。”

“能帮我把尸体放下来吗?”

凉介说道。

惠丽晶看向了杰森,发现杰森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后,立刻说道。

“可以。”

惠丽晶说完,就身手利索的一踩墙壁就攀上了墙头,接着,半蹲着身子,来到了童守寺的大门的横梁旁。

完全的实木制成,四四方方,足有20公分宽,上面则是屋檐、牌匾等装饰。

以惠丽晶此刻的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尸体是被一根绳索的一头打结套在脖颈上,悬挂在了童守寺大门的横梁之上,脖颈处缠绕了一圈,横梁上缠绕了一圈,绳子打得是死结。

从横梁到尸体的脖颈间,大约留下了30公分的空当。

可绳结没有晃动。

尸体脖颈上也没有摩擦的血痕。

证明尸体是在死了之后悬挂在这里的。

可是地上的鲜血,只有脚下这里,周围却没有。

而让尸体大量淌血的原因,并不是胸口的枪伤,而是后背的刀伤。

一个狭窄、平滑、刺穿了心脏的刀伤。

“应该是胸口的伤势过重,让对方陷入了昏迷或者行动不便的境地,接着,凶手出现在了死者的身后,一刀结果了对方。”

“没有任何的颤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是一个用刀的好手。”

“只是……为什么横梁附近没有任何痕迹?”

惠丽晶观察着横梁,童守寺是很干净的,显然里面的僧人是常常打扫的,但是也有打扫不到的地方。

例如:房屋横梁。

因此,在房屋横梁上有着一层细密的灰。

可最奇怪的就是在这里,除去绳索下的灰被蹭掉外,周围的灰一点都没有被蹭掉。

就好像是绳索自动缠绕在了横梁上一样。

可……

这怎么可能?

从地面到横梁,足有3米的高度,什么样的绳索能够自动缠绕的?

即使是抛掷过来,死结又是怎么打的?

总不可能凭空打好吧?

出于侦探的本能,惠丽晶忍不住的想道。

“能够放下尸体吗?”

凉介在下面问道。

“绳子是打得死结,需要切断绳子。”

惠丽晶回答着。

凉介一皱眉。

不破坏案发现场,身为一个刑警自然是知道的。

不能直接放下来……

凉介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疾冲。

抬起未受伤的手臂,艰难的将自己撑上了墙头。

既然不能放下,那就上去。

蹲在墙头上,凉介细致的打量着岩下的尸体和绳结,然后,他也陷入了和惠丽晶一样的疑惑之中。

咦!

便携式手电筒的光芒掠过童守寺的匾额。

招牌后的阴影引起了凉介的注意。

“那里是什么?”

凉介问道。

“好像是个盒子?”

惠丽晶不太确认的回答道。

然后,惠丽晶就探出了手臂,想要把匾额后的东西拿出来,但是因为距离的原因,惠丽晶完全的够不到。

即使是一手扶住屋檐,一手探出去都不行

惠丽晶都够不到,已经受伤的凉介当然不用说了。

“我去找梯子。”

凉介这样说着,就从墙头跳了下来。

童守寺这样的寺庙,肯定是有梯子的。

上班族、店员、女学生看着跳下来的凉介,乖乖的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

似乎是不知所措。

似乎是惶恐不已。

杰森看着三人,又看了看扛着梯子走出来的凉介,再看了看一脸探究的惠丽晶,心底微微叹息着。

他也想要凭借过人的观察、缜密的逻辑来找出凶手。

可他做不到啊!

守墓人的【死气感知】,让他一眼就看出了凶手是谁了。

看着就要攀爬梯子的凉介,杰森走出来,站到了上班族、店员和女学生面前。

他的目光对着三人扫视一圈后,道——

“凶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