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六章 人生需要坦然!

变态!

大变态!

在听到杰森的要求后,惠丽晶很干脆的后退了一步,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杰森,手里更是出现了一根电棍。

刺啦、刺啦。

电棍直指杰森,顶端冒着蓝色的电流。

杰森自认为粗犷的面容,在这样的电流下边的忽明忽暗起来。

顿时,多出了一分狰狞。

惠丽晶再次退后了一步。

“你别过来啊!”

惠丽晶威吓着杰森。

杰森很无奈的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就一直坐在那里,动都没有动过。

这位女老板也发现自己似乎是有点反应过度了。

但是,一想到杰森的话语,这位女老板就再次握紧了电棍。

然后,开始打量杰森。

不是常人的打量。

是那种对杰森要害的打量。

很显然,这位女老板打算一有不对劲,就先给杰森来上一下。

不过,对方也没有保持沉默。

而是深吸了口气,用还算冷静的声音问道。

“你为什么要那家伙的……贴身衣物?”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惠丽晶看向杰森的目光,又变成了那种看变态的模样,手里的电棍控制不住的就想要上前一戳。

“寻找她的下落。”

杰森很平静的回答着。

而且,面对着惠丽晶充斥着逼迫的目光,杰森没有避让,淡然的回视着。

这样平静的声音和淡然的目光,让惠丽晶一怔。

真的是为了寻找那家伙?

这位女老板的气势不由一滞。

但是,嘴里的询问却是继续的。

“你别告诉我你要闻……那家伙的贴身衣物。”

“不会。”

“怎么可能是单纯的闻。”

“我是利用我的感知。”

杰森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事实上,也是如此。

杰森的感知超出了常人的8倍,这并不单单是单一的五感,而是综合的,甚至,因为杰森对于‘食物’的敏感,在这种综合前提下,即使是号称嗅觉强大的猎犬,也不如杰森。

就如同受过训练的猎犬们对α-紫罗兰和丁酸这样特殊的气味,是人类嗅觉的10万—1亿倍。

杰森对‘食物’气味的敏感,也是一样的。

而且,有一点,杰森要远远超过猎犬。

综合的实力与智慧。

所以,如果惠丽晶姐姐的失踪真的和‘食物’有关的话,杰森就一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再次看了看杰森。

惠丽晶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

“跟我来。”

“你走前边。”

这位女老板测过身子说道。

她可不想要在这里向杰森展示自己姐姐的内衣,即使自己的姐姐是个混蛋。

同样的,她也没有放下对杰森的警惕。

因此,她拿着电棍跟在后边,为杰森指路。

“沿着楼梯上去。”

“左手边第一间就是。”

惠丽晶说道。

杰森没有多说什么,按照惠丽晶所指,就进入到了这个房间。

奢华!

这是杰森的第一印象。

你很难想象,在咖啡馆的二楼与‘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一墙之隔的房内,会有着这样奢华的房间。

并不是装修,而是摆设和一些物品。

红木的桌子上,有着一个巫女的雕像。

雕像可不是用木头或者石头,而是用象牙雕琢而成的。

白色中微微泛黄,让本就栩栩如生的巫女似乎多出了肌肤纹理一般。

在巫女雕像边则是随意扔着几件饰品,红色的宝石,足有鸽子卵大小,猫眼大小的祖母绿镶嵌在黄金的戒托上,周围有着一排碎钻,还有一条光泽润色的珍珠项链。

应该是野生的珍珠!

杰森判断着。

目光看向了一侧。

一副巨大的画,占据了整个墙壁。

画描述的是一副冬季打猎归来的场景。

三个猎人带着四五条猎犬,带着仅有的两只猎物。

一只是鸡,另一只也是鸡。

行走在丛林湿滑且寒冷的小路上。

而在远处的山坡下,就是城镇,人们欢聚一堂,还在结冰的湖面上溜冰嬉戏、打冰球、玩冰壶,即使摔倒在地,也没有影响这样的欢乐。

杰森看着这副巨大的画,他不太懂得欣赏这样的画,但是仅仅从画框、画布来看,应该是古董,还是很有名的那种。

除了这副巨大的画外,一侧就是衣柜了。

衣柜在惠丽晶的推拉下,直接打开。

无数名牌衣服,就这么打得滚,落在了房间的地板上。

杰森则是瞟了一眼衣柜。

他看到了十根金条。

每根1000克的那种,就摞在衣柜的角落里。

上下摆放,但不算整齐,看得出主人对于这些金条的态度,并不在意。

就如同一旁的黑色手提箱一样。

手提箱随意扔在内,内里的钞票早已把箱子撑爆了,但是箱子的主人还是不断的往里面塞钱,这就造成了整个箱子彻底的被撑开,露出了里面一摞摞的百元大钞。

杰森扭过头看向惠丽晶。

这个时候,惠丽晶张大了嘴,完全的被惊呆了。

她知道自己的姐姐应该很有钱。

但是,她根本没有想到会这么有钱。

“这个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怎么骗来了这么多钱?”

“真是混蛋!”

惠丽晶低声咒骂着,眼中的担心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做为以咖啡师为梦想,却成为了侦探的惠丽晶而言,她很清楚,眼前的这些东西代表了什么。

财富?

从某些方面来说是。

不用太多,就那一箱子钱,就能够去市中心买一套商铺了。

而价值更高的黄金、饰品、画作,摆设?

她无法估量。

但是,惠丽晶更清楚,这样的财富如果不是正当手段得来的话,又有着什么含义。

杀身之祸!

这里的东西,足以让她的那个混蛋姐姐惹上大麻烦!

想到这,惠丽晶握着电棍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你没有进入过这个房间?”

杰森则是收回了放在惠丽晶身上的目光,一边再次巡视房间周围,一边询问道。

他看得出,惠丽晶脸上的惊讶。

还有,他听得出惠丽晶刚刚那一刻的心跳。

都证明着,对方不知道这些。

也就是说,大概率对方和对方姐姐的失踪无关。

怀疑惠丽晶是凶手?

嗯。

杰森从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语。

贼喊捉贼的事情多了去了。

在‘不夜城’,杀人嫁祸后,装可怜的更是比比皆是。

你要是敢相信?

你就是下一个受害者。

“那家伙不让我进她的房屋。”

惠丽晶回答道。

“即使是失踪后?”

杰森再次问道。

“在两周前,我被她拜托看店,她说傍晚要去参加一个聚会,而这里恰好要举办一个小型的‘蔷薇之花’故事会,需要人来帮忙。”

“我一开始是拒绝,但是那家伙说,如果我肯帮她这个忙,她就答应让我免费睡在楼下大厅的沙发里。”

“所以,我答应了。”

“谁知道那家伙会一去不回。”

惠丽晶如实的说道。

睡在楼下的沙发里?

杰森听到这样的描述后,径直推翻了之前对惠丽晶‘三流末端’侦探的评价,将对方归类到了‘不入流’之中,一个连睡觉地方都没有的侦探,真的是不入流的。

楼下沙发都能让对方妥协,足以说明应该长时间的居无定所了。

睡觉?

公园长椅就是选择。

应该还会用纸盒砌出一个‘家’来。

同为姐妹,却差了这么多!

看着周围的钞票、黄金、首饰、雕像和古董画,杰森忍不住的在心底感叹着。

然后,他继续问道。

“‘蔷薇之花’故事会是什么?”

“那个傍晚的聚会又是什么?”

“你之前报警了吗?”

一连三个问题后,杰森再次盯着惠丽晶。

因为,这个时候的惠丽晶,呼吸开始急促了。

“‘蔷薇之花’是之前出的一本,作家很有名,写的也很好——大家都这样说,我看了一页,就看不下去了,里面的女主角太柔弱了,面对渣男就应该送他一颗C4的,哪里有什么默默忍受?那个男主真的太混蛋了,有着女主那么好的女友,竟然会被另外一个渣男所吸引,而这个渣男竟然对女主有了感情,真是气死我了,如果是我,我把他们的天灵盖都扭下来,骨灰都给他扬了。”

惠丽晶愤愤不平的说着。

很明显,这样的姿态,绝对不是看了一页就看不下去了。

应该是十分认真的看完了,而且……还自我代入了。

杰森判断着。

惠丽晶则是气愤了好半天才继续说道。

“那家伙神神秘秘的,也没有说什么聚会——但是我判断,应该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聚会,她上次这么说,我就跟踪她了,我不是担心她啊!我就是担心有人被她霍霍了,可我跟踪丢了!”

惠丽晶言不由衷的说着。

“我也报警了。”

“可是警察的行动力……”

“如果不是我强烈的要求,他们甚至不想立案。”

“你知道那个混蛋怎么说吗?”

惠丽晶继续说着,然后,再次怒气勃发的女老板模仿着当时那位接待她的警员说话的方式和口吻。

“应该是情感纠葛吧?等两天说不定就回来了呢?”

“这是一个警察该说的吗?”

“而且,我的侦探执照也是这个混蛋吊销的。”

越说越是气愤的惠丽晶狠狠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拳头。

“你动手打人了?”

杰森猜测着。

“怎么会?”

“面对那样的家伙,当然是用我坐着的折叠凳,狠狠的敲打。”

惠丽晶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只是被吊销了侦探执照,而不是进入监狱,说明好人还是占据了大多数。”

“但能力真的很一般!”

“到现在了也没有任何消息。”

惠丽晶明显知道动手不对,很理亏,但是却不愿意承认,撅着嘴嘟囔着,而杰森则是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再次扫视房间。

他深深的吸气。

他希望捕捉一点气味。

但是,并没有‘食物’的气味。

反而是浓浓的香水味充斥着这里。

这股香水味中夹杂着浓郁的胭脂味,再闻闻的话就是麝香和香根草的木香,之后还带着很淡的烟熏味,混杂后的香味,让杰森一皱眉头。

香味太浓郁了。

他有些受不了。

同样的,惠丽晶也有点受不了。

这位女老板直接推开了窗户。

傍晚的余辉径直照射进了房间。

杰森坐在了房间中唯一还算干净的椅子中,静静的思考着。

在之前,他已经猜测惠丽香背后有着一个团队。

而刚刚惠丽晶的话语则是证明了他的猜测。

惠丽香背后有着一个相当专业的团队。

甚至,惠丽香还受过类似专业的训练。

不然的话,不可能发现惠丽晶的跟踪,还让惠丽晶无功而返。

而且……

杰森想到了什么,又一次扫视房间,最终,目光落在了惠丽晶的脸上。

“怎么样?”

“你有什么发现?”

惠丽晶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姐姐应该是主动离开的。”

杰森说道。

“当然是主动离开的……等待,你是说?”

惠丽晶下意识的开口后,才发现不对。

她想到了什么,瞪视着杰森。

“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不知道什么原因,选择主动离开。”

“而以这个房间中的财富,却没有引来图谋不轨的人来看,她身处的环境应该不危险,至少熟知她身份的背后团队没有动手。”

杰森说道。

“那个家伙怎么可能会主动离开?”

“她可是好不容易奋斗出了现在的产业!”

惠丽晶还是不相信。

“你看到这些东西的摆放了吗?”

“很随意,看得出你的姐姐并不在乎这些。”

“还有……”

“你的姐姐为什么会开一家咖啡馆?”

杰森问着。

然后,不等惠丽晶开口,就继续说道了。

“你曾经想当一个咖啡师吧?”

“所以,她开来咖啡馆。”

“她让你住进来,大概就是让你继承这间咖啡馆的,为了满足你曾经的愿望。”

“还有这些东西,也应该是留给你的。”

杰森缓缓的说道。

两个别扭的姐妹。

有什么直接说不就好了吗?

绕来绕去的,好麻烦。

杰森心底想着。

而惠丽晶则是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所有的话语,都变成了一句。

“那她去哪了?”

“无法确定。”

“也许是想要换一个城市,来到一个谁都不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

杰森寻找着合理的解释。

这样的解释,惠丽晶显然无法接受。

“混蛋的家伙。”

“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惠丽晶掷地有声的说道。

杰森没有劝说,这是对方的事情,他完成了自己的部分,剩下的,就由对方决定了。

当即,杰森转身就要离开。

可就在他转过身的一刻,杰森整个人却是不由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