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一章 疑窦重重

杰森选择【海鲜小酥盒】。

按照以往的经验,进入副本世界所需要的饱食度高低,大致决定了这个副本的难度、收益等等。

收益需要自我的挖掘,有着种种变数。

但是前期的大体难度却是一定的。

所以,杰森选择【海鲜小酥盒】、【奶酪火腿】、【番茄起司鸡排】三种改变之后的副菜中需要饱食度最低的那个。

至于冒险一试,选择饱食度消耗最高的那一个?

不存在的!

在【奶油蘑菇汤】后,黑色笔记本发生的种种改变,已经让本就警惕的杰森,越发的警惕了。

在这样的警惕之下,他不可能去冒险的。

尤其是在有选择的前提下。

‘不夜城’的生活,早已让杰森稳如老苟。

然后,苟中求生!

接着,生中求胜!

活着才是第一位。

只有活着才能够谋求其它。

【副菜,它是主菜的前奏。】

【但此刻的它已经改变!】

【它保留着原本的一切。】

【却又有所不同。】

【铭记:小心海鲜过敏】

……

依旧是惯例的文字后,【海鲜小酥盒】后出现了√。

然后,就是注释——

【背景:;偏远的郊区,无人的街道,废弃的医院、学校,荒芜的寺庙,处处有着徘徊的脚步,处处有着窃窃私语——做为附近小有名气的驱魔者,你接触着这一切,在常人或诧异、或恐惧、或不解的目光中完成着一次又一次的驱魔……】

【主线任务:完成驱魔33次(0/33)】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外貌、装备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无火药武器】

(提示:请享用你的前菜——海鲜小酥盒!)

……

驱魔者?

驱魔人吗?

杰森看着背景介绍,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一些形象。

既有兄弟两人共同猎魔,被称之为双煞。

也有夫妻两人共同驱魔,以较为科学的方式。

还有单枪匹马冲锋在前,被称之为打桩机。

那,他是哪种?

杰森想着,唾液就开始不自觉的分泌了。

他的思维逐渐被清空,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那些……好吃吗?

他有点饿了。

咕咕咕!

在肚子饥饿的叫声中,杰森眼前变幻。

当一切停止时,他已经出现在了一个‘低矮’的房间中。

房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低矮,只是对于2米+的杰森来说,有些低了,几乎是一抬手,再垫个脚就能够触摸到水泥的房顶。

水泥抹的很平整,一盏灯吊了下来,圆形的白色灯罩,杰森得偏着头才能够无障碍通过。

房间内家具更是简单,一个黑色的两人沙发,一个玻璃茶几,茶几上有一套四杯一壶的茶具,沙发旁是一个1米的走廊。

走廊尽头,是衣架、鞋柜和门。

鞋柜正对着的是一个盥洗室。

杰森扭头,身后是一个办公桌、椅,在椅子后边是……行军床。

四扇全部开启的窗户正对着办公桌、沙发和茶几。

下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射进来,蝉鸣声阵阵,让阳光越发的耀眼了。

这就是杰森所能够看到的全部了。

“不错。”

简单的摆设,阳光,都是杰森喜欢的。

他绕到了办公桌后,径直做下来,开始查阅整个办公桌。

这是这个房间中唯一看起来能够放东西的地方。

办公桌很大、很宽敞,完全能够当床用,上面有着一个台灯和两个笔记本、三支笔,笔记本内没有任何记录全是白纸,笔是黑色、蓝色、红色一样一支。

办公桌两边都有着抽屉。

左边从上到下,五个抽屉。

右边则是一个抽屉,剩下的空间是一个柜门,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他的面具、短柄宽刃砍刀。

抬手摸了一下面具和刀刃,杰森嘴角一翘。

陌生的环境中,有着熟悉的物品,真的是让人心情放松。

接着,他开始检查抽屉。

左边的五个抽屉一无所获。

右边的那个抽屉里,他找到了一个钱包和钥匙,钱包中有着身份证。

“身份证的照片都这么丑吗?”

看着身份证上面带狰狞,令人头皮发麻的照片,杰森一皱眉。

他只是长得有些粗狂而已,为什么这上面的照片这么吓人。

钱包里有着三张100元面额,两张50元面额的整钞,还有零钱31,总共431元。

钥匙只有一把,显然是这里的。

“只有这些吗?”

杰森一皱眉。

眼前的信息比想象中的还要少。

当即,他站起来,再次搜索整个房间。

很快的,杰森就有了发现。

在那张双人沙发下,杰森发现了一个箱子。

磨砂材质,四四方方,恰好镶嵌在沙发下,毫无疑问箱子的选择是下了功夫的,大小刚刚好,即使是坐在沙发上也不会感到硌,如果不是杰森把沙发拎起来查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将箱子拿出来,上面是密码锁。

杰森侧耳倾听,确认里面没有机关,然后,又闻了闻,也没有闻到火药之类的刺鼻气味和‘食物’的香味后,很干脆的就把箱子直接打开。

啪!

脆弱的锁舌直接崩坏。

箱子被杰森开启后,里面一览无遗。

手枪一把,满弹匣两个。

手雷三枚,还有两叠钞票。

相较于之前的431元,这两叠面额100的钞票加起来足以20000元。

“这?”

“驱魔人随时要跑路吗?”

杰森一挑眉。

武器或者大量现金单独放的话,已经足够显眼了。

而当两者放在一起,杰森下意识想到的就是‘跑路’。

跑路没钱没武器怎么行?

当然,还需要交通工具。

很快的,杰森在箱子的下一层就发现了一枚电动的车钥匙,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笔记本。

随手将车钥匙装入口袋,然后,再把武器、现金原封不动的放回到了沙发下面,杰森拿着这个小巧的笔记本走回了办公桌后。

他现在缺少相应的信息。

这个笔记本无疑就是最好的介绍。

事实上,也是如此——

QM198.1.1,晴

我完成了导师最初的训练,成为了‘见习’驱魔人,只要跟着导师再完成三次驱魔任务,我就能够成为正式的驱魔人了,我很期待。

不过,和我一起的小伙伴们都失败了。

他们无法成为驱魔人,只能进入到后勤,我和大家并肩作战的想法落空了。

……

QM198.1.15,多云

我和导师一起驱除了一只快要成为恶灵的幽魂。

有着导师在,一起都很容易,那只恶灵被‘盐弹’打碎了,一切恢复了正常。

我领取了属于我的那部分薪酬,买了当地的酒回来,准备和那些留在后勤的小伙伴们大醉一场——酒很贵,我的薪酬花了个干净,不过,大家一起喝酒的感觉太好了。

……

QM198.1.22,微风

这是一次突发的任务,但有着导师在,一切有惊无险。

那些该死的官方人员,到了最后还在隐瞒情况,竟然让一只幽魂成长到了快要蜕变成凶灵的程度,如果再晚一点,肯定会要出现大麻烦的。

不过,奖励真的丰厚。

也许这就是导师愿意和官方合作的原因吧?

我又买了酒和小伙伴们聚餐。

这次有着不少结余,我还买了一些雪茄回来。

那些家伙兴奋的大吼大叫,被宿管员责备了,但是,老汤姆下班后也加入了进来,然后,我们一起被珍珍女士训斥,所有人都被罚打扫厕所。

……

QM198.1.29,晴

这是我成为驱魔人前的最后一次由导师带队的任务,一如既往的简单,导师真的强大,简直是无所不能,面对着两只恶灵都是游刃有余。

这次我们的报酬更加丰厚了。

因为,还是来自官方的委托。

我带了更多的酒、雪茄还有足够好吃的糕点回去——珍珍女士的厨艺……一言难尽,虽然食材很棒,但是做出来后,总让我有一种食材会死不瞑目的感觉。

……

QM198.2.1,晴

今天是我成为驱魔人的日子。

大家都在祝贺我,我很开心。

珍珍女士为我做了大餐——一如既往的难吃。

老汤姆半夜悄悄带来了酒和更好吃的食物,大家狂欢起来,再次被珍珍女士发现,继续惩罚扫厕所。

……

QM198.2.5,晴

第一次单人出任务,没什么难度,普通的幽魂。

……

QM198.2.7,晴

第二次单人任务,还是普通的幽魂。

……

QM198.2.11,风

第三次单人任务,依旧是普通的幽魂,难度我要成为幽魂杀手?

……

QM198.5.1,晴

在驱除了50只幽魂后,我终于遭遇了能够称之为对手的存在——食尸鬼。

这种强度比想象中来得大。

不过,我还是完成了。

食尸鬼的牙齿、爪子可以换取更多的报酬,我能够吃顿好的,终于不用忍受珍珍女士的大餐了。

……

QM198.7.5,雨

我受伤了。

差一点,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如果不是救援及时,我就要死在那个恶灵手中了。

导师处理起来轻而易举,但是当我单独面对时,我才明白我还差的太远了。

珍珍女士对待伤者也不够温柔,食物依旧难吃。

……

QM198.9.1,晴

真是一个灾难的日子,刚刚养好伤的我,再次受伤了。

还是恶灵。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发出救援信号,我独自完成了驱除,只是……我伤得更重了。

珍珍女士的态度也更严厉了。

但我听到了,珍珍女士在走廊上轻声哭泣的声音。

她就像是一个严厉的母亲,不太温柔,但是我知道珍珍女士是全心全意的为我们好。

当然,厨艺很差,也是事实。

……

QM198.9.5,晴

老汤姆半夜找我喝酒,和我絮絮叨叨了半天。

说什么男人的责任。

又说了要珍爱生命。

大意是为了让我以后小心点,别再受伤了,可驱魔人面对的怪物,怎么可能不受伤呢?

不过,我还是感谢了老汤姆,并且提示他珍珍女士已经发现他拿着酒来看我了。

最后,老汤姆被珍珍女士殴打的惨叫声惊醒了所有人。

……

QM199.2.1,晴。

成为驱魔人已经一年了。

我基本上是在病状上躺了半年。

不过,我的实力却是肉眼可见的成长着,按照导师的话语来说,我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但,我更认为是导师给与我的几瓶药剂起了作用。

……

QM199.4.4,多云

今天是导师的生日,我们准备了礼物等待导师归来——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

可……

今年我们等来了噩耗。

导师牺牲了。

被某种怪物袭击后牺牲了。

对此,所有人都不可置信。

我更为不相信,能够毫发无损轻松对付两个恶灵的导师会死在一件普通任务上。

我要调查!

我要寻找真相!

……

QM199.5.5,雨

一个月了,毫无线索。

但我不会放弃!

……

QM199.10.26,阴

有人给我发了密信,说知道一些关于导师的事情。

我当即行动起来。

……

QM199.10.27,大雨

陷阱!

这是一个陷阱!

我遭到了埋伏!

我又不祥的预感!

希望大家没事!

……

QM199.10.29,大雨

我在能够行动后,马上返回了营地。

不祥的预感被证实了!

营地遭到了袭击。

……

QM199.11,2,阴

我凭借和官方打过交道的人脉,收敛了老汤姆、珍珍女士和大家的尸体,将他们全都安葬在了公墓中。

这一刻,我的心死了。

因为,我的家没了。

余生,我只有一个目标:复仇!

……

QM199.11.6,阴

我病倒了。

伤势未愈的我,病卧在床上,估计要死了。

……

QM199.11.7,多云

我康复了!

奇迹般的康复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要继续复仇!

……

QM200.1.3,雪

事情很不顺利。

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但是,有人盯上我了。

似乎是有人因为我能够快速恢复的事情感兴趣?

还是……

这些家伙就是我的仇人?

……

QM200.4.4,雨

导师的忌日,我去了公墓。

我再次遭到了伏击。

这是几个月来的第十一次了。

我早就习惯了。

那些家伙想要做点什么?

试验?

测试传闻?

……

QM200.4.5,雨

再次的惨胜。

我身受重伤。

死亡似乎再次来临了。

但我又活了过来。

……

QM200.7.2,风

距离上次袭击已经过了一周,似乎莫名的停止了?

发生了什么吗?

……

QM200.10.29,风

大家的忌日,我再次来到了公墓。

没有袭击。

但是,在珍珍女士的墓碑前放着一封信。

想知道真相吗?

去这里吧!

期待你的调查。

这封信里有着一张地图,上面标注了一个狭长的国家,在红色的笔标注下,异常刺眼。

……

QM200.11.1,晴

袭击出现了!

再次出现了!

似乎在阻止我前往那里!

我一定要去!

……

QM200.11.19,雪

我终于来到了这里。

可是我该从哪里入手?

我尝试联络当地的驱魔人。

只是这里的驱魔人营地早已经破落了,成为了一间常规的酒吧。

……

QM200.12.12.雪

调查毫无进展。

但是,我不会放弃。

我总能找到线索的。

……

QM201.8.6,暴雨

终于!

我找到了线索!

可……

我也要死了!

不是以往的感觉。

而是真正的死亡。

原来、来,是这样。

……

到了这里,日记戛然而止了。

杰森皱着眉头,看着最后一页上,字迹潦草……不,不能够说是潦草,而是显得无比癫狂的字迹,坐直的身躯上,肌肉紧绷。

实在是这字迹癫狂了,甚至,有点吓人。

只要看着,就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歇斯底里。

“发生了什么?”

杰森思考着‘自己’或者说这个日记的主人遇到了什么,才让对方变成这副模样。

从日记的前头看,对方是一个久经训练的驱魔人。

有着相当的实力,且意志力坚韧,还有一些秘术防身。

这样的人可不会出现癫狂。

除非……

见到了什么不可直视的存在?

或者听到了什么不能听闻的隐秘?

杰森结合着自己的知识分析着。

但是,马上的,他的目光就看向了门口。

十几秒后,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一抹略带惊慌的声音传来——

“请问这里是‘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