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五十四章 猫狗双全的男人!

暖阳透过窗子,照射在三人身上。

带起一片明媚。

点点光斑在其中浮动。

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可是在赫拉10开口的瞬间,气氛就凝固了。

洛萨11先是瞪大了双眼,接着眼中就泛起了八卦的异彩,扭过头开始用一种审视的表情来重新打量杰森,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杰森般。

那神情中说不出的佩服。

既有着对杰森的行为,也有着对杰森的审美。

总之两者都是佩服。

赫拉10好看吗?

面容相当的好,但是高大、健壮的身材,金色的高马尾,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头雌豹子。

如果可以,大部分男人都不会选择这样的女士做为伴侣。

毕竟,被保护的时候,是在太丢人了。

男人嘛。

总是要点自尊的。

但是,赫拉10站在杰森面前的时候却显得娇小了。

气息也变得不是那么的压迫感十足。

似乎有点般配?

莫名的洛萨11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在杰森将目光扫来的时候,洛萨11很明智的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杰森转回头,看着眼前的赫拉10。

似曾相识的话语。

如果不是长相不一样,气息不一样的话,杰森都要以为自己又遇到了那个疯女人。

一想到那个疯女人,杰森的太阳穴就一阵阵的胀痛。

疯子本来就是可怕的。

但更可怕的是这个疯子还很强大。

回忆着那个疯女人种种,杰森强忍着抬手捂脸的冲动。

然后!

他突然反应过来了!

眼前的赫拉10该不会是想要赖账吧?

“你想要赖账?”

“告诉你不可能的!”

“欠我的99根‘艾隆之矛’是不可能因为你想要和我生孩子就一笔勾销的!”

“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

杰森强调着。

想要用一个老婆就换他的99份食物?

真是异想天开!

老婆有什么好?

是食物不好吃?

是不好看?

还是游戏不好玩?

竟然想去找老婆?

天真,幼稚。

被温柔表象所迷惑,完全不知道内里的险恶陷阱,和女朋友这种困难级别的程度不同,老婆完全就是恶梦难度的存在。

不仅得上缴银行工资卡,还得洗衣做饭,收拾家,尤其是当有了名为‘孩子’实则就是‘四脚吞金兽’的存在后,一切都会陷入地狱难度。

老婆会把放在你身上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四脚吞金兽’上。

你仅有的,一丁点儿温暖也没有了。

更可怕的是,你需要加倍努力挣钱。

奶粉钱,尿布钱,补习班钱。

钱钱钱,仿佛是山一样压着你喘不过气。

随之而来的,就是掉头发,肥胖和皱纹。

用不了几年,你就会变成一个满脸皱纹的秃头胖子,就算是去买衣服也只能搜索X宝的大码减价男装,买两件还得舔着脸和客服小哥哥商量能不能送一双袜子。

客服小姐姐?

别开玩笑了。

胖子不适合爬山。

种种可怕的后果杰森暂时还没有想到,他只是单纯的觉得食物更加的美好。

面对[笔趣岛 ]着杰森的质问,脸红红的赫拉10愣住了。

“你怎么能够这么想?”

“战士的诺言是以生命为证的。”

“我欠了你99根‘艾隆之矛’我自然会还给你。”

赫拉10略显气愤的说道。

然后,这位自认为战士的女士,就继续的说道。

“我想和你生孩子,只是因为你足够的强大,而我也很不错,我认为我们生下的孩子一定会成为……呃!”

赫拉10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觉得脑袋一疼。

仿佛是被大锤砸了一下般。

晕乎乎的。

发懵时,似乎有狗叫和猫叫。

汪汪汪!

喵呜!

叫声若有若无,但却带着一种极度的危险。

不由自主的,赫拉10住嘴了。

她疑惑的看向四周,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防御架势,双眼双耳以家族秘术的方式搜寻着,确认着是否有什么‘意外’的存在。

就像是从洞窟里探头的土拨鼠。

在配合上赫拉10的身形、神情,令保持着看戏姿态的洛萨11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赫拉家族’他自然是知道的。

不单单是因为这个家族十分特殊,都是由女性组成,还因为这个家族的行事风格中的‘雷厉风行’——当然,这是夸奖的话语,用略微正常一点的话语说,就是脑子里都长满了肌肉。

眼前的赫拉10则是毫无疑问的证明了这一点。

而且,赫拉10明显就是其中的极品。

“你在找什么?”

洛萨11看着疑神疑鬼的赫拉10忍不住的问道。

“我总觉得刚刚我经历了一场生死危机,但是……又好像没有?”

赫拉10自己说的都有点不自信起来。

然后,这位‘赫拉家族’的第十顺位继承人就准备继续和杰森商量生孩子的事情。

可是直到这个时候,赫拉10才发现杰森不见了。

“杰森呢?”

赫拉10问着洛萨11。

“离开了。”

“就在刚刚。”

洛萨11一耸肩。

赫拉10没有久留,她冲着洛萨11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后,就大踏步的向着杰森追去。

战士,绝不轻言放弃!

我一定要……

呃!

疼痛再次来袭,赫拉10脚步一软,整个人就一个踉跄,依靠着扶墙,才没有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

为什么又有猫狗的叫声。

而且,比之前一次要清晰。

‘赫拉家族’密地。

灼热的岩浆如同河流一般流淌。

数座漆黑的山峰悬浮在岩浆之上,由一个个直径百米粗细的铁链所连接。

一群人正穿梭其上。

一个与赫拉10面容相近的年轻女士走在最前面,在她的身后是八个面容也都极为相近的女士。

很明显,这些女士都是姐妹。

“姐姐,你说母亲能够成功吗?”

赫拉2询问着赫拉1,满是英气的脸上带着丝丝担忧。

“母亲当然能够成功。”

“不要忘记母亲是赫拉家族近三代以来‘灵感’最强的人,就算是被寄予厚望的小10都没有母亲的‘灵感’强大。”

“所以,母亲一定会成功的。”

赫拉1十分肯定的说着,眼中满是信心。

这样的信心自然感染了周围的妹妹们。

所有人都跟着松了口气。

但是,赫拉2的眉头还是皱着。

“你感知到了什么?”

赫拉1轻声问着妹妹。

‘赫拉家族’是战士的家族,这是世人公认的,但是每一代人中,总会出现一两个例外,战士的血脉依旧在,但是某些方面却更加的强大。

灵感!

‘赫拉家族’的记载中这样称呼这种能力。

能够感知到一些特殊的事情。

也能够让人逢凶化吉。

因此,拥有这样天赋的人,一般都会成为‘赫拉家族’的领导者。

上一代的领导者,就是她们的妈妈,拥有着这样天赋,带着‘赫拉家族’度过了重重危机。

而这一代?

罕见的出现了两个特殊的血脉。

赫拉2和赫拉10。

也正因为这样,赫拉10才能够快速的接触到家族的核心秘术,不然,就算是‘赫拉家族’是不同的,也会有着层层考验。

“我感觉赫拉10有危险,但又好像不像……”

“十分的混乱。”

“而且……”

赫拉2没有说完,面容就变得怪异起来。

“而且什么?”

赫拉1追问着。

“而且,我若隐若现的听到了某种野兽的嘶吼。”

赫拉2回答着。

面对着自己的长姐,赫拉2没有任何隐瞒的打算,她略微一顿后,就继续:“我无法确定是哪种野兽的嘶吼,只能怪确定是野兽,至于更多?我无法感知到了。”

“是这样吗?”

“暂时先放在一边。”

“眼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它将决定我们家族的未来!”

赫拉1沉吟了一下后,就做出了决定。

剩余的八个妹妹根本没有反对。

母亲不在,她们一向都是以长姐为尊。

一行九人继续向前。

行走在宽阔的铁链上,就如同行走在平地上,快如奔马,不单单是这铁链实在是太粗了,还因为她们实在是对这里太熟悉了。

每隔两周,她们都要给自己的母亲来送食物和水。

一直到三年前为止。

那一次她们的母亲到了关键时刻,决定封闭这里三年。

也正因为这样,‘赫拉家族’变得收敛了。

一切等到母亲成功之后再说。

至于赫拉10?

那是一个例外。

在‘赫拉家族’中都是一个例外。

速度飞快的九人,很快就从锁链一段来到了一座漆黑山峰的顶端。

这里是一个中枢!

距离母亲所在的位置,还要经过三个类似的中枢。

正当她们要通过的时候,突然——

轰隆隆!

好似是雷声般的轰鸣在这处空间内回荡着,平稳流淌着的岩浆在这个时候翻起了高大百米的波浪。

稳固的黑色山峰开始抖动。

连接着山峰的缩量开始摇晃。

哗啦!哗啦!

这样的响声中,赫拉1等九人脸色大变。

并不是她们胆子小。

做为‘赫拉家族’的女儿,她们没有一个是胆小的,只是密地的异变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她们乱了方寸。

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异动很快就消失了。

一切都变得如初。

除去赫拉2之外的‘赫拉家族’女儿们都松了口气。

尤其是当她们看到了从远处而来的身影时,更是这样。

那道身影没有行走在铁链上,而是凌空飞跃到了她们面前。

“母亲大人!”

所有人躬身施礼。

做为第一个女儿,赫拉1虽然没有特殊的天赋,但是地位却是特殊的,她在行礼后,就抬头看向了自己的母亲,问道:“您成功了吗?”

赫拉,一个看起来宛如二十岁少女,实则年纪超过五十的女士。

有着‘赫拉家族’传承的健美身材与身高,身上没有更多的装饰,只是皮甲、短剑与长矛,与几个女儿一样,将金色头发高高的梳在了脑后,但是与女儿们不同的是,赫拉选择了一个黄金发箍,做为身份的象征。

“嗯。”

赫拉点了点头。

顿时,九个女儿就高兴的露出了笑容。

但是很快的,她们就发现自己的母亲并不高兴。

“母亲大人,发生了什么吗?”

赫拉1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有两个家伙远远的超过了我,其中一个还是小辈,那家伙……”

赫拉想要评价什么,但是最终摇了摇头。

一些事情,女儿们还是不能够知道的。

她们距离那个层次实在是太远了。

就算是她,现在也只是触摸。

但这就足够了!

已经足够恐怖!

之前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差点让她崩溃。

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是已经超出了她现在理解的存在。

这让赫拉既恐惧的同时,满是警惕,更有着一点儿好奇。

有点忍不住的,她问道。

“你们听到猫狗的叫声了吗?”

……

杰森靠着‘味道’来到了之前唐娜曾经逗留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民居。

卧室的床有着被褥,冰箱中有着食物,厨房也有着使用过的痕迹。

客厅的毯子上也有着躺卧过的痕迹。

根据判断,杰森可以肯定,这应该就算唐娜在离开了‘游戏大厦’后,落脚的地方。

“卧室是唐娜的居所,客厅应该是她的那个手下。”

杰森判断着,眉头微微皱起。

眼前的信息和之前他搜寻过的信息都很正常。

都是唐娜和那个手下的。

但!

‘他们’只有唐娜和唐娜的那个手下吗?

或者准确的说,在F区,只有这两个人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方图谋的那么大,怎么可能只有两个人?

“痕迹被清除了?”

“剩下的人被隐藏了吗?”

杰森思考着就耸动着鼻翼。

他希望闻到更多飘散开来的‘味道’。

可惜的是,房间之类密闭的空间,因为不通风,味道还有着残留。

但是一旦离开了密闭的空间,味道很快就会散去。

短时间内,杰森能够追踪到。

这么长时间?

杰森力有未逮了。

但是,杰森却在房间中来回踱步起来。

他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一点什么。

踏踏踏!

就在杰森思考的时候,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传来,下一刻,赫拉10就出现在了门口。

房门没有关,杰森抬头就看到了赫拉10。

顿时,杰森双眼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