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七十一章 人生理应要铭记之事!

风铃声中,门开了。

一个穿着漆黑长袍,戴着帽兜的人走了进来。

对方一走进来,并没有穿过走廊,而是径直摘下了帽兜,露出了一张中年男子的脸。

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爱米莉突然握紧了拳头。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当初在‘回忆之街’戏耍她的那个。

那一次,如果不是波轮反应及时,她绝对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大人的。

而那将是她永远不可接受的!

想着当时的情形,爱米莉忍不住的咬住了牙。

突然,手背一暖。

爱米莉扭过头,就看到了将手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波轮。

这位好友面带玩味的微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但是长时间培养出的默契,却让爱米莉明白了波轮的意思。

别急,耐心的看下去。

立刻,爱米莉就平静下来。

她相信波轮的判断。

之前的任何一次,波轮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这一次?

也没有!

但结果,依旧令爱米莉感到了极度的震惊。

只见那个当初对他们高高在上的中年男子在略微扫视‘食酒亭’的大堂后,那满是高傲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晚上好,杰森阁下。”

对方一步一步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对着杰森一鞠躬。

看着脸都要贴到地上的中年男子,爱米莉愣住了。

她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谄媚的男人和当初那个蔑视看着他们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如果不是刚刚就确定是一个人的话,爱米莉绝对会认为这就是一个相似的人。

而更让爱米莉吃惊的事情还在发生着。

那个向着杰森行礼的中年男人就这么保持着行礼的姿态,仿佛是泥胎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嗯。”

杰森随意的点了点头。

就是在这点头后,那个中年男子这才直起了腰,脸上的谄媚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

看着这副模样,爱米莉可以肯定,如果杰森不回应的话,对方一定会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

这、这就是‘斩舰者’?!

爱米莉心底惊骇。

从那晚之后,她就知道‘斩舰者’很强,是‘神秘侧’的巅峰存在。

可究竟有多强?

没有任何对比的爱米莉却是不知道的。

而现在,看着那个曾经趾高气扬此刻面对杰森却卑躬屈膝的中年男人,爱米莉终于知道了‘斩舰者’所代表的含义。

相较于震惊到无法掩饰,小嘴微张的爱米莉,波轮要好上一点。

这位年轻人的面容至少保持了平静。

但是,眼中闪烁的光芒却足以说明他此刻真实的心态。

在当初,他面对这位‘神秘侧人士’时,不单单是绞尽脑汁,而且还花费了巨额代价才总算是摆脱了对方的追究,完全可以说是劳心劳力。

因此,波轮更是深有体会。

他看着眼前的一幕。

然后,目光逐渐的转向了杰森。

眼中有着羡慕、向往和憧憬。

杰森却依旧是平静的。

早在发现对方的时候,他就猜到对方是为了什么而来。

事实上,也是如此。

“杰森阁下,这是‘回忆之街’送给您的礼物。”

“没有任何特别的意思。”

“仅仅只是希望获得您的友谊。”

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宽大的袍子里摸出了两个盒子,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杰森面前的桌子上。

虽然盒子是合住的,但是内里‘食物’的味道,却是让杰森忍不住的吸了口气。

对于‘食物’,杰森不会拒绝。

至于对方怎么知道他需要‘食物’的?

除去老教官外,杰森想不到其它了。

以‘回忆之街’的能力,想要探查一下他下午去了哪里,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以老教官评价‘回忆之街’时那种熟稔的口吻,想必‘回忆之街’的那几位真正掌权者向老教官询问时,老教官也不会拒绝。

对待敌人,老教官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犹如是冬季的北风往脸上呼。

对待朋友?

老教官则是热情的,是如沐春风的,一定会尽力帮忙。

对他是这样。

对其他朋友,自然也是一样。

“感谢您的友谊。”

“万分感谢!”

中年男人看着杰森收下了礼物,当即长长的松了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刚刚十分担心最坏的结果发生。

因为,那是他无法承受的。

他怎么能够想到两个普通人竟然会和‘斩舰者’这样需要仰望的存在扯上关系?

如果他知道对方和‘斩舰者’有关的话,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戏弄对方啊!

原本只是一次为了打发时间的游戏,谁知道竟然会出现这样令人恐惧的结果。

而现在,事情并不算完。

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

不然的话,他还是会寝食难安。

中年男人扭过头看向了波轮、爱米莉,脸上依旧挂着那种谄媚的笑容。

他丝毫不会因为向普通人卑躬屈膝而感到羞愧。

任何和‘斩舰者’有关的普通人,都值得他这么做。

当之前传来那两个普通人和‘斩舰者’一同逛‘回忆之街’时,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至于‘回忆之街’?

虽然‘回忆之街’对自己人很维护,但在他做出了之前的事后,‘回忆之街’的那几位长老也一定不会介意用他的头颅换取一位‘斩舰者’真正的友谊。

他,不想死。

所以,态度必须要‘端正’!

面子和命哪个重要?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可对中年男人来说,面子哪有命重要!

他好不容易成为了‘神秘侧’人士,他的好日子才开始没多久,他自然是要享受的。

越是这样想,中年男人的笑容越是谦卑。

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丝丝的卑贱。

“波轮少爷,爱米莉小姐,很抱歉。”

“我之前太过鲁莽了。”

“是我有眼无珠。”

“请不要嫉恨我这样一个有眼无珠的家伙。”

中年男人说着,掏出了一本笔记,放在了波轮、爱米莉面前,半弯着腰继续说道:“这是一本‘图复语’入门的笔记,对于想要了解‘神秘侧’的两位来说,正好合适,当然了,有着‘斩舰者’大人在,原本不需要我这样多此一举的,但这是我的心意,请您两位收下。”

“当然,还有这些钱。”

“之前是波轮少爷寄存在我这里的。”

“我本金原数奉还!”

“利息……我认为在原有的本金基础上翻个三倍是合理的,您认为呢?”

说完,中年男人就掏出了一张卡放在了笔记本旁边后,紧张的看着波轮。

波轮看着那本笔记和银行卡没有动。

他看向了杰森。

这位年轻人可没有忘记,眼前的一幕是因为什么发生的。

没有杰森的话,对方根本不可能向他赔礼道歉,更不要说补偿了。

“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

杰森这样说道。

笔记、银行卡,杰森无法判断价值。

但是两个盒子内的‘食物’香味,却告知着杰森,这两件‘奇物’的价值。

杰森不知道波轮、爱米莉之前遭遇了什么,但是眼前的中年男人竟然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两人当时的遭遇,必然是相当煎熬的事情。

补偿自然是理所应当。

而且,貌似寻找‘奇物’补充饱食度的事情,似乎解决了一半。

这让杰森的心情立刻好了不少。

“果然,美食能够给我带来好运!”

杰森想着,嘴角就不由一翘。

看着杰森的笑容,波轮点头收下了笔记、银行卡。

他深知学会图复语的重要性。

‘利维亚笔记’有着杰森的翻译,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不可能事事都去求杰森翻译。

‘斩舰者’可不是翻译官。

所以,下一刻,他就将银行卡恭敬的放在了杰森面前。

“我已经获得的够多了,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这些,我不能够在厚脸皮收下了。”

波轮很认真的说道。

杰森看着年轻人认真的模样,没有再推辞,将银行卡收下了。

‘堡垒’还需要一些武器做为防御。

他身为‘堡垒’的住客,没有交房租,那就置办一些武器,也是不错的事情。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中年男人如释重负的一鞠躬。

“马上就是夜宵时间了,我就不打扰了。”

“欢迎杰森阁下、波轮少爷、爱米莉小姐有空再去‘回忆之街’。”

“我们必然不会再让您们失望。”

说完这些后,中年男人保持着鞠躬的姿势一直后退到了‘食酒亭’的大门处。

叮铃!

风铃的响动中,对方消失在了门后。

一直保持沉默的爱米莉这个时候,却有些忍不住了。

这对于杰森来说,算是一个带着意外惊喜的插曲。

但是对于爱米莉来说,却是激动到难易自已了。

“波轮!波轮!”

“你看到了吗?”

“刚刚那个家伙竟然、竟然!”

爱米莉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激动之下,话语变得完全不连贯,只能是拉着波轮的手掌,用力的上下摇晃起来,整个人更是从椅子中站起来。

“看到了。”

“而且,很清楚。”

“所以,我们要再次感谢杰森阁下。”

说着这样的话语,这位年轻人站起来,向着杰森鞠躬行礼。

爱米莉一愣,马上也跟着鞠躬行礼。

“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杰森阁下。”

女孩诚心实意的说道。

要知道,之前被戏耍的那一幕,早已成为了女孩最为难堪的回忆,

这段日子来,她每次独自入睡时,都会被惊醒。

她自然有着想要报复的想法。

可她更知道,单凭她是完全做不到的。

甚至,这辈子都难有机会。

不甘自然是存在的。

但现实更是残酷。

而都在她准备彻底忘记这一切的时候,峰回路转了!

因此,这个时候的爱米莉对于杰森的感激是发自心底的。

杰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不需要的,你们也请我吃晚餐、夜宵了,不是吗?”

感知着这样的真诚,杰森微笑的摆了摆手。

“如果不介意的话,您可以随时来‘食酒亭’。”

“这张桌子将会永远为您而留。”

“我以‘食酒亭’老板,波轮的名义起誓,您在‘食酒亭’的一切消费,都将由我买单。”

波轮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让杰森的嘴角再次翘起。

有什么是比别人请你吃饭还开心的事吗?

自然是一张长期饭票的承诺。

不过,杰森也很清楚自己的食量。

他绝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食量’,而让眼前的年轻人陷入到经营困境之中。

所以,一个月来一次就好!

在有机会的前提下!

杰森又在心底补充了一句后,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装有‘食物’的两个盒子。

他强忍着‘饥饿感’,没有当场开吃。

不光是不合适,还因为厨房的‘夜宵’正在制作着。

他不能够辜负厨师的心意!

这两份‘食物’……就当做半夜的‘零食’吧!

想到这,心底越发的愉悦了。

波轮、爱米莉也是愉悦的。

特别是爱米莉,更是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那本笔记翻看起来。

波轮没有阻止。

这本来就是好友应得的,也是他当初的承诺之一。

不过,在看到看得眉飞色舞的好友时,波轮却是忍不住的提醒着。

“爱米莉,你要铭记此刻。”

波轮说道。

“嗯?”

爱米莉有些不解的看着波轮。

这位年轻人继续说道。

“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相当卑劣的东西。”

“而卑劣的灵魂一旦摆脱压迫后,便要压迫别人。”

“铭记刚刚的那个家伙,我不希望你成为他那样的人。”

在说出这句话时,波轮双眼直视爱米莉,目光中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爱米莉心底一慌。

因为,她刚刚真的有过一些不太好的想法。

在她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掌握‘神秘侧’力量,只是接触的时候,她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一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冒出这样的想法,和那个戏耍她的中年男人一样时,爱米莉马上用力拍了拍脸颊,她再一次的提醒自己。

“我知道了。”

爱米莉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好友承诺着。

不过,这个女孩还是有些迷糊。

“波轮,你说过弱小就是原罪。”

“可如果强大无法体验自己的优越感,那强大还有意义吗?”

女孩问道。

波轮眉头微微一皱。

强大自然是有意义的。

可要是没有了弱小的衬托,它的意义在哪?

守护?

掠夺?

这都是由弱小来衬托的,如果没有了弱小,意义在哪?

年轻人想着,眉头不由越皱越紧了。

咚、咚。

杰森弹指轻敲了两下桌面,将波轮、爱米莉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后,他笑着说道:“强大的意义在与选择!一个能够由你心意做事的选择!而不是……逼不得已!”

“至于弱小?”

杰森停顿了一下后,声音变得悠长。

“弱小,是原罪,但它不可怕。”

“可怕的是理所当然。”

“弱小的理所当然。”

“强大的理所当然。”

“当一切都理所当然时,就是毁灭的开始。”

选择!

理所当然!

年轻人双眼一亮,在这一刻他迅速的抓住了些什么,但还差一点。

“这就是您强大的缘故吗?”

波轮忍不住的问道。

不过,这一次杰森可没有再回答了。

因为——

上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