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十四章 芬迪尔特

把多德干掉后,谁会是最大的赢家?

约翰、布莱恩、麦考尔一愣后,双眼一亮。

“杰森你是说?”

麦考尔试探着问道。

“现在还没有结论,只是一个方向,而且,还很难保证最后的结果和我们想的一样!”

“事实上……”

“有一个办法可以一劳永逸!”

杰森说着环视三个男人。

“什么办法?”

布莱恩追问道。

四个男人中,除去杰森外,他现在是最希望整个事件完结的。

不然的话,他的女儿凯米总是会处于危险之中。

一想到女儿可能会有危险,布莱恩的内心就满是焦灼。

“我们无法解决问题,但是可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只要将这件事相关的人全都干掉,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杰森这样的说道。

约翰在杰森话音落下的时候,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赞成这样的做法。

干净利落,是他的风格。

布莱恩眉头微皱,可随即也点了点头。

虽然这不是他的风格,但是为了他的女儿,他愿意尝试改变一下自己的风格。

而麦考尔则是连连摆手。

“嘿,伙计们,别这样。”

“我们不能这么做!”

“我们还有其它的方式来确认杰森的思路——我马上行动怎么样?我保证在三天以内,会将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

麦考尔看着杰森、约翰、布莱恩三人。

他内心的坚持让他无法接受这种做法,即使这是最直接最省事的也一样。

而且,他无法直接硬气的拒绝。

因为,他担心激怒眼前的三个男人,那后果是他无法承担的。

至于转身就走?

更不可能!

谁知道,他走了之后,眼前的这三个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来?

所以,他面带请求,并且给与承诺。

在麦考尔的注视下,约翰迟疑后,直接看向了杰森。

办法是杰森提出来的,而且,他也认可了这个办法。

那按照规矩,现在的拒绝只有杰森能提。

布莱恩也是一样。

地下世界的某些规则,总是那么相似,即使是身处不同的阵营。

“交给你了!”

杰森说道。

杰森并不介意有人主动承担调查的工作。

他又不是什么戴着面具的杀人狂,怎么可能将所有人都解决掉?

刚刚的话语只是一次试探。

就如同他此刻答应麦考尔一样。

信任?

可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够建立的。

那需要无数次的考验才可能。

根本不知道杰森真实想法的麦考尔在杰森同意后,立刻松了口气。

“我马上行动。”

“帮我照顾一下泰莉。”

说完,麦考尔走向了卧室兼书房的房门,他敲了敲门。

门后偷听的凯米、泰莉吓了一跳。

不过,马上的,两个少女就故作没事一样打开了房门。

“泰莉,我需要去办一些事情,你暂时住在这里。”

“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找杰森。”

“他可以信任。”

麦考尔很干脆的说道。

约翰调查过杰森,他自然也调查过。

杰森众多标签中,信守承诺那一条,让人放心。

“好,我知道了。”

“你、你要小心。”

泰莉眼中闪过了犹豫、不舍,但是最终却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她不希望自己给麦考尔惹麻烦。

一旁的凯米马上拉住了泰莉的手。

“放心吧,我和你会在一起的。”

凯米安慰着年纪比她小的泰莉。

看到这一幕,麦考尔彻底的松了口气,他再次冲着杰森三人点头示意后,径直的推门而出,脚步声迅速的远去。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布莱恩再次用眼神示意凯米、泰莉返回房间后,向着杰森、约翰问道。

凯米磨蹭的不想关门,她想听听自己的父亲和杰森在谈什么。

可惜这里的房间隔音实在是太好了。

仅仅是隔着一扇房门,竟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一个公寓要这么好的隔音是干什么?

凯米愤愤不平的想着。

然后,她就发现杰森、约翰注视着她。

两人的目光都是那种淡然、平静的,尤其是杰森,目光中还带着一种让她莫名感到压力的东西。

“凯米?”

布莱恩这个时候拔高了声音。

“知道了。”

凯米不情不愿的答应着,将门关上。

但就在门马上关好的时候,凯米伸出头,冲着杰森吐了吐舌头。

接着,门‘啪’的一声关好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凯米气哼哼的,双手怀抱在胸前,一旁的泰莉则是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直接将其中的一个杯子交给了凯米。

凯米立刻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两个少女拿着杯子贴在门上,偷听着外面的谈话。

“抱歉,我之前工作太过繁忙,凯米一直是在和我前妻生活。”

布莱恩向杰森、约翰道歉。

“你离婚了?”

约翰突然问道。

“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家庭的重要性。”

“现在的我后悔莫及。”

“所以,我一直在弥补。”

布莱恩轻声叹息着。

“至少,你还有弥补的机会。”

约翰说完,再次保持了沉默。

布莱恩也是一样的沉默。

杰森没有马上打破这样的沉默,两个外表坚强的男人,内心都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柔软,被触痛时,给与一些时间,是理应的尊重。

大约数秒钟后,布莱恩率先回过神。

“我们怎么做?”

布莱恩再次问道。

“武器、弹药。”

“不论麦考尔调查的怎么样,这些是我们必须要的。”

“还有关于麦考尔的调查!”

杰森说着,目光看向了布莱恩。

“布莱恩我希望你能够从其他方面调查整件事。”

“以麦考尔考虑不到的角度。”

杰森叮嘱着。

“明白。”

布莱恩点了点头。

“武器的事情交给我吧。”

“我有渠道。”

约翰则是直接给与了承诺。

“相较于那些,我认为你更应该多给我一个房间。”

杰森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间。

身为房东的约翰马上就明白过来。

“没问题。”

约翰说着,就站起来走向了电话。

和女儿交谈完的布莱恩则在这个时候离开了313。

很快的,房间就安排好了。

也在3楼,而且是另外一侧的隔壁:312。

杰森目送凯米、泰莉进入房间后,并没有返回房间,而是向着约翰示意后,径直向着楼下走去。

他可没有忘记整件事情中那关键的一点。

……

审讯室外,戴维德看着助手亨特对艾莫德老管家的审讯,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他的助手是相当不错的年轻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在同龄人中可以称之为优秀了。

但还是太年轻了。

一些事情难免会冲动。

看着再次拍桌子的助手,戴维德敲了敲门。

中年警长知道,不能够任由自己的助手审下去了,再继续下去,恐怕会出问题。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助手的履历上出现什么污点。

咚、咚咚!

敲门声后,中年警长推门而入。

“亨特。”

戴维德看着已经愤怒的站起来的年轻助手,忍不住的高声喝道。

“警长,我……”

“去洗把脸。”

“这里交给我了。”

戴维德拍了拍助手的肩膀道。

年轻的助手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理智已经重新返回到了他的身上,他知道刚刚如果不是戴维德及时出现的话,他会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殴打犯人!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特别是面对那个家伙时。

一想到刚刚那个被他审问的家伙,年轻的亨特就一阵牙疼。

他从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

沉默!

从进入审讯室后,就一直保持沉默!

整整两个小时了,对方一句话都没说,更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似乎是哑巴一般!

一想到这,心底的火气就让亨特眉头紧锁。

哗、哗哗!

双手接住水龙头内的冷水,亨特一把一把的扑在脸上。

冷水的刺激,让他再次的冷静。

然后,顾不上用毛巾擦脸,直接拿袖子擦拭后,亨特就快步的返回到审讯室隔壁的房间,他想看戴维德是如何审讯这个难缠的犯人的。

审讯室内。

戴维德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位身着燕尾服、戴着白手套的中老年人。

对方即使是坐在审讯室内,也依旧保持着相当的风度。

而且,两个小时了,对方的腰背笔直,自始至终都没有靠椅背一下,或者歪斜一下身躯。

这样的仪态不要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老年人了,就算是一般的年轻人也做不到。

“您真是一位称职的管家。”

“以您这个岁数能够做到这一步,实在是让我敬佩。”

中年警长习惯性的开始夸赞。

敌对只会带来警惕。

夸赞却总会有着意外的收获。

中年警长坚信着这一点。

“根据资料您是‘管家联盟’的一员吗?”

“能够和我说说这个组织吗?”

“您知道的,我的财富让我没有资格面对这个组织,所以,我很好奇。”

中年警长一边笑着问道,一边起身走到一旁的饮水机处,给这位艾莫德的老管家到了一杯温水,放在了对方的面前。

“谢谢。”

艾莫德的老管家在水杯放到面前的时候,立刻道谢。

身躯微躬,右手放在胸前。

一板一眼间,没有刻板的影响,反而是风度翩翩。

然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当杯子放下时,还是原来的位置,一点不差,宛如是尺子量出来的一般。

“不客气。”

中年警长笑着回应着。

沉默只是相对的。

只要找到相应的缺口,自然就能够打破看似坚固的壁垒。

事实上,所谓的壁垒,并不比一张膜更坚固多少。

都是一戳就破。

当那张膜被戳破后,一切都会变得顺畅。

不过,这需要技巧。

戴维德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在回应后,他并没有马上逼问这位老管家,而是开始翻阅起面前的资料来。

芬迪尔特,男,56岁,43年出生于樱桃城。

之后的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到‘管家学院’进修的记录都无比清晰。

56岁的芬迪尔特一共服侍过两位主人。

第一位是名为‘爱德华’的男人,可惜这位先生生意失败,无力支付芬迪尔特的酬劳,双方在合作了近30年后,和平解除了合约。

第二位就是艾莫德了。

这个混蛋是在两年前,经人介绍雇佣到芬迪尔特的。

也是在这两年,艾莫德明面上的生意变得相当兴盛。

不少人都在猜测和老管家的帮助有关。

而在戴维德手中的这份资料上则是确认了这一点。

拥有30年服侍那位‘爱德华’的管家生涯,芬迪尔特不仅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而且拥有着对商业相当的嗅觉,数次给与艾莫德的投资建议,都收获不菲。

因此,艾莫德越发的信任这位老管家了。

所以,戴维德肯定,这位老管家一定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关于‘艾莫德的秘密’。

越是这样,戴维德就越是表现出放松、善意。

中年警长没有抬头,继续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嘴里的夸赞则是没有停下。

“您真是厉害!”

“仅用了8年,24岁就从‘管家学院’毕业,据我了解想要从那里毕业,至少要学习10年的时间。”

“您的第一位雇主,更是对您满意至极。”

“勤恳、负责,几乎每一年都是一样的优秀评价。”

“你的第二位雇主……唔,更是对您赞不绝口,认为您是可以信赖的、可以成为主持大局的传承管家。”

中年警长的夸赞并没有得到老管家的回应。

而中年警长似乎也不在意是否有回应,就这么自顾自的说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戴维德似乎是遇到了可以叙旧的老朋友一般。

话语就没有停下来,除去给自己和老管家倒水外,他还让人煮了两包泡面。

“抱歉,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

中年警长端着泡面,脸上浮现着真挚的歉意。

“已经足够好了。”

“谢谢。”

这一次,老管家再次的回应了。

而且,比之前多了一句话。

中年警长心底一笑。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隔壁房间,透过那张单面玻璃看着这一切的助手亨特,也是松了口气。

他能够看得出来,那位老管家的态度正在软化。

再来几次的话,一定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审讯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没有像中年警长一样,随后推门而入,敲门者静静等待着。

“请进。”

中年警长眉头一皱,不过,马上就再次换上了笑脸。

门被推开了。

一位与芬迪尔特打扮一模一样的人走了进来。

相较于芬迪尔特,眼前的人,年纪要大一些。

但是仍然腰背笔直,行进间步履一致,全白的头发被一丝不苟的梳到了脑后,胸前口袋处,一块白色的手帕折叠整齐,露出了一角。

不过,最让中年警长在意的是,对方手中的一纸命令。

释放令。

释放芬迪尔特,有着局长的签名。

“戴维德警长,晚上好。”

老者先是欠身行礼,这才将手中的命令递到了中年警长的面前。

早已经瞥到释放令的中年警长,神情不变的接过了这一纸命令,然后,面带笑容的一侧身,示意两人可以随时离开。

“谢谢。”

老管家从椅子中站起来,经过中年警长的身边时,再次道谢。

戴维德立刻笑着回应,然后,目送两人离开。

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观测房内的亨特再也忍不住了。

“警长,就这么让他们离开了?”

年轻人问道。

“有着局长的命令,我们留不下人的!”

“而且……”

“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

戴维德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有趣?”

年轻人一愣。

“那个人,带着局长命令来的人是多德的管家。”

戴维德轻声说道。

“多德?”

“那个多德?”

年轻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戴维德。

戴维德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而在这位中年警长的眼中,则是浮现着冷冽。

……

警局外,一辆普通的轿车内,芬迪尔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那位樱桃城议会议长的管家则是坐在驾驶座启动了车子。

车子缓缓的离开了警局,在穿过了一个街区后,开始加速了。

一直到樱桃城的偏僻郊区时,这辆车子才停了下来。

“你究竟做了什么?”

车子一停下,庞尔就质问道。

这位议长的管家显得极为愤怒,不仅瞪大了双眼怒视着芬迪尔特,脸上的肌肉都抽动着,在一句话问出后,就再次怒吼:“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没有劝阻艾莫德先生。”

“我明知道他回去会有危险,但是我没有劝阻他。”

老管家羞愧的低下了头。

“为什么?”

“为什么不去提醒他?”

“为什么不尽到一个管家的职责?”

质问继续着。

“我、我……”

老管家的张了张嘴,话语有点结巴。

然后,他深吸了口气,径直说道:

“我不希望惨剧在发生了!”

“我不希望那些无辜的女孩再遭受折磨!”

“我不希望那些幸福的家庭再遭到破坏!”

声音掷地有声、慷锵有力。

老者庞尔看着老管家涨红的面容,看着那双坚韧却夹杂着犹豫的双眼,他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问道。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知道。”

“被管家联盟除名。”

“失去管家的资格。”

老管家点了点头,面容苦涩。

“你还会被拉入黑名单,任何拥有管家联盟成员的家庭、势力所在,都不会欢迎你……你失去了最后的体面。”

庞尔一字一句的说道。

老管家默不作声,双眼中浮现着一丝丝的后悔。

“人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

“我是这样。”

“你也是。”

庞尔说完,指了指外面。

老管家推开了车门,就在他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一个信封递给了他。

“庞尔阁下?”

老管家看向了庞尔。

“你的遣散费,不是‘管家联盟’,是我私下申请给与的。”

说到这庞尔顿了大约一秒,这才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马上离开樱桃城,这辈子也不要再回来了!”

嗡!

马达轰鸣,庞尔一脚油门踩下。

车子飞速的驶离。

驶出大约四五百米后,看似普通的中控面板突然一翻,露出了一个液晶显示屏,一个大约六十多岁,满头白发,身着睡衣的老者形象出现其中。

“芬迪尔特,很不错,不是吗?”

老者这样的说道。

“嗯,是的先生,他是个好人。”

“但是不适合生活在现在的社会。”

“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管家。”

庞尔语气恭敬的回答着。

尊称与语气都显示着液晶屏幕中老人的身份。

樱桃城的议长:多德。

“正因为这样,我才希望他出现在托迪尼的身边,可惜……他还是差了一点,仅仅只是艾莫德表露出的黑暗就把他吞噬了。”

这位议长叹息着,脸上满是惋惜。

托迪尼,艾莫德拼尽全力所支持的议会议员。

同样的,也是下一届议长强有力的竞争人选。

简单的说,托迪尼就是这位议长最大的敌人。

“抱歉,先生。”

“是我的安排没有到位。”

“我错误的估计了芬迪尔特的忍耐。”

庞尔歉意的说道。

“不、不不。”

“庞尔你没有错。”

“我同样做出了错误的估计。”

“所以,不要放在心上。”

老人摆了摆手。

“是,先生。”

“那个模仿犯我也调查清楚了,就是艾莫德的属下胡作非为。”

庞尔汇报着另外一件事。

“哦?”

“真是该死。”

“竟然让这样的黑暗暴露在了民众的视野下。”

老人一皱眉,随后,眉头就顺展开了。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语气表现出一种轻松。

“值得庆幸的是,他已经死了!”

“虽然我们针对托迪尼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是艾莫德的死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快点回来,我们需要商量一下,该怎么消化这些好处。”

“对了,记得将芬迪尔特处理掉。”

老人吩咐着。

管家学院毕业的管家,不单单是管理事务的人,在更多的时候还会担任顾问一职。

偶尔也会客串一些不光彩的职业。

这也让他们更值得自己的雇主信任。

当然了,他们每一个都是相当的专业。

“是,先生!”

庞尔回答后,液晶屏幕再次隐藏了。

而庞尔则是拨出了一个电话。

“嗯,动手。”

一句简单的吩咐后,车子加速了。

车大灯的光辉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黑夜一如既往的笼罩着大地。

深邃的夜色,令人感到宁静,却又带来了位置的恐惧。

芬迪尔特带着装有厚厚一摞大额钞票的信封行走在郊区的公路上,这里路面平整,但是却没有路灯,因此,当身后出现一抹光束时,芬迪尔特马上停下了脚步,向着身后看去。

一辆皮卡缓缓的驶来,一个大胡子坐在驾驶位上。

“嘿,需要捎你一段吗?”

大胡子问道。

“感激不尽。”

老管家鞠躬道谢,看着鞠躬的老管家,大胡子眼中杀意浮现,一抬手就掏出一支手枪直指老管家的头颅。

而这个时候,老管家似乎是为了更诚恳的表达自己的谢意,脖颈一弯,头低得更低了。

然后——

嗖!

一支短小的箭矢射出,直直的扎入了大胡子的咽喉中。

噗!

红光崩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