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五十八章 宣告!(求订阅~求月票~)

昂城,某酒店。

豪华套房内,又换了一副容貌,盗窃了他人身份的劳伦斯正摇晃着红酒杯。

悠然自得的劳伦斯丝毫没有看出一丁点儿的紧张。

即使这里是艾特德蒙、‘夜枭法庭’的老巢也一样。

对于艾特德蒙,他是要杀之后快的,毕竟,这是第三局存在的意义。

至于‘夜枭法庭’?

他有一些其它的想法。

所以,他开始了第一轮的试探。

他在地下世界给发出了悬赏。

他相信不论结果是什么,那些鬣狗、秃鹫一定会给与他相当满意的答案。

再次默默等待了十分钟左右,劳伦斯拿起一个细小的手拎。

这个手拎是纯银制成,大小只有常人大拇指大小,而且没有铃锤,但是在内侧却篆刻着一些文字,但是却已经模糊,看不清。

劳伦斯晃动拿着铃铛的手腕。

叮铃铃!

没有铃锤的铃铛直接被摇响了。

立刻,一名矮小却衣冠楚楚的管家出现了。

“先生。”

管家恭敬的行礼,整个礼仪过程极为标准,宛如教科书一般。

“情况怎么样?”

劳伦斯收好了铃铛,端着酒杯问道。

“所有人都被清理掉了。”

“包括那位‘影流’的刺客。”

管家汇报着。

“‘夜枭法庭’吗?”

“果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劳伦斯叹息了一声,但是双眼却是越发的亮了,那是一种兴奋,夹杂着丝丝期待的目光。

“抱歉,先生,请让我纠正一下,出手的并不是‘夜枭法庭’,而是‘九头蛇’。”

管家提醒着劳伦斯。

“一样的。”

“只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

“十年前,‘夜枭法庭’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以至于让他们彻底隐匿,然后,‘九头蛇’才不得不出现。”

劳伦斯笑着说道。

然后,没有等管家再次开口,劳伦斯就又一次询问道。

“你能够摧毁‘夜枭法庭’吗?”

“非常抱歉,先生,我恐怕做不到。”

管家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后,这才回答道。

“你能够摧毁‘九头蛇’吗?”

劳伦斯继续问道。

“再一次抱歉,先生,我依旧无法做到。”

管家再次表示歉意。

对此,劳伦斯并没有任何的愤怒。

相反的,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而且,心底最后一丝疑惑也没有了。

‘九头蛇’!

‘夜枭法庭’!

是真的!

事实上,当做为交换,他看到‘圣殿’的一些隐秘资料时,他就已经认定了这一切。

只是对于和艾特德蒙第二局的失败不甘心,他才不甘心的来回尝试。

而现在?

他彻底的放弃了。

他需要向前看……

嗯?!

劳伦斯警觉的看向了窗户外。

他居住是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自然有着露台,此刻露台的玻璃门关着的,但是露台的栏杆上,却是站着一个人。

身披着黑色的斗篷,脸上带着略显抽象的夜宵面具。

劳伦斯一愣。

随后就笑了。

“不愧是掌管着整个昂城的‘夜枭法庭’,我使用地下渠道虽然隐秘,但是因为目标的特殊,依旧被你们发现了吗?”

劳伦斯带着惊叹说道。

有着那顶帽子做为掩饰,这张假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但也令人无法确信这是真的。

毕竟,在常人的眼中,此刻的劳伦斯是一位富态的老者。

而他真实的年龄,连一半都没有。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利爪’,劳伦斯并没有从椅子中站起来,依旧端着酒杯。

不是倨傲无力,而是被杀意震慑。

他能够察觉到眼前的‘利爪’身上带着极为可怕的杀意。

几乎宛如实质!

这是斩杀了成千上万人才能够拥有的杀意。

而在昂城,能够拥有这样杀意的人不出三个,其中最有可能的是……

“席巴阁下。”

“见到您很荣幸。”

“不知道是哪位‘利爪’阁下?”

劳伦斯问道。

“‘利爪’NO.9。”

昂城杀手工会会长席巴声音淡淡的说道。

他并没有任何的惊讶。

在下午手下汇报发生的事情时,有关劳伦斯的资料就已经通过特殊渠道出现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零葬之狐’!

这是对方的称号。

狐狸代表着狡猾。

零,代表着对方的零失败。

葬,代表着与对方为敌只是送葬。

在任何的记录上,对方都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

所以,在报出名号后,席巴就从露台上走了下来,他推门走向了对方。

并不快的速度,但是一道又一道的幻影出现在了劳伦斯的眼中。

这是某种刺客流派的技巧,劳伦斯见识过不止一次,但是如同席巴这样熟练的,却还是第一次。

可惜……

他也不是没有准备。

那位矮个子、衣冠楚楚的管家,就这么挡在了席巴的面前。

“抱歉,我无法坐视您对先生的出手。”

带着这样的话语,一柄柄餐刀餐叉就飞向了席巴面前。

一道道幻影在餐刀和餐叉的射击中消失了。

不过,席巴依旧出现在了劳伦斯的变强,一柄匕首直刺劳伦斯。

嗖!

锋锐的破空声,显然是不留余地的。

劳伦斯保持着微笑一抬手,挡在了匕首跟前。

他并不是空着手,而是戴着手套,一只黑色的,款式朴素的手套。

急速的匕首猛地停止。

就这么停在了手套前。

席巴眯起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芒,然后,抽身后撤。

那位挥舞餐刀的管家再次冲了上来。

啪啪啪!

看着自己的管家暂时阻挡住了席巴,劳伦斯笑着拍着手,在那掌声中,他这样的说道:“不愧是‘利爪’阁下,我以为您会上当的。”

“感谢您的拜访,我现在要暂时离开了。”

“我们还远远不到正式见面的时候。”

“时间……还未到。”

劳伦斯说着就沿着大厅的边角,直直的走向了露台。

他准备直接从这里离开,而不是选择电梯。

但是,就在他站在露台的刹那——

呜!

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响声中,一台汽车就这么的冲向了露台。

不!

不是冲向!

而是仿佛被投石车抛掷而起,扔了起来,从下面砸了过来。

轰隆!

露台直接被砸碎了。

但是劳伦斯并没有被避回房间,相反的,在发现汽车砸来的时候,他直接向着露台的一侧冲过去,在那里,是隔壁房间的露台。

经过相当严酷训练的劳伦斯,一把抓住了那个露台栏杆,翻身而起。

然后,他看到了地面上又一位‘利爪’。

“能够将汽车好像投石机一般扔到十层楼的高度……昂城赏金猎人协会的会长迪巴拉吗?”

“不愧是‘夜枭法庭’!”

几乎是下意识的,劳伦斯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这并不困难。

他在来到昂城时,就已经着手调查了这些。

很轻松的,就与记忆中的目标对上了。

然后,劳伦斯再一次的开始了跳跃。

因为又一辆的汽车砸了上来。

几次三番后,劳伦斯来到了早就准备好的‘意外撤退’通道——一根排水管。

他抓住排水管,没有向下。

而是……向上!

整个酒店就只有十层。

他挑选豪华的套房,为的就是更近距离的接近十层。

楼顶才是他最终的选择。

不过,就在他跳上楼顶的时候,却是彻底的愣住了。

又一个身披斗篷,戴着面具的‘利爪’站在那。

更加重要的是,对方的脚边,又一个个刚刚被拆卸了的滑翔伞。

“您又是哪位‘利爪’阁下?”

“能够出动三位‘利爪’阁下,我真的是三生有幸。”

“不过……”

“我们是否可以做个交易呢?”

劳伦斯说着。

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镇定自若。

这样的镇定自若,源自他戴着的一串项链。

项链本身除了坚固外,就没有什么特点了,而那个兔脚挂坠更是粗糙,甚至有点脏兮兮的感觉,就好像是烟熏火燎后,又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样貌不堪,但作用极大。

它,能带来幸运。

虽然一旦丢失,就有着极为严重的后果,但只要戴着就没事。

所以,他制作了一个坚固的项圈。

“交易?”

“哈。”

“你身上有着促成交易的‘异常’吗?”

艾欧.凯特笑了一声。

然后,他细细的看着劳伦斯。

虽然仅仅是打量,但是劳伦斯就觉得心底发毛。

“帽子、手套、风衣、铃铛吗?”

“嗯……还有项链。”

“口袋里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异常’。”

“你真的是全副武装啊!”

艾欧.凯特笑道。

“面对大名鼎鼎的‘夜枭法庭’,我当然要准备的完全一点。”

“不然的话,我根本不敢来昂城和诸位谈这次交易。”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无法逃脱‘夜枭法庭’的眼睛。”

“真是令人赞叹的‘夜枭法庭’。”

劳伦斯好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交易?”

“我想听听是什么交易。”

艾欧.凯特则是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想加入‘夜枭法庭’!”

劳伦斯很干脆的说道。

这样的答案,即使是艾欧.凯特这位凯特家族的掌舵者都没有想到,他一愣,然后,用更加锋锐的目光打量着劳伦斯。

似乎是,在这一刻才重新认识到这位被‘收容所’通缉的原A级人员般。

“你能付出什么?”

过了片刻后,艾欧.凯特问道。

他没有询问为什么。

因为,他大致猜到了一些。

相反的,他更感兴趣劳伦斯拼什么打动他们。

要知道,现在的‘夜枭法庭’百废待举。

如果条件不错的,他是会接纳劳伦斯付出的。

当然,只是劳伦斯付出的。

不是劳伦斯。

你说欺骗?

抱歉,‘夜枭法庭’对待敌人从来都是这样的冰冷无情。

“我身上所有的异常。”

“还有,我知道‘不老泉’的下落!”

“当然如果这些都不够,我会送给‘夜枭法庭’一颗星球!”

“完全的在昂城内的‘星球’。”

劳伦斯很认真的说道。

然后,他悄然注视着眼前‘利爪’的表情。

但可惜的是,那面具阻挡了大部分的表情。

仅剩下的双眼?

不足以让他看出什么。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也可以诱骗他人的墨镜。

“真是动人的筹码。”

“可惜,‘不老泉’不在昂城。”

“可惜,星球还在孕育。”

艾欧.凯特感叹着。

他面具后的脸上带着真实的感叹,身为凯特家族的族长,艾欧.凯特知道的远比劳伦斯想象中的还要多。

“您竟然知道?”

“‘夜枭法庭’并不闭塞。”

“不!”

“这可不是闭塞不闭塞能够解释的了,而是渠道的问题,能够在昂城拥有这些渠道的人……您来自凯特家族吗?”

劳伦斯问道。

然后,就这么自言自语的继续着。

“凯特家族是昂城最历史悠久的家族,如果什么人和‘夜枭法庭’有关,那就一定是凯特家族了!”

“不过,蒙迪.凯特先生的年纪不符。”

“那就只剩下了艾欧.凯特。”

“您应该是是平时用秘术伪装了身形,此刻在‘夜枭法庭’重新出现的时候,才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我猜的对吗?”

劳伦斯向着艾欧.凯特一笑。

艾欧.凯特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呼!

劳伦斯长长的出了口气,仿佛是一颗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感谢您这么痛快的承认了。”

“我还准备了好几套说辞,准备向您套话呐。”

“现在不用了,真好。”

劳伦斯又一次笑了。

不过,这一次,却是满满的得意。

他看着面前的艾欧.凯特,口袋内的‘异常’让他不由自主的多说了几句——

“为了向‘圣殿’证明昂城的污秽,必须要彻底的从地图上抹除,您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不单单是冒着风险孤军深入,还要近距离的和您们这些‘利爪’打交道,实在是让我感到了在死亡边缘试探。”

“但我成功了!”

“成功了就好!”

“至于刚刚我说的,还要向黑市的悬赏,以及之后的等待?”

“白痴!”

“自然是为了引你们出来!”

劳伦斯的语调不由自主的变得自大、狂妄。

他指着天边,在夜色下出现的一群小黑点,露出了狞笑。

“看着吧!”

“看着昂城陷入火海,看着‘夜枭’在火海中被烧成烧**!”

狰狞的笑容中,劳伦斯双眼瞪大,崩现着疯狂的血色。

艾欧.凯特却是平静异常。

这位凯特家族的组长,近乎是无动于衷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我们也是骗你的。”

“配合幼稚的你演出,真的是太难了。”

老者点了点头,叹息了一声。

而被影响到的劳伦斯,在狂妄状态下,犹如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这位凯特家族的族长,然后,在劳伦斯的注视下,这位老人抬起了右手。

啪!

一记响指,带着一声宣告——

“我是……”

“‘利爪’NO.2。”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