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四十四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求订阅~求月票~)

爸爸?!

杰森一怔。

阿拉斯则是直接目瞪口呆。

但最吃惊的还要数迪瓦诺了。

脑子不清醒的迪瓦诺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艾斯特手足无措,他虽然记忆丢失、混乱,但是对于亲情的理解还是知道的。

“你是我儿子?”

过了好半晌后,迪瓦诺这才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丝丝不确信。

“当然了,爸爸。”

“我就是您失散多年的儿子。”

“自从身为‘九头蛇’副首领的您前去寻找‘圣剑’消失后,十年来,我就一直在寻找您的下落!”

“万幸,您回来了!”

艾斯特一边抱着迪瓦诺的大腿,一边嚎啕大哭。

哭声大,眼泪足,鼻涕横流。

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杰森可以保证,如果不是他知道这一切是假的,一定会产生错觉。

事实上,就是这样。

迪瓦诺已经开始有了这样的错觉。

因为,他对艾斯特话语中的‘圣剑’有着一分熟悉感。

顿时,这位记忆丢失、错乱的‘剑圣’面容上多出了一分柔和,抬手放在艾斯特的头顶。

“你先起来。”

对方这样说着。

“是,爸爸。”

艾斯特擦干眼泪,毕恭毕敬的站起来。

然后,就这么抬手搀扶着迪瓦诺的胳膊,走向了一旁的沙发。

整个过程自然、不做作。

仿佛,迪瓦诺就是他的父亲一般。

这样的感觉,迪瓦诺感受到了。

难道这真是我儿子?

可为什么我的记忆里没有?

该死的,我的记忆里连妻子的容貌都记不得了!

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迪瓦诺坐在沙发中,面容上浮现着纠结。

杰森、艾斯特注意到了这样的纠结。

杰森保持着沉默。

艾斯特则是抬手放在了迪瓦诺的手掌上,他声音轻轻柔的说道:“爸爸,您没有事太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当它过去吧,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

迪瓦诺忍不住问道。

“您曾是‘九头蛇’的副首领,也是当世最出色的用剑高手,十年前传闻中有一柄‘圣剑’出世,您在知道后,前去寻找,然后,遭遇了‘圣殿’的埋伏,当时‘夜枭法庭’的‘利爪’阁下们前去支援时,已经晚了,不仅没有找到您,还损失惨重。”

“而您……”

说到这,艾斯特一顿。

“我怎么了?”

记忆丢失、混乱的迪瓦诺追问道。

“您被当代教宗设计洗去了全部的记忆,成为了‘圣殿’的‘剑圣’迪瓦诺。”

艾斯特一脸痛苦的说道。

“洗去记忆?”

“也就是说……”

“我现在的状态,是‘圣殿’造成的?”

迪瓦诺的神情中多出了一分冷意。

“嗯。”

“当代教宗是个术式的天才,他应该是用某种特殊术式融入了爸爸您的灵魂中,让您自认为是‘圣殿’培养出的天才,然后,在这十年间您以‘剑圣’的名义为‘圣殿’服务,但是您正在的身份是‘九头蛇’副首领艾文特.乔。”

“而我是继承了您‘九头蛇’副首领的儿子,艾斯特.乔。”

艾斯特嘴里说着最真情实意的话语。

虽然没有一句是真的,但这些话语却都是有理有据。

有关‘圣殿’当代教宗,艾斯特通过‘收容所’‘圣蛇会’的情报了解的相当清楚,对方‘术式天才’的名声更是如雷贯耳。

乔,的姓氏,艾斯特是从刚刚的杰森讲述中了解到的。

他知道‘乔’对迪瓦诺意味着什么。

所以,这个时候他很干脆的换姓了。

不!

不是换!

是加!

他本就没有姓氏,这个时候,加一个怎么了?

事实上,艾斯特的做法是相当聪明的。

在听到艾斯特的讲述后,迪瓦诺立刻陷入了沉思。

乔?!

艾文特.乔?

艾文特.乔!

这个名字他很熟悉,比之‘圣剑’一词都要熟悉,而且,他冥冥之中觉得这个姓氏对自己很重要,似乎是一生都在追寻的答案一般。

那是一种烙印在灵魂上的渴求。

即使是灵魂出现了裂痕,这样的渴求都没有改变。

相反的!

这样的渴求,越发的深刻。

因为……

他没有了其它杂念。

只剩下了那永生永不忘的一幕。

不过,在艾斯特的话语下,这样永生不忘的一幕,被偷换了概念。

迪瓦诺愣愣的坐在那里。

他闭上了双眼。

他感受着这一切。

是啊。

必须要一生追寻。

因为,这是我的姓氏啊!

这是我诞生之初啊!

闭着双眼的迪瓦诺睁开了双眼,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记忆丢失、混乱的阴霾感,消失了大半。

毕竟,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剩下的,自然会慢慢的回来。

“儿子?”

迪瓦诺……不,艾文特.乔试探性的向着艾斯特喊道。

“爸爸,您记忆恢复了!”

艾斯特没有任何羞涩、不好意思,一脸惊喜的看着艾文特.乔。

这反而让艾文特.乔有些黯然、伤感。

他还是没有记起有关眼前儿子的一切。

但是看着艾斯特期待的眼神,他却无法将这些说出口。

“记起了一些,很模糊。”

艾文特.乔不得不这样含糊的说道。

但是,艾斯特却似乎没有发现这些,他兴奋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您安然归来,妈妈一定会高兴的,她在活着时,一直期盼您能够归来。”

听到儿子说起自己的妻子时,艾文特一开始是有些别扭的。

和眼前的儿子一样,他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妻子的印象。

但是当听到‘她在活着’时,艾文特突然心底一颤,一种极为陌生的情绪出现在了他的心底。

悲伤?

哀恸?

他有些分不清楚。

只觉得,此刻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她怎么逝去的?”

艾文特询问着。

“‘圣殿’!”

“她死于‘圣殿’一次精心策划的刺杀。”

“那些‘无面人’伪装成了您的模样,刺杀了妈妈。”

艾斯特的脸上满是悲痛,刚刚擦去的泪水,再次流出。

“‘圣殿’、‘圣殿’……”

艾文特低声念叨着。

双眼中的目光越发的冷冽,身上那抹锋锐的气息再次若隐若现。

从苏醒以来,这是他第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造成他失忆,沦为杀戮工具,还以他的模样去刺杀了他妻子,他妻子死时,会是多么的不解、绝望?

还让他儿子在无父无母的环境中成长,估计还收到了一定的欺负……

呼哧、呼哧。

一想到这艾文特的情绪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他微微眯起了双眼,一个念头开始在心底生根发芽。

‘圣殿’吗?

如果不把你们都扬了,我就不叫艾文特.乔。

心底带着这样的想法,艾文特看向艾斯特的目光越发的愧疚了。

“爸爸,我们先去看妈妈吧。”

“她一直在等您回来。”

“对了,您现在的模样,有些不合适,您稍等一下。”

说着,艾斯特就跑进了卧室。

很快的,捧着斗篷和面具的艾斯特就跑了出来。

“你穿上这个,戴上这个。”

“您被‘圣殿’控制的时间太长了,您的样貌早已被太多的人知晓了,虽然这并不是您本来的面容,但是在我们找到让您恢复本来面容的时候,请您暂时忍耐一下。”

“该死的‘圣殿’,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艾斯特脸上表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恨意。

“孩子,相信我。”

“他们付出的代价会远超你的想象。”

艾文特这样说着,就穿上了斗篷,戴上了面具。

那面具是类似‘夜枭法庭’的面具。

然后,艾文特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杰森、阿拉斯。

“爸爸,这是我们的同伴,他们来自‘夜枭法庭’,您曾经有机会进入那里的,但是您为了母亲,选择成为了‘九头蛇’的副首领,不过,上一任的裁判长,依旧为您保留了‘利爪NO.1’的名号;而我能够活到现在,承蒙他们的关照。”

艾斯特解释着。

顿时,艾文特的目光就变得和善起来。

“你们好,感谢你们为艾斯特所做的一切。”

艾文特真心实意的说道。

“应该的。”

杰森淡淡的说出这句话。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正常。

艾斯特真的实在是太惊人了……这样的演技和反应速度,就算是把对方扔到不夜城里,恐怕也能够迅速的适应吧?

杰森心底想着。

阿拉斯则是站起来,很恭敬的说道:

“艾文特叔叔好。”

妈妈告诉她,面对长辈时,要有礼貌。

顿时,艾文特的目光中善意更多了。

他感知敏锐的察觉到眼前的女孩是真心实意的把他当做长辈看待的。

至于另外一个?

心思深沉。

不过,艾文特并没有在意。

一个组织中,不可能都是如同自己儿子一样的良善之人,必然会有一些阴沉的人,这是一个组织的必须组成部分。

很正常,不是吗?

一行四人离开了暂时的隐蔽据点,乘车直接驶向了郊外公墓。

昂城的公墓与一般的公墓没有什么区别,也有着围墙和守墓人。

对方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在看到艾斯特时,就笑了起来。

“艾斯特你又来看你的妈妈?”

“这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啊。”

守墓人说着。

“我的爸爸回来了,我带他来看我的妈妈。”

艾斯特这样的回答着。

“你那个失踪许久的爸爸?”

守墓人说着就看向了戴着面具的艾文特,目光中有着疑惑,以及一丝鄙视,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跑路的负心汉,到老良心发现后回来认儿子,希望儿子给自己养老送终一般。

而且,看那藏头露尾的模样,说不定是惹上了什么事。

“你感谢上苍吧,艾斯特是我见过最好的年轻人。”

“虽然你抛妻弃子,但是艾斯特不会对你不闻不问的。”

“去看你的妻子吧。”

“她就在那里。”

守墓人指了指远处,艾斯特领路,艾文特跟在后面。

当两人走远时,守墓人这才低声嘀咕着。

“好运的家伙,竟然有着这样好的儿子。”

杰森站在原地没有动。

阿拉斯想要跟上去,却被杰森拉住了。

“剩下的时间,让他们独处吧。”

杰森这样说道。

阿拉斯愣了愣后,点了点头。

“艾斯特每周都来吗?”

杰森想着守墓人问道。

“嗯。”

“自从她的母亲埋葬在这里后,他每周都会带着鲜花来一次,然后,在那里待上半个小时,和自己的母亲说说话。”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年轻人。”

守墓人感叹着。

然后,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远处的荒坟。

接着,摇头叹息。

杰森道谢一声,就再次走回了墓园门口的车上,静静等待着。

阿拉斯坐在杰森身旁,扭动着身躯。

片刻后,阿拉斯实在是忍不住了。

“艾文特叔叔真是艾斯特的爸爸?”

阿拉斯问道。

“你觉得呢?”

杰森反问道。

“我觉得是!”

“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艾斯特对艾文特叔叔的感情,那是只有血脉延续的后代才会有的感情——我的感知,应该不会出错!”

阿拉斯言之凿凿的说道。

“嗯,你的感知没有错。”

“艾文特就是艾斯特的爸爸。”

杰森点了点头。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天空。

湛蓝的天空挂着几朵白云。

微风吹过,带着丝丝惬意之感。

是那么的自然,不做作。

就如同是艾斯特的演技。

不!

那不是演技!

而是真正意义上将艾文特当做了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

没有一点作假。

完全的情深意切。

想要欺骗别人,先要欺骗自己吗?

“真是让人出乎预料的家伙。”

杰森这样的赞叹着。

他收回自己之前对艾斯特的评价,艾斯特在‘不夜城’不仅会迅速适应,而且会活得很好,成为人上人的那种。

以这家伙不要脸的程度,一定会这样。

被杰森这样评价的艾斯特,此刻正一脸悲伤的站在一座墓碑前。

“妈妈,我来看您了。”

“我把爸爸带回来了。”

艾斯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水桶和布子,开始擦拭墓碑。

‘丝卓’!

墓碑上篆刻着名字,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面容很普通,但是笑起来很好看。

艾文特看着自己的妻子。

他还是记不起来。

这让他更加的愧疚。

不单单是记不起的愧疚,还有墓碑上只有名字,却没有姓氏。

很显然,这是隐藏,担心意外。

呼!

艾文特深吸了口气,他弯下腰,拿起一块布子,开始擦拭墓碑。

他轻轻的说道——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