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二十七章 再套一层‘壳’

手中散发着‘食物’味道的黑曜石匕首,似乎是‘无面人’军团的制式装备。

“是依靠着这种黑曜石匕首,完成了面容的转换吗?”

杰森瞬间有了新的推断。

他的心底带着些许惊讶,要知道以‘异常’‘特殊物品’配合施展的秘术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只是这种‘异常’‘特殊物品’能够量产,却实在是令人惊讶。

又或者……

‘无面人’军团比想象中的要少?

想到这,杰森双眼一眯。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对他来说可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消息。

重要到能够彻底扭转眼前的局面。

“‘圣殿’一直在虚张声势吗?”

带着这样的猜测,杰森快步的消失在了这里。

地上‘无面人’军团成员自然有艾特德蒙和艾斯特来处理。

黑暗中,杰森在昂城电视台游走了一圈,确认没有另外的‘无面人’后,这才返回了车上。

显而易见的血腥味,令艾特德蒙、艾斯特打了个激灵。

两人同时扭头看向了杰森。

“图索科。”

杰森报出了一个名字。

“我马上处理。”

艾斯特立刻说道。

“我们继续?”

艾特德蒙则是看着杰森问道。

“嗯。”

杰森一点头,示意艾特德蒙开车。

黑色的肌肉车犹如一头出行的巨兽,快而稳健的行驶在昂城内。

它很少停下,但每一次停下都会满载而归。

一开始艾特德蒙、艾斯特还是有一些疑虑的,但是随着两人亲自确认了两次后,却是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那些被杰森盯上的、干掉的家伙真的是‘无面人’军团的成员。

从他们的尸体,还有一些隐藏物品,艾特德蒙、艾斯特迅速的确认了这一点。

顿时,疑虑变成了惊喜。

而且,还带着兴奋。

不论是艾特德蒙,还是艾斯特都不是傻瓜。

他们很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他们真的掌握了一张王牌!

一张逆转局面的王牌!

‘无面人’军团,一直是‘圣殿’的王牌之一。

任何一个势力或者个人,都无不为这支神出鬼没,根本难以防御的刺杀部队而寝食难安。

‘收容所’、‘圣蛇会’这样的大组织都不例外!

那些小型的组织,简直是惶惶不可终日了。

假如他将‘面具人’能够分辨、锁定‘无面人’军团成员的消息送上去后,‘收容所’高层大人物们的表情了。

惊讶?疑惑?

或者是兼而有之?

尤其是操纵着这一切,将昂城当做了战场的那位大人物,恐怕会怀疑人生吧?

特别是一想到对方怀疑,却又不得不停下计划,前来确认的样子,艾特德蒙就忍不住的嘴角一翘。

那模样……一定会很有趣吧?

想到这,艾特德蒙都忍不住的有了一丝期待。

不过,他忍住了。

他很清楚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这些事情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一切都是以杰森为主。

所以他通过后视镜看向了杰森。

“杰森大人,您希望获得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是一个平稳过度的局面?”

“还是直接反击?”

艾特德蒙问道。

平稳过渡?直接反击?

听到艾特德蒙的问话,杰森就大致猜测到了艾特德蒙的想法。

平稳过渡自然是将这一消息上报给‘收容所’,然后获得‘收容所’的保护。

直接反击就更加的简单了,联系和‘圣殿’有着仇怨的组织,直接寻求合作,例如:‘圣蛇会’。

可,就真的只有这两个方式吗?

杰森把玩着手里的四支黑曜石匕首,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们现在有着‘兄弟会’‘九头蛇’和‘饕餮会’。”

“为什么我们不能够为它们想想?”

杰森这样的问道。

“您是说二五……不对!”

“是反复横跳?”

“谋取更大利益?”

艾斯特瞬间就反应过来。

“嗯。”

“我们可以同时向‘收容所’‘圣蛇会’以及更多和‘圣殿’有着仇怨的组织、个人展开合作,谋取利益最大化,在短时间内扩张我们的组织。”

杰森点了点头。

艾斯特立刻低头思考起来。

这是一个可行的计划。

而且,一旦成功,‘兄弟会’、‘九头蛇’、‘饕餮会’将会获得一次飞速的发展。

但其中协调的东西太多了。

各方有着大的诉求,但是小方面却是不一样的。

简直可以说是错综复杂。

最简单的:这些组织也有相互敌对的。

艾斯特想到了,艾特德蒙自然也想到了。

他还提出了另外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

“时间!”

“我们不单单要调和这些组织、个人,还应该掌握时间!”

“要知道给与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假如我们要掌握主动权的话。”

艾特德蒙说道。

杰森掌握能够辨识‘无面人’军团成员秘术的消息,现在只有他们三个和……‘圣殿’知道。

他们三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圣殿’会有什么反应?

必然是杀之而后快!

艾特德蒙可以肯定,这样的消息传回‘圣殿’总部的话,‘圣殿’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来到昂城,将杰森杀死。

而这个消息传回‘圣殿’总部的时间,绝对不会太久。

最多就是2-3天,这已经是将对方确认消息的时间也计算进去了。

一旦‘圣殿’出动了大部队,这就会让他们很干脆的陷入被动。

为了掌握主动,就必须要提前发出消息,让昂城聚集更多的、有着实力的人,令‘圣殿’都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样一来,问题再次转回了最初:该怎么调和这些组织、个人的矛盾?

艾特德蒙面带思索。

艾斯特眉头紧皱。

杰森却是面容轻松,他语气轻快的说道:“既然我们创立了‘兄弟会’、‘九头蛇’、‘饕餮会’,那我们为什么不再多创造一个?”

“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只存在于昂城的组织。”

“他们的存在是隐秘的,只是负责保护昂城不遭受毁灭灾难,然后,任由昂城自由发展,遵循均衡之道。”

“可一旦有超出任何均衡的力量出现,他们就会随之出现,给与这样的破坏者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听着杰森的话语,艾特德蒙、艾斯特双眼一亮。

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但随即,艾特德蒙就一皱眉。

“强大!”

“这样的组织,必须要表现出极端的强大!”

“不然的话……”

呼!

艾特德蒙还想要说些什么,杰森手中火焰一闪,顿时,艾特德蒙就闭上了嘴。

强大?

不老不死的‘面具人’够不够强大?

不够的话,那就要感受‘地狱之火’的灼烧了。

“强大我们拥有了。”

“一切都已就绪。”

“那它叫做什么?”

艾斯特问道。

“夜宵法庭。”

杰森淡淡的说道。

夜枭法庭?

艾特德蒙、艾斯特微微一怔后,就同时露出了笑容。

不错的名字。

神秘中带着丝丝可怕、威严的感觉。

尤其是艾斯特,他靠在副驾驶,以一种咏叹调吟唱着。

“在夜晚、在黑暗中,行走的不单单是守护者!”

“还有他们——”

“当心夜枭法庭,时刻监视你出行。暗处窥望昂城,藏于矮墙阁楼间。居于家中他同在,卧及床间他亦存。万莫提及他名号,利爪将你头寻来。”

利爪?

吃夜宵用爪子吗?

杰森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是夜枭。

他没有再强调。

因为,他认为夜枭法庭也不错。

夜晚的狩猎者:夜枭。

他并不讨厌。

就如同此刻狩猎的他一般。

“前边停车。”

杰森淡淡的说道。

随着杰森的话语,车子稳稳的停下,不过,看着眼前的写字楼艾特德蒙、艾斯特脸上浮现了一片错愕。

“怎么了?”

杰森发现了两人的异样。

“这里是‘收容所’所在。”

“就在这栋大楼的地下。”

艾特德蒙回答着。

然后,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

杰森听到回答后,脸上也有着一丝惊讶。

‘圣殿’竟然完成了对昂城‘收容所’站点的渗透?

他闻到的‘味道’正是来自地下!

可随即,杰森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能够渗透入‘收容所’的‘圣殿’成员,即使是在‘无面人’中也应该是精英了,这样的人必然会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秘密。

杰森想到了,艾特德蒙、艾斯特也想到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一些想法很自然的出现了。

……

鼻青脸肿的艾斯特走在队伍前面。

脸色苍白的艾特德蒙搀扶着戴着帽兜的杰森,承担着杰森重量的艾特德蒙,即使身材高大,这个时候走起路来也是有些踉跄。

一瘸一拐间,三人走向了负一层。

那位上了年纪的门卫依旧坐在那里。

在看到三人时,却立刻站了起来,一支霰弹枪出现在了这位上了年纪的门卫手中,反应十分迅速,比之一般的年轻人也快数分。

“怎么了?”

老门卫问道。

“是‘无面人’!”

“那个混蛋冒充艾特德蒙主管的模样,接近了杰森阁下。”

“再给杰森阁下造成了致命伤后,被杰森阁下反杀。”

艾斯特面带急切、痛恨的说道。

“致命伤?”

老门卫看着气息微弱,有些虚弱,但是只表现出虚弱的杰森,目带疑惑。

“杰森阁下就是‘面具人’,他是不老不死的。”

“但受到了致命伤依旧会虚弱。”

“我们现在要将杰森阁下带回基地休养。”

艾斯特面不改色的放出着一个个假消息。

“好的。”

这一次老门卫没有再阻拦。

身后的资料架无声无息的启动,一分为二后,露出了‘电梯’。

三人走进电梯后,直接按下了唯一的楼层:V007。

电梯直接下降。

整个过程,三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不单单是话语,包括眼神。

在进入‘收容所’时,艾特德蒙提醒过,门卫、电梯都可能是某位大人物的‘眼睛’,对方总是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艾斯特保持着那种急切。

一直到电梯门开门,艾斯特就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来人!”

“快来人!”

在这样的喊声中,留守的机动队马上出现了。

戴着墨镜的克拉克从一侧的走廊中走出来。

“怎么了?”

克拉克问道。

“‘无面人’!”

“紧急戒备。”

艾特德蒙说了这样一句话后,就搀扶着杰森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并不是主管办公室,而是一侧的C级人员办公区。

他仿佛是习惯了这个办公室。

将杰森放在椅子上。

“杰森阁下您需要一些什么吗?”

艾特德蒙问道。

“休息。”

“我需要休息。”

说完这些,杰森就闭上了双眼,呼吸匀称,仿佛是真的睡着了一般。

艾特德蒙轻手轻脚的走出门。

“艾斯特你守在这里。”

“我需要马上向着总部打报告。”

艾特德蒙下意识的就要转身返回自己的办公室,但是推门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自己升职的事情,拍了一下额头,向着主管办公室走去。

而艾斯特则是面对着艾特德蒙的办公室,背靠着墙壁,呲牙咧嘴的撸起了袖子。

赫然,大片的青肿出现在了手臂上。

这并不是伪装,而是真的伤势。

之前和那个‘无面人’战斗时留下的。

“我讨厌这样直接的战斗。”

艾斯特低声嘀咕着。

这也不是假话,做为一位文职精英,虽然接受了相当的战斗训练,且有着不错的枪术,但是先天的身体素质,总是制约着他。

不止一次的,艾斯特抱怨过。

特别是在受伤后,更是这样。

这一次也没有什么例外。

至少,在德林克的眼中就是这样。

他可以确认艾斯特手臂上的伤势是踢击造成的,而执行刺杀‘面具人’任务的同僚,就擅长这样的踢击术。

“成功了一半吗?”

“‘面具人’确实是不死的,但是遭遇致命伤时,会进入虚弱状态……如果连续致命伤的话,恐怕也会是死亡的。”

德林克十分肯定的想道。

因为,他坚信除去他的‘主’外,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不老不死。

也同样相信自己同僚的强大。

毕竟,他就是其中一员。

想到这,德林克没有着急。

他隐秘的将消息‘传递’后,这才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真诚的关切。

“艾斯特,发生什么了?”

他问道。

艾斯特愣愣的看着德林克。

他从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德林克。

“没事的,德林克,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艾斯特摇了摇头的回答着。

他看着对面悄然无声打开的门。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快如闪电的一把捂在德林克嘴上,将其拖入办公室内。

看着那房门缓缓的关上

不同于开门时的无声,这一次,房门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咔!

像极了骨头被扭断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