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十一章 第一次‘正式’接触

杰森和阿拉斯徒步返回昂城时,已经是傍晚前一刻。

两人穿街过巷,躲避各种探头和巡警,当来到阿拉斯所说的‘搏击馆’时,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就是这里!”

阿拉斯指着小巷子内,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道。

这里直线距离昂城的市中心电视台大约有三个街区,名字叫做‘热可可街’旁边还有一条街是‘可可街’——一路走来时,通过街道牌,杰森对比着记忆在脑海中的地图,大致了解到了周围的街道。

相较于之前热闹的‘可可街’,‘热可可街’则要冷清了不少,更不用是后街了。

满地的垃圾,如果不是阿拉斯的确认,杰森会认为这里是垃圾场。

“这里原本是我外祖父、妈妈经营的搏击馆。”

“可是我不太会打理,就逐渐的没有人来了。”

“我明明每一次都全力以赴的教导他们了,可为什么他们只来一次就全都不见了?”

阿拉斯气恼的说着。

全力以赴?

普通人,恐怕会被你一拳打死吧?

即使是久经训练的人,挨上你一拳,恐怕也得卧榻休养了吧?

杰森扫了一眼阿拉斯高大强壮的身躯,立刻找到了主要原因。

不过,他没有过多的解释。

不单单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还因为他被‘搏击馆’的招牌所吸引了。

‘JJ搏击馆’

在这硕大的字体下,有着一行小字:做为一名真正的斗士,即使明知必输无疑,也要有勇气接受挑战!

“斗士吗?”

杰森低声自语着。

“那个是外祖父写的,最开始他想写‘绅士’来着,后来被妈妈改成了斗士。”

“我外祖父一直说自己是个贵族——就是自称的那种,妈妈从来不信。”

阿拉斯一边解释着一边推开了眼前的小门。

没错,就是推开。

眼前的门没有锁。

而是用重物挡在了门后。

随着阿拉斯的推动‘吱、吱吱’的摩擦声一直响起。

“门锁坏了,我就用500Kg的杠铃片挡在了门后。”

阿拉斯说着,一弯腰就走进了搏击馆。

杰森跟在后面,一眼就看到了那被平移的硕大杠铃片,一个25Kg,20个堆成两摞,刚好500Kg。

然后,杰森抬眼看向了眼前的搏击馆。

比想象中要大的多,也干净的多。

而且,设施方面也很全,既有打靶的沙袋、橡胶人,也有练习力量的哑铃、杠铃、深蹲架、卧推架,而在搏击馆的中间则是两个擂台。

一个是高一米,大约6见方,有着三阶上擂的台阶,四根围绳缠绕,擂台表面还有厚厚的毛毡,和杰森印象中的标准擂台差不多。

另外一个则是水泥夯实的擂台,比之前的擂台要大上一倍,但是没有围绳,也没有台阶,更没有毛毡。

正对着两个擂台的墙壁则有着数扇窗子。

“那是练习擂台和实战擂台。”

“我一般从那里进出。”

阿拉斯指着窗户说道。

“嗯。”

“你之前的任务薪酬是多少?”

杰森一点头后问道。

“20000。”

阿拉斯下意识的报出了准确的数字。

“给你。”

“算是你的补偿。”

杰森从背包中拿出了20000的旧钞,递给了阿拉斯。

那位托马斯已经死亡了,自然是无法给与报酬,自认为搅黄了阿拉斯任务的杰森,自然会做出补偿。

不过,阿拉斯却是连连摇头。

“我不能要。”

“如果没有杰森你的话,我刚刚已经死了!”

阿拉斯十分坚定的说道。

那种坚定的神情不单单是面容上,还有眼神中的,杰森注视到了对方好看杏核眼内的坚持。

当即,点了点头。

“是吗?”

“那就当做学费吧。”

杰森这样的说道。

“学费?”

阿拉斯眨了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家是开搏击馆的吧?”

“我想进一步学习搏击技巧。”

“总得交学费吧?”

杰森一脸认真的表情。

而在心底?

杰森则是侧耳倾听着周围。

下午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杰森相信‘冰箱’组织很快就能够找上门来。

毕竟,匆忙间,他留下了太多的线索。

不说之前的目击者,单单是那位卡车的驾驶员,就一定会说出一切。

想要相信一位军火商的信守承诺的守口如瓶?

那还不如相信白糖是咸的。

商人逐利是天性。

而在某些灰色渠道内的商人?

更多了普通商人所没有的奸猾、狡诈与狠辣。

但杰森并不介意。

因为,这是他想要见到的。

他希望‘冰箱’组织知道这些。

然后,再通过‘冰箱’组织的态度,来判断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包括但不限于那些怪异和……官方的态度。

‘冰箱’组织是官方的这一点,自从对方表现出了非凡的反应速度后,杰森就确认了。

判断确认前,自然是未知的。

而杰森不希望牵连到与他一同战斗,在关键时刻肯为他拼命的阿拉斯。

所以,他选择了留下来。

当然,他刚刚的话语,也不完全是借口。

从某些方面来说,杰森是真的这么想的。

之前面对‘宅邸’时,杰森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而做为核心技能的【防护邪恶】在还缺少4点食之兴奋的前提下,想要提升,那是遥遥无期的。

同样的另外一个核心技能【普鲁斯.狮鹫锻体术】则是受到了【防护邪恶】的限制,也是短期内无法提升。

因此,想要增加实力的杰森,只能把目光看向了其它技能、秘术。

但有着‘不消耗食之兴奋’为前提时,杰森几乎没有任何选择。

他早已经将剩余的技能、秘术,提高到了需要食之兴奋才能够提升的程度。

所以,他很自然的想到了自我修炼的方式。

对于修炼锻体术天赋异禀的他来说,杰森相信修炼技能、秘术也应该不会太差。

以前只是没有时间,现在有了一定的时间,他自然不会浪费。

更何况……

还有着阿拉斯这样的陪练!

在刚刚的战斗中,阿拉斯已经表现出了极其强大的徒手格斗能力。

特别是那种爽快、豪迈的打击方式,更是令杰森心动。

当然了,如果时间允许,他还会加强一下剑术。

对于剑术,杰森依旧有着相当的信心。

他既然能够拥有【晨曦之剑】这样的秘术,就足以证明他是有剑术天赋的,之前的种种不适,只有一个可能:学习的方式不对!

嗯,一定是学习的方式不对,不是我天赋不行!

杰森坚定着自己的信念。

阿拉斯不知道这些。

她只听到了杰森要学习搏击技巧。

那代表着……

杰森会留下来!

“真的?!”

阿拉斯欣喜若狂的看着杰森。

当杰森再次点头后,阿拉斯一把接过了杰森手中的钱,然后,就想要给杰森一个拥抱。

但却被杰森闪开了。

阿拉斯愣了愣,随即就没有再关注这些旁枝末节,而是很正色的说道:“搏击馆的学制是月、季度和年,杰森你准备从哪个开始。”

做为搏击馆的继承人,她自认是合格的。

至于赏金猎人?

那是兼职!

为了生存的兼职!

如果可以用搏击馆来维持生计的话,她才不会成为赏金猎人。

而此刻,既是希望杰森停留更久,又希望杰森通过长时间的磨练,学到更多技巧的阿拉斯期待的看着杰森。

她希望杰森说年。

要知道没有天长日久的训练,搏击是很难见到什么成效的。

只是杰森却没有因为阿拉斯的希望而改变最初的想法。

“一个月吧。”

杰森这样回答着。

他在这里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再多也是无用。

顿时,阿拉斯就满是失望,但下一刻就恢复了正常。

“一个月的学费是……”

“那些钱都是你的。”

“我需要住在这里,还有……吃饭。”

杰森打断了阿拉斯的话语。

阿拉斯下意识的就想要说自己包食宿。

只是,她脑海中莫名回忆起了下午时分,杰森吞食能量棒的模样。

很明智的,阿拉斯将‘包食宿’咽了回去。

“我给你找被褥。”

“楼上的房间很多,你可以自己挑选。”

“浴室就在一楼。”

“二楼的你也可以用。”

阿拉斯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楼上走去。

杰森则是没有离去,而是小心的走向了窗边,没有直接暴露在玻璃前,而是测过身站在阴影中,看向了窗子外。

他刚刚已经听到了一阵略显刺耳的刹车声。

通过窗子,杰森就看到了那眼熟的黑色肌肉车。

停在‘热可可街’正街的对面。

不过,没有整队的人走下车子。

只有一个人。

杰森上午的时候见过对方。

“选择熟人是为了暂时缓和关系?”

“也就是说,‘冰箱’组织并不是绝对的灭杀主义。”

“在面对强大的存在时,也会选择妥协。”

“如果是这样的话……”

杰森想到这,再次确认对方是独自一人出现后,马上就有了一些想法。

……

艾特德蒙走下车,神情中还带着一丝茫然。

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他应该下班了。

他应该休假了。

他现在应该拿着机票去登机,而不是出现在这里接触那个危险的‘面具人’。

‘既然你提出了这么优秀合理的建议,你自然是接触他的不二人选。’

‘不去?’

‘不去你就降职为D级。’

‘这可不是第一次拒绝任务了。’

‘你拒绝的数量,足以让你降职的。’

艾特德蒙脑海中回忆着刚刚和主管的对话,茫然终于散去,他脸上出现了一抹狰狞。

“横竖都是死……要不叛逃算了!”

这样的想法刚一出现,就随即消散无踪。

一来,那位主管说的是事实,做为资深C级,他用自己的权利拒绝了数次任务(事实证明他的拒绝没错,那数次任务,全都是有去无回的),虽然这是C级的权利,但是这个权利依旧有着次数限制,如果不是他的那位主管帮忙,他早就成为了待遇不如狗的D级人员。

二来,他积攒了快十年薪水,才刚刚首付买房、买车,就这么舍弃的话……他舍不得。

虽然未来二十九年十一个月,他都需要每个月还贷,那种日子堪称是暗无天日的,但是看着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他又有了点欣慰。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痛,并快乐着着。

想到这,艾特德蒙叹息了一声,迈步向着‘热可可街’的后巷走去。

根据情报,‘面具男’和名为阿拉斯的女赏金猎人返回了位于这里,属于女赏金猎人的搏击馆。

走到后巷,无视着满地垃圾的艾特德蒙大步向前。

更加糟糕恶劣的场景,他都见过。

眼前的垃圾?

真的不算什么。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真的算是天堂了。

这门真矮小!

扫了一眼搏击馆的招牌,艾特德蒙评价着眼前的门,他整理了一下外套后,这才抬手敲门。

咚、咚咚!

没有人应答。

咚、咚咚!

艾特德蒙加重了敲击声。

而这一次,终于有人回答了。

不过,不是从门后传来。

而是……

身后。

“你找谁?”

杰森故作低沉的声音响起时,宽刃短柄砍刀的刀刃就贴在了艾特德蒙的脖颈一侧。

在冰冷的刀锋贴住脖颈时,艾特德蒙马上高举起了双手。

然后,他语速极快,而又清晰的说道:

“我找杰森大人。”

“我没有恶意。”

“我代表‘收容所’而来。”

收容所?

‘冰箱’的官方名称吗?

杰森想到,握刀的手微微一动。

顿时,刀刃前进了一丝。

立刻的,艾特德蒙的脖颈表皮就被割破了。

在脖颈表皮被割破的一瞬间,这位资深C级人员,马上发挥了自己经验丰富的优势,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别杀我。”

“我配合。”

“您请问。”

说完,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话语,没有说服力。

艾特德蒙马上又补充道:“我还有二十九年十一个月的房贷没有还清,请您放过我,让我完成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使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建立属于自己的家。”

“只要您肯放过我,我会告知您想要的一切。”

“您觉得您需要耳目吗?”

“我曾是特勤人员,我很擅长收集情报。”

跪在那的艾特德蒙声泪俱下的说着。

杰森却没有再看艾特德蒙一眼,他眉头微皱,眼中泛起了冷意。

因为,此刻,一道带有相当恶意的视线正在注视着他。

就在……

巷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