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想要一个……

杰森周围破碎的街道开始缓慢消失。

不!

不是消失!

而是……被替代!

杰森扫了一眼,就心知肚明。

眼前的一切都是似真似幻的,是被那个蝗虫借用了那些‘河水’和自身能力,在原有基础上制造出来了,现在蝗虫被他吃了,自然是一切归于原本。

虽然吃下了那个蝗虫,但是杰森却不得不赞叹对方的能力。

诡异、无声。

实在是难以防备。

当然了!

真的是足够美味!

尽管只是最朴实的烹饪方式,但却将对方的鲜美,放大到了极致。

回忆着‘食物’美味的杰森看向了眼前的文字。

【吞食窃据者(幼体.重伤)!】

【体力、精力、伤势超额恢复!】

【饱食度+88】

【饱食度:88】

【食之兴奋+3】

【食之兴奋:3】

……

“窃据者吗?”

“真的是恰如其分的名称。”

杰森这样评价着。

他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对方不是错误的估计,换做其它目标的话,一定能够窃取对方的人生,占据对方应有的一切。

简单的说,就是彻彻底底的成为对方。

而被替代的人?

可以称之为‘死亡’了。

甚至,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样的替代比死亡更恐怖。

想一想,你的父母、妻子、孩子、朋友,成为了别人的,他们无视着你,对着那个人展露笑颜,给与亲情、爱情、友情,而你就在一边看着,气愤的你上前阻止,然后被当成了神经病,接着你被驱逐,乃至是殴打,在拳脚棍棒下,与你相关的一切都成为了别人伤害你的工具。

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生不如死,也就是这样吧?

杰森绝对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所以,他对于‘窃据者’的警惕达到了一个极致。

“仅仅是一个重伤的幼体就能够让一座城市做出这样的改变!”

“那如果是成熟体呢?”

“恐怕真的能够改变世界吧?”

杰森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窃据者’。

最终,视线再次看向了【防护邪恶】!

【防护邪恶】对‘窃据者’有效,这一点是肯定的!

之前与‘窃据者’伪装成的艾欧娜战斗时,足以证明这一点!

只是……

专家级别的【防护邪恶】还是不够啊!

我要将【防护邪恶】升到更高的等级!

大师级!

大师级之上!

杰森暗子握拳,再次给自己订下了目标。

“35点饱食度已经足够。”

“可8点食之兴奋……还差5点吗?”

杰森一皱眉。

5点食之兴奋可不是那么好积攒的。

更何况,他追求的不单单是大师级别的【防护邪恶】。

还有更高等级的!

也就是说,5点食之兴奋只是一个基础!

“有没有什么方式能够凑够大量的食之兴奋?”

杰森忍不住的想道。

同时,目光看向了伊芙琳。

随着‘窃据者’的死亡,伊芙琳再次拿回了自己的力量。

但是陷入到自我怀疑之中的伊芙琳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她站在那里,身影有些飘忽,甚至逐渐变得透明,仿佛随时消散一般。

谁都能够看得出伊芙琳这个时候的状态有些不妙。

杰森自然不例外。

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吉榭尔。

吉榭尔会不会有事?

“放心吧,吉榭尔不会有事的。”

“我是虚假的。”

“她才是真的。”

“当我消失后,她就会醒来了。”

伊芙琳这样的说道。

语气十分的平静。

双眼则是凝视着杰森。

下一刻,她平静的语气就变得激动起来。

“为什么不是我先碰到你?”

“为什么我是虚假的?”

“为什么我没有在之前发现这些?”

既有着不甘,又有着懊悔,但更多的却是舍不得。

她看着杰森。

看着这个她认为,一定是她命中注定的男人。

舍不得。

也正因为这样的舍不得,让她放弃了‘反抗’。

被‘窃据者’创造,拥有着部分‘窃据者’力量的她,是有着反抗之力的。

但她不想这么做。

因为,杰森看着她。

她才不会让自己‘丑陋’的一面,出现在杰森的记忆中。

而且——

她,伊芙琳,‘鱼骨街’的女王。

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姐姐吉榭尔。

她有过这样的誓言,或许是虚假的,但是她当真了。

既然当真了,那就真的是……真的!

呼!

发泄一般的吼声后,伊芙琳恢复了原本的气息,狂野、凶悍,虽然她的身影更加的飘忽了,但是她却不在乎了。

“杰森能够答应我一件事吗?”

伊芙琳看着杰森,略显羞涩的问道。

杰森一皱眉,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但是看着即将消散的伊芙琳,他最终改变了原本的话语。

“不违背我的原则,可以。”

杰森这样的回答着。

“你怕我拉着你去登记?”

“谁会给一个虚假的存在登记结婚啊?”

伊芙琳看着杰森,下意识的调笑了两句,但是,这样的调笑却并没有显得粗鄙,反而是有一种大大方方的感觉。

接着,伊芙琳指了指不远处的屋顶。

“陪我看个日出吧。”

说完,伊芙琳一跃而起,跳上了屋顶,就这么盘膝坐在那,看向了东方。

杰森出现在了伊芙琳身后。

看日出肯定不会违反他的原则。

既然答应了,杰森就不会反悔。

“杰森,你说真实的世界和眼前的世界有区别吗?”

伊芙琳问道。

“有,真实的世界更残酷、更可怕。”

杰森点头回答道。

伊芙琳扭头气鼓鼓的看着杰森,似乎在埋怨杰森的实事求是。

“我都快死了,你就不能骗骗我?”

伊芙琳强调着。

“我尽量。”

杰森皱了一下眉头,再次点了点头。

“那我们继续啊!”

伊芙琳说着,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始问道——

“那食物呢?”

“一样的美味。”

“你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哪?”

“一个叫做不夜城的地方。”

“那里美好吗?”

“那里是人渣、恶棍、罪犯的天堂,常人的禁地,有可能的话,常人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去那。”

“你很讨厌那里?”

“如果可以,我一定炸了那。”

“杰森?”

“嗯?”

“给我一个特殊的葬礼,与众不同的那种,我不想死得那么寂静无声,平平淡淡。”

“好。”

“杰森?”

“嗯?”

“我……”

声音戛然而止了。

太阳,在这一刻跃出了地平线。

伊芙琳,随风而逝。

清晨的微风吹动着,杰森的衣襟,他眺望着远处的日出,沉默不语。

而整个街区也在这一刻彻底的苏醒了。

“啊!发生瓦斯爆炸了!”

“整条街道都毁了!”

“快看汉尼拔医生,他昏迷了!”

“叫救护车!”

“快叫救护车!”

……

苏醒的城市,变得喧闹无比。

但任何的喧闹,在一个地方,都会变得安静、肃穆。

数日前,香肠街的瓦斯爆炸,大部分居民奇迹般的只是受到了轻伤,但是‘看门狗糕点屋’的小女儿伊芙琳却不幸罹难。

对于这个年轻女孩的罹难,所有人都表示了哀悼。

今天他们聚集在这里,送这个女孩一程。

“吉榭尔、伊芙琳姐妹真可怜,从小没有父母,小时候姐姐一直照顾妹妹,在姐姐因为意外一直昏迷不醒,妹妹则照顾姐姐,靠着糕点铺子,维持医疗费用。”

“现在妹妹死了,吉榭尔该怎么办啊?”

“唉,真是可怜。”

叹息声在人群中响起。

人们默默的献上花束。

但是,这些人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墓地一侧。

在那里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身影正站在那,明明是大晴天,却高举着一把黑色的伞,对方好像是来参加葬礼的,但是却并不加入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脸上的表情满是冷漠,双眼带着一丝哀伤,却又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平静。

这是什么人?

感觉好神秘,又有一点恐怖。

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也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

参加伊芙琳葬礼的人们,在看到这副模样的杰森后,下意识的就被吸引了目光。

即使是他们准备离去时,也有人不时回头看着这副模样的杰森。

而就在这个时候,杰森动了。

他大踏步的走向了伊芙琳的墓碑。

看着那篆刻着伊芙琳名字的墓碑。

看着那篆刻着PY78.9-PY87.1日期的墓碑。

他微微鞠躬。

然后,压低了声音道——

“组织不会忘记你的!”

这压低的声音,恰到好处的传到了刚刚离去的人们耳中。

这些参加葬礼的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组织?

什么组织?

他们愕然的互视,当他们去寻找杰森的身影时,杰森早已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柄撑开的伞,静静的躺在墓碑前。

风吹过。

撑开的伞略微翻滚,就更紧紧的靠主了墓碑。

似依偎。

阳光下,墓碑与伞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

新德城医院。

141号病房内。

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

昏迷了数年之久的吉榭尔醒来了。

她,是笑醒的。

“哈哈哈,杰森太有趣了!”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她这样的笑着。

“伊芙琳,做为女孩子,你不能够这样说。”

女糕点师柔柔弱弱的声音突然在吉榭尔嘴里响起。

“知道了、知道了。”

“不过,你不觉得杰森很有趣吗?”

狂野的声音也从吉榭尔嘴里传来。

那柔弱的声音犹豫了一下,最终承认的点了点头。

“是,很有趣。”

“那不就好了吗?”

狂野的声音再次笑了起来。

然后,一把扯开身上的被褥,身穿病号服的她就这么走下了病床,大踏步的向着医院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声念叨着:“不夜城、不夜城……乖乖的在那里待着,我会找到你的!”

“伊芙琳,我们这样离开,是不是不太好?”

女糕点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不想早点见到杰森吗?”

伊芙琳反问道。

女糕点师顿时沉默了。

她当然想见到杰森。

迫不及待的那种。

“我们该怎么做?”

女糕点师问道。

伊芙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身向着豌豆角街走去,看着那熟悉的车库门,她咧嘴露出了一个满是野性气息的笑容。

“‘鱼骨街’,你们的女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