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八十七章 来自你身后……

“别吃我!”

“别吃我!”

“别吃我!”

卧室内传来了格里芬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杰森、爱德华和小班西的注意力。

三人直接冲进了卧室中。

就看到格里芬在地上满地打滚。

“被褥2号,你怎么了?”

小班西呼唤着代号。

在行动时,四人商量过代号,杰森是‘面具’,爱德华是‘斗篷’,小班西是‘被褥1号’,格里芬则是‘被褥2号’。

格里芬完全没有听到小班西的话语,只是不停打滚,不停哀嚎。

“杰森你别吃我!”

“小班西更好吃!”

“记得洗干净,他不爱洗澡!”

翻滚中,格里芬喊道。

已经弯腰准备扶起格里芬的小班西一愣。

随即就直起腰,抬脚踹在了格里芬身上。

小班西认为这是格里芬在戏耍他。

可就在他踢了格里芬一脚后,格里芬突然抽搐,口吐白沫。

而且,呼吸越来越弱。

“队长!杰森阁下!”

小班西立刻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爱德华则是一把撬开了格里芬的嘴巴。

“”

冲向了独立的卫生间,去寻找水。

他希望用冷水让格里芬清醒过来。

杰森则是抬手一指——

Yi!

简短的声音过后,格里芬停止了抽搐,然后,整个人瘫软在地。

他双眼带着丝丝迷茫。

足足数秒后,这才恢复了神智。

立刻,格里芬一把将‘密码本’扔掉,翻身站起,避之蛇蝎般的躲到了杰森身后。

格里芬的脸虽然被被褥挡住了,但是露出的双眼,却是惊恐万分。

“这是那些家伙?”

他这样的说道。

“嗯。”

爱德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很自然的说道:“‘狗爪’布鲁克接触不到这样的人或者物品,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是‘幽灵小队’的代理人。”

“‘狗爪’就是?”

“可‘狗爪’已经被杰森阁下干掉了。”

小班西愣了愣,扭头看向了杰森。

而杰森则是弯腰捡起了‘密码本’。

他低头闻了闻。

“‘狗爪’不是。”

杰森说着,就向外走去。

三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确定杰森是怎么知道的。

不可能是真的闻出来的吧?

应该是有什么线索,他们没有发现!

嗯,一定是的。

一会儿询问吉榭尔。

三人打定主意,快步的跟了上去。

……

西德林,是一个合法的商人。

年纪颇大的他,早年发迹,然后,用年轻时闯荡的资本,在黑椒街上拥有三间属于自己的店铺,两间出租出去,一间自己经营着。

虽然不少人询问过他为什么孤家寡人,但每一次老商人都会摇摇头,笑而不语。

久而久之,就没有人问了。

不过,不少人会来光顾这件贩卖一些手工艺品或者是画像之类的店铺。

整个店铺布置的有点类似艺术杂货铺的感觉。

但又要相对的整齐的多。

至少,西德林会把地板擦干净。

然后,在橱窗中摆上一些插花。

一年四季都是这样。

而插花的颜色则各有不同,造型也是各异。

今天橱窗内也摆放着一盆花。

修剪整齐的花朵,时而呈鲜艳的红色,时而呈神秘莫测的紫色,时而呈可爱秀丽的粉红色,让人看到了,就不由自主的会留意两样。

蛇鞭菊,一种名为菊花,却和真正意义上菊花相差甚远,反而有点像是响尾蛇的尾巴。

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

嗤。

西德林拿着喷壶,再次喷散。

再水的滋养下,蛇鞭菊越发的漂亮了。

西德林转身开始向壁炉内填放木柴,虽然房间中已经有了暖气,但是西德林依旧习惯性的在冬天选择壁炉。

为此他的房屋保留了极大的烟囱。

浓烟滚滚。

离得老远,就能够看到。

大部分人会忽略。

但有心人却不会。

烟雾,本身就是最原始的信号。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西德林坐在了摇椅中,盖着毯子,拿起了自己看了一半的书籍。

书封破烂不堪,看不出名字,但是年代久远。

就在西德林读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门铃一声脆响——

叮铃。

西德林抬眼看去。

就看到了两个带着被褥头套的男人闯了进来。

那头套明显是经过了精心的裁剪。

可是却仍然带着一种愚蠢的感觉。

头套不应该是选择轻薄、透气的黑布或者丝袜吗?

选择这种被褥头套,难道是为了……过冬?

不过,两个人有点眼熟。

一时回忆不起来的西德林开口了。

“钱在柜子里。”

“店里的东西随意。”

“如果你要它,也可以。”

西德林不慌不忙的说着,然后,将手中的书递到了格里芬面前。

“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这些。”

格里芬故作冷冽。

“那你想要什么?”

“我就是个可怜的、孤寡的老头子。”

“这个店里就是我所有的家当。”

西德林缓缓的说道。

“不!”

“你还有……命。”

格里芬加重了发音。

“命?”

西德林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同时,他想到了之前的报纸。

眼前的人,似乎是刺杀议员戴维德的帮凶。

接着,他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这位看似垂垂老矣的商人,立刻坐直了身躯。

“命就在这里,想要?”

“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我……”

砰!

西德林冷笑着开口了,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从后院潜入的爱德华,一枪托砸在了脖颈上。

顿时,这位老商人晕了过去。

格里芬、小班西一愣。

这有些太容易了吧?

两人都准备好大战一场了。

“面具,得手了。”

爱德华则是声音清晰的说道。

而直到这个时候,紧张的两人才发现杰森不在。

杰森去了哪里?

距离黑椒街一个街区外的白椒街内,沃克看着那远处冒起的浓烟,拿起望远镜细细的看着西德林的商铺橱窗。

虽然距离较远,但是这里却是一个好角度。

能够清晰的看到那盆蛇鞭菊。

“警惕!”

默念着蛇鞭菊的话语,沃克一皱眉。

他下意识的就要转身用电台,将这个消息发出去。

可就在他即将转身的时候——

咕咚。

吞咽口水的声音就这么在耳边响起。

而还没有等他反应,一张冰球面具在黑暗中闪现。

接着,一只粗壮的手臂就从黑暗中探出,宽厚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沃克的脖颈。

“不!”

声音从喉咙中艰难的挤出,但随着手掌的收紧,这声音戛然而止。

只剩下了,不断的手抛脚蹬,与沃克消失在阴影中的惊骇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