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三十三章 义正言辞爱德华(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格里芬被杰森的言辞惊呆了。

还能这么玩?

瞬间,格里芬就反应过来。

“是啊,驾车的人是个套着棉花的怪人,和我格里芬有什么关系?”

“我可是脚受着伤,躺在医院里的。”

格里芬说着就笑了起来。

爱德华、小班西也都反应了过来。

“是啊!”

“那些袭击者肯定是不满自己老巢被端的武装分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就要回去全力侦破这次案件!”

爱德华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么……”

“各位就此别过。”

说着,格里芬就一打方向盘。

车子停了下来。

杰森、爱德华分别下车。

一个向着豌豆角街的‘看门狗糕点屋’走去。

一个将斗篷扔在了车上,向着警局走去。

看着远去的两人,格里芬摇了摇头,重新启动了车子。

“希望就此结束啊!”

“我可不想再被你们卷入什么危险的事件中了。”

“我可是一个伤员啊!”

“脚有伤的伤员!”

格里芬强调着。

“那你还漂移?”

小班西反问道。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脚有伤,漂移不能停。”

格里芬认真的回答着。

然后,他扭过头问着小班西。

“我刚刚漂移的姿势帅不帅?”

“现场有美女为我尖叫了吗?”

“没有。”

小班西摇了摇头,然后,以同样认真的口吻回答着:“那里都是男士,他们确实是为你尖叫了,还都是爬着的。”

“喂、喂,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不要忘记那柄‘打字机’和现在的车都是我搞来的!”

格里芬拔高了声音。

“嗯。”

“现在我怀疑格里芬你不仅诈骗,还私藏军火和盗窃。”

“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会深入调查。”

小班西点了点头一丝不苟的说道。

格里芬顿时沉默了。

他心底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而看着格里芬沉默后,小班西悄悄的一翘嘴角。

……

警局门前还是一片混乱,吸引着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这让爱德华轻松的避开了大部分人的视线,端着一杯咖啡返回了警局的办公室。

当他坐下后不到两分钟,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

“请进。”

爱德华说道。

声音落下,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推门而入。

男人穿着深咖色的风衣,黑色的裤子,内里套着毛衣。

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地上的杯子碎片和桌边的咖啡。

“爱德华组长,您之前去哪了?”

对方走进来后,径直问道。

“你在审问我,克莱夫警长?”

“还有……”

“请称呼我为爱德华副局长。”

爱德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后,才不紧不慢的回答着。

黑脸男子一滞。

过了几秒钟后,才继续说道。

“是塞西尔局长让我问你的。”

“哦?”

“塞西尔?”

“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是不是担心我愤怒之下一枪崩了他?”

爱德华冷笑着。

“你?!”

眼前的黑警愣住了,他张大嘴,从来没有想过爱德华会这样说。

“滚回去。”

“不要让我抓住你的证据。”

“不然我亲自把你送上电椅。”

爱德华呵斥着。

克莱夫愣了愣,然后,就是这一愣的工夫,那杯滚烫的咖啡,就泼在了他的脸上。

“啊!”

这位警长惨叫了一声,接着,整个人就被爱德华踢了出去。

走廊上的人吓了一跳。

看着倒地的克莱夫完全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要感谢那些袭击者。”

“虽然我会调查清楚他们是谁。”

“但我不需要你们这种人的指挥。”

爱德华咆哮的声音在走廊内回荡着。

这样的声音,很自然的传到了塞西尔的耳中。

感受着爱德华愤怒、中气十足的喊声,这位一心钻营的塞西尔不由一皱眉。

“真不是他?”

“难道真的是那些武装分子?”

“可那些武装分子不是戴维德议员的人吗?”

“难道……”

突然的,塞西尔想到了什么。

戴维德是议员,也是新德城市长的有力竞争人选。

但,

不是唯一。

还有几个人是这位议员的竞争者。

会不会是那几位趁着这个机会……

想到这,冷汗瞬间出现在了这位的额头上。

他当即站起来,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一边走一边对着办公室秘书说道:

“我有点不舒服,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之前的案件,还有刚刚发生的案件交给……爱德华了!对,就是爱德华副局长。”

“最近警局的事情,由他负责!”

塞西尔停顿了一下,就决定了人选。

其他家伙什么德性,塞西尔是一清二楚。

让那些人去‘捞钱’,一个比一个强。

但是维持秩序、破案?

除去爱德华外,他想不到其他人。

一直以来,他对和自己不是一个阵营的爱德华,没有人任何的好感。

但是此刻,这位心底竟然升起了庆幸感。

幸好还有爱德华!

带着这样的庆幸,塞西尔离开了警局。

不过,他并没有回家。

而是开车拐入了香肠街。

既然他不舒服了,自然是需要看看医生的。

香肠街的汉尼拔医生可是赫赫有名,自然是首选。

……

杰森是从窗户返回‘看门狗糕点屋’的。

冰球面具、宽刃短柄砍刀继续藏了起来。

那身沾染了鲜血的流浪汉服饰,杰森再换好家具服饰后,就将其处理掉了。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杰森就闻到了淡淡的糕点香味。

女糕点师显然是在准备要贩卖的糕点了。

奶油、巧克力、香蕉、草莓。

甜甜的味道,瞬间冲淡了他鼻中的血腥味。

“中午会吃什么呢?”

杰森猜测着。

而就在楼下,女糕点师抱着一个袋子返回到了店铺内,走到了烤炉旁边,她一脸平静的将那沾染了鲜血的流浪汉服饰扔进了炉子。

不是烤炉。

是做熬糖和做一些边角料的炉子。

木柴中,衣服熊熊燃烧起来。

女糕点师用火钩子拨动了几下衣服,让其充分燃烧后,这才用水壶放在了火炉上。

接着,女糕点师看向了二楼。

她的眼中带着灼热、迷醉感。

不过,片刻后,就是一个晃神。

女糕点师似乎是睡眠清醒了一般。

她惊呼一声。

“啊,忘了打奶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