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4 00:17:16

最新章节: 会议厅内,龙吼声,战斗声连连响起。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尤其是罗德尼,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罗德尼你该减肥了!”马修提醒着同行者。“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罗德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

第八章 关联

我是个杀手,绰号‘盒子’。

名字?

当我选择成为杀手时,就已经忘记了。

在新德城,我小有名气。

所以,不少人愿意雇用我。

这次也不例外。

而且,同一时间来了两个‘大活儿’。

一个是暗杀一位名叫汉尼拔的心理医生,似乎是因为对方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所以,需要除掉。

一个是干掉一位名叫吉榭尔的糕点师,对方应该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两个任务的酬劳都相当丰厚。

不过,两个目标的难度却是不同的。

前者是一个关系网既广,且组建了一个慈善基金的家伙。

这样的家伙,一旦死亡必然会在新德城引来轩然大波,那些追逐着销量的报纸,一定会连番报道,警察们也肯定会在舆论下深挖这件事。

对他这样的一个杀手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但他是谁?

他是‘盒子’。

是新德城小有名气的杀手。

他追求的可是更进一步。

他需要的是声名鹊起。

只有经历重重困难,才能够完成这一步。

因此……

他选择女糕点师,吉榭尔。

连续的踩点后,他在今天‘看门狗糕点屋’开门后就准备下手了。

但是,连续的枪击、爆炸却阻止着他的行动。

看着那些封锁现场的警员,他可没有打算放弃。

或者说……

他认为自己能够在顺利干掉女糕点师后,再安然离开。

只要没有枪声。

用刀子也一样。

他安排好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上流人士的管家。

家中需要举办宴会,临时聘请糕点师。

这样的理由足够了。

经过他的调查,‘看门狗糕点屋’有这样的业务,曾经不止一次前去上流人士的家中,用这样的借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为什么那个流浪汉还在这?

似乎上午对方就在这里打扫店铺。

用劳动换取食物吗?

可惜了。

你原本不用死的。

但,谁让你倒霉呢?

‘盒子’惋惜着,目光却看都没有看杰森一眼。

他保持着那种上流社会家中管家的姿态,对着女糕点师,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们家需要举办一场宴会。”

“您作为糕点师很有名。”

“而且,不止一家人推荐给我们。”

“所以,我家先生希望您能来,操办宴会的糕点部分。”

说完,这位杀手像模像样的一欠身。

“是这样吗?”

女糕点师脸上带着为难,但还是拒绝道:

“很抱歉。”

“最近我这里发生了一些意外。”

“根本无法再去操办宴会的糕点。”

“真是抱歉了。”

女糕点师再三抱歉后,微微鞠躬。

而且,为了弥补心中的歉意,女糕点师开始转身将一些干净的糕点打包。

一切如我预料的那样!

‘盒子’心底笑着。

经过他数天的观察,他发现了女糕点师一个十分良好的习惯,在无法帮助,需要表达歉意时,都会拿一些糕点给对方。

这一次自然不例外。

看着走过来的女糕点师,这位杀手做着最后的准备。

三步。

两步。

一步。

“这些糕点当做……”

女糕点师开口说着,一直保持微笑的‘盒子’,右边袖子一抖。

一柄匕首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右手握紧匕首,‘盒子’直刺女糕点师的脖颈。

在这位杀手的想法中,他要将女糕点师一击毙命,然后,再拔出匕首,向那个流浪汉投掷。

女糕点师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

手中装有糕点的纸袋就这么掉落。

但是,一张大手却是在纸袋落地签,一把将其接住,就如同是一把抓住那握着匕首刺来的手一样。

然后?

杰森一手抱着装有糕点的纸袋子,一手抡起眼前的杀手,重重的砸在了结实的地板上。

砰!

杀手重重的摔在地上,双眼翻白的晕了过去。

杰森又冲着杀手的脖颈,补了一脚后,这才对着吓傻了女糕点师说道:

“报警。”

“哦、哦,好。”

女糕点师愣愣的点了点头,脚步踉跄的向着店铺外走去。

直面死亡,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样的感觉和旁观时,完全不一样。

当那柄匕首向她刺来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幸好、幸好……

女糕点师下意识的回头。

她看到杰森小心的将装有糕点的纸袋,放在一旁刚刚整理出的柜台上。

这种温柔的举动,不知为何变得那样吸引女糕点师。

之前还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开口的想法,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坚定起来。

将糕点放在柜台上,细细查看后,发现其中还是有两个泡芙烂了的时候,杰森默默的转过身,对着那个杀手的脖颈又补了一脚。

然后,拉过店铺内的椅子,坐在了杀手身边,看着对方。

杰森开始整理从街心公园到现在发生的能够直接和女糕点师有关联的事情——

1,早上遇到的小混混是为了糕点而来,怀有恶意。

2,之前遇到的闯入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吉榭尔,应该是寻找某些东西,或者准备审问吉榭尔一些事情。

3,眼前的家伙则是为了杀吉榭尔而来。

其中1和3有着对比关系。

两者本质相同,但是手段却完全不同。

1很幼稚,属于小打小闹,3则是干脆利落。

至于2?

杰森开始打量整个店铺。

“这里有什么值得寻找的东西吗?”

毫无疑问,一楼的店铺内没有。

上二楼?

没有得到女糕点师的允许,杰森不会上去。

女糕点师不是敌人。

也没有给他制造麻烦。

还制作了好吃的糕点。

面对着这样的人,杰森乐意遵守自己的底线。

而且,他相信,将‘闯入者’带走的爱德华应该能够知道更多。

而爱德华?

对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事实上,爱德华回来的速度比杰森预料的还要快一些。

仍然是独自驾车的爱德华,在车子停稳后,就直接推门下车,向着‘看门狗糕点屋’走来。

走进店铺,看着坐在那里的杰森,又看了看跌倒在那的杀手,爱德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当确认那个杀手只是昏迷后,爱德华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只是看向杰森的面容却是略显怪异。

“你是‘灾厄’吗?”

这位忍不住的问道。

杰森听后,很认真的回答道:

“灾厄?”

“怎么会。”

“我只是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