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8-01 23:48:17

最新章节: 亲王荣耀一击,恶龙从天而坠。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父亲!”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位有些异类的‘朋友’送行。或许,在之前连‘朋友’都称不上。但在这个时候,对方的行为,获得了他们的认可。“都伊尔!!”‘锤之骑士’高高扬

第四十五章 秘辛(四更订阅~求月票~)

傍晚时分,一辆马车从德伦街111号出发,前往特尔纳街10号。

杰森坐在车厢内,看着对面坐着的小利德,揉着微微发胀的太阳穴。

并不是小利德让他头疼。

而是杰拉德整整一个下午的讲述。

从汉斯海港,到燕堡,再到整个联邦的南方,杰拉德详详细细的向杰森讲述了一遍,为的就是让杰森了解此刻情况的繁杂。

而杰森也了解到,除去‘复兴会’这个流派残余外。

在联邦南方竟然还有‘弃世教’‘磨蚀会’‘血缘’这类的邪教。

‘弃世教’是新联邦成立前,突然成立的,曾是杰拉德的主要对手,虽然一度被杰拉德打到几近覆灭,但是却在最近十年死灰复燃。

‘磨蚀会’则更早,旧联邦存在时,就一直在联邦南方秘密发展,时不时的制造一次骇人听闻的血案。

相较于前两者,‘血缘’很特殊!

不仅是因为,它是时间最古老的教派。

还因为,它是利用‘血缘关系’成立的组织。

最初在哪,没人知道。

现在在哪,也没人知道。

它就宛如幽灵,时不时闪现一下,操控着整个联邦南方的进程,让整个南方按照它的心意去发展。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杰拉德认为,‘血缘’已经逐渐渗透到了北方。

他认为,连年处于战争的北方,就是‘血缘’挑起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杰拉德不知道。

就如同他不知道,这次针对他的,会是哪一个。

或者……

是全部?

杰拉德再三确认,杰森的想法后,告知了杰森这一切。

靠在柔软的垫子内,杰森回想着杰拉德所说。

“‘复兴会’‘弃世教’‘磨蚀会’‘血缘’……还有联邦!”

他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

按照杰拉德的说法,这几个组织没有一个好惹的。

即使是拥有着‘吹笛者’的‘复兴会’,也只是在直接的战斗力上较为突出,比底蕴、人数和诡异程度,绝对是‘弃世教’‘磨蚀会’占优。

更不用说是暗藏的‘血缘’和明面上的掌控者联邦了。

“杰森阁下,您还好吗?”

小利德说着,从马车的暗兜内,掏出了一盒薄荷油。

杰森没有拒绝。

但也没有涂抹,只是扭开盖子闻了闻。

顿时,清凉感弥漫。

杰森微微松了口气。

“谢谢。”

杰森道谢着。

“您状态好了很多,我认为我可以向您说一下大人和联邦的事情了。”

“之前时间不够。”

“大人嘱咐我在马车上和您说。”

小利德一丝不苟的说道。

杰森再次感到了头疼,不过还是坐直了身躯。

“大人曾在‘狮鹫营地’学习,是真正的‘狮鹫营地’,不是现在分散各地的那种军营。”

“然后,在那里,大人认识到了现在的联邦掌管者、艾莫顿大公的后裔,不是和‘吹笛者’交战的那位,是对方最小的儿子。”

“两人在‘狮鹫营地’成为了好友。”

“一起游历联邦。”

“一起见识了流派‘影响’(统治)下的联邦,是腐朽不堪的。”

“所以,两人决定改变这一现状!”

“然后……”

“两人成功了。”

小利德淡淡的说道。

但杰森却是目带震惊。

新联邦是杰拉德和艾莫顿大公后裔建立的?

杰拉德还和对方是好友。

最重要的是!

两人成功了!

杰森下意识的扭开了薄荷油。

相较于之前的信息,这个信息,更加的让杰森感到冲击力。

即使杰森猜到杰拉德和联邦关系匪浅,但是却从未想到联邦的建立者之一就是杰拉德。

“然后呢?”

杰森继续问道。

“然后,两人因为理念不合,分道扬镳。”

“大人返回了汉斯海港,成为汉斯海港的掌管者。”

“那位艾莫顿大公之子,继承了爵位,成为了新联邦的掌管者。”

小利德语调平淡,但杰森却听出了内里的一些血腥之感。

分道扬镳?

哪有那么简单。

杰森可以想象,杰拉德返回汉斯海港时会遭遇什么。

也可以想象,一位最小的儿子是怎么继承爵位的。

而且,双方的关系……

早已敌对。

这足以说明问题。

一些困惑着杰森的疑惑也随之解开。

“因为当初的事情,所以,联邦中还有一些人支持杰拉德?”

“不是,一些。”

“是很多!”

“要知道,大人每次战斗时都是身先士卒,冲击敌人的军阵、城墙、城堡。”

“而且,大人是一个充满热情、很有感染力的人,那些曾与大人并肩战斗的人,都认为大人才是联邦的掌管者,而不是一位书记员,毕竟,现在联邦的名字被称之为——狮鹫!”

一直语气平淡的小利德,声调拔高了一分,拳头更是攥紧了。

显然,这位也是认可杰拉德才是联邦掌管者的一员。

但结果并不可逆。

最终获得了联邦掌管者宝座的是那位‘艾莫顿大公’的后裔。

那,

一些情况自然是变得显而易见了。

一位已经坐上了近乎是王位的掌权者,却每天听着他人说有人比他更合适。

结果会是什么?

不言而喻。

杰森下意识的想到了彼得斯提到‘狮鹫营地’时的暗讽。

恐怕本该获得胜利成果的‘狮鹫营地’是被第一个开刀吧?

想着,杰森就摇了摇头。

而这个时候,马车已经驶进了特尔纳街。

“请记得大人的嘱咐。”

小利德再次说道。

杰森则是摸了摸左手食指上的戒指。

这枚戒指,才是杰拉德真正的要求——之前的讲述,包括小利德的跟随,都算是附带的。

这是一枚防护戒指。

不仅能够多次火炮的冲击。

对于恶念、邪异、诡异也有效。

当然了,上面散发出的浓郁香味,才是对杰森最大的考验。

杰森很想伸出舌头,舔舔这枚戒指。

但他强忍着这个冲动。

他打算这次‘诱饵’行动后,就将戒指还回去的。

“在您离开时,我们会袭击您。”

“您按照路线逃离。”

“大概率会遇到那些窥视者。”

小利德继续说着,杰森则是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这个时候,小利德突然单手握拳,放在胸前,对着杰森的背影,一躬身道:

“请您……注意安全。”